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工網首頁時政評論國際軍事社會財經企業工會維權就業論壇博客理論人物網視圖畫體育汽車文化書畫教育讀書娛樂旅遊綠色建設社區打工

中工新聞

神州

向“混日子”說再見!中國高校邁向“嚴出”時代(組圖)

2018-11-09 09:27:21 半月談網

   通識課不願上,選修課不想上,專業課坐在教室刷手機;

   翹課成習慣,活動不參加,整日宅在宿舍,能點外賣就絕不去食堂;

   交作業、寫論文,不挨到最後一晚不動筆,複製粘貼、東拼西湊、應付了事……

  

  本科變專科、退學留級

  說好的“考上大學就輕鬆了”呢?

  近日,由於學分不達標被亮紅黃牌,華中科技大學18名學生從本科轉為了專科。學校教務處表示,“本科轉專科”政策自2018年起施行,是保障本科生培養規格和質量的重要舉措。學分未達標受到紅牌警示或者累計兩次受到黃牌警示的,實行本科學業淘汰機制。教育部高教司司長吳岩給予肯定:“現在大學裡,有些學生醉生夢死,這樣是不行的。”吳岩表示,“適度增加學生不能按時畢業是應該的,本科生有一定的淘汰率也是必然。

  一些職業院校也開始“鐵腕”整治學風。湖南環境生物職業技術學院在公示期滿、學生申訴期結束後,對2017—2018學年學生中經補考後學業成績未達到要求的22名學生予以退學,40名學生予以留級。

  雲南大學已經將“嚴進嚴出”納入日常管理的點點滴滴。以考試為例,雲南大學學業成績分為三部分,平時成績和期中考試各占20%,期末考試占60%,一旦補考不過就必須重修。與以往“60分萬歲”不同,雲南大學現在要求學生平均分必須達到70分才能拿到學位證。

  2018年雲南大學共有4119名畢業生,有220人因為學分未修滿等原因無法按時畢業,“還有6名學生被要求退學。”雲南大學教務處副處長周海燕認為,必須嚴格執行制度,否則對其他學生不公平,對制度本身也是一種踐踏。

  “等你上了大學就可以隨便玩了”,相信很多人在高三的時候都被這句話洗腦過。在經曆了高考的重壓之後,在課程相對寬鬆的大學校園裡,很多人開始揮霍著大把的時間和精力過著“夢寐以求”的生活。

  某大學曾以“大學最後悔的事”為題在網站上展開調查,結果接近40%的人選擇了“虛度大學光陰”。其中, “大學沒有好好學習”“沒有多去幾次圖書館”...也成為很多畢業生的遺憾。

  

  圖片來源:遼瀋晚報

  和“水課”“清考”說再見!

  本科生迎來“增負”新要求

  “我們好命苦啊!”這學期,在廣州大學2018級的一個新生群裡,當得知學校已經取消清考制度後,有新生開玩笑“叫苦不迭”。廣州大學教務處副處長蔡忠兵看到這句話,笑了。“讓學生一入學就知道要好好對待學習,是樁好事。”

  近日,教育部印發《關於狠抓新時代全國高等學校本科教育工作會議精神落實的通知》和“新時代高教40條”,對加強本科教育再次“加碼”。通知要求淘汰“水課”,嚴把畢業出口關,堅決取消“清考”制度。

  教育部部長陳寶生表示,中國教育“玩命的中學、快樂的大學”的現象應該扭轉。對中小學生要有效“減負”,對大學生要合理“增負”,提升大學生的學業挑戰度,合理增加大學本科課程難度、拓展課程深度、擴大課程的可選擇性,激發學生的學習動力和專業志趣,真正把“水課”變成有深度、有難度、有挑戰度的“金課”。

  網民“範娜娜”:此番教育部要求高校淘汰“水課”,取消“清考”,是對“水課”這種讓無數學子怨聲載道的遺毒的刮骨治療,也是提高高等教育質量、改變“大學輕鬆論”的強勁推動力。

  @千尋生活:這是對當下部分大學生消極態度的一種處理,表明“混日子”的時光一去不返,大學也開始“嚴進嚴出”,掛科多的學生,很有可能無法畢業。

  @熊丙奇:取消“清考”制度是希望大學不要給學生“放水”,以此提高本科教育質量。但只發文解決不了學校培養不嚴的問題,還必須改革對教師以及對大學的評價體系。尤其是取消對高校的就業率統計和評價,建立新的評價學校教育教學質量的體系。

  廣州醫科大學為淘汰“水課”,加強了課程評估和督導的力度,督導隨時會進教室聽課。此外,廣醫還開發了一款微信版的教學評價系統,即將投入使用,屆時學生上完課當即就可以對老師進行打分。

  為了鼓勵本科生儘早接觸科研,提高學生科研實踐能力和創新能力,廣州醫科大學基礎學院還設立了大學生創新實驗平台,作為本科生開展課外科研訓練的場所,學生只須網上申請就可以輕鬆進實驗室。

  本科不牢、地動山搖

  讓大學回歸應有的分量

  “本科不牢,地動山搖。” 教育部部長陳寶生指出,本科生是高素質專門人才培養的最大群體,本科階段是學生世界觀、人生觀、價值觀形成的關鍵階段,本科教育是提高高校人才培養質量的重要基礎。辦好我國高校,辦出世界一流大學,人才培養是本,本科教育是根。

  改革開放以來,我國培養出的6000多萬名本科畢業生,業已成為各行各業的中堅力量。大學生培養決定著科研工作能否得到新鮮的血液,勞動者隊伍能否匹配社會的需求。“國以才立,業以才興”,回歸大學教育本質,就是要為社會提供質量過硬的一流人才。

  也因如此,把牢畢業“出口”是大學必然的選擇;對學業不合格說“不”,理應更有底氣。建立教育淘汰機制,也彰顯了教育公平的追求,是各國高校的通行做法。畢竟,文憑不該是稀缺資源,但也不應當隨隨便便就能獲得。教育懲戒警示制度的完善,不單會為“混日子”的學生敲響警鐘,更會以硬性約束倒逼自主學習。當然,懲戒以“懲”為手段,“戒”才是目的,學校和社會應當為學業不合格的學生尋找出路,切莫“一罰了之”、堵住成長的大門。(半月談 王靜 綜合新華每日電訊、廣州日報、中青線上、新華網、人民日報等)

編輯:李學平
 
 

相關閱讀

 

 

高清圖片



圖片



圖解

排行

 

專題

  • 專題

    2018中國國際進口博覽會

  • 專題

    第五屆世界互聯網大會

  • 專題

    壯闊東方潮 奮進新時代——慶祝改革開放40年

  • 專題

    新時代擔當作為典型風采

  • 專題

    “一帶一路”倡議五周年

 
關於我們 | 廣告服務 | 聯繫我們 | 本站地圖 | 投稿郵箱 | 著作權聲明 | 違法和不良資訊舉報電話:010-84151598 | 網路敲詐和有償刪帖舉報電話:010-84151598
Copyright © 2008-2018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掃碼關注



工人日報
客戶端
蘋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