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工新聞

圖片

只爭朝夕,不負韶華——脫貧攻堅一線的身影

2020-05-19 17:13:51  來源:新華網

  拼版照片上圖:在森布日極高海拔地區生態搬遷安置點,格多(右)和妻子洛巴在展示自家打的酥油茶;下圖:在森布日極高海拔地區生態搬遷安置點,格多(後左)和妻子洛巴及大兒子紮西尼瑪(前右)、小兒子普巴多傑在帳篷茶館前合影(照片均攝於4月15日)。 格多的老家在西藏那曲市安多縣色務鄉,一個藏北偏遠的牧區。2019年底,政府對平均海拔4500米以上的那曲市安多縣、雙湖縣進行極高海拔地區生態搬遷。和格多一家一樣,安多縣、雙湖縣搬遷下來的4000餘名群眾完成了人生的遷徙,開啟了更加美好的生活。 黨的十八大以來,我們堅持以人民為中心的發展思想,明確了到2020年我國現行標準下農村貧困人口實現脫貧、貧困縣全部摘帽、解決區域性整體貧困的目標任務。目前看,脫貧進度符合預期,成就舉世矚目。這些成績的取得,凝聚了全黨全國各族人民智慧和心血,是廣大幹部群眾紮紮實實幹出來的。 脫貧摘帽不是終點,而是新生活、新奮鬥的起點。 新華社記者 詹彥 攝

  拼版照片上圖:在錫尼河鎮的出租房外,米格木爾(前)和女兒南吉樂瑪一起玩耍;下圖:在錫尼河鎮的出租房內,米格木爾在進行皮雕,女兒南吉樂瑪在溫習功課(照片均攝於4月15日)。 2016年,家住內蒙古鄂溫克族自治旗錫尼河鎮孟根礎魯嘎查的米格木爾因為缺失勞動能力成了建檔立卡貧困戶。獨自撫養女兒的他為了女兒上學離開了牧區來到鎮上租房陪讀,生活的壓力讓米格木爾犯了難。2018年春天,他通過當地民族文化產業創業園舉辦的皮雕手藝培訓,讓他居家賺錢、陪讀兩不誤,逐步實現穩定脫貧。 2020年4月,我國第一個成立的少數民族自治區——內蒙古自治區宣告全面脫貧“摘帽”。 黨的十八大以來,我們堅持以人民為中心的發展思想,明確了到2020年我國現行標準下農村貧困人口實現脫貧、貧困縣全部摘帽、解決區域性整體貧困的目標任務。目前看,脫貧進度符合預期,成就舉世矚目。這些成績的取得,凝聚了全黨全國各族人民智慧和心血,是廣大幹部群眾紮紮實實幹出來的。 脫貧摘帽不是終點,而是新生活、新奮鬥的起點。 新華社記者 劉磊 攝

  拼版照片上圖:劉峻瀟(左)在村民家中幫忙生火做飯;下圖:劉峻瀟(右)與涼風村村民羅建清在田間地頭交流(照片均攝於2017年6月13日)。劉峻瀟,畢業於重慶理工大學,時任城口縣周溪鄉涼風村的扶貧志願者。 秦巴山區是我國14個集中連片特困地區之一,秦巴山南麓的重慶市城口縣自然條件惡劣,深度貧困人口佔比高,脫貧攻堅難度大。2012年以來,包括大學生村官、選派生、特崗教師、公務員、事業單位人員在內的年輕幹部源源不斷地來到這裡,奮戰在脫貧攻堅第一線。 黨的十八大以來,我們堅持以人民為中心的發展思想,明確了到2020年我國現行標準下農村貧困人口實現脫貧、貧困縣全部摘帽、解決區域性整體貧困的目標任務。目前看,脫貧進度符合預期,成就舉世矚目。這些成績的取得,凝聚了全黨全國各族人民智慧和心血,是廣大幹部群眾紮紮實實幹出來的。 脫貧摘帽不是終點,而是新生活、新奮鬥的起點。 新華社記者 唐奕 攝

  拼版照片上圖:鬱伍林和魯冰花在客棧院子裡彈唱歌舞(2017年5月27日攝);下圖:鬱伍林和魯冰花為客人準備晚餐(2017年5月26日攝)。 雲南省怒江傈僳族自治州福貢縣匹河怒族鄉老姆登村的鬱伍林和妻子魯冰花,是該村開辦農家樂和客棧的致富帶頭人。夫妻倆還建立了茶葉品牌,幫助老姆登村怒族群眾把種植的生態茶葉銷往國內外。在他們的引導和帶動下,山寨的父老鄉親通過經營農家樂客棧和種植茶葉逐步脫貧致富,日子越過越紅火。 黨的十八大以來,我們堅持以人民為中心的發展思想,明確了到2020年我國現行標準下農村貧困人口實現脫貧、貧困縣全部摘帽、解決區域性整體貧困的目標任務。目前看,脫貧進度符合預期,成就舉世矚目。這些成績的取得,凝聚了全黨全國各族人民智慧和心血,是廣大幹部群眾紮紮實實幹出來的。 脫貧摘帽不是終點,而是新生活、新奮鬥的起點。 新華社記者 楊宗友 攝

  拼版照片上圖:婚禮開始前,吳春霞(左)為施六金佩戴胸花(2018年9月24日攝);下圖:施六金在十八洞村新建的山泉水廠裡工作(2018年2月3日攝)。 地處武陵山腹地的湖南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花垣縣十八洞村曾深陷貧困。2013年,村裡225戶中有136戶是貧困戶,40歲以上的“光棍兒”有30多人。2014年以來,十八洞村逐漸蛻變。2016年初,結束外出打工的施六金返鄉辦起“苗家樂”。2017年,村裡的十八洞村山泉水廠正式建成投產,他受聘成為廠裡的技術工人,每月都有固定工資。隨著日子越過越好,許多像施六金這樣摘了窮帽的大齡“光棍兒”收穫了愛情,實現了安居樂業,事業愛情雙豐收。 黨的十八大以來,我們堅持以人民為中心的發展思想,明確了到2020年我國現行標準下農村貧困人口實現脫貧、貧困縣全部摘帽、解決區域性整體貧困的目標任務。目前看,脫貧進度符合預期,成就舉世矚目。這些成績的取得,凝聚了全黨全國各族人民智慧和心血,是廣大幹部群眾紮紮實實幹出來的。 脫貧摘帽不是終點,而是新生活、新奮鬥的起點。 新華社記者 李尕 攝

  拼版照片上圖:都熱·加爾曼牽著馱有搬遷行李的駱駝走在喀喇昆崙山中(2018年11月17日攝);在塔什庫爾幹塔吉克自治縣塔提庫力易地扶貧搬遷安置點的衛星工廠,都熱·加爾曼在參觀由村民編製的手工藝品,他計劃讓妻子來這裡上班(2018年11月18日攝)。 2018年以來,新疆塔什庫爾幹塔吉克自治縣對居住在艱苦偏遠山區、生產生活資料匱乏、難以實現就地脫貧的358戶貧困戶,陸續實施易地扶貧搬遷,搬遷至距縣城約25公裡的塔提庫力易地扶貧搬遷安置點。安置點還開發了耕地、草場,建有衛星工廠,確保像都熱一樣的貧困戶能穩步增收脫貧。 黨的十八大以來,我們堅持以人民為中心的發展思想,明確了到2020年我國現行標準下農村貧困人口實現脫貧、貧困縣全部摘帽、解決區域性整體貧困的目標任務。目前看,脫貧進度符合預期,成就舉世矚目。這些成績的取得,凝聚了全黨全國各族人民智慧和心血,是廣大幹部群眾紮紮實實幹出來的。 脫貧摘帽不是終點,而是新生活、新奮鬥的起點。 新華社記者 胡虎虎 攝

  拼版照片左上圖:石阡縣楓香鄉黃金山村第一書記樊正敏(2018年8月28日攝);左下圖:石阡縣坪山鄉大坪村監委會主任左豔(2018年8月29日攝);右上圖:石阡縣五德鎮桃子園村第一書記遊龍(2018年8月28日攝);右下圖:石阡縣中壩街道大灣村黨支部副書記羅忠俊(2018年8月28日攝)。 在廣袤的雲貴高原上,數萬名80後、90後年輕扶貧幹部一頭紮進大山深處的貧困山村,成為當地脫貧攻堅的領路人、貧困群眾的“主心骨”,與農村結下了不解之緣。 2019年5月,石阡縣經批准退出貧困縣序列。為了鞏固脫貧攻堅成果,當地力度不減、政策不變,在駐村幫扶幹部的配置上繼續選優配強。 黨的十八大以來,我們堅持以人民為中心的發展思想,明確了到2020年我國現行標準下農村貧困人口實現脫貧、貧困縣全部摘帽、解決區域性整體貧困的目標任務。目前看,脫貧進度符合預期,成就舉世矚目。這些成績的取得,凝聚了全黨全國各族人民智慧和心血,是廣大幹部群眾紮紮實實幹出來的。 脫貧摘帽不是終點,而是新生活、新奮鬥的起點。 新華社記者 楊文斌 攝

  拼版照片上圖:吳賢豔(左)與村裡的大一女生梁瓊英在直播推介加榜梯田風光(4月19日攝);下圖:吳賢豔(左一)夜訪貧困戶(4月18日攝)。 從江縣是貴州省深度貧困縣之一。1994年出生的從江縣侗族女孩吳賢豔在2017年大學畢業後回到月亮山區。2019年3月,她成為從江縣加榜鄉加車村脫貧攻堅指揮所的一名網格員。吳賢豔和其他駐村幹部不僅會主動幫助缺少勞動力的農戶,還利用閑暇時間通過網路平台,向山外推介美麗的加榜梯田和苗寨風光,吸引更多的遊客來旅遊,為村民們脫貧增收出謀劃策。 黨的十八大以來,我們堅持以人民為中心的發展思想,明確了到2020年我國現行標準下農村貧困人口實現脫貧、貧困縣全部摘帽、解決區域性整體貧困的目標任務。目前看,脫貧進度符合預期,成就舉世矚目。這些成績的取得,凝聚了全黨全國各族人民智慧和心血,是廣大幹部群眾紮紮實實幹出來的。 脫貧摘帽不是終點,而是新生活、新奮鬥的起點。 新華社記者 楊文斌 攝

  拼版照片上圖:扶貧幹部鐘珍妮在東起鄉紅日村工作; 下圖:廣西融安縣東起鄉28歲的扶貧幹部鐘珍妮(照片均攝於2019年10月22日)。2016年,鐘珍妮從縣城來到東起鄉工作,愛人在縣城工作。兩人結婚已近一年,計劃全縣實現脫貧摘帽後再生小孩。 廣西融安縣地處滇桂黔石漠化片區,自然環境惡劣,部分農村出現老齡化和空心化現象,脫貧攻堅任務艱巨。近年來,隨著脫貧攻堅工作的推進,在融安縣脫貧攻堅一線,朝氣蓬勃的90後年輕人用青春和汗水,為貧困山區注入了新的活力。2020年5月9日,融安縣等21個縣(市、區)獲自治區人民政府批准退出貧困縣序列。 黨的十八大以來,我們堅持以人民為中心的發展思想,明確了到2020年我國現行標準下農村貧困人口實現脫貧、貧困縣全部摘帽、解決區域性整體貧困的目標任務。目前看,脫貧進度符合預期,成就舉世矚目。這些成績的取得,凝聚了全黨全國各族人民智慧和心血,是廣大幹部群眾紮紮實實幹出來的。 脫貧摘帽不是終點,而是新生活、新奮鬥的起點。 新華社記者 黃孝邦 攝

  拼版照片上圖:在四川省涼山彝族自治州美姑縣瓦古鄉,彭楊在削馬鈴薯皮,準備製作馬鈴薯手工皂(3月10日,新華社記者吳光於攝);下圖:在瓦古鄉,15歲的沙馬也曲(右)和她的媽媽拿到了彭楊製作的馬鈴薯手工皂(3月10日,新華社記者薛晨攝)。 四川省涼山彝族自治州美姑縣瓦古鄉扶貧幹部彭楊所在的古覺村距鄉政府20公裡,是美姑縣80個尚未脫貧村之一。他深知養成好的生活習慣,對當地脫貧至關重要,所以他不僅督促老百姓疊被子、整理房間,幫當地的孩子們洗頭、洗澡,還在疫情期間自製馬鈴薯手工皂分發給村民。 彭楊說,疫情後準備發動留守婦女生產手工皂,計劃在1年內建成一個吸納瓦古鄉4個村村民的手工皂合作社。 黨的十八大以來,我們堅持以人民為中心的發展思想,明確了到2020年我國現行標準下農村貧困人口實現脫貧、貧困縣全部摘帽、解決區域性整體貧困的目標任務。目前看,脫貧進度符合預期,成就舉世矚目。這些成績的取得,凝聚了全黨全國各族人民智慧和心血,是廣大幹部群眾紮紮實實幹出來的。 脫貧摘帽不是終點,而是新生活、新奮鬥的起點。 新華社發

編輯:劉雲

高清圖片

關於我們 | 著作權聲明 | 違法和不良資訊舉報電話:010-84151598 | 網路敲詐和有償刪帖舉報電話:010-84151598
Copyright © 2008-2020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掃碼關注




中工網抖音


工人日報
客戶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