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工網首頁時政評論國際軍事社會財經企業工會維權就業論壇博客理論人物網視圖畫體育汽車文化書畫教育娛樂旅遊綠色城建打工
 

中工軍事

軍旅

英雄再認識:透視一場紅色故事會背後的英雄觀(組圖)

2020-01-14 08:34:02 解放軍報

  英雄再認識

  透視一場紅色故事會背後的英雄觀

  

  ①

  

  ②

  

  ③

  時隔一年,那種特殊的感覺又出現了。

  一年前,站在第77集團軍某旅裝步三連連史館內,聽著指導員對“一等人民英雄”吳克斌生平事迹的講述,剛剛從軍校畢業的中尉江家強感覺“快喘不過氣了”。

  一年後,旅裡組織“聆聽紅色故事,傳承紅色基因”主題紅色故事會,江家強坐在觀眾席上,激動再次襲來。

  “和老排長相比,我差得太遠了……”過去一年裡,每當有人提起自己的身份——“吳克斌英雄排”第43任排長,江家強總會心裡發虛、臉上發燙。

  70多年前,二排長吳克斌在戰鬥的緊要關頭高喊:“共產黨員跟我來!”隨後,他抱起炸藥包沖入敵碉堡,壯烈犧牲。

  相比之下,如今的江家強各方面都表現平平,他甚至認為除非“犧牲在戰場上”,否則自己永遠也成不了老排長那樣的英雄。

  現在,紅色故事會舞台上那個“陌生”的吳克斌,卻給了江家強自信的底氣——“我想,我可以成為他。”

  從心虛到自信,這場紅色故事會讓江家強完成了對英雄的再認識。

  江家強所在旅是一支擁有90多年厚重曆史的紅軍部隊,曾先後湧現出115名英模人物。在深化主題教育的過程中,他們將目光鎖定在眾多英模人物身上,追尋這支隊伍最原始、最深層的精神力量。“只有走進英雄人物,重新認識英雄人物,才能充分挖掘紅色基因的精神養分。”該旅領導說。

  這是一場對英雄的再認識,也是一場對紅色基因的深刻解讀。

  千淘萬漉,只為給大家呈現一個真實的英雄

  ●如果官兵不信你的故事,教育就無從談起

  ●今天,教育理念要緊跟時代步伐

  清晨,趁著山間濃霧的掩護,一隊荷槍實彈計程車兵悄悄回到陣地。一夜偵察,收穫不小,他們要儘快將情況彙報給連長。“報告連長同志,經偵察發現,敵人在我手指方向……”

  “停停停!”突然,舞台下一名中校用急促的語調打斷了台上的“劇情”。“你們平時和自己連長說話,會說‘報告連長同志’嗎?”第77集團軍某旅宣傳科科長王遲實在看不下去了。

  紅色故事會第一次驗收彙報,一多半的節目都被王遲認定為“不及格”,理由是“太假了”——戰友之間的尋常對話,卻像隊列會操時的口令那樣一板一眼……

  “原本感人肺腑的真實故事,被硬生生演‘假’了。”王遲說,“假”並不是指故事本身,而是指“情節設定不合常理,人物形象過於誇張”。

  事實上,這個問題在基層部隊具有普遍性。如今,多數部隊開展傳統教育時都會選擇情景劇、舞台劇、微電影等載體來豐富教育活動。這類活動看似形式新穎,實則對內容要求很高。只有真實真誠,才能使受教育的官兵內心產生情感共鳴,最終達到教育目的。否則,“如果官兵不信你的故事,教育就無從談起”。

  為了求真,王遲決定到各營指導紅色故事會的編排工作。他要求每個故事都要重新查找連史資料,聯繫連隊老戰士,盡最大努力還原英雄的真實形象,“找到故事本來的樣子”。

  這樣做是有原因的。很多故事情節之所以顯得‘假’,歸根結底是部分官兵偷懶——沒有仔細深入了解英模人物,而是想當然“覺得應該這樣”。

  有了真實、完整的故事素材後,王遲將“手術刀”繼續往深處探——每個故事都應該少些“套路”。

  所謂“套路”,即長期固化的一些理念——戰鬥中一定要喊口號,烈士犧牲時一定要有遺言,節目結尾一定要對著軍旗宣誓……

  在王遲的指導下,大家開始向優秀的影視作品、文學作品“取經”,尋找故事的另一種講述方式。

  不久,一些變化出現在舞台上:從小視角切入,避開千篇一律的宏大敘事;從戰友、家人等角度講述,不再只盯著英雄本人……

  在“取經”的過程中,王遲偶然發現官兵都在熱追一部古裝曆史劇。該劇憑藉精良製作被網友們稱為“良心劇”。受此啟發,王遲認為,時代在進步,年輕人對精神文化的追求已經提升很多。

  “只要一個人笑場,這故事就講不下去了。”就在所有人都以為“差不多了”時,王遲堅持在現有條件下,最大限度體現出服裝、化妝、道具的年代感,避免出現“穿越”的細節。

  這場“矯正手術”,不可避免地令工作量倍增。但王遲覺得,所有的“麻煩”都很有必要。他甚至向旅黨委請示,將原定演出日期推遲半個月。

  千淘萬漉,只為給大家呈現一個個真實的英雄。終於,在緊鑼密鼓的準備中,“升級”後的紅色故事會開演了。

  把英雄還原成有血有肉的人,是對英雄最大的尊重

  ●“戰神”也曾經是戰友身邊的普通人

  ●充滿人情味的英雄,讓官兵覺得很親切,可敬更可學

  開幕式過後,主持人宣布第一段故事開始。這時,坐在觀眾席中的王遲清楚地聽到身後“躁動”起來——

  “牛先民?就是那個腸子被炸出來都沒事的英雄?”

  “對啊,簡直就是‘戰神’!”

  不出所料,第一個故事講的就是“戰鬥英雄”牛先民。只不過,大多數人猜中了故事的開頭,卻沒有想到,他們接下來會看到“戰神”的另一面——

  “牛先民,你沒事吧?”一顆手榴彈在身邊爆炸後,“牛先民”癱坐在掩體後,耳邊傳來班長的聲音。他低下頭,看著血肉模糊的腹部,巨大的疼痛讓他想到了死亡,想到了呼救……

  可戰鬥還在繼續,敵人還在進攻。如果此時呼救,就會打亂全班的戰鬥節奏。於是,他艱難地爬起來,用三角巾裹住腹部,拿起槍繼續戰鬥。

  故事結束了。從頭到尾,台上呈現出的只是一個負傷的普通戰士。

  很快,另一位大家熟知的英雄羅軍也登場了。在大多數官兵的印象中,他把三次生的機會留給戰友,這讓今天的許多官兵覺得不可思議。

  “就算不為我著想,你也為快出生的孩子想想啊!”舞台上,懷孕4個多月的妻子對“羅軍”說。

  面對妻子期盼的眼神,“羅軍”一時陷入兩難:回家,還是上戰場?最終,他還是選擇了戰場。

  幾個月後的一天,女兒出生了,“羅軍”卻倒在了陣地上。彌留之際,他留下最後一句話:“幫我照顧我的家人……”

  “戰神”也曾經是戰友身邊的普通人,也是正常人,也有七情六慾。這兩位英雄的故事,讓台下很多官兵感同身受。

  上等兵程紅旗的內心更是翻江倒海。入伍之初,他在旅史館第一次聽到牛先民和羅軍兩位英雄的事迹,就被深深震撼。一次班會發言,程紅旗說:“我立志成為他們那樣的人。”班裡一陣鬨堂大笑——這個在公開場合講話腿都發抖的新兵,竟然想當英雄!

  戰友們的笑聲讓程紅旗認清了現實:這樣的自己,別說成為英雄,光站在英雄面前都覺得臉紅。從此,旅史館裡的兩位英雄,彷彿變成他心中高高在上的“神”。

  如今,在紅色故事會現場,程紅旗明白了,英雄不是神,也是有血有肉的人。從這個角度來看,英雄其實也是我們身邊一個個普通人。

  把英雄還原成有血有肉的人,是對英雄最大的尊重。

  或許,拔高的英雄觀,是對英雄的另一種虛化。正因為英雄也是普通人,才更顯得英雄精神的偉大。那種“不食人間煙火”的英雄,只會讓人對英雄望而卻步。

  顯然,充滿人情味的英雄,讓官兵覺得很親切,可敬更可學。看著舞台上那兩位英雄,程紅旗“想成為他們那樣的英雄”的念頭又回來了。

  沒有個體的超級英雄,英雄是一個群體

  ●英雄只是群體的代表,英雄背後還有英雄

  ●勝利,是無數革命先輩前赴後繼換來的

  紅色故事會進行過半,榴炮三連的節目終於登場,講的也是“戰鬥英雄”牛先民的故事。

  舞台上,指導員胡存剛開啟一段手機錄音——電話是他打給牛先民本人的。他正要詳細詢問“盤腸大戰”的過程,牛先民卻扯開了話題:“我給你講講我的班長餘澤忠吧……”

  戰場上,餘澤忠先後參加戰鬥100餘次,三次負重傷,數十次獨自救助負傷戰友。牛先民負重傷後,也是餘澤忠背著他跑了30多公裡山路送到醫院。

  退伍後,餘澤忠收起軍功章,重歸平靜生活。後來,他6次跳進長江救人,3次挺身而出勇鬥歹徒,還常常拿微薄的收入救濟貧困家庭。2002年,在生命的最後時刻,餘澤忠穿上舊軍裝,敬禮,走完平凡的一生。

  “我的班長才是個大英雄!”牛先民說:“沒有班長,就沒有我的今天。”

  用一段手機錄音來講英雄故事,如此創意源自指導員胡存剛內心的感動:有英雄的班長,才有英雄的兵。

  牛先民在關鍵時刻爆發出驚人的勇氣,絕不是一時衝動。他成為戰鬥英雄,班長的言傳身教功不可沒。

  英雄的背後還有英雄,這樣的英雄絕不僅僅只有餘澤忠一個人。他只是那個時代、那個群體的一分子。

  “一等功臣”許保德,犧牲在排雷前線。戰鬥結束後,戰友們收到一封夾著一撮秀髮的信。信中,許保德未婚妻還在詢問兩人的婚期,可他永遠無法履行婚約了。

  一位默默無聞計程車兵背後,卻有著如此令人動容的故事。在這支隊伍裡,又有多少“許保德”無人知曉?

  無論是戰鬥英雄還是烈士,他們只是身後那個群體的一部分典型代表。曆史,從來就不是幾個超級英雄造就的。勝利,是無數革命先輩前赴後繼換來的。

  紅色故事會的尾聲,講述了一段現實中英雄群體的故事——某新型防空飛彈列裝僅一個月,防空營官兵在海拔4000多米的高原演訓場上,首次實射打出6發5中的好成績。

  這不是一個人或幾個人的功勞,而是全體官兵的努力成果。

  向英雄學習,是為了喚醒自己心中的那個“英雄”

  ●真正的英雄,要敢於直面內心“無形的敵人”

  ●只要敢於迎難而上,每個人都是自己的英雄

  紅色故事會結束,各連帶回。走在路上,支援保障連四級軍士長劉雲龍始終盯著前面戰友的腳。伴隨著值班員“一二一”的口號,他想起了新兵時,班長為了幫他踩准步子,一直在他耳邊喊“左右左,左右左”……

  那時的劉雲龍就像這“左右左”的步伐一樣,“一會兒‘英雄’,一會兒‘狗熊’”,在兩個極端之間痛苦掙紮。

  當新兵時很拼,當義務兵時繼續努力,剛選改士官時雄心勃勃,幾年下來,劉雲龍發現,資質平平的自己終究還是隊伍裡不起眼的那一個。年底評功評獎,優秀的戰友比比皆是,他一次次“落榜”。嘴上說著“沒什麼”,可心裡始終放不下。

  受了挫,劉雲龍開始學“乖”,不再那麼拚命。有人說:“平時差不多就行,到年底再拼一把,好好表現!”劉雲龍有點動心。可事後,他又總覺得哪裡不對。

  日子一天天過去,劉雲龍感到越來越沒勁。“間歇性躊躇滿志,持續性混吃等死。”在網上看到這句話,他一下子就記住了。起初,他覺得可笑,但很快又笑不出了——這句話,就是在說自己。

  看完紅色故事會,劉雲龍的心又一次被“點燃了”。

  “這次的‘躊躇滿志’究竟是間歇性的,還是持續性的?”隊伍中,像劉雲龍這樣反問自己的何止一人?他們都在思考一個問題——被英雄感染後,自己何時才能成為英雄?

  “不是所有教育都能立竿見影。做思想工作,需要潛移默化長期影響。”該旅領導說,用一個故事來感動官兵只是開始,讓英雄精神紮根官兵心中,是一個長期過程。

  劉雲龍的心理成長曲線也表明,在成長過程中,每個人都要面對各種挑戰,總會有各種糾結。所以,成長就是不斷與自己心中“狗熊”鬥爭的過程。真正的英雄,要敢於直面這些“無形的敵人”。哪怕再微不足道的崗位,只要敢於迎難而上,每個人都是自己的英雄。

  一場紅色故事會落幕了,而這絕非結束。在該旅深化主題教育方案中,他們為每名官兵畫出成長路線,並通過“學典型、當標兵”活動,廣泛挖掘培樹不同層級、不同類型、不同崗位的先進典型,激勵官兵喚醒自己內心那個“英雄”。

  版式設計:梁 晨

  圖①:第77集團軍某旅舉辦紅色故事會,官兵真實再現戰鬥英雄牛先民和班長餘澤忠的故事。

  圖②:婚禮當天,烈士羅軍的女兒想起從未謀面的父親。

  圖③:每名軍人心中,都有一個英雄。

  趙清松攝

編輯:徐林
 
 

相關閱讀

 
 

圖片

 

圖片

 

排行

 

專題

  • 專題

    2019年第七屆世界軍人運動會

  • 專題

    領航強軍新時代

  • 專題

    慶祝中國人民解放軍建軍92周年

  • 專題

    中國人民解放軍空軍成立70周年

  • 專題

    中國人民解放軍海軍成立70周年

 
關於我們 | 廣告服務 | 聯繫我們 | 本站地圖 | 投稿郵箱 | 著作權聲明 | 違法和不良資訊舉報電話:010-84151598 | 網路敲詐和有償刪帖舉報電話:010-84151598
Copyright © 2008-2018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掃碼關注



工人日報
客戶端
蘋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