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工網首頁時政評論國際軍事社會財經企業工會維權就業論壇博客理論人物網視圖畫體育汽車文化書畫教育娛樂旅遊綠色城建打工

中工新聞

神州

客機“急診醫生”6年放行飛機5000架

2019-02-11 06:38:15 中國青年報

  一天工作12小時,步行超過兩萬步,馬不停蹄地給每架航前、短停和航後的飛機維修檢查,鄭重地在放行表格上籤下姓名,然後目送客機起飛。這是今年春運期間,在上海虹橋機場工作的機務人員、中國東方航空技術有限公司空客航線三車間主任孫皓的日常。

  1月30日是農曆臘月二十五,正值春運最繁忙的時段。這一天輪到孫皓值白班,他的工作時間是早上七點半到晚上七點半。作為管理80名機務人員的車間主任,他早上六點半就到崗,預排班、開班前會、統籌協調十二架飛機的檢查維護工作,直到所有飛機都順利起飛、降落,到了交接班前的一個小時,才有空坐下來和記者聊聊。

  孫皓告訴記者,每架飛機的情況不同,根據相應的檢查清單,機務人員要檢修的條目少則三四十項,多則一百餘項;小至螺絲釘,大到發動機,平均需要一個多小時。如果說定期做深度檢修的機務人員類似飛機的“門診醫生”,那麼他所在車間負責突發故障檢修工作的機務人員,則相當於“急診醫生”,每項檢修都要求保質保量並且爭分奪秒地完成,“我們這邊慢了,旅客可能就晚一小時到家”。

  35歲的孫皓身材高大、皮膚黝黑,頭髮剃得很短,半舊的制服上看得出不少油汙的痕迹。他說,隨著坐飛機回家過年的旅客逐年增多,航空公司的壓力也不斷增加。今年的40天春運期間,東航在虹橋機場每天增加了8個夜航航班,這也意味著機務們的工作強度更大了。

  孫皓是公司車間主任中特別年輕的一位。從一名普通的勤務人員,到維修人員,再到負責飛機放行任務的車間主任,他只花了5年多時間。

  12年前剛畢業參加工作時,帶教師傅讓他從飛機減震支柱的潤滑工作做起,一幹就是兩三年。“說白了就是給飛機做清潔,保證表面乾淨潤滑,然後把銷子插上,既簡單又枯燥,和我預想中‘高大上’的修飛機職業完全不同。”但他沒有因為這種反差放棄理想,而是格外努力地跟師傅學習排故技術、了解飛機系統,考取了民航維修人員基礎執照,在入職第三年成為負責單項任務的維修人員,又在第六年成為放行人員。

  “放行”是機務們經常提到的一個詞,意思是飛機要在航前通過機務的檢修、複查和確認,才能正式起飛。放行的標誌,是負責機務在飛行記錄本的放行人員欄,簽下自己的名字、執照號碼和身份證號。六年多來,孫皓已經放行飛機5000多架。“每次簽下名字的時候,都感覺自己責任重大,尤其是第一次落筆時感觸很多,生怕哪裡還沒做到位。”憑著這份謹慎,孫皓成為“無事故、無事故徵候、無嚴重維修差錯、無一般維修差錯”的機務人員。

  孫皓回憶最艱巨的一次任務,是數年前一個下大雪的冬天,自己在夜班負責飛機除防冰工作。“飛機上的積雪起碼有30公分厚,我們要穿著厚重的護具和防護服站在登高車裡,把積雪全部衝下來,再塗上除冰液,從淩晨三點一直工作到七點多,又和交接班一起工作到十點才下班。”那天回家後,他累得睡了一整天才恢複過來。

  檢修飛機不但是個體力活,也是個考驗人技術和耐心的工作。“尤其是夜班,三四點鐘正是人精力最差的時候,卻需要你高度集中注意力。”孫皓說,自己本來是個急性子的人,做事雷厲風行,但面對飛機檢修和複查,一直都保持著極大的耐心。

  比如,一架飛機有上千萬條線路,就像人體內的毛細血管一樣,而其中一條線路外面的絕緣層破了,就可能導致飛機系統不工作。為了排除故障,機務人員需要不斷重複量線和隔離工作,一點點縮小範圍,直到找到這條線路。

  孫皓說,檢修飛機看似枯燥、平凡,但涉及到旅客的生命安全,哪怕是做過千百遍的維修項目,也決不能僅憑主觀經驗幹活。

  (記者 魏其濛)

編輯:肖天
 
 

相關閱讀

 

 

高清圖片

圖片

圖解

排行

專題

  • 專題

    全面深化改革這五年

  • 專題

    壯闊東方潮 奮進新時代——慶祝改革開放40年

  • 專題

    慶祝改革開放40年大型主題策劃“春暖花開”

  • 專題

    2019我和我的祖國一起走過

  • 專題

    新時代擔當作為典型風采

 
關於我們 | 廣告服務 | 聯繫我們 | 本站地圖 | 投稿郵箱 | 著作權聲明 | 違法和不良資訊舉報電話:010-84151598 | 網路敲詐和有償刪帖舉報電話:010-84151598
Copyright © 2008-2018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掃碼關注



工人日報
客戶端
蘋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