維權

圖片新聞

今天,我們如何養老

本報記者 韓維正
2018-07-09 11:10:01

  圖為2015年春節前夕,張令猷老人在教授書法。 (資料圖片)

  圖為樂成國際幼兒園的孩子們來到雙井恭和苑與長輩們做遊戲。(資料圖片)

  中國人常說:“養兒防老。”在農業社會,人們的經濟活動與倫理活動,都在家庭之中完成,耕地紡織與養老育幼,幾乎可以同時進行。但隨著人類進入工業社會,單位、企業、社會已替代家庭,成為現代社會養老服務的重要渠道。因此,農業社會價值觀念中,子女身上承擔的孝親養老功能,就勢必要被社會化養老所分擔。

  這會帶來一個問題:如何在國家與市場的協作下,把子女身上的部分養老功能,以合理的方式和價格,交給專業人士承擔。

  而在資訊爆炸時代,養老問題眾說紛紜。但萬變不離其宗,理解中國的養老問題有兩個基本框架:養老服務與養老保障。

  養老保障講的是我們養老的錢從哪裡來,而養老服務講的是,當我們老了,除了依靠子女之外,我們還有什麼選擇。那麼現在中國社會能夠提供何種程度的養老服務?記者對此進行了採訪。

  中國真的是“未富先老”

  判斷老齡化社會的國際通行標準有兩個:

  第一、1956年聯合國認定,當一個國家或地區65歲及以上老年人口數量佔總人口比例超過7%時,就意味著這個國家或地區進入了老齡化;

  第二、1982維也納老齡問題大會認定,60歲及以上老年人口比例超過10%,意味著進入老齡化社會。

  中國在2000年第五次人口普查時,兩個標準同時滿足,意味著自1999年底起,中國已正式進入老齡化社會,迄今已近20年。

  中國的老齡化狀況究竟如何?中國老年學和老年醫學學會長劉維林概括出三個基本特點:

  首先,中國是老齡人口規模最大的國家。據全國老齡辦最新數據,截至2017年底,我國60歲及以上老年人口有2.41億人,佔總人口的17.3%。

  其次,中國是老齡化速度最快的國家。從成年型社會到老齡化社會,法國用了115年,美國用了60年,日本也用了30多年,而中國只用了18年。目前中國每年老年人口的增長率在3.5%左右。

  第三,中國應對老齡化挑戰最嚴峻。發達國家在進入老齡化社會時,人均GDP在5000-10000美元之間,而這個數據在1999年底的中國僅為850美元。這正是中國人“未富先老”說法的由來。

  越是“冷酷”就越是清醒,冷靜地指出問題並非是為了引起恐慌,而是為了更好地解決問題。這也正是劉維林對中國解決好老齡化問題信心的來源。在他看來,老齡化一方面是人類經濟社會發展的必然趨勢,是任何一個國家在發展進程當中都會遇到的必然性問題;另一方面,老年人口中蘊藏著的巨大人才優勢、老齡產業中蘊藏著的巨大市場潛力,如果充分挖掘,嚴峻“挑戰”就完全可以轉變為中國的又一個機遇。

  而中國對老齡產業的頂層設計,也在印證著劉維林關於老齡產業是機遇的看法。過去5年,僅國家部委就出台涉老政策檔案100多個。中共十九大報告更是明確:積極應對人口老齡化,構建養老、孝老、敬老政策體系和社會環境,推進醫養結合,加快老齡事業和產業發展。

  早在2016年7月,民政部和國家發改委印發《民政事業發展第十三個五年規劃》,提出了更為具體的養老服務體系目標,即全面建成以“居家為基礎、社區為依託、機構為補充、醫養相結合”的多層次養老服務體系。

  中國各地也圍繞上述規劃紛紛提出了“9073”或“9064”模式,即提倡90%的老人居家養老,7%或6%的老人依託社區養老,3%或4%的老人進入機構養老。

  可以說,這就是未來可供中國人選擇的主要養老方式。那麼在今天,它們的發展狀況如何?記者對此做了實地走訪。

  “一福標準”:公辦養老院的標杆

  說起社會化養老,大多數人首先想到的是養老院。記者來到了坐落於北京北三環外的北京市第一福利院,也就是本地人常說的“一福”。

  現年82歲的張令猷老人,是2010年和老伴兒一塊兒住進的“一福”的。張老說,在考察了多家養老院後,“一福”憑藉先進的“醫養結合”模式、優質的服務和便宜的價格,最終打動了自己。

  而“一福”最打動張老的,在於它是一個學習型的福利院。“有各種班,唱歌、跳舞、棋牌、鋼琴、音樂鑒賞,老年人需要什麼,老年大學就開什麼班。這兒有8台鋼琴,6台手風琴,哪個福利院有這樣的條件?”張老本人也一直兼任福利院裡的書法班老師,義務為老人們上了8年書法課。

  同樣令張老感動的是“一福”工作人員的服務態度。“一福”院長常華從事這一行已經30年。多年來,常華年三十沒回過家,每一個除夕都是在養老院度過。每到過年的時候,張老和其他一些有能力的老人都會到食堂,跟院領導、社工、食堂師傅、送餐員們一起包餃子。“這不是幹活兒,是感情的溝通。”張老說,“人家伺候我們一年365天,沒有休息,包餃子是個機會,跟工作人員和師傅們道個謝。”

  對於像張老等老人們非常關心的“醫養結合”模式,常華介紹,大多數醫療機構和養老機構互相獨立、自成系統,老年人一旦患病,不得不經常往返於家庭、醫院、養老機構之間。而“一福”早在1988年就掛牌成立了北京老年病醫院,開創“醫養結合”服務模式的先河。如今北京老年病醫院已升級為二級專科醫院,老年人不出院門就能解決大部分醫療需求。

  從2015年起,“一福”響應政府指示,僅接收優待服務保障對象和失獨特困家庭70周歲及以上失能老年人,回歸公立養老院的“兜底保障”定位。

  近20年來,“一福”堅持以標準化為支撐,率先在國內推進養老服務標準化工作,為行業發展作出貢獻。

  對於老人來說,如果護理人員今天熱情、明天冷淡,這個勤快、那個怠惰,無疑將給他們的養老生活蒙上陰影,也將給老人子女帶來煩惱。

  而有了明確的服務標準,則既能保證服務質量不會因人員流動而起伏反覆,也能保證服務施受雙方權責明確,避免管理風險。養老機構能365天24小時持續穩定地為老人提供子女一樣的服務。“這就是我們這裡最高的法。”院長常華指著一套《北京市第一福利院服務保障標準》對記者說。

  2017年底,首個對全國養老機構服務質量進行規範的國家級標準《養老機構服務質量基本規範》正式發布,而“一福”正是編寫單位之一。“一福標準”正在引領全行業規範發展。

  但這家老牌公立養老機構如今也有自己的困惑。老話講“久病床前無孝子”,養老機構某種意義上承擔著久病床前的孝子角色。可比起普通醫療機構的醫務人員,他們一方面提供著更為細緻周到的護理服務,另一方面又在薪資待遇上相差甚遠,人才向民營機構流失嚴重。作為先行者與改革者,他們也在時常問自己:未來年輕人有什麼動力繼續投入到這項事業中來?答案或許在不久的明天。

1 2 共2頁

來源:人民日報海外版
編輯:王硯

維權副刊

新聞排行

熱點專題

  • 熱點專題

    多地上調高溫津貼 這筆錢你領到了嗎?

  • 熱點專題

    起底老年人消費的N種大騙局

  • 熱點專題

    2018全國兩會熱點“工”話題

  • 熱點專題

    5年兩高報告中的農民工權益保護

  • 熱點專題

    “尊法守法·攜手築夢”全總與教育部聯...

法治觀察

  • “鐘點工”的勞動權益不能被漠視

    “鐘點工”是勞動用工制度的一種重要形式,是靈活就業的主要方式,勞動保障部門不能讓“鐘點工”成為監管盲區。

  • 走過場

    據中央環保督察組通報,中部某省屬國有企業下屬公司違法排放廢水,造成河流汙染。

法律文庫

新聞日曆

友情連結

人民網 | 新華網 | 中國網 | 央視國際網路 | 國際線上 | 中國經濟網 | 中國廣播網 | 中國日報網 | 中國青年網 | 光明網 | 中國新聞網 | 中國西藏網
中國台灣網 | 黨建網 | 千龍網 | 東方網 | 南方網 | 北方網
京ICP證100580號 | 互聯網新聞資訊服務許可證 (1012009003) | 京公網安備 11010102002957號 | 中國互聯網視聽節目服務自律公約
廣播電視節目製作經營許可證(廣媒)字第185號 | 資訊網路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11630)
關於我們 | 廣告服務 | 聯繫我們 | 本站地圖 | 投稿郵箱 |著作權聲明 |違法和不良資訊舉報電話:010-84151598 |網路敲詐和有償刪帖舉報電話:010-84151598
Copyright 2008-2017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掃碼關注



工人日報
客戶端
蘋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