滾動新聞_頁頭
 

當前位置:中工網時政頻道滾動-正文
1949年開國大典那一天:周恩來四天四夜沒合眼
http://www.workercn.cn2009-10-01

    1949年10月1日,毛澤東主席按動電鈕,新中國第一面五星紅旗在北京天安門廣場冉冉升起。

    1949年10月1日。星期六。北京。微風。陰間多雲轉晴。這一天,一箇舊政權在哀歎裡覆滅;這一天,一個新中國在歡呼中誕生。迎著東方黎明的曙光,中華民族獲得新生。 新華社發(資料照片)

    時間已過去一個甲子,但每每回憶這個日子,還是令人熱血沸騰。

    1949年10月1日,農曆己丑年八月初十。北京。

    這是一個民族在歡呼中煥發新生的日子,這是一個民族向著百餘年戰亂屈辱曆史的告別,這是新中國的開國大典。

    記住並重溫曆史,其價值與意義在很大程度上,不僅在於時刻提醒著我們自己從何處而來,在更多細節之處,更為我們的前路,指出方向。

    毋忘來路,不忘其初。

    用自己的帽子把麥克風蓋住

    還記得那段著名的錄影嗎———開國大典時刻,毛澤東在天安門城樓上的麥克風前,莊嚴宣布:“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人民政府今天成立了。”而就在毛主席說這句話時,在他左手邊相隔很近處,有一個人影在畫面上晃了晃。“那個人應該就是我的父親李強,當年中央特科第四科的科長、新中國廣播事業局局長。因為是個側面,所以恐怕只有我們家的人才能認出來。”今年64歲的李延明告訴記者。

    這一天這一刻的李強,是現場通訊的主要負責人。也就是在這天開國大典開始時,發生了一件鮮為人知的意外趣事。

    李強曾經回憶說:“10月1日這天,我一大早就趕到天安門城樓上調試,效果不錯。”可是,“下午3點,開國大典正式開始。一開機器,我大吃一驚,擴音器竟發出一陣陣刺耳的噪音。我們判斷是機器與外界的音響發生了共鳴。廣播局的一位同志急中生智,急忙摘下頭上的帽子扣在了麥克風上,噪音果然沒有了。”

    李延明說:“開國大典時長安街上的沿途廣播擴音準備工作,都是他帶著技術人員做的。那時天安門的擴音器用9個喇叭焊在一起,被叫做‘九頭鳥’。那一天,他是一大早就去了天安門的。”

    公元一九四九,從9月30日到10月1日的這天淩晨,無數人度過了一個不眠之夜,新中國的脈搏已然跳動。

    1日零點,擔負著開國大典糾察任務的當時華北大學俄文大隊學生們到達天安門廣場,作為俄文大隊第一中隊第一班班長的鄒玉光,和同學一起打著紅底黃字的大旗。他們的任務是在金水橋一線,檢查參加遊行的隊伍中是否有禁止帶入場內的物品。大家從零點起執勤,不是站著就是來回走動,沒有休息一分鐘,一直到當日深夜。

    淩晨1點,禮炮部隊的戰士們,一個個已頭戴鋼盔,腰系武裝帶,乘卡車載著54門禮炮,浩浩蕩蕩開向天安門廣場。此時,北京清潔隊的工人們,為了用土壘好會場的檢閱台,已經從30日忙到了這天淩晨2點。

    清晨4點,人民印刷廠的工人準時起了床,開始步行20多裡,向著會場趕來;受檢閱的華東海軍某部,也在這時整裝出發,當他們6點趕到會場時,發現許多陸軍部隊已經到了。至於炮兵部隊、裝甲部隊……則在前一天晚上就到達了指定地點。

    這一天終於到了,多少日子多少年月的奮鬥,到了正式開花結果之時,怎能平常以待,怎能入眠?

    晨曦漸亮,共和國的建立者們和天安門廣場一起屏息靜待,等待一個神聖時刻的到來。

    周恩來四天四夜沒合眼

    這一夜未眠的,不止鄒玉光們。

    這一天的清晨6點,中南海菊香書屋,56歲的毛澤東剛擱下了筆。習慣了夜晚工作的他,原打算早點休息,以飽滿的精力參加第二天的開國典禮。可在前一天剛剛當選中央人民政府主席的他,實在有著太多要思考的問題。

    在這天清晨的北京火車站,時任蘇聯駐華最高長官的謝爾蓋·齊赫文斯基院士,意外地見到了周恩來。“周恩來站在那裡,臉色蒼白,雙目緊閉,身邊兩個警衛攙扶著他。周恩來的秘書趕忙走過來,請我不要打攪總理,他四天四夜沒合眼,一直忙於政治協商會議的工作。當火車出現在月台,周恩來被喚醒,和我們打過招呼後就去迎接蘇聯代表團……”

    對於新生的共和國而言,需要綜合考量的實在太多太多,但這一切又都是頭一回,而且不能有一點差錯。開國大典,是對新中國的第一次綜合性考驗,是向全世界的宣言。為了這一天的到來,毛澤東和他的戰友們早已殫精竭慮。

    時間一點點臨近了。下午2點,毛澤東穿著特別製作的綠色將校呢中山裝,步行走進中南海勤政殿,參加中央人民政府委員會第一次全體會議。在前一天,人民政協第一屆全體會議上當選的毛澤東主席,朱德、劉少奇、宋慶齡等6位副主席和56位委員,宣布就職。從黨的七屆二中全會集中討論工作重心的戰略轉移,到毛澤東發表《論人民民主專政》闡明新中國的性質;從新政治協商會議開始籌備,到政協第一屆全體會議通過《共同綱領》,作出了關於中華人民共和國國都、國旗、國歌、紀年四個重要決議,選舉產生中央人民政府委員會……這是一個全新的中國,這是人民當家作主的國家。

    一位戰士曾詳盡記述當時戰壕裡討論國旗圖案的情形,“我們利用戰鬥空隙,就在陣地上、戰壕裡,在槍炮聲中討論了這三幅圖樣(應徵國旗圖樣),討論會開得非常熱烈,大家不光對國旗圖樣各抒己見,還談了不少激動人心的感想……描繪著新中國成立後的美好前景……”

    時間越來越近了,會議結束,全體領導人乘車出中南海東門,下午2點55分左右,毛澤東、朱德等領導人登上天安門城樓,聯合軍樂隊奏響《東方紅》。

    此時,30萬軍民齊聚廣場,人群與綵綢、旗幟、鮮花、燈籠,早已經匯成了喜慶的歡樂海洋。

    30萬顆心與全中國四萬萬七千五百萬同胞一起,迎候著同一時刻到來。

    大家流著眼淚聽毛主席講話

    “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人民政府今天成立了。”

    下午3點整,當林伯渠宣布慶典開始,毛澤東健步走到麥克風前,向全世界如此莊嚴宣告的時候,16歲的熊暢蘇和同學們一起,站在北師大女附中的操場上,只記得“歡呼鼓掌,連巴掌都拍紅了”。

    在開國大典擔任攝影師的侯波也曾回憶:當時所有的人都激動了,天安門城樓上有1000多人,大家流著眼淚聽毛主席講話。城樓下30萬歡騰的群眾更是情緒高昂。

    後來擔任譚政大將秘書的喬希章,當時在第十八兵團司令部作戰科當參謀,部隊官兵們正在陝西整裝待發,準備參加圍殲胡宗南集團的成都戰役。“那天,我們一堆堆聚在院子裡,通過電台報話機,激動地不放過一絲一毫的聲響,當毛主席濃重的湘音和激昂的語調從廣播中傳來,當軍樂團第一次在天安門廣場奏響國歌,士氣高漲!”

    廣場沸騰了,震天的歡呼直衝雲霄,帽子、圍巾甚至報紙在空中飛舞,30萬人一同起舞、一同高呼、一同歌唱。

    毛澤東在歡呼聲中,按下電鈕,在國歌的伴隨下升起新中國國旗,54門禮炮齊鳴28響,象徵著參加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第一屆全體會議代表中的54個民族,象徵著中國共產黨領導人民英勇奮鬥的28個春秋。隨後,毛澤東宣讀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人民政府公告。3點35分,中國人民解放軍總司令朱德乘坐敞篷轎車,由聶榮臻陪同,順序檢閱三軍部隊,並宣讀《中國人民解放軍總部命令》。接著,1.64萬餘受閱部隊以分列式,按海陸空順序通過天安門廣場。

    一切都是嶄新的,人們用無比興奮的目光注視著一切。第二天的《人民日報》在《記中央人民政府成立盛典》一文中寫道:整整兩個半鐘頭的檢閱,許多人連坐也沒坐一下。電影機、照相機、望遠鏡和幾十萬雙眼睛,一直集中凝聚在受檢閱的部隊身上……

    一切亦是簡樸的,甚至不乏插曲。很多曾參加過開國大典的人們,都能清晰記得那輛拋錨在半路的裝甲車,當天在天安門廣場參加檢閱的裝備出自十幾個國家,被戲稱為“萬國牌”,有的戰士還穿著繳獲的黃色軍裝……

    在開國大典留下的鏡頭中,毛澤東很少出現笑容。毛澤東此刻的心情用他自己的話來說,就是“又愉快又不愉快”。對此,毛澤東後來解釋道:中國解放我是很高興的,但是總覺得中國的問題還沒有完全解決,因為中國很落後,很窮,一窮二白。

    毛澤東更沒有忘記,此時,中國尚有大片土地尚未解放。當禮炮像春雷般齊鳴時,陳賡大將之子陳知建正隨父親在大行軍路上,“那時候,應該正是在江西贛州附近吧。仗還沒打完呢。”四野第十二兵團正與白崇禧激戰“衡寶”,司令肖勁光之子肖伯膺只記得那時“炮火連天”。在湖北,在江西,在解放戰爭的最前線,彭德懷、徐向前、葉劍英等都只能通過收音機,分享這勝利的喜悅。

    但曆史已然扭轉,人心、大勢之所趨,無可阻擋。

    這是人民的勝利。

    當時金水橋旁滿地都是鞋子

    當最後一隊騎兵走過,1萬發禮箭從四面八方向著首都的夜空放射,人們將手中的燈籠點亮,群眾遊行開始了。

    “那時,學校裡大家每天都在排練,因為開國大典當天不僅有閱兵,晚上還有群眾聯歡,所以我們很早就開始準備。10月1日那天,在學校操場上聽了毛主席宣布的聲音後沒多久,我們就向著天安門進發了。”熊暢蘇回憶說,“那一天黃昏,我們女中就在距離天安門城樓不遠的地方,圍成了一圈,跳起了自己編排的舞蹈,紅綢舞、藤圈舞,一支支地跳,歌曲一首首地唱。再看我們周圍,好多單位和群眾,都和我們一樣。想想這麼多年我們一直跟隨著父母,在戰鬥環境中長大,今天終於看到勝利的一天,父輩們為之奮鬥一生的目標實現了,我們成了國家的主人,那心情特別的驕傲,唱也好,跳也好,別提多開心了。”

    這是人民的節日。曾有人記錄當時金水橋旁滿地都是鞋子。遊行的人們只為了多看一眼,不願離去,不知多少人的鞋子被身後人踩掉,興奮中光著腳走過天安門。

    在南京,人們在雨中扭起了秧歌,鑼鼓隊沿著長江兩岸盡情敲打;在武漢,成千上萬群眾在漢江關大樓前的廣場上匯成了10公裡長的隊伍,冒雨遊行;在長沙,《新湖南報》及《民主報》連夜搶發號外,被市民一搶而空;在天津,宣傳卡車隊將消息帶給千家萬戶,鑼鼓聲響徹夜空;在齊齊哈爾,人們為慶祝新中國的誕生,提燈遊行舉行了三天三夜;即使在還處於國民黨統治下的華南地區,海南瓊崖解放區的軍民化妝大遊行和娛樂晚會也舉行到深夜……

    夜色漸深,天安門廣場上,原定9點30分結束的聯歡卻似乎遠遠未到尾聲。驀地,焰火起了,高空中成群彩星飛進,人群不斷爆發出歡呼聲,與“中華人民共和國萬歲”、“中央人民政府萬歲”、“毛主席萬歲”的口號響成一片。

    那時候,“大家都在唱歌跳舞,別提多熱鬧。猛地一下,焰火就放起來,部隊還會打禮炮,連續打了好多次,轟轟直響,我是從解放區來的,以前從沒見過焰火,這次終於見到了,呀,真是太漂亮了。”多少人至今回味不已,“那一天,我們一直鬧到淩晨兩三點,但大家都沒有離去的意思,一直到快天亮,才依依不捨地分別,我們的隊伍回到學校時,已經是早晨七八點鐘,天都已大亮了……”

 

詳細內容_頁尾

中 工 網 版 權 所 有 ,未 經 書 面 授 權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2008-2011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瀏覽本網主頁,建議將電腦顯示屏的解析度調為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