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沉的黑土地-打工文學-農民工頻道-中工網
  當前位置: 中工網農民工頻道打工文學-正文
深沉的黑土地
http://www.workercn.cn 2016-12-13 16:12:45 來源:中工網—《遼寧職工報》
分享到: 更多

  黑土地,是一種商標。

  江南某車站卸下一車東北馬鈴薯,運走後月台留下一層煤粉般的黑土,車站掃去栽花。兩年後,那盆花大賽奪魁。於是,有人運來黑土,稱“花土”,論斤賣。

  黑土是千年黴藤腐草、枯枝敗葉的層累。松遼平原有近80萬平方公裡黑土地,老百姓說:一攥就出油,插根筷子都發芽。

  黑土地坦闊,毫無遮攔,移足其中,卻無法走快,黑土總是暄松粘腳,步子也不會邁大,總有枯枝、棘根纏鞋。

  旋身環顧,周天好似藍色大鍋,把自己扣在了裡面,雲也不飄頭頂,都堆在地平線起伏。突然,遠方露出分明的曲線,那是山的輪廓,曲線下隱現濃綠,那是樹的簇影,待輪廓、簇影愈發清晰,便可見一方方煙盒大小的房子,屯子到了。

  屯子是用土做的,屯周長滿低矮的堿草,細密的根須相互抓挽。雨後松塌,用鋒鍬切成方塊,鏟起晒乾,摞成牆,圍出房,稱“幹打壘”。

  幹打壘門窗很小、墩實厚重。屋內火炕方桌,舉家圍坐吃飯,煮山蘑、炒木耳、拌藤蒿,老者碗側有瓷缸錫壺,滾水燙燒酒,傾一盅,滿屋辣香。

  上世紀60年代,百萬“知青”一夜間湧入黑土地,組起“生產建設兵團”,荒蕪廣袤始有“鐵牛”平治、機聲轟鳴,在耕耘新鮮活力、播種城市氣息的同時,人也開始“植根”。如今,些許村屯仍有年逾花甲老人自報故鄉:北京、天津、上海。

  黑土地,吸納著華夏八方兒女匯聚融合。

  一群南翔征雁掠過,它們感知地氣在收斂,不久便會白雪飄飛,寒暑遷徙,它們俯瞰過黑土地太多的火爆熱烈。歡笑在地頭、村頭、炕頭的二人轉,勁舞著旱船、跑驢、老漢推車的大秧歌,紅火的婚俗、年俗,甚至葬俗也將嗩呐吹得蕩氣迴腸,感天動地,學者稱是“黑土文化”。

  自施灑化肥、農藥、地膜、增長劑,黑土地開始自感“胸悶氣沉、呼吸不暢”,觸手漸失鬆柔,乾燥棱硬,年趨板結。

  仲春,征雁又歸,俯視蘇醒的小河,在殷紅的夕照下浮淌,像黑土地在流血……(周鐵鈞)


深沉的黑土地-打工文學-農民工頻道-中工網
掃碼關注



工人日報
客戶端
蘋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