中工網首頁時政評論國際軍事社會財經企業工會維權就業論壇博客理論人物網視圖畫體育汽車文化書畫教育娛樂旅遊綠色城建打工
 

中工軍事

軍旅

獨家呈現我殲擊機空中加油 “藍天之吻”何其精彩(組圖)

2019-08-19 15:23:13 新民晚報

  “藍天之吻”何其精彩 

  ——獨家呈現我殲擊機空中加油

  

  ■ 兩架殲-8DF殲擊機陸續實現與轟油-6加油機的加油作業

  

  ■ 方濱加受油訓練後勝利歸來

  

  整裝待發,接受挑戰

  

  仰視靠近的加油機

  

  加受油機盡在眼中

  

  方濱與戰友在課堂上總結加受油技巧

  

  ■ 駕機在地面體驗受油技巧

  ◆ 方濱

  一支戰略空軍,必然擁有龐大的空中加受油機群,加油機是缺少油料的殲擊機飛行員喜愛的“天使”,空中加油點也成為難得的“安全港灣”,正如美國空軍一名轟炸機飛行員所言:“沒有油,誰都放不開手腳!”作為昔日的天之驕子,本文作者曾是人民空軍中最早掌握空中加受油技術的殲擊機飛行員之一,今天他用細膩的筆觸,為我們呈現鮮為人知的“藍天之吻”故事。

  全從正的變成負的了

  那是一個秋日清晨,東方泛出一絲魚肚白,但天色仍比較暗,啟明星依舊高掛天幕。剛送走炎熱的夏天,人們都還愜意地享受著初秋的涼爽,大部分人仍酣睡在夢鄉,可搞飛行的人卻早早忙活開了,因為秋季對飛行訓練來說是一年的黃金季節,不少高難課目都要在此期間完成。我們團首次組織的空中加油訓練,就在晨曦到來之際開始了。

  起飛!指揮員一聲令下,我鬆開刹車,加滿油門,帶受油杆的殲-8DF殲擊機直刺藍天,與太陽一同在地平線上升起。很快,飛機爬升至預定高度後改為平飛,按計劃與加油機會合。天宇是那麼藍,彷彿用水洗過,變得更加深邃甚至有些神秘。轟油-6加油機的翼後拖曳著兩條軟管,紅白黑三色相間,就像大姑娘紮著花頭繩的美麗髮辮,錐套外圈的穩定傘被相對氣流吹得鼓起,就像荷塘裡綻放的白蓮,煞是好看。

  當我努力操控飛機進入加油機尾後,鑽到它的“腋下”時,再往前一看,加油機長長的機翼橫在前方,形同一堵高牆。從座艙裡望去,整個加油機機翼超出我的三角風擋很多,似乎一眼看不到頭,再往旁邊看,加油機寬大的平尾就在身邊,好像和殲-8DF的機翼快重疊了。而加油機的垂尾更像高峰,從旁邊壓到我的頭上,自己正常抬頭竟看不到它的頂端,真叫人透不過氣來。

  內行人明白,這是平常編隊飛行的禁區,平常編隊要求的“編隊三要素”(間隔、距離和高度差)都沒了,行話叫“全從正的變成負的了”!本來,同型機超密編隊都讓飛行員揪心,因為連對方機身鉚釘都能看清,而現在鑽到長是自己兩倍、寬是四倍的加油機“腋下”進行異型機超密編隊,自然驚心動魄。

  “鋼鞭”的折磨

  “超密恐懼症”倒也罷了,更熬人的是殲擊機像醉漢一樣抖動,那是加油機尾渦(尤其翼尖渦流)造成的。平常編隊有間隔和高度差,各機不會受友機翼尖渦流影響,空中加油可不同,加油機寬大機翼產生的翼尖渦流很強,受油機進入正常加油點後,外翼正處於其翼尖渦流中心,高速旋轉氣流造成兩翼很大的升力差,迫使受油機滾轉,就像有隻巨手要掀翻受油機。可怕的是,它不是往外掀,而是往裡扣,把受油機往加油機身上引,稍有不慎就會相撞。無奈,我只好壓住反杆、蹬著反舵,盯住加油機機翼上的標誌線,儘力保持安全間隔。

  我稍微加大點油門,進一步縮小與加油機距離,受油杆探頭朝著加油軟管錐套挺進,我暗自慶幸:“沒事了,一切盡在掌控!”為了穩妥,我稍收了一點油門,飛機慢下來,再次確認探頭是否真地對正錐套。就在節骨眼上,錐套突然偏到探頭右邊,“奇怪?我一直穩著杆舵,殲擊機位置一點也沒偏呀,錐套咋跑了?”情急之下,我猛地向右壓了坡度,用探頭去追錐套,試圖再次對正,可錐套竟無規律擺動起來,你往右追,它卻往左,你往上追,它又朝下……

  得講策略了,我退到距加油機尾較遠處,免受尾渦幹擾,回想剛才有什麼不對。我發現自己在關鍵時候遲疑了,收了油門,把速度差弄沒了!原來,空中加油對接受“鏡面效應”影響,探頭離錐套較近時,不能停留,必須一氣呵成。這裡解釋一下,在受油機擾動氣流影響錐套前完成對接,好比水上行船,船頭會掀起浪花,速度越大,浪花越大,水面漂浮物接近船頭時就會被浪花推開,一般碰不到船頭,而加油機錐套和受油機探頭就是這種關係。船頭推開的浪花能看見,可受油機前的“浪花”(即被機頭及探頭擾動的氣流)卻根本看不見,我剛才看上去還是非常穩定的錐套,卻在探頭即將對接時被無形的力量撞開。

  稍事休息,看著眼前恢複平靜的錐套,我緩和了一下氣息,這一回不能再遲疑了,創造好條件後大膽地加上油門,對著錐套就上!探頭像莽撞的小牛,一頭鑽進錐套,可它沒能直接進入錐套中央,而是對到上部接近傘衣的部分。這可麻煩了,探頭不僅沒能沿著骨架滑進底部,反而把錐套頂翻,只見錐套口向上翻轉足足45度,然後從探頭上反彈下去,完全脫離。整個軟管瞬時變成鋼鞭,忽地向下抽打過去。我趕緊收小油門後退,然而軟管又向上打過來,如此反覆七八次才平靜下來。

  真險啊!剛才若不及時退出,這條“鋼鞭”將打壞這架殲擊機的雷達整流罩(尤其是上面的幾個天線),還可能打斷受油杆探頭,要知道這個探頭雖是鋼鐵材質的,但中間卻有一個“弱連接”,受不了幾十公斤的力量,超過了就會折斷。這是專門設計的,為的是空中加油完成後脫不開,還可以採取“蜥蜴斷尾”方式強行脫開,不然的話,兩架飛機怎麼能連在一起著陸呢?

  有意編隊 無意對接

  怎麼辦啊?動作慢了不行,快了也不行,如何才能掌握火候?身為擁有2000多飛行小時的“老飛”,難道我這次就這麼栽了?

  我終於冷靜下來,深呼吸幾次後再次調勻氣息,加大油門,用儘可能小的動作量修正偏差,用儘可能小的速度差接近錐套。那一刻,我真的拋掉一切雜念,彷彿高僧入定,氣沉丹田,只覺得自己和飛機徹底融為一體,發動機是我的心臟,探頭就是我的手臂,剛覺得探頭沒對正錐套,我就立刻修正,使其始終對正了錐套。

  慢慢地,幾乎一厘米一厘米地,探頭沉著地逼近錐套。放鬆,再放鬆!我不斷提醒自己,“有意編隊,無意對接”,用主要精力盯著標誌線,保持好隊形,只用很小精力注意錐套擺動,讓探頭始終對正錐套擺動的平均位置中心。“咣當”!就在我不經意之間,耳畔傳來清脆的金屬撞擊聲。我的探頭雖然速度不大,卻蘊含萬鈞之力,對在錐套的正中間,直接頂開錐套底部的自封活門。只見錐套稍微旋轉了兩三下,自行找到最佳結合位置後停下來,和探頭緊緊鎖在一起。

  狂喜之下,我不敢有絲毫懈怠,按要求又頂上一點油門,防止飛機因頂住錐套而導致附加阻力造成減速再次脫離開來。另外,我再向前靠近幾米,讓加油機軟管再往加油吊艙裡回收一部分,才能進入加油區,加油機也才能給殲擊機輸油。接下來,我自信地操控飛機,用探頭頂著錐套,看著軟管上的顏色標誌,緩緩把軟管往吊艙裡面推,不一會兒,就進入輸油速度最快的理想加油區了。只見吊艙上的輸油指示燈燃亮,意味著航油正源源不斷地輸入我的座機。我把飛機穩穩保持在非常近的距離上,軟管外露部分只剩下不到一半,中間略微下垂。直覺告訴我錐套現在不再是被軟管拖著,而是探頭緊緊地咬著錐套、挑著軟管,一切主動權都在我的手中了。

  數分鐘後,輸油指示燈熄滅,標誌著我的油箱全部加滿。加油機發出“準備轉彎”的口令,我才收小油門,鬆開錐套。就在脫開一刹那,我看見錐套中噴出少許的白霧,那是錐套裡殘留的餘油被高速氣流霧化了……我壓杆蹬舵,讓殲擊機回到加油機外側,離開了讓人不得安寧的尾渦,我長長地、徹底地鬆了一口氣,這才發現雙臂酸軟,後背汗透,但我頗感欣慰——值了!

編輯:徐林
 
 

相關閱讀

 
 

圖片

 

圖片

 

排行

 

專題

  • 專題

    慶祝中國人民解放軍建軍92周年

  • 專題

    《新時代的中國國防》白皮書

  • 專題

    “最美退役軍人”風採錄

  • 專題

    中國人民解放軍海軍成立70周年

  • 專題

    2019年聯合國維持和平人員國際日

 
關於我們 | 廣告服務 | 聯繫我們 | 本站地圖 | 投稿郵箱 | 著作權聲明 | 違法和不良資訊舉報電話:010-84151598 | 網路敲詐和有償刪帖舉報電話:010-84151598
Copyright © 2008-2018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掃碼關注



工人日報
客戶端
蘋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