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年了,我們等著拿錢回家-打工生活-農民工頻道-中工網
  當前位置: 中工網農民工頻道打工生活-正文
過年了,我們等著拿錢回家
http://www.workercn.cn 2018-01-11 10:30:23 來源:中工網——《四川工人日報》
分享到: 更多

  本報訊 1月4日,宜賓籍農民工張大姐向本報反映稱,她和10多名工友在四川某藥業有限公司務工時遭欠薪,遂向法院起訴。官司打贏了,還申請了法院強制執行,可就是拿不到錢。“眼看就要過年了,我家急需用錢,希望能幫忙維權。”張大姐說。

  記者第一時間聯繫上了張大姐。據她介紹,2014年11月,她應聘到四川某藥業有限公司,從事遠程處方審核工作,公司與其簽訂了勞動合同,約定工資為5000元/月。最初公司都能按時發放工資,但從2015年10月開始,工資一直被拖欠。“每到月底,我都去找公司要工資,對方總是說,貨款還沒到帳,等收回相關款項,工資一分也不會少。”張大姐說,到2016年6月,公司已差其工資3萬多元。除此之外,還有10多名工友也被欠薪。

  “我們不想與老闆撕破臉,畢竟以前相處得還融洽。”被拖欠了2萬餘元的韓女士稱,為了討要工資,她們多次與公司老闆協商,終無結果。無奈之下,2016年6月,張大姐等人遂向郫都區勞動監察部門投訴,勞動部門介入後,公司仍然沒有兌現承諾。

  2016年6月12日,張大姐向郫都區勞動爭議仲裁委員會申請了勞動仲裁,請求公司支付欠薪及解除勞動關係的補償金。最終,該仲裁委裁定,同年8月25日前公司支付張大姐30367.46元。

  在當地政府部門的協調下,公司支付了部分工資,目前仍差她19661.64元。仲裁生效後,去年年初,她向郫都區人民法院申請了強制執行,和她一起申請強制執行的還有12名工友。

  眼看要過年了,張大姐等人急需用錢。“前不久,我母親做了手術,划了10多萬元治療費。女兒讀高中,馬上又要交學費和生活費了……以前老闆還要接電話,現在連電話都不接了。”張大姐說。正當其走投無路時,她們看到了由四川省總工會主辦、本報承辦的“討薪·回家”專欄,於是通過電話和微信向本報求助,希望能幫忙維權。

  帶著張大姐的問題,4日下午3時,記者與張大姐一道來到郫都區人民法院了解相關執行情況。據該案執行法官介紹,受理該執行案件後,他們迅速前往公司,了解相關情況。經了解得知,該公司從事藥品連鎖經營,去年以來公司經營困難,開始拖欠職工工資。目前,申請執行的職工人數達到30餘人,涉及金額30多萬元。“前段時間,人社部門已將該公司法人周某慧列入拒不支付勞動報酬罪,移送給了公安機關,對她進行刑事拘留,其處於取保候審階段。”該執行法官說,前些天,他還與該公司法人通了電話,她正在外借錢,爭取在公安機關規定的時間內籌集資金,解決農民工欠薪問題。“就在昨天,我給她打電話,她連我的電話都不接了。我們會及時向公安報案,如果她再不能按時籌到錢,可能今年春節只有在監獄過了!”

  走出法院,記者撥通了該公司法人代表周某慧的電話,但始終無人接聽,發簡訊也不回複。

  那麼,在法院的強制執行下,張大姐等人的工資能如數拿到嗎?本報將繼續關注此事。(本報記者 向曉文)


過年了,我們等著拿錢回家-打工生活-農民工頻道-中工網
掃碼關注



工人日報
客戶端
蘋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