維權

圖片聚焦

協商解除勞動關係後 去公司交接時出車禍

負傷女工能認定工傷嗎?

2018-12-10 08:47:28

  

  員工與單位協商一致解除勞動關係,雙方之間的勞動關係是達成合意時立即解除,還是等待辦完工作交接等手續後才解除?針對這個不常見,此前從沒引起人們重視的問題,許晴與其所在公司折騰2年多時間,曆經仲裁、法院5次審理,終於在近日有了答案:即等待雙方辦完交接、補償等手續才解除。

  據了解,許晴和公司之所以在這個問題上較真,原因是牽涉到了雙方直接的切身利益。如果許晴的勞動關係在達成協議時即解除,那麼,她就不能認定為工傷,也不能享受醫療期、工傷等待遇了。

  因此,勞動部門一認定許晴屬於工傷,公司就提起行政訴訟狀告勞動部門。恰在此時,許晴又在醫療期內懷孕。她不僅要求支付停工留薪期工資,還要求再次續延勞動合同期限。不過,她續延合同期限的要求並未得到法院支援。

  協商一致解除合同 交接途中被車撞傷

  許晴告訴記者,她於2016年8月17日入職北京一家科技公司,雙方簽訂即日起至2019年8月16日止的3年期勞動合同。合同約定其擔任產品經理職務,月工資標準為稅前1.6萬元。

  2016年10月10日,公司老闆張某向許晴發送微信:“感謝您兩個月來在公司工作的努力。我考慮再三,認為您在現階段的經驗沒有辦法推動公司的發展,建議您離開公司另謀高就。公司會尊重您的意見將離職日期延後,再次感謝您的支援和理解,創業維艱奮鬥不易,希望您有更好的發展。”

  許晴收到此微信後回複:“好的,學長,我今天到公司了才看到,考勤就截止到今天好了。感謝您這段時間對我的照顧。”

  “老闆在微信中表示,同意我在2016年10月11日至10月16日期間辦理工作交接手續。”許晴說,按照約定,她於10月11日早上騎單車前往公司交接工作,但在路上被一輛轎車撞傷,時間大約是上午8點鐘。

  公安交通管理部門認定許晴在此次交通事故中無責任。同時,在認定書載明許晴的住址,即其戶籍所在地。而她當天的出發地是自己租住了一年多的地方,該地址距離公司比較近。經醫院診斷,許晴所受傷害為右踝外傷、右踝外踝韌帶損傷、左膝外傷。

  勞動部門認定工傷

  公司不服提起訴訟

  由於公司不為許晴申請工傷認定,她於2016年12月26日向勞動部門提出工傷認定申請。經審核,勞動部門認定許晴受到的事故傷害符合《工傷保險條例》第14條第6項之規定,屬於工傷認定範圍,予以認定為工傷。公司不服該認定工傷結論,向法院提起行政訴訟。

  法院審理認為,《工傷保險條例》第14條第6項規定,職工在上下班途中,受到非本人主要責任的交通事故或者城市軌道交通,客輪渡,火車事故傷害的,可以認定為工傷。本條例第19條第2款規定:“職工或者其近親屬認為是工傷,用人單位不認為是工傷的,由用人單位承擔舉證責任。”本案被告勞動部門作為社會保險行政部門,有權對本轄區內相關單位職工的工傷認定申請進行受理並作出認定。

  從相關證據看,許晴在事故發生時與公司存在勞動關係,且在交通事故中無責任。其發生交通事故的時間處於前往工作地點上班的合理時段範圍內,事故發生地點也處於其從居住地點去往工作地點的合理行程路線之中。因此,法院認定許晴發生的事故傷害符合認定工傷的條件。

  公司提出許晴已於事故發生前一天離職,事故發生時與公司不存在勞動關係。對此,法院認為雙方簽訂的勞動合同書可以證明許晴在事故發生時與公司存在勞動關係。公司在工傷認定過程中提交的證據材料,不足以否定上述勞動關係。由此判決駁回的訴訟請求。

  公司不服判決,向二審法院上訴稱:一審判決認定事實不清。其與許晴協商終止勞動關係的時間早於發生交通事故的時間,許晴在雙方約定解除勞動關係之後所受的傷不是工傷。因對許晴發生交通事故時與公司之間的勞動關係是否已經終止存在較大爭議,故應先由勞動仲裁部門和人民法院確定相關爭議後再處理工傷認定事宜,在此之前勞動部門即作出工傷認定有失公正。

  公司還認為一審判決適用法律錯誤。鑒於許晴與公司之間確定勞動關係的民事訴訟正在法院審理,依據《行政訴訟法》相關規定,本案先中止審理更能維護各方當事人的合法權益。綜上,請求二審法院撤銷一審判決及認定工傷決定書。

  二審維持工傷結論

  員工另提訴訟請求

  在法院庭審中,公司提交如下證據證明其主張:

  一是公證書。證明公司老闆與許晴通過微信協商一致解除勞動關係,許晴同意考勤日期截止到2016年10月10日。二是考勤表。證明許晴最後一次考勤時間是2016年10月10日。三是員工證言。證明許晴的同事自2016年10月10日後沒有看到許晴到崗上班。四是交通事故認定書。證明許晴在交通事故發生當日的住址不在去公司上班的合理路線之中。同時,證明許晴當天不是去公司上班。

  二審法院認為,雙方之間的勞動關係是否解除、解除時間如何認定是首要爭議問題。根據查明的事實,雙方於2016年10月10日達成解除勞動關係之合意。通常情況下,雙方達成合意後,勞動者辦理離職工作交接,用人單位辦理工資結算手續後雙方就沒有勞動法上的權利義務關係了。

  而本案的特殊性在於雙方達成合同後,許晴在去公司辦理工作交接之日發生工傷事故。因此,法院認為雙方勞動關係的解除時間截點應順延至工傷停工留薪期屆滿之時,這更符合勞動合同期限雖屆滿但因出現工傷或女職工“三期”情形而至合同期限擬制延長的立法本意,也與保護工傷職工的法律原則相吻合。基於此,二審法院認定一審判決正確,駁回公司的上訴請求。

  恰在此時,許晴基於工傷認定結果另行提起索賠請求,該案也在仲裁和法院之間進行。

  停工留薪期間懷孕

  合同期限不宜再延

  在公司提起行政訴訟的同時,許晴以其在停工留薪期間懷孕、公司不得解除“三期”女工勞動關係為由,請求仲裁裁決公司向其支付停工留薪期工資、2017年4月11日至7月31日期間工資、延時加班工資、休息日加班工資。仲裁裁決後雙方均不服,向法院起訴。

  法院審理認為,許晴雖在停工留薪期間懷孕,但其與公司之間的勞動關係並不能再因此順延至女工“三期”結束,原因是勞動法雖對工傷職工、“三期”女工作出傾斜保護,但此種傾斜保護也應有一定的邊界,亦需兼顧勞資雙方利益。許晴懷孕系發生在擬制的勞動關係延長存續期間,此時公司不應再過多承擔對勞動者的保護責任,即擬制延長期裡不應再因發生新的事實,導致擬制延長期疊加的順延。

  基於上述觀點,許晴停工留薪期間的認定又成為一個焦點。依據《北京市工傷職工停工留薪期管理辦法》相關規定,因許晴所受傷害未列入《停工留薪期目錄》的,故其停工留薪期一般不超過6個月。由於公司在許晴發生工傷後從未書面通知她停工留薪期具體時間,法院酌定為6個月,綜上,法院確認雙方勞動關係解除時間為2017年4月10日。

  據此,法院確認雙方於2016年8月17日至2017年4月10日期間存在勞動關係,判決公司應向許晴支付停工留薪期工資9.6萬元、雙休日及平日延時加班工資3149元,駁回許晴其他請求。公司不服該判決提起上訴,近日被終審駁回。

  □本報記者 趙新政

來源:中工網——《勞動午報》
編輯:尹文卓

維權副刊

新聞排行

熱點專題

  • 熱點專題

    多地上調高溫津貼 這筆錢你領到了嗎?

  • 熱點專題

    起底老年人消費的N種大騙局

  • 熱點專題

    2018全國兩會熱點“工”話題

  • 熱點專題

    5年兩高報告中的農民工權益保護

  • 熱點專題

    “尊法守法·攜手築夢”全總與教育部聯...

法治觀察

  • 不能讓“網路水軍” 攪混互聯網

    近日,記者從公安部獲悉,針對自媒體“網路水軍”敲詐勒索等違法犯罪活動突出的情況,為切實維護網路安全和人民群眾合法權益,今年以來,公安部組織各地公安機關重拳出擊,依法深入開展偵查調查,成功偵破自媒體“網路水軍”團夥犯罪案件28起,抓獲犯罪嫌疑人67名,關閉涉案網站31家,關閉各類網路大V賬號1100餘個。

  • 對“霸座”者 執法就該硬起來

    近日,在包頭開往大連的K56次列車上,又出現一名“霸座女”。與此前“霸座”後果不同的是,這位乘客的拒不讓座,換來了更加嚴厲的行政拘留處罰。這也是首個因為霸佔列車座位被大連鐵路警方處以行政拘留的鐵路乘客,不少網友為當地鐵路警方的行為點贊。對違法者的仁慈就是對守法者的傷害。對待“霸座”者,執法就該硬起來。

法律文庫

新聞日曆

友情連結

人民網 | 新華網 | 中國網 | 央視國際網路 | 國際線上 | 中國經濟網 | 中國廣播網 | 中國日報網 | 中國青年網 | 光明網 | 中國新聞網 | 中國西藏網
中國台灣網 | 黨建網 | 千龍網 | 東方網 | 南方網 | 北方網
京ICP證100580號 | 互聯網新聞資訊服務許可證 (1012009003) | 京公網安備 11010102002957號 | 中國互聯網視聽節目服務自律公約
廣播電視節目製作經營許可證(廣媒)字第185號 | 資訊網路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11630)
關於我們 | 廣告服務 | 聯繫我們 | 本站地圖 | 投稿郵箱 |著作權聲明 |違法和不良資訊舉報電話:010-84151598 |網路敲詐和有償刪帖舉報電話:010-84151598
Copyright 2008-2017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掃碼關注



工人日報
客戶端
蘋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