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政 - 中工網
 

當前位置:中工網時政頻道政策解讀-正文
寧夏萬元GDP用水量3年下降近三成 一個缺水省份的節水經
http://www.workercn.cn2018-01-13來源: 人民日報
分享到: 更多

寧夏萬元GDP用水量3年下降近三成

一個缺水省份的節水經(政策解讀·聚焦水權改革(下))

  2017年11月,寧夏水權試點成為全國首個通過驗收的試點。開展水權改革3年來,寧夏試點的主要內容是水資源確權登記,即按照區域用水總量控制指標,開展引黃灌區農業用水以及當地地表水、地下水等的用水指標分解;在用水指標分解的基礎上探索採取多種形式確權登記。

  短短3年時間,這個人均水資源量不足全國平均水平1/2的省份,用水資源剛性約束倒逼產業轉型,顯著提升了用水效率,萬元GDP用水量下降28.7%,用水總量減少7.2億立方米。這一切,是怎樣做到的?記者日前進行了調查。

  率先實施水權轉換制度,市場之手平衡用水需求

  事實上,在水上做文章,寧夏已經做了整整14年。

  2003年,寧夏便在全國率先實施了水權轉換制度,以市場之手協調區內水資源的合理使用,走出工業投資—農業節水—有償使用—轉換水權的水資源配置新路子。

  2005年,寧夏將國務院“黃河水八七分水方案”確定的40億立方米可耗用黃河水量指標分解到5個地級市,隨後進一步將用水總量控制、用水效率控制、水功能區納汙限制能力“3條紅線”控制指標分配到市縣,在引黃灌區形成了區市縣三級初始水權控制體系、最嚴格水資源管理控制指標體系和農民用水協會相結合的管理模式。

  “通過水權轉換得到用水指標,實際上是在農業節水中等量置換出用水指標,不僅解決了企業的燃眉之急,而且使投資節水與轉換水權相結合,用市場之手進行節水激勵。”寧夏水文水資源勘測局副局長司建寧說,這一模式實踐多年,為水權改革試點奠定了基礎。

  自2014年開展水權試點以來,寧夏開始實行最嚴格的水資源管理制度。通過發放取水許可證、水權證的形式,進一步細化分解到工業和服務業企業、鄉鎮、農民用水協會和農業用水戶,在區域用水總量控制指標與取水戶之間形成了基本閉合的管理體系。3年來,試點目標順利完成,農業確權水量為45.64億立方米,共發放水資源使用權證353本,工業確權水量1.27億立方米,水權交易試點累計交易水量1500多萬立方米。

  定量控制每條水渠,基層自我規劃用水指標

  “以前沒有具體定額,村民用水缺少節約意識,水權確權實行以後,每個水渠都有定量控制,曾經的大水漫灌成為曆史。”賀蘭縣新民村農民用水協會會長張清對這種農業用水方式的變化深有體會:過去向政府伸手要水,現在確權之後自我約束、自我規劃用水指標,科學集約開展生產。此外,節餘出的水再投入市場交易,也能促農增收。

  賀蘭縣水務局副局長吳建軍介紹,水權指標和最大引黃水量目前在賀蘭縣已經全部細化分解到每一條支渠。為生態引水留足一定水權後,全縣水權指標全部進行分配,將來的水權還要細化到每家每戶,這個過程需要綜合考量各項指標。

  “水權確權根據工業、農業等類別有不同的確權方式。在農業生產中,也會按照不同灌溉條件採取不同確權方式。比如,在引黃自流灌區收集統計近5年各直開口實際用水量,在此基礎上結合近年種植結構、用水定額等進行平衡確定。”司建寧介紹。

  水權確權之後,如果出現節餘或缺水,該怎麼做?2017年3月,寧夏通威現代漁業科技公司、權瑞福生態養殖公司多次到常信鄉及賀蘭縣水務局申請用水水權指標。為解決企業的養殖用水,4月下旬,當地組織通威公司、權瑞福公司、太子渠管理所等多方召開水權指標流轉協商會議並簽訂水權指標流轉協議,由太子渠管理所一次性向養殖企業流轉農業灌溉水量80萬立方米,流轉交易水價為0.17元每立方米,交易水費為13.6萬元。

  “因為兩家企業均從事高端水產養殖,前期情況不明,預訂的魚苗到期而沒有水源可供,找上我們的時候也是非常著急。水權交易解決了企業迫在眉睫的用水問題,也通過確權的形式激勵農民用水協會加強節水管理,減少了水量浪費。”吳建軍說。

  截至目前,寧夏已開展水權交易項目20個,批覆轉換水量16992.9萬立方米,實現了工業支援農業節水、農業節水後的指標支援給工業用水的雙贏。

  以水定地、以水定產,嚴格遵循總量控制原則

  農業水少地多、灌溉可用水資源量與土地面積嚴重不匹配、引黃自流灌區灌溉面積不實、揚黃灌區超設計規模發展、個別縣區超指標用水……針對這些問題,寧夏在水權確權過程中,堅持以水定地、以水定產,以國家分解下達的2015年自治區用水總量控制指標為確權水權的最大“外包線”。一方面,確保確權總水量不超過區域用水總量控制紅線;另一方面,初步建立了水資源要素對經濟社會發展的約束機制。

  “嚴格遵循總量控制原則,帶來的最大改變就是觀念轉變,水權概念深入各級政府部門、水管單位、用水協會以及群眾心中。因取水而產生的爭議得到極大緩解。”司建寧說。

  寧夏在水權確權過程中,注重做好改革統籌,較好發揮了水權確權的“牛鼻子”功能。將水權確權和農業水價綜合改革相結合,同時將小型水利工程產權一併確權。

  比如,西吉縣在水資源確權登記過程中,以節水灌溉工程為單元,已經移交村委會的18個小型節水灌溉工程水權確權給村委會;夏寨等水庫的水權按照管理許可權確權給鄉鎮水利工作站,井灌區2246眼機井確權到各村委會,實現了工程產權主體和水權主體的有效銜接。

  “下一步確權範圍將擴大到全區,農業灌溉用水將確權到農村集體經濟組織或用水協會等用水主體,有條件的地區鼓勵確權給農戶。”司建寧介紹。(朱 磊 禹麗敏)

[保存]     [全文瀏覽]     [ ]     [列印]     [關閉]     [我要留言]     [推薦朋友]     [返回首頁]
  • 韻動天鵝湖
詳細內容_頁尾
掃碼關注



工人日報
客戶端
蘋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