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政 - 中工網
 

當前位置:中工網時政頻道台灣-正文
周恩來總理與非洲國家領導人的深厚感情
http://www.workercn.cn2009-01-08
分享到: 更多

    周恩來總理當年在對外活動中高度重視同非洲國家領導人建立和發展真摯友誼,而非洲老一代領導人也同樣非常敬重周恩來總理,把他譽為“屬於世界性的中國偉人”(尼雷爾),“載入史冊的第一流政治家”(薩達特),“以獻身精神和傑出才智為第三世界各國人民的革命事業服務”(布邁丁),“忠於民族獨立與和平理想的典範”(桑戈爾)。他們深情地說,偉人周恩來將永遠活在中國人民和世界人民的心中,永遠是後輩學習的榜樣。

    納賽爾,周恩來的終生朋友

    周恩來與埃及前總統納賽爾的友誼凝聚著亞非人民的團結之情,兩人的密切合作為1995年亞非萬隆會議的圓滿成功發揮了重要作用。會議前夕的1955年4月14日,兩人在仰光初次會面即一見如故,周恩來對這位年方37歲、英姿勃勃的非洲領導人深為讚賞,納賽爾則流露出對新中國總理的仰慕之情。兩人進行了長時間的會晤,對國際形勢和雙邊關係廣泛地交換了意見。周恩來轉達了中國政府和人民對埃及政府和人民的友好問候,表示堅決支援納賽爾領導埃及人民爭取國家安全獨立、鞏固新生政權的鬥爭;納賽爾則高度讚揚新中國所取得的成就。兩人表達了加強亞非團結的共同願望。萬隆會議期間,兩人多次會晤、磋商,相互支援,密切配合。當納賽爾在會議開幕式上建議印尼總理阿里。沙斯特羅阿米佐約為會議主席時,周恩來當即表示贊同。納賽爾曾主持召開由各國代表團團長參加的政治委員會會議,討論了一些重大問題,包括萬隆會議的十項原則,周恩來對他發表的政治見解和處理重大國際問題的才能十分讚賞。周恩來後來曾回憶說,在萬隆會議上,我感到納賽爾總統對西亞和非洲事務比我們了解得多。萬隆會議的十項原則是納賽爾主持的政治委員會上通過的,所以他對萬隆會議作出了貢獻。納賽爾也一直尊稱周恩來為“親愛的朋友”,說“我喜歡周總理在大會上的演說”。

    萬隆會議期間,周恩來與納賽爾在會晤中達成了從兩國貿易開始,雙方互派商務機構,逐步使關係正常化的原則。周恩來十分理解埃方當時的困難,採取貿易先行,作為建立正式外交關係的準備階段。1955年12月,中國政府駐埃及商務代表處代表赴開羅時,帶去了周恩來致納賽爾的信。信中明確指出,兩國政府商務代表處的設立,將有利於兩國貿易的發展和友好關係的增進。翌年3月,周恩來又讓出訪埃及的外貿部部長葉季壯轉交他致納賽爾的信,信中回顧了亞非會議期間建立起來的友誼和近年來兩國關係的發展情況,希望中埃關係進一步發展。埃及方面在納賽爾總統的關注下最終做出了積極反應,決定撤回對台灣當局的承認,同時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並願建立外交關係。5月30日中埃正式發表兩國建交聯合公報,埃及成為同新中國建立外交關係的第一個非洲國家。

    1956年10月下旬,英、法直接出兵發動了侵略埃及的蘇伊士運河戰爭。中國政府當即發表聲明,強烈譴責英、法赤裸裸的侵略行為,堅決支援埃及人民維護國家主權和民族獨立的神聖鬥爭。毛澤東十分關心蘇伊士運河的戰局,提出關於埃及反侵略戰爭的軍事部署和戰略方針的建議,周恩來迅速轉告埃及政府。11月10日,周恩來致電納賽爾,表示中國正在採取各種措施支援埃及政府和人民的英勇鬥爭。埃方對中國方面鮮明、堅決、有力的支援態度十分感謝,納賽爾致電周恩來誠摯地說:“你的來信深深地感動了我和埃及人民。你們對於我們為維護自由和獨立而進行的鬥爭所給予的支援,加強了我們對自己的正義事業的信心……”

    周恩來曾三次訪非,均包括埃及。他首次踏訪非洲大陸十國時,即把埃及作為第一站。時隔8年之久,兩人在非洲重逢,倍感親切欣喜。一見面,納賽爾總統即親自將一枚金光閃閃的“共和國勳章”掛在周恩來胸前,並在盛大的歡迎宴會上熱情洋溢地說:“請大家站起來,同我一道向這位親愛的朋友致敬。他的革命精神早在我們有機會同他直接會見之前就已經博得我們的欽佩了。在1955年同他會見(指萬隆會議)之後,我們的欽佩之情就更加深了。”此訪,周恩來同納賽爾共舉行了4次會談,詳細闡明了中國在中美關係,中印邊界衝突、中蘇關係和美英蘇的核禁試條約等重大問題上的看法和立場,以消除非洲國家存在的疑慮和誤解。納賽爾聽後真誠地表示:過去,我們往往更多地關心自己的問題,而很少注意其他地區的問題,這樣的介紹對我們很有好處。並表示,雙方會談超越了中埃兩國直接關係的範圍,將為我們現時代的一些最重要的問題帶來積極的影響。周恩來考慮到埃及在阿拉伯世界的重要地位,率先提出了中國與阿拉伯國家關係的五項原則。納賽爾表示完全贊同,雙方將此五項原則寫進兩國聯合公報。後來,周恩來又徵求了阿拉伯國家和非洲其他國家對此五項原則的意見,使之最終成為中國同非洲和阿拉伯國家關係的五項原則,加上中國對外援助八項原則,它們後來形成我國對非政策的基本原則,長期指導著中非友好關係不斷髮展。

    同杜爾共同開拓中國與黑非洲國家全面合作的先河

    幾內亞前總統杜爾是非洲著名的反帝反殖鬥士。1958年年僅36歲的杜爾敢於向戴高樂說“不”,號召人民投票反對“戴高樂憲法”,表示“寧要自由中的貧困,不要受奴役的富裕”。同年10月,幾內亞實現完全獨立,成為當時法屬非洲領地中唯一拒絕參加“法蘭西共同體的國家”。毛澤東、周恩來隨即致電杜爾,正式承認幾內亞共和國。西方大國十分懼怕中國與幾內亞建交會擴大我國在非洲的影響,西方媒體甚至直言不諱地聲稱,不能讓中國在黑非洲取得立足點。但杜爾頂住了西方的壓力,中幾於1959年10月4日實現建交,幾內亞成為與新中國建交的第一個黑非洲國家。周恩來隨即指示外交部挑選能力強的外交官到黑非洲工作。1960年9月杜爾總統應邀訪問我國,成為中非關係史上第一位正式訪華的非洲國家元首。經周恩來周密安排,中方給予杜爾總統熱情、友好、親切、隆重的接待。杜爾此次訪華取得豐碩成果,雙方簽訂了兩國經濟技術合作協定和貿易支付協定等合作檔案,締結了中國與非洲國家第一個兩國友好條約。

    1964年1月周恩來訪問幾內亞,受到了熱烈、隆重的歡迎,成為他非洲十國之行的高潮。周恩來到達當天,幾內亞全國放假一天,首都居民幾乎傾城而動,杜爾總統親自到機場迎接。從機場到代表團下榻的“美景別墅”,一路上成千上萬的群眾夾道歡迎,激昂的非洲鼓點和熱情奔放的民族舞蹈表演沿途陪伴,歡騰的場面令周恩來感奮不已。在周恩來訪問的日子裡,杜爾總統全身心投入接待。一天下午,杜爾親自駕車,同議長和國防部長一起來拜訪周恩來和陳毅。周恩來一面感謝主人的熱情款待,同時又誠懇地忠告:你們不能自己開車到郊外來,你們三位是幾內亞主要領導人,要對幾內亞人民負責,要謹防萬一。這三位幾內亞的一、二、三號人物年齡都不大,他們感動地說,這是一位長者、真誠朋友的忠告。

    通過訪問,周恩來更加深了對杜爾總統和幾內亞人民的印象。這個遠隔重洋的大西洋幾內亞灣的小國一直牽動著周恩來的思念。1970年11月22日周恩來獲悉萄葡牙僱傭軍從海上悍然入侵幾內亞首都柯那克里,他憂心如焚,午夜時分召集外交部領導和工作人員100多人,在中南海會議廳商議如何支援幾內亞人民的英勇鬥爭,一直到淩晨3點多鐘。他強調,一定要高度關注幾內亞局勢動向,非洲民族獨立運動正在縱深發展,絕不允許萄葡牙殖民者和僱傭軍入侵陰謀得逞,否則就要在非洲出現惡劣的先例。他指示我駐幾內亞使館和國內有關部門迅速採取行動,做出具體工作安排,以便最有效地支援幾內亞人民。很快,我國政府發表了嚴正聲明,強烈譴責葡僱傭軍入侵幾內亞,並及時向幾政府提供了各種援助。不久,杜爾總統給毛澤東主席發來感謝電,並派兩名部長赴華致謝。周恩來在接見兩人時說,我們亞非國家在維護國家主權和民族獨立的鬥爭中,都是站在一條戰線上的,應該相互支援。

    恩克魯瑪危難之時見真情

    周恩來對加納前總統恩克魯瑪的關懷、尊重,已成為中非領導人交往史上廣為流傳的佳話。恩克魯瑪是非洲民族解放運動的先驅,泛非主義和泛非運動著名倡導人之一,深受非洲人民尊敬。1957年3月6日,加納宣布獨立,成為第二次世界大戰後黑非洲第一個獲得獨立的國家,恩克魯瑪出任總理,後1960年當選為加納共和國首任總統。恩克魯瑪對華友好,他頂住西方壓力使加納於1960年7月5日同中國建交。翌年9月他成為繼杜爾之後第二位訪華的非洲國家元首。周恩來對他十分敬重,親自陪同他赴杭州會見毛澤東主席。恩克魯瑪曾向周恩來提出訪黑非時,一定要首先訪問加納。周恩來欣然允諾,計劃1964年1月11日至16日前往訪加。但就在周恩來訪加前9天,發生了謀刺恩克魯瑪未遂事件,加納局勢驟然緊張,首都各要害地點和部門都由軍隊把守。恩克魯瑪一家和助手離開總統府搬進海邊的一座城堡,並取消了一切外出活動。周恩來聽到上述消息後,與陳毅、黃鎮、喬冠華等一起商議,提出了自己的意見:按原計劃仍赴加納訪問。他說,我們不能因為人家遇到暫時的困難就取消訪問,這是不尊重人家,不支援人家。這個時候去才能體現我們是真正的友好,真正患難的友情。至於外交儀式,我們可以打破通常的禮賓慣例。他指派副外長黃鎮先去加納,向恩克魯瑪轉達他的慰問,並告之他將如期訪加以及中方的具體想法:考慮到總統的安全,禮賓安排方面可以從簡,在周恩來抵離加納時請總統不必赴機場迎送,也不必來中國代表團下榻的賓館,國宴、會談都可以安排在總統的住處進行。恩克魯瑪聽了中方的意見後,甚為感動,連連道謝。中國總理這種大無畏精神和處處為他人著想的崇高品格,很快在非洲國家間廣泛傳開。周恩來抵達加納後,當晚即前往恩克魯瑪臨時住地(戒備森嚴的克裡斯興堡)拜會主人。恩克魯瑪一見到周恩來就萬分欣喜地說:“歡迎您,很感謝您能來!”周恩來隨即轉交了毛澤東致恩克魯瑪的慰問信。恩克魯瑪十分感激,當場交給新聞官,指示立即全文發表。此訪,周恩來同恩克魯克瑪舉行了三次會談。恩克魯瑪在會談中表示,周恩來的這次訪問,是曆來外國領導人對加納的訪問中最重要的一次。加納報紙稱讚說,中國是加納在反帝反殖鬥爭中最可靠的朋友。

    1966年2月24日,恩克魯瑪在訪問越南後順道訪華。當天,加納國內發生了軍警頭目安科拉和阿弗裡法推翻恩克魯瑪政府的軍事政變。當恩克魯瑪座機在北京降落前,中方已獲悉上述消息。周恩來在機場同劉少奇主席緊急商量,果斷決定暫不發此消息,仍按總統身份接待恩克魯瑪,有關的一切禮賓安排均按原計划進行,劉少奇主席照常舉行歡迎宴會。當各項日程結束恩克魯瑪返抵釣魚台國賓館後,周恩來才讓參加接待的原中國駐加納大使黃華到恩克魯瑪下榻的房間,告訴他加納發生政變的情況,並把外電有關報道交給恩克魯瑪,幫助他全面了解情況。恩克魯瑪深為感激,敬佩周恩來是一位重友誼重感情主持正義的真朋友。

    向凱塔介紹治國理政經驗

    馬里共和國首任總統凱塔,是非洲民族獨立運動的佼佼者。他1956年曾任法國國民議會副議長,是第一位擔任此職的非洲人,後來還出任法政府中閣員。但他始終牽掛著祖國的獨立事業,1958年堅決主張蘇丹自治,並出任總理。1960年9月蘇丹宣布獨立,改國名為馬里共和國。凱塔對中國十分友好,本當獨立時即可承認新中國,但顧慮到當時台灣當局還竊據著聯合國常任理事國位置,所以待馬里被接納為聯合國會員後,他即致電周恩來,聲明承認新中國,與台當局斷絕外交關係。周恩來隨即複電凱塔祝賀馬里獨立。10月25日中馬建立外交關係,此後兩國關係迅速發展。1964年1月16日至21日周恩來訪問馬里,他與凱塔首次見面就感覺十分親切。當時正值伊斯蘭教每年一度的齋戒節,馬里大部分居民信奉伊斯蘭教,並普遍在此時進行狂歡和歌舞表演。周恩來十分尊重非洲民族的文化藝術,他熱情地拉著凱塔一起跳起黑非洲這種節奏歡快、情緒熱烈、氣氛融洽的舞蹈。凱塔高興地對周恩來說:“你知道嗎,在非洲,歌舞是黑人生命的一部分。”周恩來接著說:“好哇,那我也有黑人的生命了。”充分體現了中國領導人對非洲人民從心底裡流露出的親切與尊敬的感情。周恩來後來對代表團成員說,我在馬里生活得十分愉快。

    訪問期間,中國政府代表團與馬里政府代表團共舉行了6次會談,為周恩來非洲十國之行中中非領導人會談次數之最。在前三次會談中,凱塔表示馬里要走社會主義道路,堅決反帝反殖,奉行不結盟政策;周恩來則對馬里的進步表示欽佩。在後三次會談中,周恩來介紹了中國革命和社會主義建設的經驗以及對外政策,他強調指出,就中國的經驗來說,從半殖民地半封建經濟向社會主義過渡,需要一個過渡時期,並提出過渡時期的八項任務:一、消滅封建所有制和封建剝削關係;二、肅清殖民主義的一切殘餘;三、發展獨立的民族經濟;四、壯大工人階級隊伍;五、鞏固人民民主專政,爭取經濟獨立,政權要掌握在革命的民族主義者手裡;六、加強國防力量;第七項和第八項關於黨的組織問題。凱塔等馬里領導人對周恩來的講話聽得非常仔細,表示要加以研究。事後凱塔向部長們說:“像周恩來總理這樣坦率地同我們談社會主義問題,是我接觸過的政府首腦中唯一的一位。”

    周恩來還同凱塔總統深入交談了關於我國援外的八項原則,指出我國援外目的在於尊重主權國家,發展獨立經濟,不干涉內政,不是造成依賴經濟。凱塔完全贊同中方觀點。中國對外援助八項原則最後正式寫進了中馬兩國聯合公報。這八項原則以及中國同非洲和阿拉伯國家關係的五項原則,成為爾後“南南合作”和建立國際政治經濟新秩序的先聲,為廣大發展中國家所贊同和發揚。

    與尼雷爾、卡翁達共同心系坦贊鐵路建設

    坦贊鐵路全長1860公裡,是中國在非洲援建的最大項目。該工程建設十分艱難,僅修築橋樑就達320座,總共完成石土方量達8800多萬立方米,如築成長高寬各一立方米的長堤,可繞地球赤道兩周多。中國先後派出各類工程技術人員5萬人次(其中65名人員為此工程獻出了生命),坦贊兩國參加的工程技術人員有10多萬人。坦贊鐵路凝聚著中、坦、贊三國人民的深厚情誼,人們熱情地讚頌它為“友誼之路”、“解放之路”、“南南合作之路”。

    周恩來對修建坦贊鐵路從一開始就非常重視並滿腔熱情地支援,為此他與坦贊兩國總統尼雷爾和卡翁達結下了兄弟般的深厚友誼。坦贊兩國為修坦贊鐵路曾向西方大國、世界銀行及蘇聯提出過要求,但都沒有結果。1965年2月尼雷爾總統首次訪華。之前,我駐坦桑尼亞大使何英向國內報告,尼雷爾此次訪華有可能試探我援建坦贊鐵路的可能性,並建議如國內財力許可,最好能援建。周恩來接報後,即約陳毅副總理、對外經委主任方毅、鐵道部長呂正操等共同商議。他們一致認為坦贊兩國不顧帝國主義的威脅利誘,積極支援南部非洲的民族解放運動,這種精神極為可貴。尼雷爾總統親來求援,應該滿足其要求。關於資金問題,周恩來提出一次拿出當然困難,可在修建中逐步撥出。隨後,他在外交部的請示報告上寫下批語:“呈主席、少奇同志審閱。為援助非洲新獨立國家和支援非洲民族解放鬥爭,如果尼雷爾總統訪華時提出援建鐵路問題,我意應同意,當否,請指示。”毛澤東看過報告後,很快請周恩來來商量,並表示同意。尼雷爾訪華時,在我國對外援助八項原則的感召下,終於在同劉少奇主席和周恩來總理會談時,試探性地提出了修築鐵路的設想。他委婉地說:“如果你們可以考慮的話,同意幫助修建坦贊鐵路,我們將感到很高興;如果你們有困難的話,我們完全可以理解。”劉、周兩人當即表示同意修建坦贊鐵路。後來,毛澤東在會見尼雷爾總統時明確地說:“你們有困難,我們也有困難,但是你們的困難和我們的不同,我們寧可自己不修鐵路,也要幫助你們修建這條鐵路。”周恩來說,坦贊鐵路建成後,主權是屬於你們和贊比亞,我們還教給你們技術。尼雷爾聽後深為感動。

    當西方國家獲悉中國願意援建坦贊鐵路後,便猛烈地攻擊中國,稱中國援建坦贊鐵路是為了“給中國滲入非洲的計劃增加吸引力”,坦桑尼亞“正在被中國共產黨用作顛覆基地”;同時他們還做出了要援建的姿態。1965年6月周恩來訪問坦桑尼亞時,尼雷爾坦誠地表示,他不相信西方國家真有誠意,但他深知中國並不富裕,還要援助許多國家,援建坦贊鐵路是中國一個沉重負擔。因此,他擬同卡翁達總統一道,在即將召開的英聯邦會議上再做一番努力,迫使英聯邦成員國援建坦贊鐵路。而周恩來也真誠地表示,西方國家果真能修,中國樂觀其成;如果它們提出苛刻條件,尼雷爾總統可以用中國援建條件同它們鬥爭;如果它們只喊不修,中國照修;如果它們中途停修,中國接著修;為配合尼雷爾總統的鬥爭,中國儘快派出考察組赴坦桑考察。周恩來一席肺腑之言,使尼雷爾總統更加欽佩中國對外援助的誠意和周恩來處處為他人著想的磊落胸襟。最終英聯邦會議對坦贊鐵路的承建未達成協議,這使尼雷爾又一次認清了西方的意圖。當時,卡翁達對中國還缺乏了解,仍寄希望於非洲發展銀行和英、法、日私人公司承建,但最終也落空了。後經尼雷爾推動,卡翁達派副總統卡曼加於1966年10月訪華。周恩來豁達大度地向對方表示:中國對坦、贊兩國一視同仁,贊境鐵路如果西方能幫助修,希望處理好兩國鐵路銜接問題;如果他們不願幫助,中國將按坦境路段的條件給予援助。贊比亞朋友聽後十分感動。於是,卡翁達於1967年6月下旬親自訪華,正式提出援建請求。他對中國高規格的接待和慷慨答應承建贊境內鐵路,感到十分興奮,回國途經坦桑尼亞時,一再向尼雷爾誇讚中國的友好。

    為援建好坦贊鐵路,周恩來指示和督促國務院有關15個部門和相關地區,都要把各自承擔的援建任務列為優先確保項目,強調全國一盤棋,保證資金和設備物資的及時供應。他指示鐵道部選派得力幹部組建專門機構,負責辦理援建的組織和歸口管理工作。關於鐵路的施工部署,他經周密思考後提出由東向西,先坦後贊,充分利用坦贊鐵路自身能力運送國內提供的大批物資,以減少費用。在施工安排上,他要求盡量提高機械化程度,大大減少出國人員;所需施工機械基本上由本國生產,我國內一時無法生產的,可向國外採購。

    周恩來非常尊重坦贊兩方提出的要求,總是盡量予以滿足。遇到分歧意見,他也能以過人的智慧妥善加以解決。一次,坦贊雙方在機車裝置問題上出現嚴重分歧,坦主張鐵路採用空氣制動,贊堅持採用真空制動。空氣制動比真空制動先進,國際上廣泛採用,但贊方存有顧慮,擔心國際關係變化無常,將來兩國人事變化,贊將受制於坦,故一再堅持採用真空制動裝置。雙方各執一端,我鐵道部負責人只好向周恩來報告請示。周恩來表示,這不僅是技術問題,也是政治問題。贊方立場應該理解,要設法搞一個彼此結合的特殊裝置,在坦境內用空氣式的,到贊境內換成真空式的。然而當時國際上尚無這種裝置。周恩來說,國際上沒有的東西,我們也可能創造,他指示鐵道部同“二七機車製造廠”研製。結果沒幾天,果然研製成功了一個兼有兩種功能的制動裝置,坦贊雙方的矛盾得以順利解決,贊方對此十分感激。卡翁達在1986年8月慶祝坦贊鐵路運營十周年時,深情地對中國代表團說,當時三國專家都認為無法解決的難題,周總理居然找到了解決辦法,真是太偉大了!

    關於坦贊鐵路的工期問題,鐵道部曾提出了6年、8年、10年三個方案。周恩來認為應在確保工程質量的前提下,儘可能縮短工期。他親自與坦、贊有關方面探討商定:工期計劃6年,希望能夠縮短。1975年10月,坦贊鐵路完成了全線輔軌工作,當有關負責人向周恩來報告這一喜訊時,此時已病重住院躺在床上的周恩來露出了笑容,並喃喃自語:用不了6年,用不了6年……

    整個非洲的高度讚揚和深情懷念

    1976年1月,當周恩來病逝的噩耗傳到非洲時,整個非洲大陸都沉浸在悲痛之中。非洲領導人和各界群眾懷著悲痛的心情,邁著沉重的腳步,紛紛走進中國駐非各大使館,獻上一束束白花,留下一行行悼詞。非洲國家領導人和各界朋友的唁電、唁函,雪片一般飛向中華大地。他們高度評價周恩來高尚無私的偉大人格,關心非洲發展的赤誠胸懷,支援被壓迫民族和被壓迫人民的堅強意志,獻身世界和平事業的崇高精神。

    尼雷爾總統率領第二副總統兼總理卡瓦瓦及多名部長,親自到中國駐坦桑大使館弔唁,向周恩來遺像深深地鞠躬致哀。他在發給中國政府的唁電中稱:周恩來是屬於全世界的中國偉人之一,他們為促進人類進步和國際革命團結做出了自己的貢獻。我國人民以愛戴和感激的心情懷念著他對坦桑尼亞的訪問。他還說,我們見過周總理的人,沒有一次不為他的廣泛而深刻的見解和他對人類自由、正義和國際和平事業的獻身精神所感動。

    卡翁達總統也攜夫人並帶領執政黨總書記、首席大法官、政府部長、高級軍官等大批人員,親來中國駐贊使館弔唁。他讚揚周恩來是偉大的英雄和自由戰士,贊比亞人民以欽佩的心情目睹了周恩來為中國和全世界被壓迫人民所作出的巨大貢獻。

    埃及總統薩達特繼承了已故總統納賽爾對中國的友好情誼。他認為周恩來將作為卓越的領導人和第一流的政治家載入史冊。他說,我們同全世界愛好自由的人民一起,將永遠不會忘記周恩來支援和平立場以及為實現和平共處而做出的不懈努力。

    阿爾及利亞領導人布邁丁在長長的唁電中表達了他的極度悲痛。他盛讚周恩來的獻身精神和傑出才智,說周恩來把自己的一生完全獻給了爭取和建立新世界的鬥爭,這位偉大人物將永遠活在中國和世界人民心中,他的革命毅力和忘我精神將永遠是後輩學習的榜樣。

    上世紀七十年代初同中國建交的非洲國家,其領導人同周恩來的接觸時間不長,但也都充滿了深情厚誼。加蓬總統邦戈說,我在訪問人民中國時,曾榮幸地會見過這位傑出政治家。他的卓越才智和對人類的深刻理解給我印象極深。周恩來總理的逝世“對於整個人類是一個巨大的損失”,因為他是人類的一位最傑出的偉人。博茨瓦納總統馬西雷高度讚揚周恩來在全世界,特別在非洲和亞洲反對帝國主義、殖民主義的鬥爭中所發揮的重要作用。塞內加爾總統桑戈爾是非洲著名的“黑人學”學者,他莊重地說,周恩來是忠於民族獨立與和平理想的典範。(陸苗耕 來源:遼寧黨史研究室)

[保存]     [全文瀏覽]     [ ]     [列印]     [關閉]     [我要留言]     [推薦朋友]     [返回首頁]
詳細內容_頁尾

中 工 網 版 權 所 有 ,未 經 書 面 授 權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2008-2011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瀏覽本網主頁,建議將電腦顯示屏的解析度調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