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工網首頁時政評論國際軍事社會財經企業工會維權就業論壇博客理論人物網視圖畫體育汽車文化書畫教育娛樂旅遊綠色城建打工

中工新聞

神州

“牙籤弩”引悲劇 人大代表建議降低民事維權門檻

2019-05-27 09:29:51 檢察日報

  “牙籤弩”引發悲劇尋找法律層面解決方案

  “從證明‘誰賣出、誰賠償’,調整為‘有銷售,即賠償’。使得民事維權途徑暢通,違法者被追責易行,促使商家內心強化保護未成年人的自律,對於可能危害未成年人的行為不敢想、不敢為,有效實現未成年人保護的事前預防。”

  我在內蒙古科技大學包頭師範學院音樂學院從事教學工作。也許正是這份教師的責任,讓我對於兒童保護工作更加關注。今年的全國人代會上,我的建議就與兒童保護有關——《關於在我國侵權責任法中增設條款,優化危險產品傷童歸責原則的建議》。

  “牙籤弩”案件引來廣泛關注

  一次,我和記者朋友聊天時,聽說了“牙籤弩”案件。“牙籤弩”是一種典型“三無”危險玩具,是一個手掌大小的微型弓箭,以金屬弓弦發射牙籤而得名。包頭“牙籤弩”案件當事人——9歲的劉某,因不慎觸動所購買的“牙籤弩”發射裝置,射傷自己,造成左眼殘疾。劉某父母找尋銷售者時,對方矢口否認。後在律師援助下,向法院提起訴訟。

  一個小小的牙籤讓孩子失去了一隻眼睛。我的心情倍感沉重,希望自己能在未成年人保護問題上做點事情。因此,我始終關注著該案的進展,並做了細緻的調研工作。

  2018年10月23日,包頭市稀土高新區法院開庭審理“牙籤弩”傷童賠償案件。判定“牙籤弩”銷售方賠償原告各項損失8.9萬元。案件在全國引起很大反響。開庭情況及一審判決被《人民日報》、央視網、《法制日報》等上百家媒體、網路平台廣泛報道、轉載,新浪微博熱搜統計數據顯示,全國有820餘萬名網友關注“牙籤弩”案件。

  案件辦理凸顯未成年人保護薄弱環節

  案件開庭後,我與稀土高新區法院院長、當事人律師和主審法官都進行了多次溝通。也了解到,包頭“牙籤弩”案件中,在銷售者矢口否認後,行政監管部門因證據不足無法追責,劉某父親曾萌生報複銷售者家庭、同歸於盡的想法。也了解到,劉某父母都是進城務工人員,家庭經濟基礎薄弱。孩子受傷後,治療費及矯正孩子身體殘疾和心靈創傷的長期、隱性支出,讓這個家庭入不敷出。

  未成年人案件中取證難與維權難引發了多個法律部門的思考。作為一個法律門外漢,我一方面向法律專家諮詢,一方面閱讀大量的法律書籍,希望通過自己的努力為社會的發展提出有建設性的意見。

  經過與各方面的磋商,我們認識到,由於劉某“牙籤弩”案件中自傷的典型性,使得未成年人保護領域存在的薄弱點和法律焦點問題得以凸顯,法律焦點問題有二:第一,法律追責舉證難,幼童維權望而卻步,違法者無所畏懼;第二,民事維權途徑不暢,違法商家漠視良知和道德自律,行政監管防不勝防。

  所以,有必要通過在我國侵權責任法中增設條款,優化追究生產、銷售危險產品(包括食品和物品)行為者的歸責原則,調整傷者舉證證明標準,降低舉證難度,暢通受害兒童家庭的民事維權途徑,確立銷售危險產品行為者承擔有條件的、連帶賠償機制,通過銷售端自律、自查、相互監督,最終實現沒有銷售、沒有市場、沒有生產、沒有危害的未成年人保護格局。

  建議修法降低民事維權門檻

  我用近半年的時間,先後到法律相關部門進行了5次調研,與法院、檢察院以及律師們都進行了溝通,建議寫成後,又請各方審核把關。最終提出在侵權責任法中增設條款:“因銷售有害於未成年人安全和健康的產品,造成未成年人損害的,難於確定具體侵權人,除能夠證明自己不是侵權人以外,由可能加害的銷售者共同賠償。銷售者賠償後,可以向生產者和產品的提供者進行追償。”

  針對性立法有助於有效保護未成年人權益。調整民事維權的舉證證明標準,降低傷者民事維權門檻,從證明“誰賣出、誰賠償”,調整為“有銷售,即賠償”。使得民事維權途徑暢通,違法者被追責易行,促使商家內心強化保護未成年人的自律,對於可能危害未成年人的行為不敢想、不敢為,有效實現未成年人保護的事前預防。

  針對性立法有助於社會公眾信法守法。“牙籤弩”傷童事件發生後,能否通過法律途徑有效追責,需要遵循現行法律的規定。滿足條件,則得到司法機關支援;不滿足條件,則不會得到司法機關支援。但是,這樣的事件,在每一個家長心中都會進行道德審判。當道德審判結果與司法審判結果不一致時,家長群體就會覺得法律弱化、無力,進一步導致對法律的信賴降低,進而使得家長群體要求自己守法的自覺性降低。家長群體不信法、不守法,將嚴重危及法治國家建設的進程。

  因此,針對性立法,有助於通過暢通民事維權途徑,讓司法維權結果貼近於家長群體的內心判斷和期望,讓家長群體深刻感受到法律的力度和力量,建立對法律的信仰,自覺守法、用法。

  在調研中,我還了解到,進行針對性立法,我國有先例可循。幾年前,以樓上掉花盆為代表的高空墜物侵權類案件,由於事發突然,死傷者無法舉證“花盆”來源,曾導致司法判決結果不一。2009年,在制定侵權責任法時,將這類案件以第87條進行了明確規定。針對性立法後,多地物業企業張貼告示,普法並告誡高樓住戶自律,使得傷害事件下降。

  (馬春雨,內蒙古科技大學包頭師範學院音樂學院副教授)

  文字整理:本報記者沈靜芳

  馬春雨(全國人大代表) 沈靜芳

編輯:夏賽賽
 
 

相關閱讀

 

 

高清圖片

圖片

圖解

排行

專題

  • 專題

    亞洲文明對話大會

  • 專題

    紀念五四運動100周年

  • 專題

    2019年中國北京世界園藝博覽會

  • 專題

    壯麗70年·奮鬥新時代

  • 專題

    工人日報e網評

 
關於我們 | 廣告服務 | 聯繫我們 | 本站地圖 | 投稿郵箱 | 著作權聲明 | 違法和不良資訊舉報電話:010-84151598 | 網路敲詐和有償刪帖舉報電話:010-84151598
Copyright © 2008-2018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掃碼關注



工人日報
客戶端
蘋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