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工網首頁時政評論國際軍事社會財經企業工會維權就業論壇博客理論人物網視圖畫體育汽車文化書畫教育娛樂旅遊綠色城建打工

中工新聞

神州

畢節市納雍縣:一個貧困縣的控輟保學攻堅戰(圖)

2019-07-12 06:33:35 人民日報

畢節市納雍縣每一名義務教育階段學生都有兩名直接包保責任人

一個貧困縣的控輟保學攻堅戰(人民眼·兩不愁三保障)

  左鳩戛中學學生在開展課外活動。

  韓賢普攝

  左鳩戛中學舊址。

  資料圖片

  左鳩戛中學現貌。

  韓賢普攝

  引子

  聽14歲的女兒說要輟學務工,漁塘村貧困戶安明態度不明朗,“女孩子識了幾個字,儘早出去賺錢也不錯。”

  這可急壞了學校老師和村幹部,三天兩頭上門勸。苦勸無效,村支書朱發龍當場揭了安明的老底,“你忘了沒文化吃的虧?”

  被戳到痛處,安明臉上掛不住。那次外出打工,工資講好每月3000元,也簽了合同,誰知工程結束,他卻傻了眼——白紙黑字“工資每月貳仟元”。

  安明最後決定讓女兒收拾書包回學校。

  安明所在的貴州省畢節市納雍縣是國家扶貧開發工作重點縣,也是貴州14個深度貧困縣之一。

  阻斷貧困的代際傳遞,教育是治本之策。今年4月16日,習近平總書記在重慶主持召開解決“兩不愁三保障”突出問題座談會時強調,到2020年穩定實現農村貧困人口不愁吃、不愁穿,義務教育、基本醫療、房屋安全有保障,是貧困人口脫貧的基本要求和核心指標,直接關係攻堅戰質量。

  “要摸清底數,聚焦突出問題,明確時間表、路線圖,加大工作力度,拿出過硬舉措和辦法,確保如期完成任務。”對納雍縣而言,義務教育有保障是2020年如期脫貧摘帽的一道硬杠杠,而控輟保學則是一場必須打贏的攻堅戰。

  

  輟學

  “背後既有家庭關愛缺失的因素,也有部分鄉村學校辦學條件薄弱的現實”

  逮住代銘,是4月份第二個周末的午後。

  龍忠軍把車停在山腳下,沿著條弓背般的石頭路往上攀。視線慢慢抬升,半山腰裡一排石頭房子先是露出烏黑的梁脊,又露出刷得粉白的牆。再往上,就看見13歲的代銘正把玩一堆從河灘裡淘來的石子。

  剛邁上院壩,龍忠軍還未來得及喊出聲,沉重的腳步聲和喘息聲已讓代銘有所覺察。他扭過頭來張望了一眼,便竄到房裡去了。

  房門口端坐著70歲的爺爺。龍忠軍循跡闖進屋子,老人也不以為意,仍是緊一口慢一口地吧著旱煙。

  屋裡沒人,龍忠軍又穿到後院。這是一塊巴掌大的菜地,栽著幾十株蓮花白和茴香,代銘低著頭縮在一口水缸和房牆間的犄角旮旯。

  “咋不去上學?”“耳朵不好。”“不是治好了嗎?”……“小夥伴們都還等著你回去一塊玩耍,你不想老師和同學們?”半晌,代銘冒出一個“想”字。

  趁熱打鐵,龍忠軍又說:“今天周末學校沒人,你跟老師回去補習功課好不好?”代銘不做聲,起身撣撣土,收拾了書包。

  “代銘自幼聽力不好,父母常年在外打工,導致性格比較自卑、孤僻,成績也在班裡掛末,時間長了就變得厭學,還經常逃學。”龍忠軍是納雍縣左鳩戛彝族苗族鄉福和希望小學的一名教師,代銘是他所帶畢業班的一名學生。“去年10月,代銘父親帶他去浙江治療,沒過多久手機成了空號,就徹底斷了聯繫。”

  電話打不通,龍忠軍只好一趟趟往代銘家裡跑,寄希望於哪一天能趕巧碰到孩子和家長回家。從學校到代銘家4公裡的山路,在半年多的時間裡龍忠軍不知跑了多少次。“現在把眼蒙上,我也能摸到他家院壩裡去。”

  從教10多年來,龍忠軍平均每年都要勸返至少一個輟學的孩子。“一到開學季點名,就會發現總有學生因為這樣那樣的原因沒來報到。”

  “今年春季學期開學,經過反覆認定核實,全縣共有721名義務教育階段學生處於輟學狀態,初中和小學輟學率分別為1.28%和0.1%。”納雍縣教育科技局副局長秦勇和同事分析發現,“95%以上的學生輟學是因為厭學,學習成績排在班級中下遊。其餘的學生則是急於改變家庭經濟狀況外出務工。近九成輟學現象發生在初中階段。”

  與前些年不同,輟學現象與家庭經濟困難之間的關係呈弱化趨勢。從2018年開始,納雍縣未出現農村貧困家庭適齡子女因經濟困難失學輟學的案例。畢節市人民政府教育督導室副縣級督學何友國說:“把時間往前推5年左右,畢節還有相當部分學生因為家庭其他原因輟學,隨著國家對教育領域投入的加大,特別是以保障義務教育為核心,全面落實教育扶貧政策,貧困群眾通過讓孩子接受教育改變貧困面貌的意識越來越強。”

  厭學,已成為畢節市學生輟學的主要原因。

  “背後既有家庭關愛缺失的因素,也有部分鄉村學校辦學條件薄弱的現實。”秦勇說,屬於留守兒童或父母婚姻破裂的輟學學生佔了總數的近六成。“再加上部分鄉村學校辦學條件和教學質量短板還沒有完全補齊,學校對學生的吸引力還不夠大。”

  勸返

  “全縣721名輟學學生中,目前有670人回校讀書。九成多的勸返成功率,源自老師和幹部‘人盯人’的艱苦付出”

  用罷早飯,曙光鎮猴兒關社區居委會主任羅傑便背著手往施家寨踱去。“韓璞輟學外出有10個月了,前幾天剛回家,看能不能勸他回學校讀書。”

  山路上繞過幾道彎,便碰見曙光鎮中學初二(6)班的班主任劉進騎>機車趕來。“昨晚聽娃他爸講,娃娃在外面打工吃了苦頭,已曉得回來讀書才是正經,只是嘴巴上還不鬆口。”

  兩人一前一後走進韓璞家的老屋,房子低矮昏暗,傢具陳舊。

  “在外面打工苦不苦?”劉進徑直問韓璞。

  “苦,累得腰都直不起來。”韓璞撇了下嘴。之前,他在福建廈門一家紙箱廠幹了兩個月刷膠的活。“家裡條件這麼差,我想早點賺錢……”

  “現在讀書又不要學費,日子也不是過不下去。”父親在一旁按捺不住提高了嗓門,“不識字,掙錢更難!”

  好說歹說,韓璞終於點了頭,同意回到學校繼續讀書。

  韓璞輟學,事出有因。兩年前父母離異,彼時剛升入初中的他無心學習。去年初一期末考試前,韓璞索性一個人跑去了廈門,把正在當地務工的父母嚇了一跳。

  羅傑和劉進在電話裡不知勸了多少次,父親罵也罵了,就是不濟事。後來仨人一合計,在廈門過完春節後把韓璞送進了工廠,想讓他嘗嘗謀生的艱辛。這招還真奏了效,不到兩個月,韓璞就鬧著回家。

  勸返輟學的孩子,考驗的是耐心、愛心和責任心。“全校20名輟學學生,目前成功勸返包括韓璞在內的18人複學。”曙光鎮中學校長餘興海說。

  《中共中央國務院關於打贏脫貧攻堅戰三年行動的指導意見》明確提出:“強化義務教育控輟保學聯保聯控責任,在輟學高發區‘一縣一策’制定工作方案,實施貧困學生台賬化精準控輟,確保貧困家庭適齡學生不因貧失學輟學。”納雍縣全面實行“雙線”包保責任制和 “七長”負責制,將控輟保學任務層層分解、層層壓實。

  “‘雙線’是指行政線和教育線,從縣到村,層層簽訂目標責任書;‘七長’則是指縣長、鄉(鎮)長、村主任(村長)、教育科技局長、校長、師長、家長,縣長總攬全縣,其餘‘六長’各管一攤,確保每一名義務教育階段學生都有兩名直接包保責任人。”秦勇表示。

  每天第一節課開始前清點學生人數,已成為納雍所有中小學班主任老師的慣例。“一旦發現有學生缺課,第一時間聯繫家長或者監護人,缺課超過3天,需要立即彙報至鄉鎮(街道)教管中心。”劉進說。

  最讓老師和幹部們擔心的,是每年春秋兩季的開學日。“全縣所有學校都要將實際在校就讀的學生與起始年級進校時的名單一一對應,對未到校學生逐一核實去向,進一步排查出輟學學生名單,落實包保責任,開展勸返複學工作。”餘興海說。

  曙光鎮中學初三(4)班班主任陳仕恒包保了12名學生。“有兩個是貧困家庭子女,10個是留守兒童。一個月至少要給每名學生做一次心理輔導、上門家訪一次。”

  因為周末和節假日基本都用在了家訪上,陳仕恒一度招來未婚妻周梨頗多抱怨。

  “我倒要看看,這些學生有什麼讓你如此操心的!”一個周末,周梨徑直闖到了學校。陳仕恒讓她換上平底鞋,周梨皺皺眉頭,“騎著>機車哪兒去不了?”顛簸了20多分鐘,來到小腰棲村一處崖壁下,陳仕恒放下>機車,牽著周梨順山路往上爬,一個小時後終於到了學生家裡。

  “家裡只有孩子和奶奶,屋裡也沒啥像樣的傢具。孩子因為父母不在身邊想輟學出去打工。陳仕恒就說,他小時候也是留守兒童,也差點輟學,但老師說他很努力,一定要好好讀下去,這才堅持讀到了大學。”家訪回來,周梨雙腳都磨出了水泡,眼圈紅了一晚上,“沒想到做一名老師這麼不容易。”

  “目前全縣721名輟學學生中,有670人回到學校繼續讀書。”納雍縣分管教育工作的副縣長宋邦達說,“九成多的勸返成功率,源自老師和幹部‘人盯人’的艱苦付出。”

1 2 共2頁

編輯:王川
 
 

相關閱讀

 

 

高清圖片

圖片

圖解

排行

專題

  • 專題

    習近平出席G20大阪峰會

  • 專題

    國家主席習近平簽署發布特赦令

  • 專題

    “決戰脫貧攻堅·決勝全面小康”網路活動

  • 專題

    不忘初心 牢記使命

  • 專題

    壯麗70年·奮鬥新時代

 
關於我們 | 廣告服務 | 聯繫我們 | 本站地圖 | 投稿郵箱 | 著作權聲明 | 違法和不良資訊舉報電話:010-84151598 | 網路敲詐和有償刪帖舉報電話:010-84151598
Copyright © 2008-2018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掃碼關注



工人日報
客戶端
蘋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