滾動新聞_頁頭
 

當前位置:中工網時政頻道滾動-正文
“生態+”的漳州模式
http://www.workercn.cn2018-01-13來源:《瞭望》新聞周刊

  從“生態佳”走向“生態+”,漳州市探索出了一條天人和諧、統籌兼顧、合力並舉的生態文明建設新路徑,使良好的生態環境和豐富的生態產品成為人民美好生活的增長點、經濟社會持續健康發展的支撐點

2017 年3 月16 日,福建省漳州市龍文區環衛工人在清潔內河河面垃圾

  福建漳州,九龍江畔一座曆史悠久、底蘊深厚的城市。

  同處閩南金三角區域,廈門頭頂“經濟特區”的光環,泉州身披“品牌之都”的美譽,在兩者改革開放以來因經濟騰飛收穫的顯赫聲名映襯下,一樣憑海臨風的漳州顯得相對沉寂。

  發展風光,四時不同。和許多相對後發地區一樣,以花果之鄉著稱的漳州如今也面臨著嶄新的時代考題:在做大經濟總量的同時怎麼優化發展?在同城化背景下怎麼錯位發展?在環境資源約束趨緊的條件下怎麼綠色發展?

  “花樣漳州”“田園都市”“五湖四海”“‘雙百’綠化”……檢索漳州市近年來發展過程中出現的高頻詞,自然清新之氣和生態文明之風撲面而來。

  黑臭的“龍鬚溝”變成了一泓清波、曾被視為“雞肋”的荔枝林變成了“搖錢樹”和“城市綠傘”、髒亂差的城市“邊角地”變成了搶手的“黃金寶地”……《瞭望》新聞周刊記者走進今日漳州,隨處可見點“綠”成金、借“綠”轉型的生動景象。

  種種可喜變化,得益於漳州市近年來全面深入實施的“生態+”戰略——以生態引領城建、產業、民生、文化等協同發展,促進生態、生產、生活、生意“四生融合”,把生態建設具體化、項目化、資產化,提升生態紅利的“可感度”和“含金量”;充分挖掘自然山水和曆史文化資源,整合城鄉、部門和社會多方力量,推進生態文明共謀共建共用。  “荔枝海”的“新生”

  冬日漳州,暖陽如春。站在南郊的鳳凰山頂上極目四眺,漫山遍野的荔枝林蒼翠欲滴,如同綠色的波濤湧向天際。

  鳳凰山所在的九湖鎮種植荔枝已有上千年歷史,世代相傳、逐年擴種而蔚為大觀,山上隨處可見百年以上的荔枝樹。近30萬株荔枝、100多類品種,彙集成波瀾壯闊的“荔枝海”。

  漳州市高新區市政公用事業服務有限公司的李青根告訴《瞭望》新聞周刊記者,近年來由於荔枝價格低迷,當地農民砍果樹、占林地的現象加劇,荔枝種植面積逐年下降。

  轉機來自於2011年,這一年漳州市提出了“田園都市、生態之城”的城市定位。“錢可以買得到樹,但買不到樹的年齡”,為了保護這片不可再生的綠色資源,漳州市以生態利用的眼光重新打量這片古老的荔枝林,按照“荔枝大觀園、全民健身館、天然大氧吧”的定位,及時規劃建設了鳳凰山“荔枝海”公園。

  原本荔枝林內只有簡陋狹窄的生產便道,上山入林極不方便,為了讓更多市民能夠親近綠色,公園專門鋪設了一條近8公裡長的蜿蜒“綠道”,配套建設驛站、觀景平台等設施。為了引導市民對荔枝樹和荔枝文化的珍視,市財政投入1億多元,對核心區的1800畝荔枝林實行徵收保護。

  漳州“荔枝海”已入選全國農業文化遺產名錄。公園建成後,荔枝林的種植業功能也隨之拓展升級。三年前,資深花農陳振龍嗅到了“荔枝海”蘊藏的巨大林下商機,帶領村民成立了中藥材種植專業合作社,開始在濃密的荔枝林下種植喜陰的鐵皮石斛。在政府鼓勵幫扶下,合作社如今已擁有200多畝種植面積,600多棵樹,每棵年產仿野生鐵皮石斛5至6斤,效益比荔枝鮮果高出了近十倍。

  李青根說,公園建成後,荔枝林還是那片荔枝林,但卻實現了“三變三提升”,即把成片果園變成了生態公園,把私人資源變成了公共資源,把郊野山地變成了旅遊勝地;提升了旅遊熱,提升了果樹的經濟價值,提升了果農保護荔枝樹的自覺性。

  在距離漳州主城區10餘公裡的圓山林下國有林場內,也同樣上演著“老樹開新花結新果”的精彩故事。

  漳州市林業局副局長姚慶端說,佔地3.5萬畝的國有林場,森林覆蓋率達95%,內有1000多種植物、包括海南黃花梨等1500多株珍貴樹種。但因為人多地少加上林木採伐量收緊,200多名林場職工生產生活發展困難。

  另一方面,國有林場長期封閉一隅,交通不便,大部分市民不知道身邊還有這樣的綠色寶庫。“林場的門向哪裡開,森林的價值和功能完全不一樣。”林場黨支部書記黃炳裕說,經多次考察調研之後,市裡提出了把林場建設成為城市近郊生態園的舉措,把林場大門向通往城區的圓山大道敞開。這不僅使進入林場的車程縮短了一半,更推動了“讓森林走近城市,讓市民走進森林”的發展新路。

  走進林下國有林場,在種類繁多的花前樹下,經常能看到不同機構和個人的認養標識。姚慶端介紹,林場大門轉向和基礎設施改善之後,前來暢遊、參觀、健步的市民越來越多,“十一”期間每天達2000人次。

  林下停車場、生態服務中心、兒童遊樂設施……從事林業30多年的老黃細數著林場內的各個改造建設項目:“等生態園真正建好的那一天,就是林場人徹底放下斧子的時候了。從吃林業飯到吃生態飯,林場的路以後會越走越寬。”

  水為脈 綠為媒

  站在漳州市南山文化生態園內,但見南山湖波光粼粼,成群結隊的白鷺時飛時棲。南山寺的妙修法師說,一年以前,南山湖還只是寺裡的放生池和老百姓的魚塘,垃圾遍布,湖水黑臭。經過整治拓寬,南山湖與周邊水系貫通,死水變清波。南山寺有感於環境變化,讓出60畝閑置地,建成了漳州市最大的三角梅主題花海。

  據漳州市規劃部門介紹,南山文化生態園屬於漳州市“五湖四海”項目建設中的南湖,與碧湖、西湖、西院湖、九十九灣湖構成“五湖”;“四海”則由荔枝海、香蕉海、水仙花海、四季花海組成。

  這個以水為脈、以綠為媒的系統性生態建設工程,不僅在較短時間內改變了城市“邊角地”髒亂差的局面,也為城市的“生態修複”和“功能修補”提供了空間。

  “五湖四海”項目所在地大多是滯洪區、未利用地、城中村和傳統農產品集中區,是發展的相對“窪地”和城市公共配套的“短板”。漳州市水利局總工程師蔡志偉說,之前漳州滯洪區偏少、城市水面率偏低,“五湖”項目建成後,城區排澇滯洪能力可新增達到一千萬立方米,全市排洪排澇能力達到30年一遇的水平。

  大處著眼,小處著手。“五湖四海”項目建設,以漳州“母親河”九龍江為軸線,南北拓展、東西延伸,以漳州天然形成的水系和特色瓜果花卉等元素為基底,均衡中心城區生態空間布局,重新雕塑城市生態功能,拉近人與自然、城市與自然之間的距離,把生態效益變成廣大市民“看得見、摸得著”的切身福利。

  “四海”之一的四季花海位於漳州市中心城區,原先被連接薌城與龍文兩區的立交橋籠罩,橋下垃圾成堆,汙水橫流。項目建設後,立交橋被拆除,騰出的400多畝空地變身人民廣場,種上了漳州人常見的鳳凰木、香樟、虞美人等花草,形成了“四季有花、四季變化”的一片花海。

  四季花海邊上錦繡一坊社區居民馬淑珍說,花海建好以後,大家有了個休閑享受的好去處。環境的改善也提高了居民的文明意識,許多逛花海的市民都隨身攜帶著垃圾袋,地面上“連個煙頭都很難見到”。

  延展“生態+”效益

  坐落於福建省最大的沖積平原之上,浩蕩的九龍江穿城而過,森林覆蓋率居福建沿海第一位,山水風光和花果產品極為豐富,從資源稟賦上說,集“水城、綠城、花城、曆史文化名城”於一身的漳州可謂得天獨厚。

  “綠色是漳州最鮮明的發展底色,也是漳州最具優勢的城市競爭力。”漳州市委書記檀雲坤說,基於自身實際和錯位發展需求,漳州近年來持續致力於探索“生態+”模式,延展“生態+”效益。

  檀雲坤認為,生態是漳州的立市之本、興市之基,因此生態建設絕不只是種種花草樹木、治治水和空氣這麼簡單,而是要做好“+”文章。把綠色發展理念融入到施政謀劃和治理布局中,推進生態與城建、產業、民生、文化等相結合,促進生態、生產、生活、生意融合發展,實現生態效益、經濟效益和社會效益的有機統一。

  以“生態+城建”為例,“五湖四海”中的西湖,原是九龍江邊上的滯洪區,屬老城區邊緣地塊,經重新規劃後,將建設總面積7380畝的西湖生態園;同時整建制推進2個工業小區105家企業、6個城中村3000多戶“騰籠換鳥”,配套建設種類齊全的科教文衛設施。

  漳州市薌城區黨委副書記張其揚說,西湖片區內土地三分之一做環境;三分之一做公共配套;三分之一出讓開發。建成以後將形成可容納8萬人的功能完善的中心城區拓展區,一方面可疏解老城區產業和人口,提升城市承載力,另一方面也避免同城化中的“虹吸”問題,實現均衡發展。

  “生態+產業”推動了漳州“小散亂”工業的轉型升級。南湖片區內的一個地塊,俗稱“十三廠”,曾經是漳州的老工業基地,實行搬遷改造後,呈現出天藍水綠、疏林草地的清新風貌。園區內專門保留了建於上世紀50年代的車間、水塔等,這些富有閩南風味的紅磚建築,與周邊濃鬱的綠色相映成趣,園區成了景區,吸引了甲骨文(漳州)技術人才雙創基地等眾多企業來此落戶。

  九十九灣湖片區內的湘橋村,曾經是聞名全國的建築模板生產基地。湘橋村黨支部書記黃志松說,全村曾有100多家小工廠,汙染使得這裡白天天色和傍晩一樣。項目建設後汙染產能全部清退,七星池與紅磚厝交相輝映的古村味道又回來了,現已成為不少影視劇的外景拍攝地。

  “生態+文化”讓漳州傳統的文旅資源煥發了新光彩。薌城區天寶鎮的珠裡村是文學大師林語堂的故鄉,同時也是久負盛名的芝麻香蕉產地。經多年經營,這裡形成了一片近萬畝的“香蕉海”,當地在香蕉園內架設木棧道,配備旅遊設施,又把林語堂先生在台灣陽明山的故居“複製”回來,把以往單一的農產品產地打造成集農業觀光、文化旅遊、休閑養生於一體的生態文化園區。

  農旅結合之路讓當地農民獲益良多。在林語堂紀念館附近經營飯店的村民林文成說,5年前飯店只有四間鐵皮屋,現在已經改建為可容納300人同時用餐的四層小洋樓。外地遊客越來越多,主打閩南特色菜的飯店常常一桌難求。

  漳州城投集團董事長賴紹雄說,“現在我們的生態建設創新路徑,在改善環境的同時輔之以合理的片區規劃和產業融合,帶來了土地溢價、商業集聚等多重效應。生態投資變成了有效投資,生態紅利變成了發展引力。”

  “生態+”模式,讓漳州市嘗到了甜頭。連續三年,漳州市的地區生產總值增幅位居全省首位。生態環境的改善也促進了招商引資,據不完全統計,漳州市“五湖四海”項目周邊已吸引43個項目簽約落地,總投資近70億元。

  為城市“留白” 為後世“留蔭”

  一城花海半城湖,水光山色與人親。

  漳州市的“生態+”發展模式,立足於修複城市與自然的共生關係,更致力於人民美好生活需求中的生態產品供給。不僅重構了城市的發展空間,也提升了城市的可持續發展能力。“田園都市、生態之城”的發展路徑和“生態+”的運作方式,為新時代城市生態文明建設提供了富有啟發意義的治理樣本。

  一是善法自然,善於“留白”。先後規划過漳州碧湖、西湖的同濟大學教授盧濟威認為,“五湖四海”建設的最大特點就是“有所為有所不為”,以建設帶動保護,用修補取代翻新,盡量保留一些“沒有用的地方”和“可以發獃的地方”,用“留白”的方式讓城市有田園味道,讓市民有親近自然的空間。

  張其揚說,西湖片區從一開始就先把不能移動和破壞的地方標註出來,道路建設寧可增加成本也要繞開古樹名木,甚至專門進行了風道規劃,建設中多採取自然駁岸、生態護坡方式,打造“會呼吸的湖體”。

  漳州龍海市委宣傳部部長張碧蘭介紹,當地的西溪生態文化園建設秉承“原生態”、“低成本”、“大眾化”理念,通過規劃整治,田埂變成了綠道,花圃變成了花園,江岸變成了觀光平台,廢舊磚窯變成了景點,群眾房屋變成了民宿,農民新村變成了商業小街,個人的資源變成了共用的資源。

  二是突出“整體設計”和“系統思維”。漳州市規劃局總工辦主任鄭榮泉說,“五湖四海”項目建設站在城市上空、站在地圖前面、站到群眾當中想問題,尊重“山水林田湖草”生命共同體的自然格局,建設過程中打破行政區劃和城鄉分野,統籌各個職能部門和動員社會各界力量,力爭把生態效益的覆蓋面最大化。

  漳州市旅發委黨組書記洪海濤認為,城市生態建設要尊重城市發展規律和曆史文化傳承,不強求“高大上”的國際接軌,更不貪圖“短平快”的利益回報。要綜合考慮生態建設的基礎性、長期性和公益性,確保“一張藍圖管到底、一任接著一任幹”。

  漳州城投集團常務副總經理吳國偉說,“五湖四海”建設雖然先期投入較大,效益產出慢,但從長遠看,一方面可以讓廣大群眾享受普惠的綠色福利,凝聚社會認同;另一方面使得城市土地出讓保持節奏,較好地實現財政平衡。

  三是“長短結合”、“剛柔並濟”。為避免城市發展造成生態資源遭擠占,漳州市通過地方立法,把“五湖四海”部分區域約5290畝土地劃為中心城區重要生態空間保護範圍,為生態保護增加剛性約束。

  漳州市委宣傳部副部長陳惠貞說,近幾年,漳州陸續捧回了全國文明城市、國家森林城市、全國綠化模範城市等金字招牌,這些都是支撐漳州未來發展的“無形資產”。同時,生態建設的成績除了讓政府“臉上有光”,更讓老百姓“心中有感”。因為有了實實在在的獲得感,廣大群眾對因生態建設需要開展的征遷非常配合,也更加珍惜來之不易的良好環境。

  為了激發社會大眾的生態保護熱情,漳州市在2017年開展了九龍江畔“百花齊放、百樹成蔭”的綠化工程,鼓勵社會各界參與樹木認植。漳州市園林局局長遊建山說,每棵樹下都立碑標註樹種和認植者姓名,這種開放式、永久性的種樹方式很受歡迎,也提高了老百姓的生態共建共用意識。(記者 劉亢 塗洪長 李慧穎)

詳細內容_頁尾
掃碼關注



工人日報
客戶端
蘋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