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工網首頁時政評論國際軍事社會財經企業工會維權就業論壇博客理論人物網視圖畫體育汽車文化書畫教育娛樂旅遊綠色城建打工

中工新聞

神州

女子舉報前夫“投毒”:他是醫生,違規拿了大量激素藥(圖)

2019-07-18 00:50:59 中國新聞網

  中新網7月18日電(楊雨奇 實習生 朱君) 7月13日,一篇名為《實名舉報費縣醫生長期盜取醫院大量藥品,多次下毒謀殺妻子》的文章引發關注。文中,一名自稱劉暢的女子表示,在與前夫高某森結婚兩個月後,發現自己喝的水和牛奶有異味,且自己幾個月後身體突現病症。中新網記者聯繫文中女子證實,該文章確由其所寫,並承諾文中內容屬實。

  此事經媒體報道後,發文女子及前夫各執一詞,網路上,網友有關“男醫生違規開藥毒害妻子”的各種猜測出現。目前,當地公安機關已介入調查。

發文女子照片

  女子發文質疑前夫婚內“投毒”

  水和牛奶有異味 自己離奇患“怪病”

  在自己發布的網路文章中,劉暢懷疑自己作為醫生的前夫高某森,在婚內長期盜用醫院激素類藥物地塞米松,並放入水和牛奶中給她“下毒”。此外,該文章指出,當地衛健局曾在去年就前夫在醫院違規拿藥進行調查,並對其作出7天停職反省、罰款500元的處理決定。

  文章顯示,高某森是費縣梁邱衛生院的一名兒科醫生,兩人於2015年領證結婚。據新京報報道,婚後兩人夫妻關係並不和諧。另一份費縣衛健局提供給媒體的情況說明也顯示,高某森和劉暢因家庭原因,婚後多次鬧矛盾。

  劉暢在文中指出,兩人2016年4月舉辦婚禮兩個月後,她覺得自己喝的水和牛奶有異味。同年10月末,向來身體健康的劉暢突感身體不適:“全身疼痛,手腳抽搐,臉甚至都有些變大變形”。

劉暢皮膚皸裂的照片 圖據劉暢發布的文章

  對此,劉暢表示,自己本想去醫院治療,但丈夫提議在家打幾天吊瓶就能好。然而,劉暢的病情並未好轉,一度出現視物模糊、腿部抽筋、多飲多尿、體重劇增、腿部腹部皮膚出現大量裂紋等情況。

  2016年11月24日,劉暢在家人陪同下到費縣醫院檢查。結果顯示,劉暢血糖達到18.5mmo1/l,超出正常峰值三倍以上。據劉暢回憶:“醫生反覆詢問我是否短期內服用過大量激素類藥物,我信誓旦旦地否認了,當時在旁的丈夫也並未給出任何回應。”

  隨後,劉暢稱,自己輾轉多個醫院後,都被醫生反覆問及是否使用過激素類藥物,但高某森卻對自己向妻子注射藥物之事隻字不提。

  最終,劉暢被確診為Ⅱ型糖尿病。她解釋,自己接受治療並在出院半年後,體重和身體各項機能就恢複了正常,此事便未在提及。

  2017年9月2日,劉暢與高某森因家庭瑣事發生矛盾。高某森提出離婚,此後兩人分居。9月底,劉暢母親在整理家中衣物時卻發現了大量藥品,其中包括7支未使用的激素類藥物地塞米松。

劉暢在家中找到大量藥物 圖據劉暢發布的文章

  劉暢聯想到此前牛奶中的異味、丈夫離婚的要求和自己離奇的“怪病”,她懷疑高某森想謀殺自己。

  據醫學專家介紹,劉暢的癥狀確實與服用激素類藥物後的不良反應相似。劉暢醫治出院半年後癥狀消失,而激素類藥物停用後不良反應也會消失。

  據了解,地塞米松磷酸鈉注射液雖是注射類藥物,口服會減弱藥性,但若長期大量服用,還是會產生不良反應:“可能效果沒有注射那麼明顯,但也會有一定的效果。”

  輸液系前妻要求,絕無“投毒”一說

  劉暢質疑前夫高某森的文章在平台曝出後,16日上午,微博網友@曝光君發出一份疑似為高某森回應該事件的聲明。中新網記者聯繫發文博主,諮詢聲明來源。博主稱,這份聲明是由“高某森”一位朋友代發給他,當事人表示不願曝光姓名。

  對於上述文章中,質疑高某森向妻子注射藥物的經過,這份聲明中解釋,2016年10月,劉暢因腰腿疼痛就診費縣人民醫院,並診斷為腰椎間盤突出症。當日回家後,劉暢為方便診療並節省治療費用,主動要求高某森在家為其輸液治療。

  同時,“高某森”解釋,劉暢出現視物模糊,是因其近視度數加深,經驗光配鏡後恢複正常。至於文中所說的“全身抽搐”,則是由其腰椎間盤突出,帶來腰腿疼痛所致。而出現皮膚皸裂的情況,聲明中也給出回應:系劉暢在山東省齊魯醫院治療糖尿病和多囊卵巢時,體重增加引起。

網曝高某森針對文章指控的回應 圖據微博

  此外,針對前妻對自己曾在水和牛奶裡投毒的質疑,聲明中表示:“二人始終和劉暢父母同住,喝的都是家中燒的自來水,牛奶是劉暢在超市買盒裝牛奶。兩人經常同喝一杯水、同飲一盒奶,不存在投毒一說。”

  在這份聲明中,高某森也對使用激素類藥物地塞米松的前後經過作出說明。聲明中解釋,2016年11月,在陪劉暢去縣醫院檢查時,高某森曾主動向醫生承認:因治療劉暢的腰椎間盤突出,確有使用過地塞米松。

  “高某森”補充:“隨後輾轉其他醫院,每處我都如實告知醫生患病史及用藥史”。

  至於在家中發現7支未使用的地塞米松藥品,聲明中回應稱:7支地塞米松共合計35毫克,於2016年11月最後一次購買放在家中。地塞米松使用範圍很廣,給前妻治療腰椎間盤突出和發熱時都用到了,高某森給家人治療過敏性皮膚病也用過,前妻體弱多病,這些藥是留在家中給前妻備用的。

網友曝出疑似高某森回應文章截圖

  費縣衛健局:

  反映問題真實性和可信性有待調查

  實際上,在劉暢近日發文之前,早在2017年9月,劉暢與母親在家中發現大量藥品(包括7支地塞米松)藥物後,便已向費縣鐘羅山派出所報案,但未有結果。

  同年10月,劉暢又將情況反映到費縣衛健局信訪科。劉暢在質疑文章中寫道,2018年4月份,費縣衛健局給出的答覆意見書顯示:

  高某森在其工作單位梁邱中心衛生院,自2016年3月15日至2017年10月31日,以患者身份購買了價值500餘元的藥品,並分八次買入地塞米松磷酸鈉注射液八十一支。

費縣公安局給劉暢的信訪答覆意見書。圖據新京報

  同時,這份答覆意見書還記載,對高某森未經護士長同意,違規拿取藥品的行為進行調查處理,並給出高某森7天停職反省、罰款500元的處理決定。

  而對劉暢所稱的高某森給她用藥導致患病一事,答覆意見書中寫到:“雙方各執一詞,我局無法對具體問題做出調查,澄清事實。”

  今年6月28日,劉暢再次向費縣衛健局信訪科遞交材料,要求立即吊銷高某森醫師資格證,停止其職務並接受處分。同時,也要對高某森當時所在醫院追究監管失責責任。但劉暢表示,至今仍未得到答覆。

  此外,據新京報報道,費縣衛健局就此事發出一份情況說明,並表示高某現仍在梁邱中心衛生院任職。

  根據這份情況說明,劉暢真名為張某,為縣婦幼保健院人事代理人員,與高某森於2015年10月結婚。2017年底,劉暢在高某森所在單位持凳追打高某森和高某森同事,影響工作秩序,男方所在單位向當地派出所報警。後高某森起訴離婚,2018年1月24日法院判決二人離婚。

  此外,情況說明中還表示,對張某(劉暢)的訴求,因受許可權限制,衛健局無法作深入調查,建議當事人通過法律途徑解決,並於2018年4月9日進行書面答覆。

18年接警處登記表 圖據劉暢發布的文章

  同時,該情況說明透露,當事人(劉暢)已到公安局報案,公安局也已受理此案,並委託有關專業機構進行鑒定。因劉暢反映的問題屬家庭糾紛,且時間跨度長達一年半,無法斷定高某森所取激素藥品用於劉暢的數量和時間。

  因此,在專業機構未出鑒定結果之前,也無法確定其身體患病與使用激素之間的關係,其反映問題的真實性和可信性有待進一步調查。

  就此事,中新網記者也於17日下午致電費縣鐘羅山派出所,一名工作人員回應:警方已對該案件進行受理,派出所也已多次傳訊兩名當事人。但因情況複雜,目前尚在核實中,因此對該事件尚未立案。

編輯:肖天
 
 

相關閱讀

 

 

高清圖片

圖片

圖解

排行

專題

  • 專題

    習近平出席G20大阪峰會

  • 專題

    國家主席習近平簽署發布特赦令

  • 專題

    “決戰脫貧攻堅·決勝全面小康”網路活動

  • 專題

    不忘初心 牢記使命

  • 專題

    壯麗70年·奮鬥新時代

 
關於我們 | 廣告服務 | 聯繫我們 | 本站地圖 | 投稿郵箱 | 著作權聲明 | 違法和不良資訊舉報電話:010-84151598 | 網路敲詐和有償刪帖舉報電話:010-84151598
Copyright © 2008-2018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掃碼關注



工人日報
客戶端
蘋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