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工網首頁時政評論國際軍事社會財經企業工會維權就業論壇博客理論人物網視圖畫體育汽車文化書畫教育娛樂旅遊綠色城建打工

中工新聞

神州

未成年人犯罪多發 專家:降低刑事責任年齡不能治本

2019-08-23 08:58:31 中國青年報

  家庭監護 法治教育 分級處置 輿論引導缺一不可

  找尋遏制未成年人犯罪治本良方

  近年來,“熊孩子”犯罪的話題多次走進公眾視野。未成年人犯罪到底是誰的責任?怎麼破解輿論高度關注的低齡未成年人犯罪難題?應不應該降低未成年人刑事責任年齡?

  “熊孩子”犯罪誰之過

  近年來,媒體多次報道未成年人犯罪案件,盜竊、搶劫、校園暴力,甚至強姦、殺人。

  為何會發生如此嚴重的暴力犯罪?未成年人犯罪背後到底有什麼原因?有研究機構做過一次抽樣調查,發現只有36.3%的未成年犯同親生父母長期生活在一起。

  在中國公安大學教授李玫瑾看來,每一個未成年人犯罪的背後,首先都是因為家庭教育的缺失。“解決不好孩子成長中的家庭教育問題,靠其他手段無法從根本上遏制未成年人犯罪。”

  “有的家庭是生而不養,有的家庭是養而不教,更多的是教育不當。”她說。

  各種網路違法、不良資訊泛濫,單親家庭的親情缺失、來自成人世界價值觀念的影響,都會讓一些未成年人產生心理問題和行為偏差,嚴重的則會導致犯罪。

  “未成年人犯罪不是孩子一個人的錯,社會和家庭帶來的問題不能全讓孩子承擔。”長期研究青少年犯罪心理的李玫瑾接觸過許多涉罪未成年人,深層次探究那些孩子的犯罪根源,幾乎都能找到家庭教育缺位的影子。

  “家庭教育這件事上,應該以立法的形式對父母提出要求。建議在法律修改時,明確如果沒有特殊理由,父母必須親自撫養孩子。如果有特殊原因不能監護,必須通過一定的形式明確替代監護人是誰。”她說。

  當孩子真的出現了問題,怎麼辦?

  “他的父母就應該被警告,現在必須要重視了,有條件的地方可以開辦家長學校,或者把他們集中到一個地方,看家庭教育的錄影等。”她解釋。

  李玫瑾認為,應該讓家長承擔孩子犯罪的民事連帶責任。“用民事的方式來促進解決父母對孩子根本不管的問題。”

  未成年人不可為所欲為

  “現在很多孩子不是不懂法,他們知道刑法關於刑事責任年齡的規定,但是理解上有重大偏差。社會上也有很多人認為,18歲才算成年人,才開始負刑事責任,低於此年齡,就可以不負責任、無罪釋放,這是非常錯誤的。”湖南省長沙中級人民法院家事少年庭副庭長易定君說。

  事實上,對於已滿十四周歲的未成年人,犯故意殺人、強姦、搶劫等重罪的,也一樣要負刑事責任。

  而對於那些罪責較輕的未成年人案件,司法機關也有著相應的處罰措施。比如送專門學校,實施收容教養、進行社區矯治等。“應該對青少年群體進行有效的法治教育。”易定君強調。

  事實上,司法機關、司法行政部門、教育部門、共青團、婦聯等經常對未成年人進行普法教育,比如在中小學設置法治副校長、開展“法治宣傳進校園”等。據了解,目前全國共有1.73萬名檢察官擔任中小學法治副校長,其中有3096名檢察長。2018年以來,全國檢察機關共到校園開展法治宣講5.16萬次,覆蓋5.7萬所學校、3803.48萬名師生。

  易定君認為,避免青少年極端惡劣案件發生,一個很關鍵的問題就是要讓青少年真正懂法遵法守法用法。這樣,他們才能夠更加自覺有效地約束自己的行為。

  降低刑事責任年齡不是治本之策

  是否可以降低刑事責任年齡,北京師範大學刑事法律研究院教授宋英輝認為,不能簡單地降低刑事責任年齡。“有人主張降到12周歲,那還有11歲、10歲怎麼辦?甚至年齡更小的孩子也有犯罪的。所以‘一降了之’不是解決未成年人犯罪問題的治本之策。”

  很多人覺得,生活水平提高和網路資訊發達導致少年兒童在生理上和心理上早熟,所以降低刑事責任年齡有其合理性。但宋英輝並不這麼認為。

  “科學研究證明,孩子的大腦發育和心理成熟程度,並沒有因為他們身體發育而提前,他們依然還不完全具備情緒控制和行為控制能力,所以大多數未成年人犯罪都屬於衝動型犯罪,這也是其身心發育不成熟的表現。”宋英輝說。

  還有人認為,國外一些國家的刑事責任年齡比我們國家低,我們也可以效仿。

  宋英輝說這是一種誤讀。

  據了解,1985年《聯合國少年司法最低限度的標準規則》及2004年國際刑法大會通過的《國內法和國際法下的未成年人刑事責任決議》,分別有少年負刑事責任年齡不應規定得太低、對少年犯的處罰應當儘可能減少監禁性處罰等規定。德國、俄羅斯、日本、韓國等國的刑事責任年齡下限均為14歲,與我國一致。美國刑事責任年齡相對較低,但這是建立在其擁有較為完備的少年法系及保護處分、教育矯正制度基礎上的,而且其對於未成年人權益的保護非常苛刻。

  “我們的現實情況是,缺少少年刑法。在執行階段,對於涉罪未成年人的管束矯治措施也不完善。”宋英輝說。

  在他看來,探索專業的心理幹預和行為矯治模式,包括附條件不起訴考察、在觀護機構進行幫教等才是正解。

  建立、完善未成年人犯罪分級處置機制

  怎樣處置涉罪未成年人才是科學的?上海市法學會未成年人法研究會副秘書長田相夏的答案是,要建立和完善未成年人犯罪的分級處置機制。

  對於社會上降低未成年人刑事責任年齡的聲音,他一直都在關注,但並不支援。

  “最近《治安管理處罰法(修訂草案)》把行政拘留的年齡從16周歲降到14周歲,應該說是‘變相完善’未成年人犯罪分級處置的舉措。”田相夏說。

  在他看來,《治安管理處罰法》的出發點在於懲罰並非教育,是針對違反治安管理行為的一種懲戒措施。而我國對未成年人的司法出發點在於“教育為主、懲罰為輔”,這和針對成年人的懲罰為主的出發點不同,由此導致的結果和效果也會不同。

  他認為,對涉罪未成年人犯罪,要建立制度化、體系化、規範化的教育矯治和懲戒制度。

  他告訴記者,首先要完善未成年人的訓誡措施。《預防未成年人犯罪法》第37條規定了訓誡制度,但實踐中如何具體開展缺乏可操作性,應該明確訓誡主體、條件、方式、程序等內容,為執行訓誡措施提供明確制度指引。

  還要發揮專門學校的功效。曆史上,專門學校在預防青少年犯罪方面發揮了重要作用。現在,專門學校應與時俱進,優化專門學校布局、規範入學程序、合理設置專門教育課程體系,更好為未成年人犯罪矯治工作提供支援。

  激活、細化收容教養舉措也很必要。《刑法》第17條規定了收容教養制度,但由於缺乏明確的執行細則和配套場所,導致收容教養在現實中很少實施。應該在《預防未成年人犯罪法》中明確規定收容教養的執行主體、執行對象、時間、場所、程序等,切實發揮其教育和懲戒功效。

  可以引入“惡意補足年齡”規則。有原則必有例外。《刑法》規定的刑事責任年齡起點是14周歲,對於14周歲以下實施了嚴重犯罪行為的未成年人,也應充分考慮例外情況,如引入“惡意補足年齡”規則,對他們給予必要的刑事處罰。

  “織好未成年人犯罪教育矯治的行政網和司法網,才能切實做到‘寬容而不縱容’。”田相夏說。

  輿論引導如何履行社會責任

  近年來,未成年人犯罪案件頻繁見諸報端,一些人認為未成年人犯罪現象越來越嚴重。事實真是如此嗎?

  “其實並不是。媒體報道的都是個案,並不代表未成年人犯罪的整體情況。”全國律師協會未成年人保護委員會副秘書長、安徽省律師協會未成年人保護委員會主任姚煒耀說。

  中國司法大數據研究院的數據表明,2009年至2017年,全國未成年人犯罪數量呈持續下降趨勢。其中,近5年犯罪人數下降幅度較大,平均降幅超過12%,2016年降幅達到18.47%。中國已成為世界上未成年人犯罪率較低的國家之一。

  在他看來,未成年人保護是全社會的共同責任,媒體尤其重要,應當以促進未成年人保護和預防犯罪為己任,引導公眾樹立未成年人保護的客觀視角,而非針對某一起或幾起極端案件進行放大、渲染或跟風報道,那些為博眼球而誇大其詞的報道更是與媒體的社會責任背道而馳。

  武漢12355青少年服務台負責人也持相同觀點。工作實踐中,他們發現,對未成年人犯罪的預防、矯治、幫扶,除了法律、心理方面的支援,媒體也很重要。因為媒體報道對社會輿論的導向效應非常明顯。涉及未成年人,不應該“炒熱點”“蹭流量”,應該盡量往理性方面引導。(記者陳鳳莉)

編輯:劉雲
 
 

相關閱讀

 

 

高清圖片

圖片

圖解

排行

專題

  • 專題

    聚焦第二個“中國醫師節”

  • 專題

    慶祝中國人民解放軍建軍92周年

  • 專題

    壯麗70年·奮鬥新時代

  • 專題

    不忘初心 牢記使命

  • 專題

    2019我和我的祖國一起走過

 
關於我們 | 廣告服務 | 聯繫我們 | 本站地圖 | 投稿郵箱 | 著作權聲明 | 違法和不良資訊舉報電話:010-84151598 | 網路敲詐和有償刪帖舉報電話:010-84151598
Copyright © 2008-2018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掃碼關注



工人日報
客戶端
蘋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