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中工網軍事頻道即時快訊-正文
專家:武直-10戰力仍有發展餘地 要發展武直-20
http://www.workercn.cn2012/2/10 10:17
分享到:更多

資料圖:武直-10武裝直升機。

  從越南戰爭到海灣戰爭,從AH-1“眼鏡蛇”到AH-64“阿帕奇”,武裝直升機幾乎一夜之間就讓坦克“陸戰之王”的光環不再,並在全球範圍內引發坦克是否終結的爭論。

  有著“天空猛虎”美譽的武裝直升機成為陸軍作戰能力的標誌,成了立體陸戰的支撐,也成了新世紀陸軍的一張重要名片。而我國武直-10的低空咆哮出場,送出的正是這樣一張中國陸軍的名片。

  20年一劍,開啟專武時代

  海灣戰爭中,美軍“眼鏡蛇”、“阿帕奇”武裝直升機橫掃號稱世界前十的伊拉克陸軍。此後,中國軍隊開展了包括打武裝直升機在內的“新三打三防”練兵活動,外軍武裝直升機顯然已經成為中國軍隊未來戰爭中的強勁對手,否則它也沒有資格成為“三打”中對應的“三害”之一。

  武裝直升機“享受”的這種待遇,一方面反映了中國軍隊對海灣戰爭後陸戰轉型的深入思考,另一方面也折射出中國陸軍武裝直升機發展的窘境。因為自南昌起義誕生以來戰無不勝的中國陸軍,“一樹之高”的能力還嚴重缺位,專用武裝直升機在相當長的時間內仍是空白。

  中國陸軍最早裝備的直升機是20世紀50年代初引進蘇聯的米-4直升機,仿製後稱為直-5。上世紀70年代,我們曾嘗試在直-5上加裝機槍、航空火箭等機載武器,但由於缺乏配套的火控及瞄準系統,加之發動機功率沒有提升空間,因而作戰能力有限,在地面防空火力面前猶如靶機,生存能力也十分有限。米-4解決了直升機有無問題,但基本與武裝直升機無緣。

  我國陸軍裝備的首款武裝直升機也不是自己製造的。上世紀80年代我們引進了法國航宇公司的SA342“小羚羊”輕型武裝直升機,成為我國陸軍頭頂上飛行的小蜻蜓。

  這款最大起飛重量為兩噸的輕型武裝直升機,雖然可以掛載反坦克飛彈、航空火箭及航炮/機槍吊艙等武器,但綜合作戰能力還是較低,過輕過小的平台,讓“小羚羊”成了中國陸軍這位壯漢身上一件不太起眼的裝飾。

  現在看來,儘管性能有限,但它畢竟是我國陸軍擁有的第一型武裝直升機,為陸軍探索武裝直升機的戰術和機載武器的改進提供了寶貴試驗平台。

  上世紀90年代,中國陸軍決定在法國SA365N的國產通用型直-9基礎上自主研製武裝直升機,改裝的第一型武裝直升機是直-9W型武裝直升機,與直-9相比,直-9W在後部增加了橫穿機身的“扁擔”式武器外掛架,掛架左右各有一個外掛點,可以掛載紅箭-8反坦克飛彈、航空火箭及航炮等武器。

  直-9W上世紀90年代中期設計定型裝備部隊,結束了解放軍沒有國產武裝直升機的曆史。雖然直-9W填補了國內相關型號空白,但是也存在著火力弱、防護有限、不具備全天候作戰能力的不足。

  為提高直-9W綜合作戰能力,直-9WA在機頭內整合有前視紅外探測系統、CCD攝像機和雷射測距儀的光電轉塔。用專用的掛架替代了原來橫穿機身的“扁擔”式掛架,最多可以掛載8枚紅箭-8反坦克飛彈,還可以掛裝國產TY-90空空飛彈,綜合作戰能力有了較大提高。直-9WA改進後雖然性能提高明顯,但通用型的不足依然存在。

  就武裝直升機的本意而言,雖然由通用型加裝武器掛架後也算“武裝”,但這是一種權宜式武裝,與專用武裝直升機(一般稱攻擊直升機或戰鬥直升機)相比,戰鬥性能和防護性能都有較大差距。因此,直-9WA儘管性能進步不小,但不能稱為專用的武裝直升機,直-9系列武裝型只是武直-10的過渡型號。

  為實現從通用武裝型向專用武裝型的跨越,中國於上世紀90年代啟動了武直-10研製工程,其綜合性能相當於美國的AH-1W“眼鏡蛇”攻擊直升機和意大利的A-129型攻擊直升機,機動性能直追美國的“阿帕奇”和俄羅斯的米-28。武直-10的出現使中國的直升機技術進步了20年,中國也擁有了強國陸軍已經普遍列裝的專用武裝直升機。

  輕重之爭,在爭議中前行

  中國幅員遼闊,未來可能的陸戰場環境空間廣闊、要素複雜,在非海洋方向上的作戰行動,還將以陸空聯合作戰方式進行。在特殊地區,陸軍的立體作戰能力仍是取得戰爭勝利的重要因素。因此,中國需要什麼樣的攻擊直升機一直也是一個爭議話題。

  就中國陸軍規模、陸地邊境線長度看,顯然需要一種能夠與“阿帕奇”、米-28比肩的重型攻擊直升機,這種最大起飛重量10噸級的直升機,能夠攜帶足夠的機載武器,對坦克形成以1敵10的作戰能力。另外,較長的續航時間、較大的攻擊半徑也為一個航次出擊獲取更多戰果提供了可能,成建制的攻擊行動往往能使對方裝甲部隊損失慘重。

  與美國、俄羅斯相比,我們有更大的陸軍規模和更複雜的周邊陸疆態勢,武直-10似乎小了一點。與“阿帕奇”和M1A1組合、米-28和T-90組合對比,武直-10與99式坦克的組合在直升機這個重要因素上顯然輕了一些,特別是在空中能力重要性日益提高的條件下,組合體的整體能力會受到較大影響。英國、法國、意大利等國陸軍配備了4~5噸級武裝直升機,中國裝備與之相當的武直-10,似乎並不是最佳選擇。

  但要知道,直升機的設計與製造比戰鬥機更加困難,因為動力技術是一個無法逾越的瓶頸,大功率的發動機直接決定能否製造重型直升機,如果沒有強勁的發動機,攜帶10枚以上反坦克飛彈並獲得10比1以上戰績基本屬於幻想。

  “阿帕奇”的強大緣於兩台功率為1265千瓦的發動機,“長弓阿帕奇”AH-64D得益於兩台功率為1409千瓦的發動機,卡-50自豪於兩台功率為1633千瓦的發動機,米-28也受益於兩台功率為1636千瓦的發動機。沒有強勁的渦軸發動機,裝備重型武裝直升機只能是蒼白的願望。因此,在4噸級直-9發動機基礎上向最大起飛重量10噸邁進,難度可想而知。

  不是重型武裝直升機不好,也不是不想要重型武裝直升機,但在需要與可能面前,選擇務實似乎更加客觀,好在冷戰時期歐洲平原上萬輛坦克決戰的陰影已經散去。儘管大小有別,輕重有異,在爭議中,確定永遠比猶豫明智。

  50年差距,江湖地位猜測

  武裝直升機的鼻祖是越南戰場上大量使用的AH-1G“休伊眼鏡蛇”攻擊直升機,“眼鏡蛇”直升機讓陸戰火力擁有了立體維度,推動了陸戰樣式的革命。“眼鏡蛇”攻擊直升機是由貝爾直升機公司於上世紀60年代中期為美陸軍研製的專用反坦克武裝直升機,當時也是世界上第一種反坦克直升機,至今已經擁有50多年的領先時間。

  美國第二種專用攻擊直升機“阿帕奇”於1984年1月首架生產型正式交付部隊使用,到今天也擁有30多年優勢,蘇聯在美國AH-1G刺激下生產的米-24戰鬥直升機也於1969年首飛,新生代的米-28於30年前的1982年首飛,意大利A-129於29年前的1983年完成首飛,歐洲“虎”式也於21年前的1991年進行了原型機首飛。

  從時間上計算,武直-10的出現比國外主要型號晚了20~50年,與美國和蘇聯的首型專用武裝直升機遲到了43年以上,於是在第二代武裝直升機“阿帕奇”和米-28的強大壓力下,排定武直-10的地位似乎很關鍵。

  其實,就中國陸軍自身而言,無論武直-10大小之爭結論如何,都是一次值得歡呼的重大進步,畢竟武直-10的出現讓陸軍有了專用屠龍戰刀。與國外先進攻擊直升機相比,至少可以有以下幾個結論:

  一是從最大起飛重量上看,與美國AH-1W“超級眼鏡蛇”以前的AH-1系列、歐洲“虎”系列、意大利A-129直升機能夠持平。低於美國的“阿帕奇”、俄羅斯的米-28、卡-50/52,以及南非的AH-2A“茶隼”,位於世界第二梯隊。

  二是從攻擊能力看,武直-10具有對地和對空雙重作戰能力,機載的紅箭-10反坦克飛彈、TY-90空空飛彈和已經開發成功的機炮、火箭彈,使武直-10的主要武器十分齊全,與國外直升機相比武器型譜十分完整,但在最大載彈量方面與“眼鏡蛇”、“超級眼鏡蛇”、“虎”、A-129和米-24持平(8枚反坦克飛彈),低於美、俄現役的“阿帕奇”、米-28和卡-50/52(16枚反坦克飛彈);從紅箭-10反坦克飛彈8千米的射程看,已經達到“阿帕奇”的“海爾法”、米-28和卡-50/52的“旋風”飛彈水平,高於歐洲直升機“霍特3”的4千米和“崔格特”LR的7千米,已經能夠在對方多數輕型防空飛彈射程之外發起攻擊了,自身安全性得到較大提高。

  三是從防護能力看,武直-10採用了隱身設計,窄機身的面積小,雷達反射特徵得到有效控制,被密集防空火炮命中機率較低,採用了先進的槳葉,雜訊水平大幅度降低,玻璃座艙採用了多面結構,光學特徵明顯降低。另外,由於抗墜材料與技術出現時間較長,武直-10對於10米/秒粗猛著陸的座艙少減容、機身槳葉抗彈性能,以及油箱被槍彈或者破片擊穿後自封問題也不陌生,這些方面應當可以與美、俄、歐先進直升機排在同一檔次。

  陸戰轉型,直-10向何處去

  2004年2月23日, 美國陸軍中止已經進行了13年研製、耗費69億美元的RAH-66“科曼奇”武裝偵察直升機計劃,而 “科曼奇”直升機是一種幾乎不會被雷達發現的直升機,它與AH-64“阿帕奇”直升機配合,將組成美國陸軍航空兵強有力的空對地打擊“鐵拳”。

  如果從直升機的發展趨勢觀察,RAH-66絕對稱得上是人類曆史上最具有攻擊性的陸戰武器,但對美國而言,也是最無用、最昂貴的陸戰武器,特別是蘇聯解體後導致的戰爭樣式劇烈調整,已經把RAH-66拋出局外,反恐戰爭和局部戰爭的對手與環境已經與冷戰期間歐洲平原的坦克大戰有了截然區別,無人機的效費比和零傷亡也讓RAH-66自愧不如。

  面對未來以局部戰爭為主的作戰樣式,武直-10有這樣的尷尬嗎?

  與美國不同,中國雖然沒有面臨世界級坦克大戰的壓力,但三軍能力水平不均衡,特別在非陸戰能力方面與強國差距明顯,美國可以把陸戰的部分能力通過海、空、天力量替代或者強化,中國陸軍無法這樣奢望,其他軍種支援不到的地方,仍要在少聯合的情況下獨立支撐,強化陸戰能力仍然十分重要,武直-10的到來無疑是喜訊。但從武直-10綜合作戰能力上觀察,似乎仍有發展餘地。

  一是發展重型武直-10A,以8~10噸級攻擊直升機為目標,以面對周邊不落後為前提,大幅度提高武直-10的綜合作戰能力;

  二是發展隱聲武直-10B,提高直升機突防能力需要直升機版的隱身措施,在雷達、紅外隱身已經有了成熟經驗後,對直升機雜訊的處理應當成為隱身的首選目標,武直-10B應當是一種安靜的直升機,通過採用先進槳形、特殊尾槳等措施控制如雷的雜訊,應當是下一步重要目標;

  三是發展快速武直-20,美國的V-22“魚鷹”偏轉翼機整合了直升機與飛機的優勢,最大平飛速度遠超直升機,而直升機由於動力和氣動技術影響,機動能力相當於天上的蝸牛,旋翼傾轉、旋翼+水平推進動力組合技術應當是中國武裝直升機未來的目標。

 

[保存]     [全文瀏覽]     [ ]     [列印]     [關閉]     [我要留言]     [推薦朋友]     [返回首頁]
詳細內容_右側欄目
詳細內容_頁尾

中 工 網 版 權 所 有 ,未 經 書 面 授 權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2008-2011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瀏覽本網主頁,建議將電腦顯示屏的解析度調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