維權

維權故事

辦卡容易退錢難:健身房成“添堵房”

捲款跑路、私教亂象該如何“對症下藥”?

2018-01-12 09:53:25

  近年來室內健身行業蓬勃發展,無論是高端健身會所,還是連鎖品牌門店,抑或是私人健身工作室都如雨後春筍般湧現。  新華社記者毛思倩攝

  本報記者朱翃

  2017年底,上海白領王曉元(化名)被健身房“添堵”了。他在一家健身會所辦了三年會員卡,才用了兩年,該健身會所卻“人去樓空”,會員無法辦理退款手續。

  “本來想健健身,有個好身體和好心情,這下好了,歲末年初身體也健不成了,心裡還很添堵。”王曉元對記者說。

  跟他有一樣遭遇的還有數百名健身愛好者,他們自發組建了微信維權群,希望能找到維權方法和途徑,在農曆新年前要回部分損失金額。

  老闆“跑路”無人“接盤”

  在上海擁有40多家門店的奧森健身在2017年12月上旬接連關閉了20多家門店,辦卡會員大都無法辦理退款手續

  隨著人們對自身健康的高度關注,近年來室內健身行業蓬勃發展。無論是高端健身會所,還是連鎖品牌門店,抑或私人健身工作室都如雨後春筍般湧現。

  據不完全統計,目前上海的各類健身會所、健身俱樂部已達4000餘家。其中,知名品牌的連鎖健身機構約佔五成,“小而雜”的健身機構佔據另外半壁江山。

  大潮湧起,魚龍混雜。近段時間,健身會所老闆捲款跑路,健身館私教訓練不當等情況不時出現,讓不少熱愛健身的消費者或損失錢財或傷了身體,更讓許多正想要辦卡健身的市民們對健身會所“避而遠之”。

  “我是2015年12月在喚潮健身會所長寧店購買了三年卡,一共6000元人民幣。當時之所以選擇買三年卡,一是推銷人員給出的所謂折扣優惠,二是覺得他們在上海有幾十家門店,應該不會輕易倒閉。沒想到,老闆捲款跑路的事情也被我遇上了。”王曉元說,長寧這家健身門店兩年內就更換了經營者,從“喚潮”改名為“奧森”。

  如今,改名為奧森健身的門店同樣因為老闆過度擴張,資金鏈斷裂而拖欠了房租、水電等,老闆索性在2017年12月初閉門關店,留下200多位辦卡會員,因為退款維權的事情焦頭爛額。有一些並不經常到店健身的辦卡會員,連這個消息都不知道。

  就這樣,在上海擁有40多家門店的奧森健身在2017年12月上旬的幾天內接連關閉了20多家門店,辦卡會員大都無法辦理退款手續……

  奧森會員朱先生還有10多節私教課沒有上完,他按照業已閉門的會所門前的“通知”前往轄區市場監督管理所登記資訊時,工作人員直言不諱:市場監督部門只能幫忙調解,但前提是門店負責人找得到。

  實際上,奧森很多店關閉後,負責人也隨即失聯。如果負責人始終聯繫不上,會員們只能通過法律途徑來維權。但走法律途徑時間長、成本高,讓很多會員感覺維權“希望渺茫”。

  一些會員表示,希望場地租賃方以及當地街道、工商等政府部門通過協商,協調一家第三方健身機構來“接盤”,畢竟大家的健身需求還是客觀存在的,但這一方法同樣“希望渺茫”。

  一位不願具名的街道工作人員告訴記者,要找第三方健身機構來“接盤”,就意味著要承擔起這些會員們尚未消費結束的會籍、私教課等。“這等於讓新來的健身機構還沒開門營業,就先背上一筆不小的債務,誰會願意這麼‘接盤’呢?”

  一方面是健身市場的火熱;另一方面,由於市場競爭激烈,發展模式單一,超過一半的國內健身俱樂部快速擴張、成本過大,存在虧損問題,頻繁出現關門跑路現象引發的年卡用戶維權糾紛,給健身行業帶來巨大的負面影響。

  不靠譜的“賣卡辦點”模式

  一家健身會所三四十天的銷售額可達200萬元到300萬元,老闆以四五十萬元作為首家店的運營費用,剩下的錢用於投資別的店

  “奧森”之前已有類似案例:2017年11月初,上海市南京西路一家健身俱樂部突發關門,數百名會員的上百萬元會費被捲走,消費者陷入維權困境。

  “一些開在商住兩用樓裡的所謂‘健身工作室’,有些其實連公司都不曾註冊,一旦發生糾紛,消費者連老闆都找不到。”某健身連鎖企業負責人張安文(化名)說,“相比處於灰色地帶的健身工作室,一些‘賣卡辦店’的小規模健身機構同樣存在消費風險。”

  張安文介紹說,“賣卡辦店”幾乎是健身房行業內的常見“套路”。“許多健身門店,一開始只需要六七十萬元的啟動資金,將場地租賃下來,門面稍作裝修,購買或租一些健身器材,再招幾名前台、銷售和教練,就可以開門營業並賣卡了。”

  按照目前的“行情”,健身門店的健身卡都是3至5年為期,時間越長折扣越優惠。“很多銷售人員只有很低的基本工資,收入基本靠賣卡提成,因此他們會將會所的資質和優惠條件吹得天花亂墜,只為多賣卡,多賣五年卡。”

  據了解,一般一家健身會所三四十天就可以賣到200萬元到300萬元不等的銷售額,老闆留下四五十萬元作為第一家開張門店的運營費用,剩下的一兩百萬就可以繼續投資別的門店,如此往複,瘋狂擴張。

  “但是一旦資金鏈斷裂,或者銷售款被老闆挪作他用,就可能導致風險的出現。而只要旗下一家門店出現資金問題,無論是飲鴆止渴式的‘畸形賣卡’還是索性關門歇業,都會讓整個連鎖門店出現多米諾骨牌式的崩壞。”張安文說。

  “市場上那些‘空手套白狼’式發展的健身會所,因為新會員加盟、資金鏈或者其他一些問題,普遍活不過兩年,這是個成敗的拐點。一旦抗不過這個拐點,老闆就會謀划著出手轉讓,或者乾脆關門開溜。”王曉元辦的三年期卡,正是在2年的時間“拐點”上出了問題。

1 2 共2頁

來源:新華每日電訊
編輯:王硯

維權副刊

新聞排行

熱點專題

  • 熱點專題

    “尊法守法·攜手築夢”全總與教育部聯...

  • 熱點專題

    13位人大代表簽名呼籲:勞動法律硬起...

  • 熱點專題

    “七五”普法·勞動法律系列專題之殘疾...

  • 熱點專題

    “七五”普法·勞動法律系列專題之社會...

  • 熱點專題

    “七五”普法·勞動法律系列專題之安全...

法治觀察

  • “溫暖之舉” 豈可冰冷落地?

    歲末年初,南方多地進入濕冷天氣,杭州市民政部門推出53處臨時避寒點,讓流浪人員可以前往避寒,這項“溫暖之舉”一經推出,網友紛紛點贊。然而,據當地媒體調查發現,這些臨時避寒點大多沒有提供儲備物資和24小時值班人員,只有1家避寒點符合條件。

  • “冰花男孩”成長路上的冰霜更需消融

    9日,多家媒體報道的來自雲南省昭通市魯甸縣新街鎮轉山包小學三年級的“冰花男孩”引起全社會的廣泛關注,網路曝光的照片中,男孩衣衫有些單薄,頭髮、眉毛、睫毛全部凍出冰花,臉蛋也凍得通紅,但他站得筆直,全社會為之動容。

法律文庫

新聞日曆

友情連結

人民網 | 新華網 | 中國網 | 央視國際網路 | 國際線上 | 中國經濟網 | 中國廣播網 | 中國日報網 | 中國青年網 | 光明網 | 中國新聞網 | 中國西藏網
中國台灣網 | 黨建網 | 千龍網 | 東方網 | 南方網 | 北方網
京ICP證100580號 | 互聯網新聞資訊服務許可證 (1012009003) | 京公網安備 11010102002957號 | 中國互聯網視聽節目服務自律公約
廣播電視節目製作經營許可證(廣媒)字第185號 | 資訊網路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11630)
關於我們 | 廣告服務 | 聯繫我們 | 本站地圖 | 投稿郵箱 |著作權聲明 |違法和不良資訊舉報電話:010-84151598 |網路敲詐和有償刪帖舉報電話:010-84151598
Copyright 2008-2017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掃碼關注



工人日報
客戶端
蘋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