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工網首頁時政評論國際軍事社會財經企業工會維權就業論壇博客理論人物網視圖畫體育汽車文化書畫教育娛樂旅遊綠色城建打工
 

中工軍事

防務

百年前,土耳其用“決死一戰” 奠定獨立基石

2019-08-19 15:24:05 新民晚報

  土軍用105毫米重炮轟擊希臘人的防線

  土耳其軍隊統帥凱末爾力挽狂瀾

  希臘普通士兵厭戰情緒高漲

  希臘幹涉軍當時的裝束

  1919年,在一戰中落敗的同盟國奧斯曼帝國(土耳其前身)被迫與協約國簽訂屈辱的《色佛爾條約》,大片領土被割讓,國勢岌岌可危。可法國、意大利、希臘等戰勝國並不滿足,繼續向土耳其派兵,企圖撈取更多地盤……

  孤注一擲的凱末爾

  希臘人最想將土耳其據為己有,他們有個夢想——建立以君士坦丁堡(即伊斯坦布爾)為首都、橫跨愛琴海兩岸的新拜占庭帝國。為此,希軍早在《色佛爾條約》簽訂前一年就強佔土耳其第三大城市士麥那(今伊茲密爾),並深入該國最後的根據地小亞細亞半島。為了自保,土耳其人自發組建志願軍,但一開始只知道各自為戰,難以形成氣候。正當希軍大舉進攻之際,原奧斯曼帝國名將凱末爾挺身而出,誓言“沒有武器就用牙齒和指甲去戰鬥”,他將分散的志願軍組織起來,整合成頗有戰鬥力的國民軍,拉開獨立戰爭的序幕。

  被“偉大理想”沖昏頭腦的希臘人並未意識到土耳其方面的變化,仍在協約國支援下繼續挺進。但就在他們準備對土耳其發起全力一擊時,意外發生了——他們的國王亞曆山大被猴子咬傷後引發敗血症去世,繼位的新國王素與協約國不睦,結果反土聯盟開始分化,意大利和法國相繼退出,後者甚至向凱末爾出售6000支步槍和10架飛機,以對付“前盟友”希臘。

  同樣向土耳其伸出援手的還有新誕生的蘇俄,他們向土軍提供4萬支步槍、300多挺機槍和50多門大口徑火炮,甚至還有2艘驅逐艦。同時,凱末爾號召每戶土耳其人繳納一套衣服、一雙鞋襪,糧食、牲口之類軍需品則從每戶無償徵收40%。凱末爾很清楚,人民只能短暫接受這樣的徵收,他的軍隊必須儘快與希臘人決戰,不成功便成仁。

  誰的“左勾拳”更快

  1921年8月,希軍逼近凱末爾的大本營安卡拉,土軍殊死抵抗22晝夜,終於穩住戰線,雙方轉入長達一年的對峙。當時,雙方兵力勢均力敵,希臘的小亞細亞軍團約22萬人,土軍20萬人。知道正面攻擊無效的凱末爾把目光盯上一條400公裡長的鐵路,它連接土耳其西部城市阿菲永和愛琴海名港士麥那,擔負希軍補給任務,切斷它,希軍將必敗。

  找到敵人弱點後,凱末爾決心打出一記“左勾拳”——將一半的兵力集結於己方左翼(阿菲永以南),突破希軍防線,切斷敵補給線後將其分割包圍。不得不說,他在制定該方案時冒了巨大風險——集中重兵從左翼攻擊,意味著自己右翼空虛,如果希軍也選擇“左勾拳”戰術攻擊土軍右翼,土軍勢必崩潰。

  檔案記載,希軍提前估計到凱末爾的戰術,他們的對策是在己方右翼集結A集團軍的8個師擋住土軍“左勾拳”,同時左翼B集團軍抽出4個師作為預備隊,在A集團軍擋住土軍“三板斧”後作為自己的“左勾拳”打出去。

  雙方角力的焦點,在於誰的拳頭打得更快、更猛烈。

  勢大力沉的一擊

  1922年8月,土軍完成準備。為迷惑對手,凱末爾特意於25日回到安卡拉開會,當受邀貴賓到場後,卻沒見到主人,原來凱末爾已悄然趕回前線,向士兵們下達攻擊命令:“你們的目標是愛琴海,前進!”

  26日晨,土軍重炮齊轟,阿菲永的希軍陣地遭到毀滅性打擊,一些營瞬間損失一半計程車兵。炮火停歇後,土軍步兵躍入敵軍戰壕肉搏,騎兵從側翼包抄。憑藉兇猛的火力和絕對兵力優勢,土軍中午就突破了希臘A集團軍陣地,逼迫後者不得不要求B集團軍停止“左勾拳”攻擊準備,全力救援自己。

  土軍勢大力沉的一記“左勾拳”奏效了,但他們沒有停手。27日淩晨,土軍在炮火掩護下再次突擊,至上午,希軍被迫放棄阿菲永和鐵路,他們苦心經營一年多的防線隨之崩潰。此時,希臘A集團軍分割成兩部分——2個師僥倖逃出包圍圈,沿鐵路撤至阿菲永西北50公裡處的杜姆盧珀納爾,準備再從那裡逃往士麥那,另外6個師則在撤往杜姆盧珀納爾途中面臨土軍南北夾擊的危險。然而,希軍總司令不懂得“時間就是生命”的道理,居然命令逃亡路上的6個師就地休息一晚,恢複體力。

  第二天早晨,當他們醒來時,發現退路已被快速機動的土耳其騎兵堵住了。幾番衝擊之下,希軍2個師被殲,剩下的4個師在離杜姆盧珀納爾近在咫尺的地方落入14個土耳其師的圍困中。

  土耳其的新生

  戰至30日夜,希軍彈盡糧絕,總司令命令他們自行突圍,十來萬人猶如羔羊四散奔逃,最後逃出去的才5000人,包括總司令在內的其餘人則淪為戰俘。整個戰役中,土耳其士兵完全做到“以一當十”,用傷亡1.3萬人的代價消滅12-13萬希臘人,戰鬥力之強悍令所有人畏懼。

  1922年9月9日,凱末爾率部進入被希臘侵佔3年之久計程車麥那。第二天,希臘承認小亞細亞戰事失敗,與此同時,安卡拉土耳其大國民議會的桌子上,作為國難標記的黑布被撤下,換上代表和平歲月的綠布。11月12日,土耳其代表參加在瑞士洛桑召開的和平會議並簽訂和約,向世界宣告土耳其人用鮮血和生命捍衛了民族獨立、領土完整和國家主權,並且由此擺脫殖民枷鎖,成為一戰戰敗國中唯一從廢墟裡自主站起來的國家,凱末爾也被尊為“現代土耳其之父”。

編輯:徐林
 
 

相關閱讀

 
 

圖片

 

圖片

 

排行

 

專題

  • 專題

    慶祝中國人民解放軍建軍92周年

  • 專題

    《新時代的中國國防》白皮書

  • 專題

    “最美退役軍人”風採錄

  • 專題

    中國人民解放軍海軍成立70周年

  • 專題

    2019年聯合國維持和平人員國際日

 
關於我們 | 廣告服務 | 聯繫我們 | 本站地圖 | 投稿郵箱 | 著作權聲明 | 違法和不良資訊舉報電話:010-84151598 | 網路敲詐和有償刪帖舉報電話:010-84151598
Copyright © 2008-2018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掃碼關注



工人日報
客戶端
蘋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