維權

勞動維權

員工職場不檢點 可以解除合同嗎?

2020-07-31 07:36:34 來源:勞動報

  喬法官:

  我是一家文化娛樂公司的行政負責人。最近我們公司因一主管的不檢點行為處在了輿論的風口浪尖。

  錢小姐是去年公司招聘的新員工,年輕漂亮、待人熱情,大家都挺喜歡她的。顧先生是錢小姐所在部門的區域主管,他們部門主要從事與文化娛樂相關的活動策劃、宣傳等工作。去年年底,顧先生帶著錢小姐等人一起去外地開展會。但是回來後沒多久,錢小姐就辭職了,也不肯說什麼原因。沒兩天錢小姐的男朋友就吵上了門,他稱顧先生已有家室,卻利用職務便利對錢小姐進行性騷擾,還在出差期間以討論業務為名強留其在自己房裡過夜。小夥子情緒非常激動,還掛起了橫幅,引起了圍觀,有人還拍起視頻進行直播。我們馬上接待了他,明確會查實相關事實並據實處理。事後,我們找顧先生談話。顧先生先堅決否認,後又稱當日酒會,自己不勝酒力,是錢小姐主動找他,雖共處一夜,但兩人只是談了點業務上的事,並未發生不檢點的事。我們又找了當日同去出差的同事詢問,在調查過程中,錢小姐男朋友又提供了許多顧先生在當日及之前發給錢小姐的一些露骨的挑逗的微信,這一切都讓我們相信顧先生確實存在不檢點的行為。

  公司規定,對於違反職業道德、實施性騷擾或有其他不檢點行為的,可以解除合同。因這事在網上傳播很快,公司名聲受到了很大影響,我們決定立即與顧先生解除勞動合同。顧先生卻認為公司制度不該管8小時之外的事,私人之間的感情糾葛與勞動合同履行無關,認為我們解僱違法。我想請問下,對這樣的職場不檢點行為,我們能解除合同嗎?

  讀者 馬先生

  馬先生:

  “性騷擾”一詞最早見於西方媒體,多指對異性在言語、心理或身體上以性的方式實施非禮的行為。

  性騷擾行為以針對女性為多。早在2011年我國頒布實施的《婦女權益保障法》就明確規定,禁止對婦女實施性騷擾,受害婦女有權向單位和有關機關投訴。近年來,關於職場性騷擾的事件頻現於媒體,女職員考慮到就職不易,加之涉及個人聲譽和隱私,往往選擇隱忍,而即使訴訟,由於這種情況發生場合往往較為隱秘,取證困難,在司法實踐中認定也較困難。而這都無形中導致了職場中這種不良風氣的蔓延。

  國家在相關立法的過程中已高度重視這個問題,最近頒布的民法典就專門對性騷擾的內涵、責任等進行了明確,規定違背他人意願,以言語、文字、映像、肢體行為等方式,對他人實施性騷擾的,受害人有權依法請求行為人承擔民事責任;機關、企業、學校等單位應當採取合理的預防,受理投訴,調查處置等措施,防止和制止利用職權、從屬關係等實施性騷擾。上述法律規定中不僅確定了性騷擾的判斷標準,而且更強調了用人單位預防及調查處置的義務。

  我們都知道,用人單位經民主程序依法制定的規章制度,且於法不悖的,可以作為處理勞動爭議的依據。用人單位通過制定規章制度將禁止職場性騷擾或不檢點行為作為員工行為規範,並將其列入用人單位管理範圍是符合上述立法精神的。同時,現在的職場已經很難用固定的工作場所和固定的工作時間來界定,在8小時之外個人不檢點行為有時確實會對合同履行甚至企業發展帶來負面影響,這也是為什麼很多大企業對員工業外活動設置一些道德要求的原因。

  顧先生在與女下屬的接觸中利用微信等方式在言語、心理上以性的方式實施非禮,已經侵犯了錢小姐的人格尊嚴。出差當晚究竟發生了什麼,我們不得而知,但至少其利用職務便利以討論工作為名強留未婚單身女性在深更半夜與其共處一室,該行為是不檢點的。你們公司關於性騷擾和不檢點行為處理的規章制度符合法律規定,你們在收到相關投訴後進行調查並進行處理也是於法有據的。顧先生認為,私人感情糾葛與勞動合同履行無關,公司無權幹涉,理由並不成立。為了避免類似情況再次發生,建議你們加強對員工教育,並建立健全預防機制和員工投訴保護通道,促進良好職場環境的形成,推動社會風氣的好轉。

  (喬蓓華,上海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民二庭副庭長)

編輯:尹文卓

維權副刊

熱點專題

  • 熱點專題

    抗擊疫情,工會在行動

  • 熱點專題

    穿越寒冬傳遞春的溫暖——全國工會20...

  • 熱點專題

    酷暑時節 “娘家人”為職工“遮陽”

  • 熱點專題

    全總召開“工會關愛快遞員”新聞發布會

  • 熱點專題

    讓210萬快遞小哥感受“娘家”溫暖

法治觀察

  • 編段子“掙流量”不是傳播正能量

    “女孩考上清華跪謝父親”如果是真實事件,確實讓人很感動,也很值得網友點贊、轉發。但這一“勵志求學故事”卻是短視頻創作者杜撰的,且並無“視頻為虛構”的標註。顯然,這種“假人假事”短視頻營造出來的“感動”,最終只能收穫網友的反感與厭惡。

  • 讓救護車空跑的“玩笑”開不得

    “急急忙忙趕到,一個人也沒有,又白跑一趟。”近日,南京市急救中心鼓樓分站的急救人員又一次無奈返回到了分站,這已經是他們當天第10次“空手而歸”了。記者從南京市急救中心了解到,7月22日,該中心共接聽呼救電話2120個,派車521次,達到了曆史最高,其中空跑124次,僅醉酒的就高達32次,成為救護車空跑的“罪魁禍首”。

法律文庫

新聞日曆

友情連結

人民網 | 新華網 | 中國網 | 央視國際網路 | 國際線上 | 中國經濟網 | 中國廣播網 | 中國日報網 | 中國青年網 | 光明網 | 中國新聞網 | 中國西藏網
中國台灣網 | 黨建網 | 千龍網 | 東方網 | 南方網 | 北方網
關於我們 | 廣告服務 | 著作權聲明 | 違法和不良資訊舉報電話:010-84151598 | 網路敲詐和有償刪帖舉報電話:010-84151598
Copyright © 2008-2020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掃碼關注




中工網抖音


工人日報
客戶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