維權

勞動維權

上門服務者的權益誰來保障

黃嘉慧
2019-05-15 08:05:54

  馬路上騎著助動車飛馳而過的外賣員,平日裡送服務上門的平台“服務者”……隨著互聯網經濟的發展,這些讓生活變得越來越便捷的職業如雨後春筍般冒出。成為他們中的一員方式或許很簡單:開啟App、註冊手機號、預約培訓、上崗幹活。然而,當各種勞動糾紛發生時,這一群體的權益又如何維護呢?

  職工自述

  註冊培訓即成為平台外送員

  康先生是去年5月接觸到配送平台的,說起初衷,他表示想在自己本職工作之餘找個兼職,賺賺外快。“我之前是做保安的,做兩個白班休息兩天再做兩個夜班的工作安排讓我有很多自己的時間。看到電視裡、手機網上都在說外賣員賺得多,我想自己也能試試,所以就下了這個平台,看看是個什麼玩意兒。”

  抱著好奇心,康先生下載了配送App,在軟體上註冊了手機號後,根據軟體提示,預約了上崗培訓的課程,他說根據App顯示,如果不預約上崗培訓就沒辦法接下去的步驟,因此他覺得這步倒是做得挺好的,但讓他沒想到的是,培訓當天,負責培訓的老師除了告訴他們配送流程、接單技巧和安全培訓之外,還表示:軟體內必須先預存300元方能開始接單,不能從“零”開始。“當然這個我開始也是接受的,因為培訓的老師說如果哪天不幹了,可以全部提現。這300元就是一個‘啟動資金’。”除此之外,培訓老師還告訴他,配送員需要配備“裝備”才能開始配送,其中最基本的就是套裝三件套:馬夾、檔案袋及一張含自己照片的資訊卡。

  有了這“三件套”,康先生覺得自己應該算是正式成為“配送員”了。為此,他在嘗試了一個月的兼職派送工作之後,辭去了原本的保安工作,專職幹起了這份配送的工作。在他看來,這份工作屬於“幹多少拿多少”,只要自己肯幹,得到的也會更多。

  打卡照片不合規定即被扣款

  這份配送工作對於康先生而言勞動強度並不是很大,只是在一些搬運重物的時候有些累,但他也樂此不疲,因為根據平台的規定,貨物越重、距離越遠,派送訂單的提成也就越多,對他而言,到手的錢也就越多。

  對於康先生這樣一名外來務工人員而言,配送的活讓他每天奔波在上海的街頭,更加熟悉起了上海的大街小巷,隨之而來的是他發現自己在跑單過程中的一些“問題”。“平台是根據派單的遠近和貨物的重量計算費用的,但是系統的計算方式和我自己的導航卻不盡相同。”他以自己曾送過的一單為例:從虹翔三路到靈岩路,系統顯示的是18公裡,而自己使用的騎行導航實際顯示的是25.4公裡,而平台的計價方式是:5公裡以下16元,5公裡以上每公裡增加10元,根據這個計價方式,康先生認為自己應該拿到216元,而平台實際給了146元,將近50元的差價讓康先生很是憤怒,他想不通明明自己跑了這麼遠,到手的金額卻不盡如人意,“即便是跑出租的,也按裡程收費吧!像我們這種騎助動車送貨的,怎麼就不能按實際裡程拿到相應提成呢?”

  距離測算對於康先生而言還算是“隱形”扣費,但平台還有明著剋扣他金額的事發生。“有一次軟體的系統消息裡彈出彈框,說我被扣了15元。”搞不清狀況的康先生直接找到了線上客服,客服表示康先生是因為沒有按照規定打卡,所以被扣了15元。“以前也有抽查打卡的時候,要求我們需要自拍,顯示出資訊卡和身穿馬夾的模樣,我也被抽到過,當時我也是這麼拍的。”讓康先生感到氣憤的是,平台客服告訴他,現在平台實行每天打卡制度,也就是說他每天都要拍一張照片傳至後台。這也就算了,而更讓他無法接受的是,之前上傳的照片都好好的,但是到了這天他拍的照片卻在平台被審核為“不通過”,理由是沒有顯露出馬夾的完整樣子。為什麼之前拍的照片就能通過,而現在同樣的照片就無法通過呢?為此康先生再一次找到線上客服想要個說法,但是客服不是用“稍等,正在進一步核實情況”,就是發了一張標準的自拍照片,讓康先生隔天重新拍攝即可,這樣的回複遠不是他想要的。

  投訴無門只得赴報社訴苦

  無論是距離的測算,或是拍照打卡,讓康先生覺得失望的是平台的回應方式。“我每次碰到這種情況,想找‘人’投訴都沒辦法,你說這算咋回事!”康先生告訴勞動報記者,他也曾經嘗試過撥打400開頭的電話客服,但是電話客服表示如果是配送員的情況,還得找線上客服,電話客服僅限於回答配送用戶的問題。

  那麼康先生就沒有遇到過真正的聯繫人嗎?他的回答是肯定的,“除了培訓的時候碰到過培訓師,其他時候基本都是我與用戶之間有聯繫,與平台任何人都沒有聯繫,也沒有人來找過我。”康先生坦言,這份工作更加像是為自己打工,雖然在工作時他確實感受到了自由,但在發生了這一系列他認為不公平的事情後,卻是無人過問、無人給回應的情況,“難道要我像新聞裡的外賣小哥那樣,出了交通事故,或者是受傷了之後,平台才會有人搭理我嗎?”康先生左思右想,實在是想不通,他又嘗試諸多途徑的投訴,但依然無果。在這種情況下,他只能來到了本報信訪室。

  記者體驗

  “全自助”上崗體驗

  配送員的註冊程序是否如康先生所言如此簡單?平台中的這些問題又該如何解決?為此,記者先登錄了該平台官網進行查看,發現官網內主要分為幾大分類,分別是配送員招募、成為配送員工、成為合作商戶、常見問題與關於我們。記者點開了“成為配送員工”,發現頁面上招聘的是產品類、技術類、市場類、財務類及人力行政類等五類員工,均與配送員無關。記者點擊“配送員招募”,跳轉出了與康先生所說一致的報名流程:掃碼下載二維碼、App報名上傳資料及站點培訓獲取資訊卡後接單。

  隨後,記者又像康先生一樣,在手機上嘗試註冊一個配送員賬號。在輸入手機號、“閱讀”配送員合作協議、實名驗證身份資訊之後,平台立即要求記者現場培訓,若不預約培訓則無法進行下一步領取資訊卡的身份。記者點擊進入預約培訓場次後發現,一周內的培訓場次均顯示“已約滿”。在預約成功後,系統提示需要準備50元報名費用,現場免費贈送馬夾、檔案單和精美資訊卡,也就是康先生所展示的“基本裝備三件套”。

  在此之後,記者嘗試前往培訓地點一探究竟。記者發現這一開設在商務樓內的培訓點更像是一個小班化的教室,房間內坐著20人左右,培訓師上台講解了關於平台的配送流程、接單技巧和安全培訓後,向每個人收取了50元,並發放了相應的三件套。當記者詢問培訓師,是否要簽訂相應勞動合同之類檔案時,他表示他只負責培訓業務,其他內容他也不清楚。而記者根據資訊卡上的電話,撥打了400的客服熱線,想詢問勞動合同等事宜,電話客服表示關於配送員的問題可以直接諮詢線上客服,電話客服不予受理。

  至此,記者也陷入了像康先生一樣的情況,即電話客服不予受理,線上客服的回答則不能令康先生滿意的情況。

1 2 共2頁

來源:勞動報
編輯:李方

維權副刊

新聞排行

熱點專題

  • 熱點專題

    多地上調高溫津貼 這筆錢你領到了嗎?

  • 熱點專題

    起底老年人消費的N種大騙局

  • 熱點專題

    2018全國兩會熱點“工”話題

  • 熱點專題

    5年兩高報告中的農民工權益保護

  • 熱點專題

    “尊法守法·攜手築夢”全總與教育部聯...

法治觀察

  • 平台可以虛擬人員管理要實在

    康先生接觸平台配送不久,本想在自己本職工作之餘找個兼職,賺賺外快,不料卻遭遇各種扣款。在體驗了一把“全自助式上崗”之後,發生糾紛,投訴無門,莫非平台經濟的便利已經延伸至企業管理,糾紛也要“自助消化”?

  • 號稱“看新聞能賺錢”, 真相原來如此……

    “看新聞能賺錢”“隨時提現不受限”……近期,在一些短視頻平台上,經常出現類似的新聞類APP廣告。“新華視點”記者調查發現記者實測:廣告頻現網路,“能賺錢”有諸多限制條件濟南市民劉希同近日在某短視頻平台上,看到一則名為“淘頭條”的新聞APP廣告,廣告宣稱看新聞可以賺零花錢,一天可以賺幾十元,新註冊用戶還可以獲得18元紅包,當天可提現。

法律文庫

新聞日曆

友情連結

人民網 | 新華網 | 中國網 | 央視國際網路 | 國際線上 | 中國經濟網 | 中國廣播網 | 中國日報網 | 中國青年網 | 光明網 | 中國新聞網 | 中國西藏網
中國台灣網 | 黨建網 | 千龍網 | 東方網 | 南方網 | 北方網
京ICP證100580號 | 互聯網新聞資訊服務許可證 (1012009003) | 京公網安備 11010102002957號 | 中國互聯網視聽節目服務自律公約
廣播電視節目製作經營許可證(廣媒)字第185號 | 資訊網路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11630)
關於我們 | 廣告服務 | 聯繫我們 | 本站地圖 | 投稿郵箱 |著作權聲明 |違法和不良資訊舉報電話:010-84151598 |網路敲詐和有償刪帖舉報電話:010-84151598
Copyright 2008-2017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掃碼關注



工人日報
客戶端
蘋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