頁頭
 
當前位置:中工網社會頻道百姓維權-正文
商業秘密被侵犯面臨維權難題:維權成本30萬,賠償最多追回25萬
http://www.workercn.cn2018-01-13 07:50:05來源: 中工網-《工人日報》
分享到: 更多

記者採訪13家初創企業和高科技企業發現,商業秘密被侵犯面臨著立案難、取證難、損失認定難、維權成本高等維權難題—— 

【焦點】“維權成本30萬,賠償最多追回25萬”

  2017年年末,百度以侵犯商業秘密為由,起訴了前自動駕駛事業部總經理王勁以及其所經營的美國景馳公司。這一事件將侵犯商業秘密罪再次帶入公眾視野。

  王勁案例不是個案。近年來,隨著高科技企業增多,企業間人員流動加大,企業法律意識不強,侵犯商業秘密案件呈上升趨勢。連日來,記者在遼寧採訪13家初創期企業和高科技企業發現,立案難、取證難、損失認定難等一系列維權難題,讓許多被侵權企業“打碎了牙往肚子裡咽”,有企業 “維權成本30萬元,追回賠償最多25萬元”。

  受理侵犯商業秘密案僅占智慧財產權案的0.1%

  宋某2009年4月入職大連東信微波吸收材料有限公司,從事質檢工作。2015年,在東信公司申請“一種用於戶外防水耐候型微波材料及其製備方法”的專利期間,宋某離職到了另一家微波公司工作。

  不久後,宋某新入職的公司網站上登載了一款新產品圖片並做了描述。東信公司發現,這與自己申請的專利吻合,遂將宋某和這家公司告上了法庭,要求被告刪除在其網站中泄露本公司商業秘密的宣傳廣告。

  大連市西崗區人民法院審理後認為,申請的專利因處於公示期,已被公眾知悉,不屬於商業秘密。因此,駁回了起訴。

  “申請專利本來就是為了維護智慧財產權,怎麼公示了就不是商業秘密了呢?難不成為了認定商業秘密,所有企業的技術都不能申請專利了?”東信公司相關負責人對此感到不解。

  這起侵害商業秘密糾紛案是2017年4月遼寧省智慧財產權局公布的典型案例之一。事實上,很多類似案件因為商業秘密的範圍認定有爭議而無法立案。記者在遼寧省高級人民法院公布的《2016年度智慧財產權司法保護白皮書》中查閱到,2016年遼寧法院共受理民事智慧財產權案件2087件和刑事案件58件,但侵犯商業秘密罪案件有3件,僅占智慧財產權案件的0.1%。

  《刑法》第219條明確,商業秘密是指不為公眾所知悉,能為權利人帶來經濟利益,具有實用性並經權利人採取保密措施的技術資訊和經營資訊。與違反競業禁止協議不同,侵犯商業秘密罪的主體可以是職工,也可以是企業。違反競業禁止條款後如果盜取了原單位的商業秘密,即有可能構成侵犯商業秘密罪。

  2017年11月4日通過的《反不正當競爭法(修訂草案)》對“商業秘密”的含義做了重新界定,將“能為權利人帶來經濟利益、具有實用性”改為“具有商業價值”。儘管法律對商業秘密的範圍做了調整,但商業秘密的認定還存在不規範之處。

  遼寧一位多年在一線辦案的檢察官鄭虹告訴記者,司法機關對於侵犯技術資訊,只能依賴司法鑒定來完成對技術問題的認定。可我國智慧財產權鑒定剛剛起步,鑒定內容不規範、鑒定人員不規範,甚至出現過機械專家對化工領域商業秘密進行鑒定的先例。因此,侵犯商業秘密能夠立案的仍是少數。

  如何認定和計算損失,法規未明確規定

  “維權成本30萬元,追回賠償最多25萬元。”2017年的最後幾天,瀋陽科新電子有限公司總經理曹陽掙紮了一年,最終放棄了維權。兩年前,公司主打的投影儀核心技術被跳槽員工甄某盜用,導致產品競爭力下降,公司經營效益受損(本報2017年8月12日曾經報道)。2017年8月,曹陽對《工人日報》記者表示正著手準備向法院提起訴訟,但到現在這場官司並沒打起來。

  瀋陽科新電子有限公司創辦於2013年,主營業務包括計算機、辦公設備和通信設備等相關產品的研發、代理、銷售和相關服務。次年12月,公司研發出一款微型投影儀產品,受到市場青睞。2016年3月,甄某離職後到一家同行業企業就職。不久後,新企業生產的投影儀產品與科新公司的產品相似度極高。

  認為商業秘密受到侵犯,曹陽準備將甄某及其新入職公司告上法庭。一打聽,商業秘密鑒定預計花費15萬元,損失評估花費3萬元,人工成本費4萬元……共計30餘萬元。

  維權成本高給曹陽潑了一盆冷水,取證難更是打消了曹陽的維權念頭。科新公司法律顧問周宇告訴他,許多圖紙、實驗數據等物證和電子證據都在對方公司,加上甄某離職有半年以上,在此期間如果甄某毀滅、隱匿證據,很難認定甄某是盜竊獲取的商業秘密。

  曹陽的擔憂不止於此。為了認定商業秘密,就要多給法庭提供秘密點,披露太多,同行業競爭對手容易掌握秘密點,會進一步削弱公司的市場競爭力;披露過少,法官判斷技術是否具有秘密性有困難,勝訴幾率低。“沒等我與這家公司的官司打贏,其他企業就開始用我的技術賺錢了。”曹陽說。

  記者採訪的13家初創期企業和高科技企業中,11家企業認為,維權耗時耗力,成本過高。6家企業認為,侵犯商業秘密罪入罪門檻高,致使大量侵權行為得不到懲處,也是企業維權難的原因之一。

  記者了解到,只有給商業秘密的權利人造成重大損失的,才構成侵犯商業秘密罪。2004年《關於辦理侵犯智慧財產權刑事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7條規定,給商業秘密權利人造成損失數額在50萬元以上的,屬於給權利人造成重大損失。但是,對於何謂“損失”,如何認定和計算損失,目前各項法規均未作出明確的規定。

  行政、司法等相關部門協作不暢問題突出

  1987年實施的《技術合同法》是中國有關商業秘密的第一部直接的法律;1991年施行的《民事訴訟法》第一次出現了商業秘密的概念;1993年《反不正當競爭法》施行,規定了商業秘密的保護範圍、構成條件、侵權行為等方面的內容;1997年3月14日修訂頒布的《刑法》規定了侵犯商業秘密罪,確立了侵犯商業秘密的刑事責任……由此可見,30年裡,中國建立了商業秘密法律保護體系。但實際上,行政保護缺少大量的實踐基礎,行政、司法等相關部門協作不暢等問題仍然突出。

  鄭虹對記者表示,商業秘密行政執法涉及多個執法機關,比如市場監督、文化、煙草、城管、海關等,實際查處的不少,但移送公安機關的卻是少數。

  “由於行政執法與刑事司法有不同的要求,導致一部分行政機關移交的案件因證據不符合起訴標準、移送案件延遲等原因無法定罪。”鄭虹說,“此外,由於侵犯商業秘密案件專業性較強,前期工作往往需要行政執法部門中專業人員的協助、配合,而一些行政執法部門在公安機關偵查人員到場後反而撤離了,這也導致案件偵查不暢。”

  遼寧青松律師事務所律師王金海建議,法律和智慧財產權等有關部門,要加強對企業商業秘密認定程序的規範,實現資訊、案情互通,逐步建立對商業秘密保護工作的長效管理機制。另一方面,企業也應當增強商業秘密侵權和保護意識,加強自身商業秘密的保護,明晰涉密人員的保護責任,確定商業秘密保護的範圍。(記者 劉旭)

[保存]     [全文瀏覽]     [ ]     [列印]     [關閉]     [我要留言]     [推薦朋友]     [返回首頁]
右側

鴛鴦喜北海 安閑過...

巴厘島阿貢火山噴發...

巴厘島機場臨...

猴界“楊過”...

 

    中工網大型主題策劃:新新向榮——一個網路小編的EDC裝備……

    連體女嬰回到了省人民醫院進行各項的身體檢查,檢查結果顯示,兩小姐妹的身體各項指標正常……

詳細內容_頁尾
掃碼關注



工人日報
客戶端
蘋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