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工網首頁時政評論國際軍事社會財經企業工會維權就業論壇博客理論人物網視圖畫體育汽車文化書畫教育讀書娛樂旅遊綠色建設社區打工

中工新聞

神州

【新時代 新作為 新篇章】改革變局下的汾酒(圖)

2018-07-06 14:38:40 山西日報

  圖為汾酒文化園區一角。 本報通訊員攝

  2017年春天,不甘落後的山西國企再一次拉開改革的大幕。汾酒集團牛刀小試,就贏得滿堂喝彩:當年酒類利潤同比增長68.04%,高于山西省國資委當初設定目標43.04個百分點;汾酒上市公司總市值達493.5億元,較2016年年底的211.9億元,同比增長133%。

  改革的勢能繼續釋放:今年一季度,公司實現酒類收入34.11億元,完成預算的39.46%;實現酒類利潤11.24億元,完成預算的69.36%。

  汾酒躊躇滿志……

  倒逼出來的改革

  2017年2月23日上午10時10分。省國資委21層會議室。汾酒集團董事長李秋喜鄭重承諾:“如因自身原因完不成目標任務,我將引咎辭職。”20分鐘前,省國資委主任郭保民和李秋喜分別在“目標責任書”上籤字。山西國企改革中首個目標考核“軍令狀”就此塵埃落定。

  這個被外界稱之為“契約式管理”,其實是國資監管方式的深刻轉變:綜合化指標、契約化管理、制度化授權、市場化激勵。

  汾酒集團以汾酒銷售公司為試點探索實行了組閣聘任制:層層傳導壓力,層層簽訂目標責任書。同時一口氣向營銷部門下放了機構設置、人事調配、考核激勵、投資決策等12項權力。授權的同時,還明確了獎懲措施、負面清單,出台了關於考核、激勵的一系列辦法。

  非常時期用非常之人。新任總經理李俊和他的銷售公司站到了改革的聚光燈下。

  銷售公司科級以上幹部在保留國企身份的前提下全體“起立”,解聘所有職務,重新聘用上崗。一把手負責選聘經理層,經理層聘用其他副處及科級幹部。

  從被解聘到再聘任,一周時間,中層幹部們就像坐了一次過山車,只不過重新坐上的“椅子”,隨時會被抽掉。

  有的人被解聘了沒崗位,而重新上崗的副總馬小前銷售任務卻增加了4倍。馬小前說:“我是負責電商這一塊兒,當時內心很恐慌,銷售任務從5000萬到2億可不是鬧著玩兒的,第二天我就馬不停蹄去了北京。”

  壓力產生動力,動力產生活力,活力產生創造力。

  改革帶來什麼

  人事勞資制度改革攪活一池春水。比如,原來500多人的銷售團隊遠遠無法覆蓋全國省區市場。公司及時提出“千名地聘”計劃。地聘員人工成本低,讓更多的費用回饋到市場中去。此外,勞務派遣的用工方式,有效解決了多年來區域用工的風險。

  河南濮陽世源華泰商貿有限公司總經理李漢晉說,濮陽當地潛力很大,但是現有的佔有率遠遠不夠,所以,公司團隊由去年的“七人制”擴編為40多人,汾酒從原來的管理經銷商,到如今的服務經銷商,工作作風和模式有了前所未有的變化。

  汾酒銷售公司河南省區經理喬宇星最初接受的目標任務是實現所轄省區銷售收入40%的增速,簽訂責任書時感到壓力很大。但他告訴記者,隨著一系列激勵辦法和配套政策落地,加上汾酒集團營銷策略的調整和品牌投入的不斷加碼,市場越做越順,越來越有信心。

  今年2月底,汾酒集團兌現承諾,拿出4200萬元獎勵有功人員。汾酒銷售公司拿到了1000萬元獎勵。

  改革只有進行時。在去年初的山西省國企改革動員會上,副省長王一新在講話中直指國企行政色彩濃厚、人浮於事、冗員冗費等問題。作為老國企,汾酒近幾年主動改革,在集團機關這個層面整合了一些部門,比如原來的宣傳部調整為文化發展研究中心。1988年出生的胡雅微通過競聘,今年2月份被任命為汾酒集團的團委書記,成為集團最年輕的正處級幹部。胡雅微告訴記者,她們團委7個人,大家幹勁很足。這位活潑開朗的姑娘帶著自信的微笑:“我們團委策划了幾場活動挺成功的。”

  改革的空間還有多大

  在汾酒集團採訪,聽的最多的話題是“混改”和“三項制度改革”。

  山西國企改革步子慢,汾酒自然也不例外。眼下,汾酒只種了一塊“試驗田”,老牛犁地就豐收一片。而汾酒集團有多大呢?

  這是一家以白酒生產銷售為主,集貿易、旅遊、餐飲等為一體的國家大型一檔企業。集團下屬5個全資子公司,11個控股子公司,2個分公司,1個隸屬單位。集團現有員工近萬人。其中,山西杏花村汾酒廠股份有限公司為汾酒集團核心子公司,於1993年在上海證券交易所掛牌上市,為中國白酒第一股,山西第一股。如此龐然大物,其改革空間是可想而知的。而整個山西國企呢?

  省社科院一位學者在接受記者採訪時說,改革的實質就是生產關係的變革,首要的是調整生產資料的所有制結構。國企通過“混改”,解決“一股獨大”問題,建立起符合現代企業制度的法人治理結構。

  而汾酒的“混改”剛從部分細枝末梢上做了一點嘗試。今年2月4日,汾酒宣布引進一家重量級的戰略合作夥伴,但是要徹底落地,尚需假以時日。

  記者在採訪時獲知,《汾酒集團體制機制改革整體推進方案》已經形成,此前,《汾酒集團混合所有制改革框架方案》已經獲批。這就意味著汾酒改革正在走向深水區,而這樣傷筋動骨的改革,自然不像種“試驗田”那樣輕鬆。何況汾酒改革還被賦予某種“示範”意義。省裡要求汾酒3年內整體上市,如今時間已過一年,形勢緊迫,任重道遠。

  說起一年來的改革,李俊深有體會:“如果把汾酒改革比作一列火車,車頭已經是北京思維,而車身還是小縣城思維。要調動全體職工的改革積極性,還要做很多艱苦細緻的工作,但我們有決心把改革進行到底!”

  本報記者 趙峻青 王少科

編輯:李學平
 
 

相關閱讀

 

 

高清圖片



圖片



圖解

排行

 

專題

  • 專題

    李克強總理訪問保加利亞、德國等

  • 專題

    慶祝中國共產黨成立97周年

  • 專題

    壯闊東方潮 奮進新時代——慶祝改革開放40年

  • 專題

    上合青島峰會

  • 專題

    聚焦首屆數字中國建設峰會

 
關於我們 | 廣告服務 | 聯繫我們 | 本站地圖 | 投稿郵箱 | 著作權聲明 | 違法和不良資訊舉報電話:010-84151598 | 網路敲詐和有償刪帖舉報電話:010-84151598
Copyright © 2008-2018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掃碼關注



工人日報
客戶端
蘋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