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工網首頁時政評論國際軍事社會財經企業工會維權就業論壇博客理論人物網視圖畫體育汽車文化書畫教育娛樂旅遊綠色城建打工

中工新聞

神州

自主創新還是科技投機,業界專家為何齊聲批駁IPV9

2019-01-11 19:04:01 光明網

  光明網記者 李政葳

  最近,高舉“網路主權”、“自主可控”、“安全命門”的IPV9再次捲土重來。與以往主打“民族情結”不同,這次除了強調自主可控,IPV9還拉來物聯網、區塊鏈、數字貨幣、智慧城市等概念,似乎為自己找到了新的發展方向。

  其實,IPV9起源於IEFT(國際互聯網標準組織)一個20多年前的“愚人節玩笑”,10多年前在國內幾經包裝後,被冠以“自主創新的互聯網”的名義,進行著不間斷的“推廣營銷”。

  日前,推進IPv6規模部署專家委員會在北京召開“中國IPv6產業發展研討會”,與會專家在研討IPv6部署工作的同時,對於近年一些出於特別目的,以IPV9為代表的對互聯網發展的錯誤說法進行了反擊與批判,並呼籲科技打假、去偽存真。

  一個愚人節的玩笑被當了真

  IPV9的起源為1994年4月1日IETF的RFC 1606,這個RFC的文章名為《使用IP版本9的曆史觀》,作者是Julian Onions。與大多數國際標準的文本不同,這份RFC的寫作手法具有明顯的“後現代”主義風格,作者在文中先已判了IPV9死刑,然後以“倒敘”的方式,從42層路由、地址分配、應用和製造的角度,對IPV9的“生命周期”進行了“蓋棺”評價。

  後來,RFC 1606的作者Julian Onions向媒體證實,RFC 1606不過是一篇戲謔之作,是一個“愚人節玩笑”。他說,1994年寫下這篇文章的動機是因為在當時有關IPv6的討論中,某些提案比較短視,在規劃中存在地址浪費的問題,所以與大家開了個“玩笑”。

  這樣的戲謔之作被有心人看到之後,卻完全變了味。2000年前後,以RFC 1606作為理論基礎,經過精心包裝,IPV9的設計者推出了“以IPV9和數字功能變數名稱為組成部分的十進位網路”,簡稱“IPV9”。

  IPV9的核心是網址以一串絕對數字存在,用戶可以輸入簡單的數字功能變數名稱如“123456”,來取代類似“www.abc.com”這樣的功能變數名稱。圍繞IPV9的工作,設計者建立了一個工作組——“十進位網路標準工作組”。其官網上如此描述:“十進位網路系統主要由IPV9地址協議、IPV9報頭協議、IPV9過渡期協議、數字功能變數名稱規範等協議和標準構成”。

  在近期 IPV9的推廣宣傳中,IPV9的“發明人”謝建平等人一直強調的IPV9的核心價值主要有:第一,IPV9採用十進位網路,是一項自主創新;第二,IPV9提出了全新的互聯網理念、全新的機制、規則和協議,可以使我國擺脫根功能變數名稱伺服器受控於美國的局面;第三,IPV9是中國設計,不受國外互聯網管束,因此更加安全可控。在不斷的宣傳中,IPV9取得比較明顯的宣傳效果,甚至在一些媒體中,IPV9也被冠之以“新一代安全可控資訊網路”。

  從“不再回應”到“齊聲批判”

  實際上,業界專家對IPV9的態度早在10多年前就非常明確了。2006年3月,鑒於當時IPV9所做的廣泛宣傳,秉著認真對待每一項新技術的原則,國家資訊化專家委員會召開關於IPV9問題的座談會,在聽取了十進位網路工作組部分成員對IPV9的介紹後,專家認真地研究分析了“十進位網路”和IPV9的核心思想,客觀評價了IPV9的特點——IPV9採用了新的與IPv4和IPv6不同的“十進位”地址格式,但採用與眾不同的地址格式的後果是人為設置與國際互聯網連結的障礙,在國家公網上是不可取的,不能標準化,也沒能通過國內專家的審查,小範圍、非實質的變化對於互聯網發展沒有指導意義,創新亦無從談起。

  其中,關鍵核心原因在於:IPV9並非互聯網,只是一種功能變數名稱設計。如果中國採用了這種方法,則意味著與國際互聯網隔離。當時,中國科學院計算機網路資訊中心原首席科學家錢華林就提出疑問,如果我們的電話網和互聯網與國外的電話網和互聯網是相隔離的,對我們有好處嗎?

  業界專家一致認為,已對IPV9進行了科學客觀的總結,沒有必要再過多討論。

  然而,在沉寂一段時間後,IPV9的支援者“捲土重來”,除了強調自主可控,還拉來物聯網、區塊鏈、數字貨幣、智慧城市等時尚概念,似乎為自己找到了新的炒作方向。

  學界意識到,這個打著“愛國”名義進行的科技投機能做的事遠遠超出想象,但這樣的科技投機通過營銷每獲得一個機會,對於國家未來的戰略決策都可能產生嚴重的影響。這才有了在“中國IPv6產業發展研討會”上眾業界專家和院士們的齊聲批駁。

  專家們認為,IPV9沒有得到國際學術界和產業界的認同,在國際上的影響是負面的。“它背離了開放創新的互聯網發展理念,試圖通過建立‘窄軌鐵道’的方式,把中國互聯網與全球互聯網隔離,這種封閉的互聯網也就失去了其作為互聯網存在的真正意義。”

  究竟是科技創新,還是科技投機?

  IPV9到底是什麼?是科技創新還是科技投機?“在IPV9上花時間,有些荒唐,他們根本不是互聯網,連學術造假都算不上;按他們的說法是根本不可能搭建成一個網路的,這麼多年過去了,他們的網在哪裡?”記者專訪中國工程院院士、清華大學計算機系主任吳建平時他這樣說。

  IPV9在宣傳中往往提到幾個核心創新:

  第一,採用10進位,擁有比IPv6更多的地址。對此,吳建平表示,更多的地址沒有意義,IPv6的地址已擁有2的128次方個地址,每平方米就有10的26次方的地址,有人形象比喻說“地球上如果鋪滿了一層沙子,那麼每個沙子都可以擁有一個IP地址”。也就是說,地址足夠用了,再多不僅是毫無意義,而且會給互聯網帶來更多的演算法壓力,根本無法解決,現在IPv6網路面臨最大的一個問題就是地址足夠大後帶來的路由計算壓力。如果這也算創新,搞一個IPv10、IPv8豈不簡單?第二,IPV9表示,功能變數名稱系統的設計是IPV9的一大創新。他們認為,如果採用IPv4或IPv6,美國掌握著互聯網的13個根功能變數名稱伺服器,一旦美國斷開給中國提供功能變數名稱服務,中國互聯網將不能工作,而使用IPV9則不存在這樣的隱患。

  “事實完全不是這樣。互聯網DNS(功能變數名稱系統)根伺服器不是互聯網的核按鈕。”吳建平指出,互聯網功能變數名稱服務是互聯網的重要應用服務,但不是互聯網的基本功能。“以手機地址簿做比喻,現在打電話通過地址簿就可以直接打電話,但沒有地址簿也可以打電話,只需要記錄每一個電話號碼;同理,沒了功能變數名稱伺服器,互聯網仍然能正常工作,比如,暗網完全沒有功能變數名稱服務,但仍在活躍運行。互聯網最基本的訪問方式是按IP地址在訪問,功能變數名稱解析,最後還是解析至某一個IP地址上。”

  此外,儘管全球只有13個正式的根伺服器,但卻有幾百個影子根伺服器,日常大部分訪問並不是到這13個根伺服器,而是影子根伺服器,它們同樣可以承擔全球根伺服器的功能。全球互聯網根伺服器運行者,不可能同時關閉所有的根伺服器,包括影子伺服器。

  第三,IPV9在宣傳中表示,互聯網是美國設計的,美國擁有互聯網的所屬權,如果美國想斷開中國的互聯網是非常容易的,那麼,美國能不能隨時斷掉中國的互聯網?吳建平表示,沒有可能,互聯網和傳統電信不同,他是沒有全球中心的,也不是一個層級管理模式,是一個全球平等連接的網路體系,各個國家網路之間是平等的。網路結構在功能變數名稱系統以外是完全分布的,因而中國互聯網是全球互聯網的重要組成部分,不是美國互聯網的一部分。全球互聯網是“你連我,我連你”彼此互聯,沒有中心的公共網路。

  第四,IPV9宣傳能解決困擾全球的網路安全問題。對此,吳建平表示,任何設計都不可能是完美無缺的。無論是什麼樣的網路架構都會存在安全問題,在它真正大規模使用前,安全問題不會全部暴露。相比IPv4,IPv6在設計之初,其安全性已經是一個被重視改善的目標;IPv6中加入了許多新的功能,比如,自動加密功能。2003年,中國啟動下一代互聯網示範工程CNGI時,專家院士就對此進行分析,得出基礎結論:IPv6絕不會比IPv4更不安全。現在看,結論應該是IPv6肯定比IPv4更安全。比如,源地址認證技術就是從互聯網體繫結構層次去解決安全問題,是從根本上解決安全問題,而不是修修補補。另外,儘管IPv6在安全上已經解決了很多問題,但不能排除新的安全問題,但可以肯定的是會比IPv4更好。“作為一個憑空設想的IPV9,連試驗網都沒有進行,就得出網路會更安全的結論,是極不科學的,也是荒唐的。”吳建平說。

  從IPV9現象中獲得哪些反思

  在互聯網發源地美國,人們對於IPV9並沒有討論。互聯網創始人Vint Cerf說,互聯網發展過程中出現的這種“雜訊”,是因為其提出者還沒有搞懂互聯網的工作原理。他還提到:“RFC 1606很久之前就被公認為是愚人節的玩笑,IPV9完全出自作者的想象,作為互聯網架構,IETF從來沒有認可IPV9,IPV9違反了功能變數名稱系統的規則”。

  為什麼國外不會被IPV9這樣的技術“忽悠”?吳建平認為,這與國內外的互聯網文化素養以及社會治理的決策過程有關。首先,互聯網知識普及,可以讓人們對互聯網核心技術有清晰的認知,就不會被輕易地“忽悠”;第二,很多東西的決策需要專業人士進行,但近年來一些人好大喜功,很容易上這些人的當。

  吳建平建議,第一,我國要加大互聯網知識的普及,讓更多人對互聯網基本知識有清楚的認識,尤其是互聯網體繫結構有基本的認知。畢竟,除了專業從業人員,大部分人都不清楚互聯網的工作機理,往往容易給以互聯網技術創新等名義進行科技投機的做法以可乘之機。而如果對此類科技投機不及早懲戒、任其發展,必將對國家未來互聯網發展產生重要的負面影響。

  第二,互聯網體繫結構是互聯網的關鍵技術,是互聯網的牛鼻子,與作業系統、CPU等共同構成資訊社會關鍵的三項核心技術,國家需要下大力氣在這三個方面實現突破,應該廣泛參與國際互聯網體系的科技合作和研究,深入參與互聯網體繫結構核心協議和國際標準的制定和開發,順應全球發展大潮,不斷吸收人類優秀科技成果,才能真正提高我國網路安全保障能力,有效維護國家安全。

編輯:徐林
 
 

相關閱讀

 

 

高清圖片



圖片

圖解

排行

專題

  • 專題

    全面深化改革這五年

  • 專題

    壯闊東方潮 奮進新時代——慶祝改革開放40年

  • 專題

    慶祝改革開放40年大型主題策劃“春暖花開”

  • 專題

    2019我和我的祖國一起走過

  • 專題

    新時代擔當作為典型風采

 
關於我們 | 廣告服務 | 聯繫我們 | 本站地圖 | 投稿郵箱 | 著作權聲明 | 違法和不良資訊舉報電話:010-84151598 | 網路敲詐和有償刪帖舉報電話:010-84151598
Copyright © 2008-2018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掃碼關注



工人日報
客戶端
蘋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