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政 - 中工網
 

當前位置:中工網時政頻道地方新聞-正文
42年前,重慶人肩挑背扛出全國第一座試驗性斜張橋
http://www.workercn.cn2017-11-15來源: 重慶晚報
分享到: 更多

  朱厚權站在河邊說起斜張橋滿眼回憶

  百年黃葛樹掩映著老街

  張先生娶媳婦要過斜張橋這張合影保存至今

  斜張橋資料圖

  斜張橋資料圖

  斜張橋資料圖

  一汪河水下不僅有斜張橋與雲安老街,還有千年的鹽文化。

  11月12日,雲陽縣雲安鎮,陽光透過老樹的枝丫灑在古道和老房上。鎮上大院壩居委一組留下的居民不多了,吳朝鳳家是其中一戶。

  60歲的她,悠閑地坐在家門前,在長凳上蹺著二郎腿,迎著陽光縫鞋墊。手酸了,停一停,不時抬頭望向家門前的河畔,那是長江支流湯溪河。

  許多人都知道重慶是橋都,卻不一定知道我國第一座試驗性斜張橋,就建在湯溪河上。

  “你們問斜張橋在哪裡?十幾年前就沒了喲。”吳朝鳳一邊回應重慶晚報記者的詢問,一邊把手指向原先大橋所在的位置。此時的河面靜靜的,沒有一點波瀾。

  “湯溪河大橋,我們本地人這樣喊它。它在的時候,鎮上那是熱鬧得很。”吳朝鳳無限懷念地說。

  “這麼多人在這裡工作和生活,靠三四艘渡輪,能滿足嗎”

  為重慶晚報記者帶路的,是63歲的朱厚權,箭樓居委黨支部書記,土生土長雲安人。

  一說起斜張橋,他就開啟了話匣子:“雲安鎮四面環山,一條河從鎮中穿過,把鎮分為南岸和北岸。這裡曾是聞名遐邇的鹽都,湧流著古老的鹽泉。上世紀70年代,河的北邊有3所學校,雲安中學、滴翠中學、雲安二小;河的南邊有兩個工廠,雲安桐油化工廠和雲陽最有名的製鹽廠。”朱厚權站在河邊說,當年雲安居住人口最多時,有17000人左右。

  “你們想想看,這麼多人在這裡工作和生活,靠三四艘渡輪,能滿足嗎?”朱厚權記憶中,學生上學放學要過河,鹽廠工人上下班要過河,運送鹽水也要過河…….尤其夏秋季漲水時,渡船要停運一段時間,耽誤學生上學,耽誤工廠生產。最讓人擔心的,還是岸邊等船的男女老少,往往紮堆擠在一起,稍不小心就要落水。

  生活需要,生產需要,成了修橋的理由。

  “每家按人頭算,每人需要背150公斤石頭和150公斤沙”

  “那個年代,聽說要修橋,家家戶戶都擁護。”1974年修橋那年,朱厚權還在距離雲安十餘裡的地方下鄉,正是青年時期,滿身力氣。家人託人給他帶話,“趕緊回來修橋”,朱厚權二話沒說請了假就往家裡趕。

  “那時候我還在讀初中,老師一點名,我背起書包就回去幫忙。”吳朝鳳笑著說,自己當年也是修橋一份子。

  整個修橋過程中,除了修橋專家和技術工人的功勞,當地老百姓也眾志成城,撐起這座橋的半邊天。

  老百姓都幹了些啥?朱厚權提高嗓門大聲說:“負責背石材和挑沙噻!每家按人頭算,每人需要背150公斤石頭和150公斤沙,體力好的年輕人,自告奮勇背得更多。”

  “這橋的質量沒話說,老百姓背的石材和沙,那是技術人員嚴格篩選出來的,亂撿背來的還不得行。”朱厚權記得很清楚,背回來的鵝卵石,每個雞蛋大小;河沙先用篩子篩,顆粒大小跟白糖一樣,洗得乾乾淨淨,用手隨便抓一把都不帶泥。

  投資24.6萬元,長153米,高25米,行車道淨寬3.1米

  這到底是怎樣一座試驗橋?重慶晚報記者在雲陽縣尋訪多個部門和單位,希望聯繫上當時修橋的專家,或找到一些關於斜張橋的具體資料,還原這座橋的更多樣子。不過遺憾的是,最後只在雲安鎮志上查到有關記載。

  1971年12月,當時的雲安鎮政府向雲陽縣政府提出,在湯溪河上建一座簡易鐵索橋。不過,由於河的北邊有3所學校,學生集中過橋,橋面晃動大,不安全;鹽廠有一口生產用井在河的南邊,橋上需要建輸鹽水管道。於是,又把鐵索橋的計劃改成勁梁式弔橋,可一次安全通過500人,還可載重650公斤架車和安裝輸鹽水鋼管。最後,方案得到縣政府同意。

  交通部科學院當時負責對橋進行設計。經過反覆研究、比較,決定採用新工藝、新技術,建一座全國還沒有建過的鋼筋混凝土斜張橋。1973年,交通部科學院重慶分院、四川省設計院分別抽調10名設計人員,組成雲安斜張橋設計試驗小組,對大橋進行試驗設計。

  1975年3月1日,全長153米,高25米,行車道淨寬3.1米,兩邊路沿石各寬0.3米的雲安斜張橋正式竣工。一組數據,顯示了當時各方如何攜力修橋:工程總投資24.6萬元,其中鹽廠出資4萬元,國家補助15.6萬元,72個單位支援設備和物資摺合現金5萬元。共耗用鋼材40.3噸,水泥194噸,木材100立方米,澆築混凝土336.5立方米……

  這座橋在當年獲得國家科學技術成果四等獎,在我國橋樑建築史上留下重要一筆。

  “商鋪林立,繁華程度絲毫不亞於當時主城的磁器口”

  建橋後的雲安鎮,在此後20年間,製鹽工人增加到1000多人,大量移民遷到雲安從商和就業。

  上世紀70年代滴翠中學語文教研組組長、今年76歲的三峽文化研究者胡亞星,告訴了重慶晚報記者更多資訊。

  “雲安的經濟繁榮,在這個時期達到了鼎盛狀態。”胡亞星研究發現,一座橋,帶動出當地一系列服務產業,有的來此開旅店,專門服務流動客人;有的組建駝馬隊,走橋拉鹽;有的當上鹽廠業主,有的來做鹽批發商;有的開照相館、開糧油店等。

  “商鋪林立,形成地域特徵明顯的街道,繁華程度絲毫不亞於主城當時的磁器口。”胡亞星說,雲安在這個時期富甲一方,老百姓稱這裡為“銀窩子”。一首民謠傳播甚廣:女娃子,快快長,長大嫁到雲安場。

  “橋修好後,師資和生源就吸引過來了,河的北邊兩所中學,每年級至少6個班,越來越多老師願意來這裡任教。”胡亞星說,有了交通基礎,當地人的意識隨之發生變化,重視文化的程度也隨之加深。

  修舊如舊維護老建築,結合文化和曆史挖掘旅遊資源

  2006年10月17日,三峽工程三期清庫時,這座橋被拆除,成為當地人永恒的記憶。至今,當地一些人的家裡,還有當年大橋通車時發的紀念搪瓷水杯。

  “大橋建成那天,我才10歲,和3個小夥伴跑了15公裡路,一身打濕完了,才趕上剪綵儀式,驕傲!”雲陽縣大陽鎮大陽小學副校長李德明說,少年時期為了求學,他每周背米去學校交給夥食團,就連寢室睡覺的涼板,都是從這座橋上背過去的。

  今年30歲的晏瑞,曾在雲安二小讀書,學校在家對岸,當時每天上學放學必經這座橋。“小時候玩具少,經常在垃圾堆撿一些鐵塊、銅塊當玩具,傻乎乎往書包裡塞。一次放學回家過橋,走不動了,把書包甩在橋上,我媽問書包裡裝了啥,咋個那麼重?開啟一看,全是廢棄銅鐵,我媽哭笑不得。”晏瑞每每想起這事都覺得好笑。

  如今,雲安鎮有大院壩、山樹林、箭樓、演繹台4個居委,人在戶在的居民僅百來人,戶在人不在的也只有4000來人。當年近兩萬人的古鎮,如今寂靜了許多。

  不過,重慶晚報記者在走訪中,還能找到百年老樹、石板老街、古鹽道,以及些許民清建築。保存最完整的郭家大院,還屹立在鎮上——雖然已是樹影斑駁,落葉繽紛,台階上布滿青苔。

  一座橋,連接著過去、現在和將來。雲安鎮政府向重慶晚報記者透露了一個消息,接下來將修舊如舊,儘力維護這些老建築,結合鎮上的千年文化和斜張橋曆史,深入挖掘雲安旅遊資源,把更多回憶拾掇起,傳承下去。(重慶晚報首席記者 李琅 記者 吳娟 李野 攝影報道)

[保存]     [全文瀏覽]     [ ]     [列印]     [關閉]     [我要留言]     [推薦朋友]     [返回首頁]
  • 山清水秀猴子樂
詳細內容_頁尾
掃碼關注



工人日報
客戶端
蘋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