頁頭
 
當前位置:中工網社會頻道大千世界-正文
殘障者婚姻戀愛之困:煢煢孑立 形影相弔(組圖)
http://www.workercn.cn2017-02-14 08:58:48來源: 澎湃新聞網
分享到: 更多

  (原標題:調查與研究 | 殘疾與愛情:殘障者婚戀之困)

  【編者按】

  史鐵生曾寫過這樣的文字:“我們有愛情的權利,絕不降低愛情的標準,在愛情上我只接受兩個分數,要麼100分,要麼0分。”事實上,他的愛情確實做到了100分。史鐵生的妻子陳希米,同為殘疾人,但她與史鐵生一樣,擁有堅強的意志和對生活的熱愛,他們收穫了甚至比正常人更甜蜜的愛情。

  但是,在現實生活中,殘疾人的愛情之路卻多是荊棘密布。

  在擇偶上,由於身體的缺陷,他們需要比正常人擁有更多的勇氣去面對將來可能的另一半,因為迎接他們的很可能是不理解、排斥,甚至是歧視。隨著年齡的增長,如史鐵生那樣的愛情觀只能妥協於現實:沒有伴兒,等他們老了,他們的老年或者在敬老院度過,或者在家孤老。對孤獨和衰老的恐懼,讓很多殘疾人或主動,或無奈放棄了自己的愛情觀,他們只想找一個可以一起生活的人。

  即使已是這樣的想法,不少殘疾人仍然落單。

  殘疾人,想與正常人一樣談戀愛,想有正常人的婚姻與生活,但他們的圈子那麼小。

  《殘疾人機會均等標準規則》中寫道:“各國應採取措施,改變社會上仍然普遍存在的對殘疾人特別是對殘疾少女和婦女的婚姻、性生活和做父母所持的消極態度。”

  擴大殘疾人的婚戀交友圈,應該成為另一個引起公眾關注的大問題。

  “上帝為人性寫下的最本質的兩條密碼是:殘疾與愛情。殘疾即殘缺、限制、阻障……是屬物的,是現實。愛情屬靈,是夢想,是對美滿的祈盼,是無邊無限的,尤其是衝破邊與限的可能,是殘缺的補救。”

  ——史鐵生《病隙碎筆》

  李蒙奇決定去相親,父母陪著他,覺得這樣更正式一些。

  2014年,李蒙奇和女友在上海松江的泰晤士小鎮周末遠足,當他將一本印燙著“殘疾證”三個字的小本子遞到女友手中時,女友愣了一下,愉快的氣氛被打破。幾個月前,公司建議工作已經需要用電腦讀屏軟體的李蒙奇做視力鑒定,結果為黃斑變性,視殘1級。

  幾天后,女友委婉地表達了來自母親的壓力,用電話結束了長達五年的戀愛。

  2016年5月15日,國際助殘日,李蒙奇參加了上海婦女兒童聯合會“巾幗園”舉辦的殘障人士相親會。從2014年起,“巾幗園”為殘障人士每年兩場的公益相親會。

  現場,和李蒙奇一樣的青年有100多人,以70後、80後為主,男女比例有些失衡,三個男生才對應一個女生。他們分坐在各自對應的——視力、聽力、肢體、智力、精神殘疾——五個區域。

  第一次殘疾人抽樣調查表明,全國4300萬成年殘疾人中有2021萬沒有配偶,佔比高達47%。2006年的第二次殘疾人抽樣調查數據顯示,全國各類殘疾人共8296萬人,佔全國總人口6.34%,其中成年殘疾人未婚率為61.04%,低於全國抽樣調查的在婚率74.45%。

  在吉林大學2012年的農村殘疾人婚姻情況調研訪談中,已婚的殘疾人普遍認為婚後生活質量有所提高。在日常生活中,對殘疾人而言,配偶的關心較其他家人的關心更重要。

  但現實則顯得冰冷。根據廣東省社科院人口學博士解韜的研究數據,各年齡組都有相當數量的殘疾人不能結婚成家,其中男性高於女性,青壯年高於老年,農村高於城鎮。

  在原本不幸的命運中,愛情成為他們又一個艱難的追求。

  隨著年齡的增長,再倔強的愛情觀也開始慢慢屈服於現實。雖然他們中的很多人也曾有著與史鐵生一樣的想法——“在愛情上,我只接受兩個分數,要麼100分,要麼0分。”

1 2 3 4 5 共5頁

[保存]     [全文瀏覽]     [ ]     [列印]     [關閉]     [我要留言]     [推薦朋友]     [返回首頁]
右側

殘障者婚姻戀愛之困...

四川萬源山茶花拼織...

濟南冰湖挖藕...

哈爾濱:高齡...

 

    中工網大型主題策劃:新新向榮——一個網路小編的EDC裝備……

    大多數人是因《時間簡史》而認識霍金的……

詳細內容_頁尾
掃碼關注



工人日報
客戶端
蘋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