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工網首頁時政評論國際軍事社會財經企業工會維權就業論壇博客理論人物網視圖畫體育汽車文化書畫教育讀書娛樂旅遊綠色建設社區打工

中工新聞

神州

“蠅貪”“蟻貪”緣何能輕易得手?——透視四川數起侵吞扶貧資金案件背後

2018-06-24 21:52:02 新華網

  新華社成都6月24日電 題:“蠅貪”“蟻貪”緣何能輕易得手?——透視四川數起侵吞扶貧資金案件背後

  新華社“中國網事”記者吳光於

  虛報冒領“以工代賑”扶貧項目資金,將貧困戶的低保金、易地扶貧搬遷補助私吞……記者近日從四川省法院、紀檢監察系統獲取的案件資訊顯示,在當前持續不斷的反腐高壓態勢下,基層扶貧領域仍有個別“蠅貪”“蟻貪”頂風作案,將黑手伸向扶貧項目資金,損害群眾利益,造成惡劣影響。

  部分扶貧項目資金成肥肉 “蠅貪”“蟻貪”肆意侵吞

  四川是全國脫貧攻堅任務最重的6個省份之一,今年各級財政預計投入四川省的脫貧攻堅資金將達765億元。

  由於部分項目缺乏監管,面對海量扶貧惠農資金,不法分子寧可鋌而走險也要“撈一把”。四川省高級人民法院統計數據顯示,2017年10月至2018年6月,全省法院受理涉脫貧攻堅領域職務犯罪71件118人,審結53件88人。其中,給予刑事處罰85人,判處監禁刑47人,三年以上有期監禁20人。

  記者在調查中發現,套取惠農扶貧資金的花樣繁多,有的重複報銷虛報冒領,有的虛列戶頭套取專項資金,有的利用職務便利為無關人員大開綠燈從中收受“好處費”……

  2018年1月,涼山彝族自治州審計局對喜德縣國家扶貧資金進行審計時發現該縣農商銀行卡“一卡通”存在一戶進賬上萬元、一卡多次重複進賬、一戶有幾十人進賬等問題。紀委調查發現,2015年12月,喜德縣向全縣農牧民特困群眾發放兩年的生活救助金,喜德縣民政局救濟救災股工作人員程鵬菲利用負責匯總發放花名冊的便利,夥同民政局駕駛員鄭貴林,借用他人身份證和銀行卡,以一戶多人的形式,將資訊多次複製到24個鄉鎮的資料中。短短一年時間,二人共虛報611戶4517人,套取資金208萬元。

  記者在調查中發現,在扶貧領域,基層幹部以偽造花名冊的方式套取扶貧資金、低保資金的手段並不鮮見。特別是一些缺乏監管的“以工代賑”項目,更是淪為不法分子雁過拔毛的重災區。

  2013年,阿壩藏族羌族自治州茂縣東興鄉政府將亞坪村安全飲水工程確定為“以工代賑”項目,由村支部書記穀加才牽頭實施。

  “以工代賑”意味著工程款必鬚根據群眾投工投勞的花名冊進行實報實銷,於是穀加才兩次編製花名冊,報得工程款共計270萬元,實際支付工程款114萬元,將156萬元據為己有。

  由於扶貧項目資金量大,一些項目動輒上百萬元,一些不法人員通過各種方式買通基層幹部,想方設法搭上扶貧“順風車”,與幹部“搭夥求財”。

  2012年,鹽源縣衛城鎮香房村村民沈爾哈找到鹽源縣發改局工作人員熊志剛,請他幫忙把不符合異地扶貧搬遷條件的香房村納入2013年的項目計劃,並承諾事成之後給“好處費”。通過熊志剛的暗箱操作,2013年8月,香房村60戶“移民”順利進入計劃。2015年2月,他再次通過暗箱操作,將項目全部驗收合格。隨後,120萬元補助款打到了香房村60戶農戶的卡上。這些卡早已被沈爾哈“統一保管”,沈爾哈將其中30萬元作為好處費給了熊志剛。

  監管流於形式 多個環節“走過場”

  動輒上百萬元的扶貧惠農資金為何能被輕而易舉地套取?記者調查發現,“中招”的項目普遍不公開、不透明,監管大多走過場,從開戶到撥款,多個環節的監管缺位使得“蠅貪”“蟻貪”一路暢通無阻。

  ——開戶只見身份證不見人。穀加才案中,他為了套取資金,為花名冊上的21人辦理了存摺,其中的18人沒有參與過投工投勞,也沒有領取過錢款。為他辦理開戶業務的信用社負責人表示,雖然按照規定,開戶需要本人持身份證才能辦理,但由於想攬存款,便同意了在僅有身份證而本人未到的情況下開了“綠燈”。

  ——項目監管“走過場”。熊志剛案件中,從易地搬遷項目上報到驗收、資金撥付,幾乎每個環節都有熊志剛的參與,監管形同虛設。而穀加才案中,雖然水務局對飲水工程開工、實施、驗收都要監管,但工作人員只是到實地看了一下通水情況,並沒有核實材料使用及人員參與情況。

  ——資金撥付只做紙上審核。由於扶貧惠農項目的資金撥付在財政部門,實施在具體業務部門,這導致財政最後撥付資金的審核最終落於紙上。穀加才案中,茂縣財政局支付中心一位工作人員在庭審中曾表示,支付中心只按照業主方提供的報賬資料支付資金,“自己也不清楚工程項目是否完工”。

  惠農扶貧領域存在短板亟待補齊

  這些脫貧攻堅領域的違法違紀案件,暴露出當前脫貧攻堅工作中存在的一些短板。

  ——基層法治意識亟待加強。四川大學專職科研博士後李鑫指出,隨著人口流動不斷加快,農村地區社會結構發生深刻變化,留守農村的以婦女、老人、兒童為主,參與監督村級政務的能力不高。加之一些村的村務不公開不透明,資訊不對稱,基層群眾對扶貧政策和資金髮放使用情況缺乏了解。

  ——財務管理亟待規範。李鑫指出,當前農村“一把手”獨掌財務權力現象普遍,村級財務人員依附於村黨支部或村委會,難以堅守原則。部分案件還暴露出一些基層幹部缺乏起碼的紅線意識,未將集體財產與私人賬務區分開,也未將不同性質的集體財產、墊付資金予以區分。

  ——部分基層幹部“越廚代庖”現象嚴重。涼山州委常委、紀委書記張力表示,當前扶貧項目資金均通過“一卡通”發放,但由於項目繁多,一人多卡的現象普遍,一些群眾的“一卡通”成了基層幹部的“搖錢樹”。目前涼山正針對全州200多萬張“一卡通”開展“清卡行動”,以此為突破口進行地毯式清查。四川省紀委監委日前也發出通告,要求凡在惠民惠農領域,尤其是扶貧領域,存在私自保管代管、違規扣留扣壓群眾“一卡通”問題的,以及利用群眾“一卡通”“雁過拔毛”、截留挪用,虛報冒領、騙取套取,優親厚友、吃拿卡要等問題的,要在2018年8月15日前向當地紀檢監察機關主動說清問題。

編輯:劉雲
 
 

相關閱讀

 

 

高清圖片



圖片

圖解

排行

 

專題

  • 專題

    壯闊東方潮 奮進新時代——慶祝改革開放40年

  • 專題

    上合青島峰會

  • 專題

    李克強訪問印尼、出席中日韓領導人會議並訪問日本

  • 專題

    聚焦首屆數字中國建設峰會

  • 專題

    “新時代·幸福美麗新邊疆”啟動儀式在拉薩舉行

 
關於我們 | 廣告服務 | 聯繫我們 | 本站地圖 | 投稿郵箱 | 著作權聲明 | 違法和不良資訊舉報電話:010-84151598 | 網路敲詐和有償刪帖舉報電話:010-84151598
Copyright © 2008-2018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掃碼關注



工人日報
客戶端
蘋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