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留守婦女”到“留守妻子”:關愛體系能否更細化?-幸福家庭-農民工頻道-中工網
  當前位置: 中工網農民工頻道幸福家庭-正文
從“留守婦女”到“留守妻子”:關愛體系能否更細化?
http://www.workercn.cn 2017-12-22 08:18:03 來源:中國婦女報
分享到: 更多

  隨著社會發展和城鎮化進程加速,人口流動日趨頻繁,關注城鎮留守妻子已引起學者關注。最近一期的中國農業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刊登了題為《劇變中的我國留守妻子及其學術和公共政策含義》的一篇文章。記者注意到,文章著力強調城鎮“留守妻子”應受到關注並納入國家家庭支援政策。

  從公開資料和媒體上的“留守婦女”到“留守妻子”,這篇文章中的研究主體不僅僅是稱謂的變化。其中的關注視角和重點有哪些方面?中國婦女報·中國女網記者就此採訪了該文成果課題組負責人——中國人民大學人口與發展研究中心教授段成榮。

  留守婦女基本資訊明顯短缺

  “我們強烈呼籲未來有關留守妻子的學術研究能夠更多地關注城鎮留守妻子;未來有關留守妻子的公共政策一定要儘快把城鎮留守妻子納入其中,把‘健全農村留守兒童、婦女、老年人關愛服務體系’拓展為‘健全留守兒童、婦女(妻子)、老人關愛服務體系’。”段成榮對記者說。

  習慣上,人們將留守人口分為留守兒童、留守老人和留守婦女三個子群體。近幾年來,民政、老齡、統計等部門在獲取留守兒童和留守老人資訊上進展迅速。

  然而,段成榮表示,建立健全留守人口關愛服務體系,有賴於準確地獲得留守人口的基本資訊。但迄今有關留守婦女的資訊獲取進展甚微,涉及留守婦女的基本資訊明顯短缺。

  段成榮表示:“與此同時,在深入城鄉社區開展相關調查研究時,在參與各種相關學術討論時,在對有關統計資料和調查數據進行的初步分析研究中,我們發現,進入21世紀以來,我國留守婦女群體正處在急劇變遷過程之中,無論其規模還是結構都在快速變化。這些變化,有沒有規律性?是什麼規律?應該怎樣應對這些變化?在現有文獻中還沒有受到關注。”

  在段成榮和他的課題組看來,準確地把握這些變動的規律和趨勢,是建立健全留守婦女關愛服務體系乃至整個留守人口關愛服務體系的前提。

  為了更好地推動關愛服務體系建設,更好地為越來越多的有關留守婦女的學術研究提供資訊基礎,段成榮及其課題組利用近年來曆次全國人口普查和1%人口抽樣調查數據資料,對21世紀以來我國留守婦女的劇變情況做出梳理、概括,並簡要探討這些變化的學術和公共政策建議。由於留守人口特別是留守妻子基本是在進入21世紀以後才快速成為一個受到各界關注的社會群體,課題組的數據分析時間限定在2000年至2015年。

  留守妻子處在快速城鎮化進程中

  段成榮教授及其團隊的研究認為,我國留守妻子處在快速城鎮化進程中。

  比如,從來源地城鄉構成看,2000年,全國留守妻子的81%來自農村,只有19%來自城鎮。此後短短15年間,來自城鎮的留守妻子所佔比例快速大幅度提高。2000~2005年,城鎮留守妻子在全部留守妻子中的佔比提高了10個百分點,2005~2010年城鎮留守妻子所佔比重有了更大幅度(13個百分點)的增加。到2015年,城鎮留守妻子在全部留守妻子中所佔比例高達43.72%,全國接近半數的留守妻子居住、生活在城鎮。

  段成榮認為,這一變化主要源於兩方面:一方面是我國城鎮化進程快速推進,人口城鄉結構在21世紀發生根本變化,城鎮人口在全國總人口中所佔比例已達57%。人口城鄉結構變化,必然帶來留守人口包括留守妻子的城鄉結構發生重要變化,只是這種變化在此之前沒有得到足夠重視而已。另一方面是我國流動人口的來源地城鄉結構也在悄然發生變化,進入21世紀以來,來自城鎮的流動人口在全部流動人口中所佔比例越來越高,預計今後一段時期會更高。

  記者注意到,根據《中國流動人口發展報告2017》數據顯示,跨省流動人口男性比例有所提高,東部地區的性別比較低。跨省流動人口中男性比例呈上升趨勢。2011年跨省流動人口中男性占51.2%,女性占48.8%;2016年相應的比例分別為53.8%和46.2%。與此同時,近幾年來,在國家政策推動下,我國戶籍人口城鎮化進步較大,2016年全國戶籍城鎮化率達到41.2%。2014年、2015年和2016年全國戶籍人口城鎮化率分別增長了1.4、2.8和1.3個百分點。

  這些因素和留守妻子的數量相互影響。

  段成榮表示,強調留守妻子的上述城鄉結構變動趨勢,既有重要學術意義,也有重要公共政策含義。

  我國人口大規模流動主要是發生在過去40年內的事,在流動人口產生和快速增長初期,幾乎全部流動人口都來自農村,以至於當時學術界、媒體等各方面都把流動人口與農村人口、農民工等相提並論。

  “近年來,雖然流動人口的城鄉結構已發生重大變化,但上述認識‘定式’還是在媒體報道、學術研究以及公共政策制定等方面牢固地佔據主導地位。迄今,有關留守人口的討論仍然聚焦在農村留守人口上,有關留守妻子的討論仍然聚焦在農村留守妻子上。”段成榮強調,雖然農村留守人口包括留守妻子因其面臨的問題和挑戰更多因而完全需要額外予以關注,但需要指出的是,有關留守人口包括留守妻子的關注視角,必須要迅速扭轉到既包括農村又包括城鎮在內的完整的留守人口包括留守妻子上來。

  “否則,我們將忽視超過半數的留守妻子。這一點,不論是在有關留守妻子的學術研究上還是在有關留守妻子的公共政策制定、實施上,都同樣重要。”段成榮說。

1 2 共2頁


從“留守婦女”到“留守妻子”:關愛體系能否更細化?-幸福家庭-農民工頻道-中工網
掃碼關注



工人日報
客戶端
蘋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