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工網首頁時政評論國際軍事社會財經企業工會維權就業論壇博客理論人物網視圖畫體育汽車文化書畫教育讀書娛樂旅遊綠色建設社區打工

中工新聞

神州

貴州多方合力公路物流這樣降成本

2018-06-18 04:12:01 人民日報

  中午時分,何開正把車開進了湖南懷化城郊的一個貨場。趁著卸貨的空隙,他開啟微信和妻子視頻聊天,剛滿兩歲的小兒子突然闖進畫面,一聲奶聲奶氣的“爸爸”,讓這位長年在外奔波的貨車司機心頭一暖,戀家情結被徹底勾起。掛斷微信,他立馬點開手機上的車貨匹配應用軟體,定向尋找到貴州安順老家的貨源。

  運氣還不錯,界面顯示在貨場附近有一批34噸的小青瓦要運往安順關嶺縣,且出發時間就在當天下午。何開正給貨主打了一個電話,不到5分鐘,就以7000元的價格談成交易。

  一升油省5毛,高速過路費九五折

  2004年,19歲的何開正從汽修工人轉行成為一名貨車司機,給當地拉散貨的車主當代班司機。2011年,他終於湊夠25萬元首付,貸款買下一輛東風天龍重卡。前幾年,何開正更多的時間是跟著熟悉的司機組團跑雲南、廣東等地的固定路線。“要先給貨主交筆押金,差不多每人兩萬塊。”2016年初,何開正在“貨車幫”應用平台上註冊了一個賬號,嘗試著用軟體來幫忙找貨。

  在去往裝貨的途中,軟體推薦了沿途的一個加油站,平台會員司機加0號柴油可以享受每升6.62元的優惠價格,他順道給車加滿了油。“一升大約優惠了5毛錢,一個月至少能省1200元。”在“貨車幫”應用平台上,有3000多家合作加油站向會員車主提供優惠價格,並推出成本最優路線規劃、熱點加油站錯峰設定等創新服務。

  裝完貨,天色漸暗,何開正開了兩個小時,抵達湖南與貴州交界的新晃收費站。過境車流量不算太大,但貨車要在這裡排隊過磅。等了20分鐘,何開正的車才來到收費亭。“這算比較順利的,在省界收費站通關等一兩個小時很常見,如果全國聯網收費,就不用堵這麼久。”他說。

  他將一張藍色ETC卡遞給工作人員,計價牌顯示收費288元。“這是折後價,全國各地基本都通用。”何開正用的是貴州高速發行的“黔通卡”,貨運車輛過路費可以享受九五折優惠,月消費達到一定額度還有分階梯折扣。貴州高速通行費用較其他省份偏高,一直是物流企業和車主反映強烈的問題。近年來,貴州出台多項優惠措施,促使全省高速公路實際收費已下降近10%。

  縮短找貨周期,降低放空風險

  午夜時分,何開正把車開進凱裡服務區,趁著天氣涼爽,加上沒有拉貴重貨物,他決定就在駕駛室的臥鋪上過夜。何開正說,食宿費和停車費也是跑車的一大開銷,現在一些新建的物流園開闢了生活服務區,以相對實惠的價格為司機提供生活保障,還在園區裡提供車輛檢修、加油等一條龍服務。“上個月我在那裡做了一次輪轂保養,價格還算公道,關鍵是不耽誤工夫,歇一晚就把事全辦妥了。”

  貨車駕駛室條件有限,不過臥鋪區周圍和車頂都掛了藍色布簾,這是何開正去年跑西藏時在拉薩買的。“早想去西藏轉轉,一直沒找到合適的機會,擔心把貨送過去卻沒貨拉回來。”一次,何開正偶然看到平台上有單到西藏的貨,而且顯示回程的貨源也充足,他果斷接單並順手買了份放空險,萬一回來沒拉到貨還能減少部分損失。

  “車主找貨難、貨主找車難的現象比較普遍,大量成本耗費在等貨、配貨上。”貴陽貨車幫科技有限公司首席執行官羅鵬表示,貨主與車主資訊不對稱拉高了物流成本。對此,貴州積極支援物流企業的資訊化項目,以資金補助的方式帶動社會資本投資現代物流園區資訊化建設。此外,貴州還大力推進省級物流雲建設,為貨主、司機、物流企業及園區等用戶,提供供應鏈管理、物流方案、物流金融等服務。

  第二天下午,何開正把貨安全送到了關嶺縣的一個工地,卸完貨便直接回家吃晚飯。他算了一筆賬,這趟近600公裡的行程,過路費和油費的實際支出約為3500元,折扣優惠大約給他省下了100元過路費和135元油費,總成本下降6.3%。“時間成本也不能忽視,以前我得跑去貨場挨家挨戶問,兩三天找單生意是家常便飯,這次找貨加裝貨才用了半天。”他說。

  倉庫租金減半,運輸費用下降5%

  與何開正的經曆相似,黃天鵬在24歲那年擁有了人生第一輛車,不過是輛二手小貨車。開著這輛“不大體面”的車,他穿梭於貴陽的各大貨場,努力尋找貨源。憑藉著自己的實幹與闖勁,黃天鵬一點一滴把事業做起來,20年工夫,他成立了自己的物流公司,名下有30輛各類貨車。去年5月,他的公司正式入駐貴陽傳化公路港,為此他還添置了10輛新車。

  “引進來的優惠條件就是倉庫租金減半,相當於倉儲成本直接降低50%。”黃天鵬在園區先後租下了8400平方米的倉庫,每天,來自全國各地的貨物以甩掛運輸方式在這裡集結,40多個工人有條不紊地將貨物卸下,並按不同目的地和緩急程度分區入庫。旁邊的辦公室有10位工作人員在資訊平台下達分撥任務,將貨物通過30條自營路線分流到遍布全省各地的88個網點中去。

  “地州市的貨也是經各網點彙集到這裡,再投遞至全國各地的傳化公路港分撥中心。”黃天鵬表示,點對點的一站式運輸壓縮了大量中間環節,既提升了物流效率又降低了運輸成本。此外,網點布局使運輸線路得以優化,保障車輛的充足貨源,從而降低空駛率。“我們降低的成本對客戶而言,最直觀的體現就是綜合運費下降約5%,倉儲費用每平方米一個月能節省7塊左右。”

  去年,貴陽市一家年產量為4500噸的塑料製品生產企業撤銷了自建的物流系統,將運輸業務整體交由黃天鵬代理。據該塑料製品生產企業負責人介紹,引入第三方物流團隊後,企業不再承擔運輸層面的人員管理、車輛購置及倉庫建設等投入,而且還能享受更加快捷和完善的配送服務,“對我們小規模企業來說,自建物流負擔的確太重,現在我們的物流成本大概只有以前的七成。”

  據測算,2017年貴州共降低物流成本71億元,社會物流總費用與生產總值的比率為16.5%,較兩年前年下降2.07%,說明在提升物流運行效率、降低物流成本方面取得了初步成效。但這一比率較全國整體水平高出1.9%,過路過橋費用偏高、物流網路尚不健全、人工成本持續上升等因素,仍然是物流降成本的“難點”“痛點”。

  記者手記

  解決難題不能單打獨鬥

  在採訪貨車司機和物流企業時,他們紛紛表示,業務越來越多、工作越來越忙,收益卻提升並不明顯。一方面是因為隨著大數據、雲計算等技術與物流行業緊密結合,車貨資訊都曬在應用平台上公開交易,促使匹配效率提高的同時,也引發了更為激烈的行業競爭,車主和企業為爭奪貨源往往採取低價策略;另一方面是因為目前從事一線運輸業務的多為個體經營戶和小企業,前期投入非常大,且尋求政策支援、資金保障的能力比較弱,更多的是靠一己之力來應對市場競爭,成本居高不下導致績效低下、發展乏力。

  令人欣慰的是,在現有條件下,一些創新舉措為降低物流成本開闢了新途徑,也給車主和物流企業帶來了看得見、摸得著的實惠。

  要從根本上改變實體經濟物流成本高的局面,還得推動物流產業朝集約化、規模化、網路化的方向發展。目前,頂層設計正在逐步完善,相關部署也明確了具體時間表,關鍵在於落實。

  物流降成本是一項系統工程,企業反映強烈的難點、痛點,不是一個區域、一個行業單打獨鬥就能解決的,“點線面”協調聯動必不可少。(本報記者  程煥)

編輯:肖天
 
 

相關閱讀

 

 

高清圖片

圖片

圖解

排行

 

專題

  • 專題

    壯闊東方潮 奮進新時代——慶祝改革開放40年

  • 專題

    上合青島峰會

  • 專題

    李克強訪問印尼、出席中日韓領導人會議並訪問日本

  • 專題

    聚焦首屆數字中國建設峰會

  • 專題

    “新時代·幸福美麗新邊疆”啟動儀式在拉薩舉行

 
關於我們 | 廣告服務 | 聯繫我們 | 本站地圖 | 投稿郵箱 | 著作權聲明 | 違法和不良資訊舉報電話:010-84151598 | 網路敲詐和有償刪帖舉報電話:010-84151598
Copyright © 2008-2018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掃碼關注



工人日報
客戶端
蘋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