維權

勞動維權

《我國衛生健康事業發展統計公報》統計,2009年新發職業病中塵肺病佔比為79.96%,2010年為87.42%……2017年為84.84%——

聚焦職業病①:塵肺病因何高居職業病榜首

工人日報—中工網記者 劉 旭
2019-01-13 08:59:03

  開欄的話

  一組數字讓人心憂,1998年~2017年,我國共報告職業病病例380449例。其中,1998年~2007年報告119948例,2008年~2017年報告260501例,後10年報告的職業病病例數是前10年的2.17倍。2016年全國職業病報告病例數首次超過3萬,每年因職業病造成的死亡人數已超過生產安全事故死亡人數。

  我國職業病以塵肺病、職業性化學中毒、職業性雜訊聾、職業性放射性疾病等為主。隨著新工藝、新技術、新材料的廣泛應用,勞動者在職業活動中接觸的職業病危害因素更加複雜多樣,職業暴露人群日益擴大,職業病疾病譜也隨之發生改變,職業病新發病例呈明顯上升趨勢。

  職業病是嚴重危害勞動者健康的重大公共衛生問題,防控職業病要關口前移、重在抓防。從本期開始,本報將開設《聚焦職業病》專欄,全方位報道職業病防控現狀和預防知識,以期引起廣大企業和一線職工的重視。

  1月9日下午,《工人日報》記者來到瀋陽市第九人民醫院病房。病床上,一個看起來60多歲、頭髮稀疏、黑瘦的人吸著氧氣,不停地咳嗽著,床頭柜上擺著半罐頭瓶子痰,這就是42歲的塵肺病患者張俊明。

  截至目前,全國累計報告塵肺病患者600萬人,張俊明就是其中之一。

  《我國衛生健康事業發展統計公報》統計,2017年,新發職業病中塵肺病佔比達84.84%,居於第一位。這些年,國家政策、法律保護、社會救助和醫療救治已在全面提速。然而,2009年新發職業病中塵肺病佔比為79.96%,2010年為87.42%……10年間,塵肺病患者佔比仍居高不下,防治工作收效甚微,這是為何?

  “跪著等死”的一群人

  “我今年還不到50歲,每天吸氧10個小時,吃大把子的藥片,走不了幾米就喘不上氣,啥活兒都幹不了,廢人一個!”張俊明紅腫的眼睛裡籠罩著悲傷。

  12年前,張俊明跟同村人到遼寧本溪市山裡一家私人煤礦(現已關停)打工。學鑽眼兒放炮,用的是幹鑽,在幾千米長的深洞,通風設備不好,防護裝備只有一個安全帽和一個棉布口罩。幹起活來,粉塵冒起一米多高,停工後,鼻孔、耳朵裡全是灰,嘴裡是唾沫和的泥。

  2015年,張俊明突然發現自己幹活氣短,經常感冒,像發高燒一樣,雙腳也出現了水腫,他到縣醫院卻被診斷為肺心病,常年吃藥也沒見好。去年底,張俊明憋的實在出不來氣,家人送他到醫院。專家說他塵肺病三期,肺纖維化很嚴重,出現了肺氣腫、心臟萎縮,沒法洗肺,只能吸氧減輕病痛。

  塵肺病是在生產過程中吸入生產性粉塵所引起的以肺組織纖維化為主的疾病。該病共有13種,是一種無法逆轉的致殘性職業病,塵肺會像石頭一樣堅硬,從發病到死亡,平均只有4~5年。因為呼吸急促,患者無法躺著,只能跪著,這也是所有塵肺病患者離世的最後姿態。

  “像張俊明這樣來大醫院就診的是極少數,大部分患者只能在村衛生所和鄉鎮醫院治療,治療條件極差。”瀋陽市某三甲醫院呼吸內科主任醫師趙勇毅說。他的一個患者陳克亮,剛開始去村衛生所吃藥打針,病情嚴重後去鎮醫院治療,既沒有專門針對塵肺病治療的儀器設備,也沒有專業醫生,給他開的多是抗生素,導致陳克亮現在免疫力非常低。

  2017年12月24日,老家在遼寧省朝陽縣王營子鄉的徐鳳琴還完了拖欠的9萬元外債。20年前,丈夫到遼寧葫蘆島市的鉬礦上班,由於企業沒繳工傷保險,且塵肺病不在“新農合”報銷範圍,所有治療費用都是個人承擔。“一年住院洗兩次肺,加上吃藥,直到我愛人4年前去世,花了15萬元,那時我家一年收入才7000元。身邊都是像我這樣四處借錢治病的人,有的人老婆受不了乾脆離了婚。”

  為何多年防治成效甚微

  據不完全統計,近三年來,我國出台了《關於加強農民工塵肺病防治工作的意見》《陶瓷生產和耐火材料製造企業粉塵危害專項治理工作方案》等70餘份保障塵肺病人權益的檔案。塵肺病防治能力和服務體系有所加強。然而,2016年全國新增26940例,2017年新增22701例,每年仍較大幅度增加。

  “企業防塵除塵成本高不願投入,職工自我防護意識淡薄,職業衛生監管不到位都是造成防治成效甚微的三大原因”,遼寧職業病防治專業人士何柏松說。

  在鐵嶺,某大型國有煤礦選煤廠內,一台大型布袋式除塵設備嗡嗡作響,這台設備是廠裡4年前一次性投入800萬元購來的。該選煤廠廠長李青遠表示,選煤廠是採煤企業裡除井下作業環境外粉塵最多的工作環境。根據檢測數據顯示,如此“昂貴”的除塵設備除塵率僅為50%~70%。“也就大企業為了環保和職工健康肯花錢,中小企業根本無力承擔。一想到花錢效果還一般,更是沒人願意買。那些更小的‘作坊’式企業,好一點的能安裝個排風扇就很不錯了。”

  “職工自我防護意識淡薄,提溜脖領子也勸不住別摘口罩。”劉志成是阜新礦業(集團)有限責任公司的一名基層車間主任,他告訴記者,企業十分重視職業病的防治,園區內立滿宣傳展板,安全生產教育課上班長苦口婆心地提示不戴口罩的危害,可還是有職工聽不進去,工作時嫌呼吸不暢而私下裡摘口罩作業。“可能你工作8小時,戴了7個半小時,就剩下的半小時顆粒物濃度高,你就吸進去了,長期以往,無論企業怎麼除塵,還是能患上塵肺。”

  何柏松在調研中發現,許多用人單位職業健康監護檔案極不齊全,有的完全沒有進行崗前、崗中和離崗前體檢,有的企業只是給在崗工人進行抽查體檢,很少有企業建立職業健康監護檔案。甚至有的用人單位怕增加企業負擔,向塵肺病患者隱瞞病情或者借故辭退不讓其進行職業病診斷,農民工更加是沒有職業健康檢查。

  讓這些企業肆無忌憚的主要原因是職業衛生監管不到位,處罰不重。“眾多有塵肺病危害的生產企業中,相關部門能夠直接進行監督檢查的只是一部分,這麼多年,沒聽說哪個職業病防治做不好的企業受到處罰的。另外,很多小型私企根本不在職業衛生監管範圍內,而這些企業,恰恰是塵肺病高發企業。”何柏松如是說。

1 2 共2頁

來源:中工網——《工人日報》
編輯:王硯

維權副刊

新聞排行

熱點專題

  • 熱點專題

    多地上調高溫津貼 這筆錢你領到了嗎?

  • 熱點專題

    起底老年人消費的N種大騙局

  • 熱點專題

    2018全國兩會熱點“工”話題

  • 熱點專題

    5年兩高報告中的農民工權益保護

  • 熱點專題

    “尊法守法·攜手築夢”全總與教育部聯...

法治觀察

  • 搶票軟體靠譜嗎?

    一年一度春運又要到了,你買到春節回家的票了嗎?數以億計的人口遷移,讓春運車票成了一年裡最難買到的那張票。跨站買票、買短途票上車補票、準點撿漏等已是老生常談的技巧。隨著互聯網的發展,搶票軟體成為購票熱門渠道。搶票軟體的收費透不透明?真能優先出票嗎?

  • 駕駛艙不是會客室,飛行安全無小事

    據中國民用航空中南地區管理局日前發布的公告,東海航空一名飛行員在飛行途中3次允許自己的夫人進入駕駛艙,而且後兩個航段並未購票。飛行員陳某某因此被行政處罰2000元,機上安保人員孫某某被罰款800元,東海航空被行政警告。此外,東海航空公司給予該飛行員停飛6個月、取消教員資質以及罰款1.2萬元的處罰。

法律文庫

新聞日曆

友情連結

人民網 | 新華網 | 中國網 | 央視國際網路 | 國際線上 | 中國經濟網 | 中國廣播網 | 中國日報網 | 中國青年網 | 光明網 | 中國新聞網 | 中國西藏網
中國台灣網 | 黨建網 | 千龍網 | 東方網 | 南方網 | 北方網
京ICP證100580號 | 互聯網新聞資訊服務許可證 (1012009003) | 京公網安備 11010102002957號 | 中國互聯網視聽節目服務自律公約
廣播電視節目製作經營許可證(廣媒)字第185號 | 資訊網路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11630)
關於我們 | 廣告服務 | 聯繫我們 | 本站地圖 | 投稿郵箱 |著作權聲明 |違法和不良資訊舉報電話:010-84151598 |網路敲詐和有償刪帖舉報電話:010-84151598
Copyright 2008-2017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掃碼關注



工人日報
客戶端
蘋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