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政 - 中工網
 

當前位置:中工網時政頻道地方新聞-正文
杭州網約車新政一年間:駕駛員的准入條件放寬
http://www.workercn.cn2017-11-15來源: 錢江晚報
分享到: 更多

  從去年11月起試行一年後,杭州網約車新政修訂版在上個月底進行了網上聽證。和試行稿相比,修訂版最大的看點應該是“放寬”:駕駛員的准入條件放寬、對網約車的運營要求適當放寬……

  為什麼會有這種改變?新政一年中,網約車市場在悄然發生哪些變化 ?經常打車的乘客、開網約車的司機、網約車平台,以及那些由此被帶動起來的行業,他們都經曆了什麼?

  新華社 資料照片

  乘客和司機:車難打,單難接

  先來回答一個比較直觀的問題:作為乘客,你覺得這一年來,打車是容易還難了?作為司機,你覺得這一年來,生意好做嗎?家住賣魚橋,在武林廣場附近上班的林婕,因為沒有車,經常會打滴滴,她的感覺是車沒以前好打,“特別是早晚高峰,很多時候,等上十多分鐘也沒人接單,即使加錢也沒用。”

  林婕覺得車不好打了,但錢報記者在採訪中接觸到的所有網約車司機幾乎都說,單沒以前好接。

  “我們在地圖上看到的是,密密麻麻,周邊好多車,都等著接單。”開了兩年網約車的楊師傅說,早晚高峰單子還稍微多一些,平時真的慘淡,有時,等一個小時才派一個單子,還是個起步價。

  杭州市場上目前到底有多少網約車呢?杭州運管部門給出的數據是,截至目前,滴滴、曹操專車等6家網約車平台獲得經營許可證,7000多輛車取得網約車運輸證,取得網約車從業資格證的駕駛員有1萬多人。

  網約車平台:司機難招

  對於拿到經營許可證的網約車平台來說,一年前出台的新政無疑是件利好的事。“一個最直觀的表現是,訂單量有明顯的增長。”神州優車杭州區負責運營的林經理說。

  一個數據是,今年3月份,在新政過渡期滿的第一天下午,神州優車的乘客需求量增加了38%。

  有同樣感受的還包括首汽約車,其負責人表示,新政實施促進了首汽約車在杭州的發展。這一年來,首汽約車的每日單量在穩步增長,目前他們在杭州有3000餘輛運營車輛,和去年相比增加了43%。

  當然,新政帶來的並不全是利好,一年下來,神州優車也有困擾。林經理說,因為是運營性質,違章查得更嚴,雖然公司一直緊抓對司機交通安全法製法規方面的培訓,但常在路上跑,難免會出現違章,不少司機由於違章壓力,不得不離開。

  一方面司機的流失率在增加,另一邊司機卻越來越難招。

  新政對網約車司機有戶籍或居住證方面的要求。“但出來開網約車的還是以外地人為主,本地人很少,畢竟這個工作辛苦。所以我們的選擇面窄了很多。”

  汽車租賃公司:開始退出

  除了網約車平台,因為新政而改變的還有徐帆這樣的汽車租賃公司老闆。因為試行辦法對車型車牌的限制,有人開始做起了網約車租賃的生意。

  徐帆在去年七八月份成立了一家汽車租賃公司,公司裡有200多輛電動汽車,全部都作為網約車出租。

  “那段時間網約車生意很好做嘛,不少上班族,沒車的,就租車,下班後開滴滴。我們的車都租出去在外面跑。滴滴獎勵高的時候,有些老司機,靠刷單一個月就能刷上萬元。”讓徐帆沒想到的是,杭州網約車新政出來後,車輛更緊俏了,“因為一些人的車型不符合了。情況最好的時候,我們這裡一個月能有七八十個司機來租車。”

  去年11月份前後,徐帆的車行,每輛車的租金基本在3000元左右。“那個時候,有些人就趁下班時間,跑個兩三小時,也能掙三四千。”

  除了開網約車本身有高回報,徐帆用來招攬顧客的手段之一,就是他聲稱自己和很多網約車平台有合作,租了他們的車,平台會在派單上有傾斜。“有些網約車平台找我們合作,每輛車給提成。這些網約車平台合作的車行很多,不止我們一家。”

  但是到了今年七八月份,徐帆所在的車行開始慢慢退出網約車租賃領域,到現在為止,他這裡只剩下二三十輛車還在跑網約車業務。“租賃市場已經飽和了,太多人進來,車太多,另外,新政策對司機有要求,比如駕齡三年以上等,有些想開的人也開不了。再加上滴滴對司機的獎勵也少了,生意不太好做。”

  出租車行業:一次“過山車”

  徐帆的描述,換一句話說,就是市場在悄悄洗牌。那些玩票的、趁利好分一杯羹的人開始退出。“從今年三四月份開始吧,來兼職租車開的基本沒有了,剩下的都是專職開的,就是把這當作一份工作來做的,大多都是三四十歲,有家庭和生活壓力,小年輕很少。”徐帆說。

  “我們群裡上百個司機,三分之二都是專門開滴滴的。”只在下班和周末出來跑車的小黃說,這樣的司機收入高,但辛苦,每天開車最起碼12個小時,每周也就休息一天,“比出租車司機還苦。”

  去年才開始開滴滴的吳師傅覺得這也和平台的獎勵政策有關,“以前一天接10單就有獎勵,現在獎勵下降了不說,單數也提高到20單,還分早晚高峰,那些靠下班時間開開的人,根本拿不到獎勵的,開著就沒花頭了。”

  開了20年出租的的哥王陵覺得,受到網約車的衝擊,生意越來越不好做。他認為二者根本不在同一條起跑線上。

  “傳統出租車需要運營權證,要參加年檢,有經營年限,還有服務質量考核,而現在不少網約車,根本就不符合新政標準的,還在跑。”

  的確,對於出租車行業來說,新政帶來的是一種“過山車”一樣的感覺。杭州出租汽車集團的一組數據顯示,新政過渡期結束後,僅今年上半年,集團每個月就有四五十輛出租車被承包,而到了下半年,這個數字迅速下滑一半。

  車太多,生意不好做,這是出租車司機和網約車司機的共識。杭州出租汽車集團的相關人士表示,希望控制網約車數量,“再這樣增長下去,大家都沒錢賺。”

  每天開車最起碼12個小時,每周也就休息一天,比出租車司機還苦。

[保存]     [全文瀏覽]     [ ]     [列印]     [關閉]     [我要留言]     [推薦朋友]     [返回首頁]
  • 山清水秀猴子樂
詳細內容_頁尾
掃碼關注



工人日報
客戶端
蘋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