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工網首頁時政評論國際軍事社會財經企業工會維權就業論壇博客理論人物網視圖畫體育汽車文化書畫教育娛樂旅遊綠色城建打工
 

中工軍事

裝備

達索製造:“百年陣痛”催生“一代陣風”

2019-07-12 07:24:38 解放軍報

  達索製造:“百年陣痛”催生“一代陣風”

  ■占傳遠 陸文山 王在宇

  2019年6月17日,第53屆巴黎航展開幕式上,法國總統馬克龍為達索飛機製造公司的“下一代戰鬥機/未來空戰系統”全尺寸模型揭幕,標誌著歐洲第一款有人駕駛隱身戰鬥機項目正式投入研製。

  提起達索公司,人們並不像對法國雪鐵龍集團、巴黎歐萊雅集團等知名企業那般熟悉,甚至會覺得“這是一個並不知名的企業”。

  如今,在法國本土乃至整個歐洲大陸,達索公司發展勢頭強勁。作為世界主要軍用飛機製造商之一,其產品還包括“陣風”“幻影”系列戰機,“超軍旗”“隼”式等明星飛機。百年風雨航空路,循著這家法國航空巨頭的發展軌跡,我們一起來揭開它的“神秘面紗”。

  每一個不曾迎風起舞的日子,都是對夢想的辜負

  法國巴黎勒布爾歇機場,跑道盡頭,一架“陣風”戰鬥機迎風起飛。作為法國空軍的絕對主力,在第53屆巴黎航展現場的軍迷眼中,它是“最漂亮”的四代戰機之一。戰機飛行姿態優美,舒展的雙翼在陽光下熠熠生輝。

  “賞心悅目的飛機,才能夠飛得平穩舒適。”這是達索公司創始人馬塞爾·達索的一句名言。當眼前的“陣風”戰機漸飛漸遠,時光回撥到1909年的巴黎,法國航空先驅蘭伯特伯爵駕駛的一架萊特飛機,在埃菲爾鐵塔上空呼嘯盤旋。

  偉大的事業往往在不經意間發軔。這架飛機優美的飛行姿態進入了馬塞爾·達索的視線,也把航空夢想的種子播進了他的心裡。“航空業將成為我心之所屬、生之所求的事業。”這種怦然心動般的感悟,讓馬塞爾·達索每一天都為夢想迎風起舞。

  從那時起,馬塞爾·達索常說的一句話就是“造好飛機”。儘管在那個年代,人們對飛機製造業抱有偏見,“想造飛機的人都是冒失鬼,註定要從空中掉下來。”

  面對偏見和不理解,馬塞爾·達索不改淩雲之志,一有時間,他就到各大機場去觀察飛機。1912年,為了掌握更多航空基礎知識,馬塞爾·達索考入法國國立高等航空航天學院,和蘇聯著名航空設計師、米格設計局創始人之一的格列維奇同班學習。

  學成後,馬塞爾·達索開始了他的造螺旋槳生涯。早期航空時代,螺旋槳是把發動機動力轉換為飛機推進力的關鍵部件。1916年,馬塞爾·達索組建螺旋槳公司,著力打造飛機螺旋槳。第一次世界大戰中,法國王牌飛行員喬治·基尼莫駕駛的戰鬥機用的就是馬塞爾·達索造的螺旋槳。不僅如此,他還嘗試製造高性能戰鬥機。當時,法國空軍對他們生產的一款雙座型戰鬥機極為滿意,決定採購。然而,原本1000架的訂單最終只交付了115架,馬塞爾·達索不得不給自己鐘愛的飛機製造按下“暫停鍵”。

  真正的夢想不會因時光的流逝而褪去光輝,一次劃時代的飛行壯舉再次點燃了馬塞爾·達索的夢想。1927年5月21日,美國飛行員林白駕駛著“聖路易斯精神號”單翼型飛機,第一次完成了從紐約到巴黎的不著陸飛行。目睹這一切,35歲的馬塞爾·達索激情再燃,“我一定要重返航空界!”

  他變賣了所有房產,再次投身于飛機製造業。然而,意外再次不期而至。第二次世界大戰的爆發又一次擊碎了他的夢想。1944年,52歲的馬塞爾·達索因拒絕為納粹研製飛機而被捕入獄。監獄中飽受磨難,他沒有被擊垮。戰後,馬塞爾·達索重操舊業,第三次建立了飛機製造廠,“一門心思製造飛機。”

  每一個不曾迎風起舞的日子,都是對夢想的辜負。這一次,他全力以赴地向飛機製造業的頂峰攀登,終於在法國飛機製造史上留下了一連串的“第一”:第一架噴氣式戰鬥機——“暴風”、第一架超音速戰鬥機——“神秘”2型、第一種可攜帶核彈頭的戰鬥機——“幻影”4型……以及後來人們所熟悉“幻影”系列以及“陣風”“美洲虎”等戰鬥機都出自達索公司。

  富於創造、善於實踐,永遠不放棄對夢想的追求,這些品質正是達索成為法國航空界“頂樑柱”的內在根源。畢竟,一家企業的成長壯大從來都不是順風順水,一項事業的成功也絕非一蹴而就,夢想的加持與執著的追求才是前行最好的動力。

  “飛機就像靈魂,它們有一雙翅膀,經久耐用。即使我離開這個塵世,它們依然可以翱翔藍天。”馬塞爾·達索曾這樣說過。的確,現實中承載著他名字的飛機依舊翱翔於藍天之上。

  只有扛住實戰的檢驗,才會有軍貿市場上的“陣風”呼嘯

  2019年3月11日,英國《飛行國際》網站上一篇題為“為什麼達索公司相信能力,而不是運氣”的文章引起了軍工圈內熱議。去年,達索公司交付了12架“陣風”戰鬥機給埃及。達索公司CEO特拉皮爾表示:“沒人預計到我們能賣給埃及,甚至我們自己也沒有想到”。

  “陣風”外銷的突破,看似是好運降臨,實際卻是百般努力的結果。對於這家有著百年歷史的公司來說,能夠在競爭激烈的世界軍貿市場站穩腳跟,源於一次次實戰檢驗。從二戰初期“布雷蓋”轟炸機翱翔長空,到第3次中東戰爭期間“幻影”戰機大顯身手,再到2011年利比亞戰爭中“陣風”戰機表現優異,達索公司不僅讓世界見識了法蘭西航空工業的底蘊,更創造了三角翼戰機的沙場傳奇。

  如今,作為法國海空軍的“當家花旦”,“陣風”是今日“達索戰機”的最佳名片,雖在隱身性能上不及F-22等五代機,但其出眾的多用途性能毫不遜色於五代機。作為全球最高效的多用途戰鬥機之一,在過去很長一段時間,“陣風”戰鬥機的海外商業化之路並不通暢。

  上世紀90年代以來,“陣風”戰鬥機幾乎參加了每一次戰鬥機的競標活動,法國甚至把促成“陣風”外銷當成總統使命。不過,出口訂單一直像樹上遲遲不願落地的秋葉一樣,“戰機叫好不叫座”在法國國內日益成為一個讓人難以接受的現實。

  轉折來自於利比亞戰爭。“陣風”戰鬥機率先打頭陣,無論是對空還是對地表現都極為出色。隨後,經過戰火淬鍊的“陣風”戰鬥機第一次找到了法國以外的買家,埃及成為“陣風”戰鬥機的第一個國際用戶。2017年3月,卡塔爾向達索公司訂購12架“陣風”,訂購總量達到36架。印度也是“陣風”戰鬥機的購買大戶,訂購了36架“陣風”。

  “只有扛得住實戰檢驗,才會有軍貿市場上的‘陣風’呼嘯。”從鮮有人問津到開啟局面,達索公司用實力證明“是金子總會發光”、有好貨定能受青睞的市場規則。有關專家指出,在性能上,“陣風”戰鬥機的機載電子系統目前在歐洲“最先進”。

  實際上,不僅僅是經受實戰考驗的“陣風”,從上世紀50年代至今,達索公司已為全球70多個國家和地區提供了多達7500餘架的軍用飛機和民用飛機。

  “陣風”尾跡綿延,依賴“一主為業、兼營別樣”的全方位發展

  在北京798藝術區,這個被網友們稱為“藝術氣息聖地”的地標上,有一家名為Hadrien De Montferrand的畫廊。如果不是刻意從畫廊官網查找相關介紹,你很難發現該畫廊創始人的秘密。羅朗·達索,是達索公司的第三代“掌門人”。除此之外,“Hadrien De Montferrand畫廊創始人”也是他的標籤之一。

  正如“掌門人”在不同領域有所涉足,達索集團面對新世紀的全新挑戰,也在“一業為主、兼營別樣”的全方位發展中,走出了企業別樣的成長之路。羅朗·達索以“四面出擊壯祖業”為前行動力,潛心描畫著達索公司的遠景。

  近年來,在鞏固軍用飛機製造優勢的基礎上,達索公司十分重視民用飛機的研發,全力拓展“達索隼式噴氣式”公務飛機的市場份額,並通過為其升級安裝新型作業系統,提升駕駛員與飛機之間的人機工效。時至今日,“達索隼式噴氣式”公務飛機以其高銷量的戰績,一躍成為航空界高檔公務飛機的“龍頭老大”,彰顯出“老樹新枝花更紅” 的生機。

  憑藉豐富的商業運作經驗,以及公司多年的技術累積,達索公司在深耕細作主營業務的同時,還成功將其它業務發展得有聲有色。在結構優化設計、人工智慧、飛行控制系統設計、飛機隱身技術研發等航空技術上,他們充分利用高新技術不斷創新,佔領航空製造業的制高點。

  在雄厚“家底”的強力支撐下,達索公司的多元化戰略接連告捷。據英國《簡氏防務周刊》報道,達索公司2018年的銷售總額達51億歐元,同比增長4.3%,利潤高達6.69億歐元。

  創立百年,依然挺立潮頭。透過達索公司多樣化的發展之路,不難發現,大膽創新、敢於突破無疑是軍工企業得以快速發展的活力源泉,也是他們戰勝競爭對手、不斷適應市場變化、拓展市場需求的制勝法寶。此刻,“巴黎航展熱”依舊不減,作為達索驕傲的“陣風”戰機划過巴黎的天空,拉出長長的尾跡雲。達索公司的第一個百年正在遠去,而未來正在路上。

編輯:夏賽賽
 
 

相關閱讀

 
 

圖片

 

圖片

 

排行

 

專題

  • 專題

    2019年聯合國維持和平人員國際日

  • 專題

    “最美退役軍人”風採錄

  • 專題

    走進軍營“00後”

  • 專題

    中國人民解放軍海軍成立70周年

  • 專題

    2018網路媒體國防行

 
關於我們 | 廣告服務 | 聯繫我們 | 本站地圖 | 投稿郵箱 | 著作權聲明 | 違法和不良資訊舉報電話:010-84151598 | 網路敲詐和有償刪帖舉報電話:010-84151598
Copyright © 2008-2018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掃碼關注



工人日報
客戶端
蘋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