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政 - 中工網
 

當前位置:中工網時政頻道反腐前沿-正文
“清水衙門”現貪虎:單張萬元面膜貼全身 貪腐細節驚呆紀委
http://www.workercn.cn2017-09-25來源: 央視網
分享到: 更多

  一死人,崔永強就能撈錢。

  “每火化一具遺體,殯葬公司從治喪補助費中給他100元提成。”

  “每銷售一座公墓,殯葬公司按售價的1%、2%、3%給他返利。”

  ……

  這不是小說裡的情節,而是中紀委曝光的真實案例。

  崔永強,貴州省沿河縣民政局殯葬管理局原副局長,今年6月,因“提成”治喪補助費、公墓費,收取拜年款,被開除黨籍、開除公職,並被移送司法機關接受處理。

  殯葬管理局向來被視為“清水衙門”,不掌握實權,也不會經手大筆錢財,權利小、油水少......

  而事實恰恰相反,無論是所謂的“清水衙門”,還是權重部門,都掌握一定的權力和資源,都有濫用和尋租的可能。“冷衙門”看似權力有限,其中同樣有“肥缺”。一旦看到有“空子”可鑽,某些人便會“悶聲發大財”。

  “冷衙門”頻現貪虎:“水老虎”斂財過億、小會計花千萬美容

  “從動物身上拔毛”的肖紹祥,他曾是北京動物園原副園長,卻淪落為千萬級巨貪;他瘋狂斂財1000多萬,卻連1萬元“小財”也不放過;他家藏600餘萬元現金,卻辯稱是自己倒騰石頭、開出租所得……

  “水老虎”馬超群,他曾是北戴河供水公司原總經理,在他家中被搜出1.2億元現金,黃金37公斤、在北京和秦皇島等地的房屋手續68套,他們價值幾何,不言而喻......另據澎湃新聞報道,一位參與談話的中層幹部回憶稱:“幾次談話會後,有紀委官員感歎說:‘就像聽故事一樣,沒聽過這樣的人。’”

  

  資料圖:馬超群

  在單位“一人獨大”的耿曉軍,他曾是安徽省黃山市園林管理局原局長,4年間“大手筆”置辦38套房產;他日常從工程裡拿了“大頭”,所以其受賄並不多,但其可謂是“大小同吃”,到後來甚至發展到了索要的程度,活像一個為所欲為的“土皇帝”......

  為“美”而貪的柏玲,她曾是江蘇省高郵市農委一名會計;為了能像影視劇裡的女主角一樣光鮮亮麗,短短兩年間,她利用職務便利偽造銀行對賬單、從銀行提取現金、私自將公款轉入個人卡中不記賬等手段作案達57起,累計貪汙公款1000餘萬元;她在高郵某美容店消費高達800餘萬元,有時甚至將每張上萬元的面膜貼滿全身......

  上至單位裡的“一把手”,下到基層崗位的普通員工,“清水衙門”裡滋生出的腐敗,一次次顛覆了人們的固有認知,讓人不禁思考,“清水衙門”裡的巨資從哪來?這些“貪虎”又是如何把清水攪渾,從中榨出油水?

  清水如何榨出油水:想方設法挪公款,“一人獨大”無人管

  柏玲貪汙的千萬巨資,都來自高郵市農委私設的“小金庫”。

  據了解,從2008年開始,高郵各級農委下達的農業項目,實施單位(企業、合作社等)要向農委繳納一定“技術服務費”;向上申報“高效農業”等項目資金也要返回一部分給農委;加上每年上級獎勵給高郵市的農業先進縣資金,這些款項都放在大賬之外,即所謂的“小金庫”。

  2008年至2013年,高郵市農委的“小金庫”資金累計千萬餘元。

  這個“小金庫”完全交由柏玲看管。而能夠開啟“小金庫”大門的單位財務專用章、法定代表人個人印章、財務負責人個人印章居然全部掌握在柏玲一人手中。

  更令人匪夷所思的是,2014年農委的一位負責人聽到傳言,說農委財務科有個姓柏的女孩,在美容場所高消費,引起他的重視。這位負責人向單位主要負責人報告,該主要負責人提出查一下,結果什麼也沒查到。

  在“清水衙門”裡,一人獨攬大權的並不在少數。

  今年2月,浙江省台州市黃岩區江口街道綜合治理辦公室原主任、殯葬管理所原所長林再新挪用公款問題被通報。

  身為江口街道綜合治理辦公室主任、殯葬管理所所長,林再新於2011年10月開始接手公墓票據開具和公墓款代收、保管工作。看到公墓款收入多,收錢、開票、保管都由他一個人說了算,再加上當時股市行情看好,林再新蠢蠢欲動,挪用公墓款投到股市發點財的想法便由此產生了。

  從2012年8月至2015年8月,林再新多次挪用公墓款共計人民幣178萬餘元,這些錢,都被他投進了股市。

  上文提到4年間置辦38套房產的耿曉軍,之所以能如此大手筆,一個關鍵原因就是在黃山市園林局任職時間太長,擔任局長後,單位大小事宜完全由他一人說了算,對其違紀違法行為,不僅內部心知肚明,其培植的下屬甚至參與其中。

  由此可見,“清水衙門”業務性、專業性強,幹部流動性較差,容易導致人事固化,形成“小圈子”和利益共同體,不僅架空內部監督,還易導致沆瀣一氣。

  “貪虎”為何滋生貪念:埋怨單位寒磣、認為自己大材小用

  因犯貪汙罪、受賄罪、信用卡詐騙罪、詐騙罪,被判處有期監禁15年的福建省莆田市台聯原專職副會長廖明來在懺悔書裡寫到“內心失衡,總是埋怨自己的單位太寒磣,是被大家遺忘的角落,貪念在心裡瘋長。”

  廖明來的這段懺悔其實代表了許多“清水衙門”中腐敗官員的心理曆程:嫌棄單位寒磣、是被人遺忘的角落,不平衡的心理加上僥倖心理,讓他們的貪慾被一再放大,走上了肆無忌憚的貪腐之路。

  湖南省紀委曾發文剖析一起違紀案例,披露了一個平均年齡不足26歲的共青團湘潭縣委整個領導班子出現違紀問題,著實令人震驚。時任團縣委書記萬子萱,副書記陳泰宏、胡巧,青年服務中心主任黃懌,辦公室主任周瓊宇共5人受到紀律處分。

  時任團縣委書記萬子萱曾如此說:“團委能有什麼事,團委的事情都是小事,團委的事情其他單位也有。”

  正是因為這種不滿情緒與僥倖心理。2013年起,萬子萱先後安排、授意胡巧、周瓊宇利用開展大型團組織活動等便利,分月虛開辦公用品、租車費等支出發票,套取財政資金總額達54.5萬元。

  與廖明來、萬子萱有同樣心理的,還有廣東省佛山市檔案局原局長張永釗。

  作為廣東省佛山市市直機關第一個博士,張永釗可以說仕途平坦,一帆風順。2010年,張永釗順利升任佛山市檔案局局長,然而這位“明星官員”的內心卻有些落寞:檔案部門是個清水衙門,只有幹活的命。

  

  廣東省佛山市檔案局原局長張永釗

  帶著一絲“大材小用”的酸楚之意,本著“權力不用,過期作廢”的錯誤思想,他仔細盤算著該如何用好手中資源,儘可能使權力發揮最大效用。

  適逢佛山市籌建數字檔案館系統,承建商某公司負責人盧某給他25.1萬元人民幣、1萬美元作為好處費,張永釗欣然接受。

  2012年下半年,佛山市檔案局上馬市檔案館新館智能館庫系統項目和智能密集架項目。張永釗秘密謀劃、其心腹全程操辦,最終,市檔案館新館智能館庫系統由盧某的公司參與制定標書並順利中標,盧某承諾事成之後給他50萬元回扣。

  而市檔案館新館智能密集架項目,張永釗採用同樣的手法讓另一公司中標,該公司老闆徐某承諾給他80萬元回扣。

  張永釗自以為事情做得天衣無縫。不料,兩筆合計130萬元的回扣尚未收到,他就被市紀委盯上。隨之,他的仕途戛然而止。

  2015年10月,張永釗因受賄罪被判處有期監禁6年。

  由此可見,“清水衙門”裡貪虎頻現,一個個膽大妄為,一方面是制度、規則漏洞的存在,為其以權謀私開啟了方便之門。另一方面則是他們思想上“缺鈣”,放縱自己的貪慾,濫用職權、唯利是圖。

  再乾淨的屋子,不打掃也會濁氣滿室。

  自黨的十八大以來,我們黨堅持正風反腐無禁區、全覆蓋、零容忍,一系列“清水衙門”腐敗浮出水面,這既反映正風反腐的成績,也表明反腐敗鬥爭形勢依然嚴峻複雜。只有繼續堅持從嚴治黨、從嚴治吏,強化正風反腐“不鬆勁”,讓反腐勁風吹進“衙門”的每一個角落,才能真正消除腐敗存量,遏制腐敗增量。(文/陳欣)

[保存]     [全文瀏覽]     [ ]     [列印]     [關閉]     [我要留言]     [推薦朋友]     [返回首頁]
  • 山清水秀猴子樂
詳細內容_頁尾
掃碼關注



工人日報
客戶端
蘋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