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時政國際工會維權財經人物網評就業理論視頻軍事圖庫民生體育汽車文化企業書畫教育娛樂社區旅行公益綠色

中工新聞

神州

山西堅決打贏汾河流域治理攻堅戰

2020-08-05 10:56:46 來源:光明網-《光明日報》

  原標題:為了一泓清水入黃河——山西堅決打贏汾河流域治理攻堅戰

  【在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指引下——新時代新作為新篇章】

  光明日報記者 楊玨

  黃河流經山西,滋潤著這方表裡山河。三晉大地也毫不吝惜,將自己最大的河流——汾河,源源不斷匯入中國的母親河——黃河。

  然而,如同孩子成長走彎路,山西在發展過程中也付出了沉重代價,曾經80%的河流遭受汙染,一度戴上汙染全國最重的黑帽子。

  母親河終究是母親河,看著自己犯錯的孩子,眼睛裡依舊充滿慈愛。她相信,這個淘氣的孩子正在慢慢長大,有一天會帶著一泓清水奔流而來。

  哭泣的汾河

  《山海經》載:“管涔之山,汾水出焉。西流注入河。”

  千萬年來,汾河靜靜流淌著,從忻州山野,流過太原盆地,流過晉中平原,流過臨汾峽穀,流過河東濕地,流進黃河母親的懷抱。

  在中國的版圖上,山西的形狀酷似一片樹葉,而汾河就是這片葉子上的莖脈,已經滲入到這片土地的最深處,滲入到當地人們的血脈之中,英雄才俊、文人墨客對汾河鐘愛有加。

  2000多年前,漢武帝劉徹乘樓船溯遊汾河,一曲《秋風辭》撥動了詠歎汾河的琴弦。悠揚的曲調由遠及近,我們聽到李白的“思歸若汾水,無日不悠悠”,聽到白居易的“別時暮雨洛橋岸,到日涼風汾水波”,聽到範仲淹的“千家灌禾稻,滿目江南田”,聽到傅山的“汾水新出峽,遠心為小欄”……

  曆史的車輪滾滾向前,聽著《人說山西好風光》長大的一代山西人,憑著勤勞與執著,使山西成為國家重要的能源基地。山西常以“點亮全國一半的燈,燒熱華北一半的炕”為榮,但是在多年“重結構”發展下,環境越來越“吃不消”,生態遭到極大破壞,汾河水質受到嚴重汙染。

  作為資源能源大省,山西省汾河流域長期以來形成以煤、焦、冶、電等能源原材料生產為主的經濟格局,結構性汙染矛盾十分突出。

  近年來汾河幹流水質優良斷面比例呈逐步上升趨勢,但面臨的形勢仍然嚴峻。在汾河河道徑流中,天然徑流佔比不足10%,城鎮、農村生活汙水和工業企業廢水佔比高達90%以上,汙染排放量大成為汾河水質改善不明顯的現實原因。

  與此同時,由於多年來煤炭資源的大規模開採對地下水資源的嚴重破壞,水資源供需矛盾日趨加劇。據研究測算,每采一噸煤會破壞2.48噸地下水,過度開採加劇了地下水位的下降。

  山西地處黃土高原,境內溝壑縱橫,全省水土流失中等以上的敏感地區達 6.02萬平方千米,全省76個縣地處國家級水土流失重點治理區。全省地下水超採區35個,超採區面積達10597.3平方千米。

  從北到南,一個個現代化的工業企業建立起來,汾河卻耗盡自己的全部,迅速衰老,“有河無水、有水皆汙”成為曾經的常態。以著名的晉祠難老泉乾涸斷流為標誌,從1995年起,汾河幹流部分河段連續12年斷流。

  廢水排河,乾涸斷流。汙染危機與缺水危機就像一個魔咒,籠罩在汾河頭上,也籠罩在山西頭上。

  治汾先治汙

  “一定要高度重視汾河的生態環境保護,讓這條山西的母親河水量豐起來、水質好起來、風光美起來。”2017年6月,習近平總書記考察山西時,對汾河治理與修複作出重要指示。

  像拯救生命一樣拯救汾河。山西以汾河流域水汙染治理為重點,統籌黃河流域山西段幹支流、左右岸、上下遊,按照“控汙、增濕、清淤、綠岸、調水”五策並舉的治水思路,強化減汙與增水並重,全流域、全方位、全系統綜合施治。

  流淌了千萬年的汾河,總會銘記一些驚心動魄的瞬間。此刻打響的一場場整治水汙染的戰役,必將隨著奔騰的河水流進人們的記憶之中。

  2018年9月,《以汾河為重點的“七河”流域生態保護與修複總體方案》,形成了汾河流域生態修複三管齊下、系統推進的治理格局,同時推動政府市場兩手發力。

  2018年12月8日,汾河生態治理修複工程啟動,力爭用五到十年的時間,使汾河水生態環境得到全面治理和修複。

  2019年5月12日,《山西省人民政府關于堅決打贏汾河流域治理攻堅戰的決定》正式施行,一場保護汾河的攻堅戰在三晉大地全面打響。

  《全面消除地表水國考劣Ⅴ類斷面總體方案》《汾河流域水汙染治理攻堅方案》《磁窯河水汙染掛牌督辦專項整治方案》,三個方案明確了消除山西省地表水國考劣Ⅴ類斷面的具體治理措施和重點工程任務,形成了“點線面”相結合的配套措施,繪就了全省水汙染治理的詳細“作戰圖”。

  一場被稱作“百日清零”的專項行動,從去年7月1日一開始就有雷霆萬鈞橫掃一切突出環境問題的氣勢。

  作為行動的一線指揮者,山西省生態環境廳黨組書記、廳長潘賢掌表示,這次專項行動的總目標可以概括為三句話:鐵腕治汙、重拳掃汙,集團作戰、斬草除根,全面清零,不留死角。

  面對哭泣的汾河,執法者衝鋒在前方,用全身心的投入,取得了輝煌的戰果。這場專項行動累計檢查汙染源近2.23萬個,督辦5363個問題,整改完成5294個問題,“清零率”達到98.71%;查處典型案件316件。

  水是發展的命脈。山西堅決向結構性汙染開刀,還水於河,以水定產。

  “十三五”以來,山西全省退出粗鋼產能655萬噸,關停淘汰焦炭產能2084萬噸,退出煤炭產能1586萬噸。全省在役燃煤機組全部完成超低排放改造,焦化等重點行業完成特別排放限值改造,完成清潔取暖改造353萬戶,“禁煤區”管控面積達到5108平方公裡。

  用不到3個月的時間,建成72座地表水跨界斷面水質自動監測站,實現全省跨縣界水質自動站全覆蓋,徹底釐清市縣治汙責任;強化入河排汙精準控制,拉網式排查汾河流域2039個入河排汙口,採取“查、測、溯、治”全面完成整治工作……

  隨著一場場攻堅戰的勝利,汾河治理終於迎來重要的階段性進展:今年1月至6月,汾河流域13個國考斷面全部退出劣Ⅴ類水質,累月及單月水質均創曆年同期最優。

  母親的微笑

  汾河治理,始於台駘。

  上古時期,洪水滔天,汾河泛濫,被授為玄冥師(負責治水的官吏)的台駘為平水患,劈山引水,疏通河川,終使汾河歸道,河流安瀾,也終使水患平息。

  古代治理汾河,在於治旱治澇;現代治理,在於治旱,在於治汙,更在於治理修複汾河生態。

  今年5月,時隔近三年再次來到山西的習近平總書記對汾河沿岸生態環境的改善給予充分肯定:“真是滄桑巨變!太原自古就有‘錦繡太原城,三面環山,一水中分’的美譽,如今錦繡太原的美景正在變為現實。”

  “一水中分,九水環繞”,是汾河流經太原市區的生動寫照。穿城而過的汾河以及源於東、西兩山的九條邊山支流,給地處內陸的太原,注入了靈氣和秀美。

  如果說汾河是三晉大地的一條項鏈,那麼汾河生態公園,就是這條項鏈串起的美麗珍珠。

  一川碧水清如許,兩岸錦繡入畫來。寧武汾河源頭,泉水噴湧,清澈的河水倒映著藍天;萬榮入黃口,夕陽西下,寬闊的水面波光粼粼。行走在713公裡的汾河兩岸,望得見山、看得見水,綠樹掩映、眾鳥啁啾,“站在那高處望上一望,你看那汾河的水呀,嘩啦啦啦流過我的小村旁”,歌曲《人說山西好風光》裡描述的山西好風光又回到眼前。

  山西還在生態最為脆弱的地方逐步構建起一道道綠色屏障,從2016年到今年5月,累計完成造林2182.76萬畝,向黃河的年輸沙量也由20世紀末的1.2億噸減少到目前的1700萬噸。

  “問渠那得清如許,為有源頭活水來”。正如山西省作家協會駐會副主席李駿虎所說,經過從源頭治理,全流域治理,汾河重現水草豐美、水質清澈,逐漸恢複黃河第二大支流的功能,把清淩淩的汾水注入黃河,讓黃河的泥沙減少,呈現出河清海晏的盛世美景。

  汾河的變化有目共睹,治理的腳步卻未停歇。今年4月,山西印發了《汾河流域生態景觀規劃(2020—2035年)》,明確汾河流域生態景觀規劃總投資870.5億元,其中汾河幹流總投資303.2億元,汾河支流總投資567.3億元。

  “要切實保護好、治理好汾河,再現古晉陽汾河晚渡的美景,讓一泓清水入黃河。”習近平總書記的囑託正在變為現實。

  “山銜落日千林紫,渡口歸來簇如蟻。中流軋軋櫓聲輕,沙際紛紛雁行起。”這是明代詩人張頤描繪汾河晚渡的經典畫面。如今,汾河百公裡中遊示範區建設如火如荼,太原祥雲橋至汾河二壩26公裡河道將實現遊船通行,夕陽斜掛,餘暉盡染,船隻穿梭,槳櫓作響,驚起片片飛雁的“汾河晚渡”將再現龍城。

  看著孩子們一步步改變自己,換回曾經的碧波蕩漾,承載著一泓清水流入自己的懷抱,母親河終於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光明日報》( 2020年08月05日 01版)

編輯:高沖

高清圖片

圖片

圖解

專題

  • 專題

    紀念中國人民抗日戰爭勝利暨世界反法西斯戰爭勝利75周年

  • 專題

    聚焦“天問一號”探測器火星之旅

  • 專題

    “決戰脫貧攻堅看西部”網路主題活動

  • 專題

    走向我們的小康生活

  • 專題

    決戰脫貧攻堅

關於我們 | 廣告服務 | 著作權聲明 | 違法和不良資訊舉報電話:010-84151598 | 網路敲詐和有償刪帖舉報電話:010-84151598
Copyright © 2008-2020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掃碼關注




中工網抖音


工人日報
客戶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