維權

勞動維權

紮根農村20年 鄉醫補貼無故被扣

補貼提高工資反降 北京一村醫維權獲賠

2018-12-06 08:43:20

  

  從30歲進入北京一城中村衛生室工作到50歲辦理退休手續,康麗20年間從沒離開這個現在稱之為社區衛生服務站的地方。在這裡,她的職務是醫生。但與各大醫院醫生不同的是:她既是村民又是醫生!

  由於有這種身份的不同,前些年收入低時村委會與她之間相安無事。從2013年國家撥專款直接補貼鄉村醫生開始,村裡越來越關注她收入的變化。當補貼提高到每月3500元時,村裡認為她既在村裡領工資又拿補貼等於是雙份工資,對其他村民不公平。於是,要求她將補貼款交到村裡,隨後,又從工資中直接扣除補貼,使其月收入由6000元銳減至2700元。

  康麗按照村裡的要求做了,但覺得不合理。於是,她申請勞動爭議仲裁,要求返還被扣款項並支付工資差額。近日,法院終審判決支援了她的請求。

  赤腳醫生紮根農村 鄉醫補貼無故被扣

  “雖然我們生活在大都市裡,但我們是實實在在的村民。如果倒退20年,我們還有地可種,有羊可放。儘管村裡已經沒有一丁點兒舊鄉村的氣息了,談起我們這些當年的鄉村醫生,村民們還習慣說我們是赤腳醫生。”康麗說,從醫20多年來她一直沒有離開過生她養她的這個村子。

  “近些年社會上很少稱呼赤腳醫生了,但我心裡一直把自己當成是赤腳醫生。因為,與我自始至終打交道的對象都是村民鄉親。”康麗說:“現在,村裡的年輕人很多外出打工,留守老人和孩子疏於照顧,很多疾病也需要及時治療。與以往比,我也比從前更忙了。”

  雖然更忙了,可是,從2017年開始康麗的收入不僅沒漲反而降低了,而且降幅很大。與原來相比,整整降低了一半還多。

  說起工資降低的原因,康麗說,她1997年入職時每月只能從村裡領到200元補助。後來政府發補貼,她的收入才有所提高。隨著補貼標準的提高,她的收入也漲到了3000多元。但是,當補貼標準提到每人每月3500元後,她的收入開始急劇下降。

  為此,康麗曾找村裡問原因,得到的答覆是:“村裡有權統籌調整村民的收入。”其收入遠高於其他村民就應將高出部分交給村裡。她對這個答覆不滿意,在屢次交涉無果後,她與村裡打起了官司。

  國家補貼只給醫生

  村裡認為分配不公

  近年來,找康麗看病的人越來越多。她治療的病人也不再是簡單的頭疼腦熱了,而是有一定技術難度的疑難雜症了。康麗說,到衛生室工作後總感覺到自己的醫學知識不夠用,於是就自考醫學專科並參加各種形式的醫學培訓。由於勤奮努力,她很快取得了鄉村醫生職業資格證,從一名赤腳醫生成為了一名正式的鄉村醫生。

  為穩定鄉村醫生隊伍,方便農民就近看病,北京市從2008年起實施鄉村醫生補助政策,標準為每人每月800元。2013年7月,原北京市衛生局、北京市財政局又聯合出台政策,將這一補助標準提高到每人每月1600元,並明確規定該部分費用專款專用,嚴禁任何單位和個人剋扣。

  2013年8月,原國家衛生計生委印發《關於進一步完善鄉村醫生養老政策提高鄉村醫生待遇的通知》,要求各地採取先預撥、後結算的方式發放鄉村醫生補助,由縣級財政部門直接將補助經費的80%以上按月撥付鄉村醫生,餘額經考核後發放,不得挪用、截留。

  “看到這些政策後,我非常高興。”康麗說:“我工作了10多年,工資才漲了1800多元。沒想到政府出台這麼好的政策,工資一下子又漲了1600元,一個月能拿到3600多元了。”

  然而,到了2017年事情發生了變化。因為補貼提高到了3500元,康麗的收入明顯高過了其他村民。

  2016年3月,北京市印發《關於加強村級醫療衛生機構和鄉村醫生隊伍建設的實施方案》,將鄉村醫生補貼標準提高到每人每月3500元。針對山區、半山區的不同情況,各涉農區在基本補助基礎上可再增加補助500元至2000元。此次調整後,山區村醫的待遇水平可與鄉鎮社區衛生服務機構持平,月平均工資在5000元左右。

  “我的工資都是村裡發放的。補貼款提高到3500元後,村裡就找我談話,說我每月從村裡領3000多元的工資,又領取3500元的補貼款,相當於領了雙份工資,對其他村民不公平,要求我將補貼款交回。”康麗說,雖然她很不滿意,但也無可奈何。因此,在2017年1月前,她向村裡繳納了每月3400元的補貼款。

  但是,在2017年2月份後,村裡不再要求康麗上交補貼款,而是從她工資裡直接扣除3300元。這樣一來,她的工資不僅打了折,而且銳減至2700元左右。

  村裡扣款缺乏依據

  法院判令全部歸還

  “村裡的解釋也有道理,我也覺得自己有理。”康麗說,由於雙方在如何扣款、該不該扣、是否應當返還問題上爭執不斷,她決定向勞動爭議仲裁機構申請仲裁,請求裁決村社區衛生服務站退還她繳納的鄉醫補貼款,支付按照鄉醫補貼款剋扣的本人工資。

  為了穩妥起見,同時做到有理有據,康麗申請北京致誠農民工法律援助與研究中心給予法律援助。該中心指派張志友律師為她提供免費法律援助。

  在仲裁庭審階段,村社區衛生服務站同意退還康麗繳納的補貼款,但是,不同意支付剋扣的工資。理由是按照雙方勞動合同,康麗的工資標準不低於最低工資標準,村社區衛生服務站向康麗發放的工資符合合同約定。

  2017年12月,仲裁委認可村社區衛生服務站的理由,裁決其返還康麗上交的補貼款,駁回康麗要求支付剋扣工資的仲裁請求。

  康麗不服仲裁裁決,向法院提起訴訟。在庭審時,村社區衛生服務站提交的考勤表顯示,康麗2016年每月應發工資為5500元,2017年1月又調整為6000元,2017年2月工資突然降低為2700元。

  村社區衛生服務站表示,根據合同約定,雙方以北京市最低工資標準作為工資,以經營狀況和康麗工作情況計算獎金,最終合并結算工資和獎金。2017年康麗應發工資降低的原因是,其屬於非營利機構,村社區衛生服務站存在虧損,故降低了康麗的獎金數額。

  張律師指出,根據《關於工資總額組成的規定》第4條規定,工資總額由下列六個部分組成:計時工資、計件工資、獎金、津貼和補貼、加班加點工資、特殊情況下支付的工資。因此,獎金也是工資的一部分,單位不能單方面降低康麗的工資。

  法院審理認為,雖然勞動合同中約定康麗的工資標準不低於最低工資標準,但村社區衛生服務站提交的工資表顯示,康麗的應發工資在2016年是固定不變的,且時間較長,應視為雙方已就工資標準達成一致意見。2017年1月康麗應發工資為6000元,但是2017年2月至2017年8月期間降低為2700元,而村社區衛生服務站對此的解釋缺乏依據,故不予採信。

  最終,法院判決村社區衛生服務站返還康麗2016年3月28日至2017年1月31日期間鄉村醫生補貼款3.4萬餘元;支付康麗2017年2月至2017年8月期間工資差額2.3萬餘元。

  村社區衛生服務站不服一審判決,提起上訴。近日,二審法院終審判決,認定村社區衛生服務站的上訴請求不能成立應予駁回。目前,康麗已經拿回了本應屬於自己的錢。

  □記者 趙新政

來源:中工網——《勞動午報》
編輯:尹文卓

維權副刊

新聞排行

熱點專題

  • 熱點專題

    多地上調高溫津貼 這筆錢你領到了嗎?

  • 熱點專題

    起底老年人消費的N種大騙局

  • 熱點專題

    2018全國兩會熱點“工”話題

  • 熱點專題

    5年兩高報告中的農民工權益保護

  • 熱點專題

    “尊法守法·攜手築夢”全總與教育部聯...

法治觀察

  • 莫讓隱私條款成“空頭支票”

    當平台逾越合理界限任性索權,一旦疏於保管防護,個人資訊便大門洞開,難免被不法分子“乘虛而入”,不僅用戶資訊安全無法保障,還可能滋生個人資訊買賣、電話簡訊騷擾、網路電信詐騙等亂象,侵擾網路空間良性秩序

  • 社會對農民工的包容性不斷增強

    經過改革開放40年的發展變遷,隨著工人隊伍總人數的大幅度增加,工人隊伍的結構也發生了顯著變化課題組認為,20世紀90年代,中國經濟進入高速增長的快車道,農民工群體的規模開始迅速擴大,人數以數億計。

法律文庫

新聞日曆

友情連結

人民網 | 新華網 | 中國網 | 央視國際網路 | 國際線上 | 中國經濟網 | 中國廣播網 | 中國日報網 | 中國青年網 | 光明網 | 中國新聞網 | 中國西藏網
中國台灣網 | 黨建網 | 千龍網 | 東方網 | 南方網 | 北方網
京ICP證100580號 | 互聯網新聞資訊服務許可證 (1012009003) | 京公網安備 11010102002957號 | 中國互聯網視聽節目服務自律公約
廣播電視節目製作經營許可證(廣媒)字第185號 | 資訊網路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11630)
關於我們 | 廣告服務 | 聯繫我們 | 本站地圖 | 投稿郵箱 |著作權聲明 |違法和不良資訊舉報電話:010-84151598 |網路敲詐和有償刪帖舉報電話:010-84151598
Copyright 2008-2017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掃碼關注



工人日報
客戶端
蘋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