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工網首頁時政評論國際軍事社會財經企業工會維權就業論壇博客理論人物網視圖畫體育汽車文化書畫教育讀書娛樂旅遊綠色建設社區打工
 

中工民生

民生頭條

男子坐冤獄20年終獲無罪釋放:那些人能給我道歉嗎?

2018-06-13 07:50:14 中國青年報

  無罪還鄉

  李錦蓮忍不住發怒了。無罪出獄一周后,他發現江西省高級人民法院貼在村委會門前,宣告他無罪、消除影響的通告不見了。

 李錦蓮站在自家的舊屋中

  李錦蓮站在自家的舊屋中

  村委會的幹部說,可能是“最近風雨太大,給吹掉了”,但李錦蓮認定,通告就是被人撕掉的。

  被殺人的罪名壓了20年後,李錦蓮把那一紙無罪的通告看得比什麼都大。

李錦蓮站在耕地前

  李錦蓮站在耕地前

  1998年,李錦蓮被認定為用毒奶糖殺死同村兩名幼童,次年被判死刑緩期兩年執行。案件後來經過了二審,又兩次在江西省高院進行再審。二審和第一次再審均在關鍵情節缺乏證據印證,且審訊過程存在爭議的情況下維持一審判決。

  今年6月1日,江西省高院第二次再審終以原審事實不清證據不足為由,撤銷原審裁判,改判李錦蓮無罪。

  老家吉安市遂川縣的親戚給回村的李錦蓮辦了儀式,鞭炮從村口響到家門口,綿延幾公裡,還給他掛了大紅花。李錦蓮也在出獄後的一周裡,參加了很多場聚會,把洗冤的過程一遍遍講給20年未見的親友聽。

  但如今,老家的村民依舊議論紛紛,相信和不相信他的人都有。有村民在網路上說,“李錦蓮就這麼無罪了,那當年那兩個孩子不是冤死了嗎?”

  李錦蓮最初被認定為有重大作案嫌疑,是因為吃了毒奶糖死去的兩名幼童的母親,和他有兩性關係,案發前不久分手。

  一審開庭前,李錦蓮當時的律師朱中道和章一鵬十分自信,他們認為此案毫無客觀證據,毒糖的來源和放置,“一丁點證據都沒有”。唯一的認罪口供,也在之後的律師會見時被李錦蓮指為“刑訊逼供”。可整整10年過去後,年逾70歲的朱中道寫文章感歎,“我在李錦蓮案的代理方面,書寫了約70萬字的材料,發出一二百封快件和挂號(信),也求助各路菩薩和神仙……”

  在這漫長的過程裡,李錦蓮家在村中遭受了不同於往日的對待——小兒子李平幼時探監時哭訴,稱因父母不在被欺負、毆打。李錦蓮的母親則在13年前的一次探監時告訴他,“鄰居家在咱被‘抄家’時笑得挺歡”。

  案件偵破過程中,李錦蓮的妻子也被帶走,曆經數日審訊,還經受了部分村民的過激行為。當時正值秋收,她央求村民幫忙收割,可當時無人願與涉嫌殺人的家庭扯上關係。

  提審幾天后,這個農婦自殺身亡。

  母親最後一次探監是在監獄的“親情會見”上,兩人不吃飯,面對面地哭。老太太說自己的眼睛快哭瞎了,心臟痛得不想活,就為等兒子洗冤。2012年,母親去世,子女們怕仍在服刑的李錦蓮傷心,隱瞞了這一消息。

  6月1日宣判無罪這天,江西省高院的一位副院長向李錦蓮鞠躬致歉,李錦蓮愣住了,“你們是好人,能讓過去那些人給我道歉嗎?”後來他蹲在地上嚎啕大哭。

  回村那天,身披紅花的李錦蓮一度有些開心,但在家門前,看到自家舊屋漏雨、腐爛、即將傾倒,他一時沒認出來。

  20年前,這棟房子是村裡最好的。李錦蓮彼時種地、養豬,是村裡的能人大戶,親友們稱他“勤快且活泛”。同村的孩子輟學打工,或者餓肚子,女兒李春蘭是村裡第一個讀高中的女生,兩個弟弟則有吃不完的餅乾作零食。

  如今這些餅乾盒子積滿塵土,躺在漏雨的屋頂下。它們早已空空如也。

  2011年,最高法指令開啟再審,在江西省檢察院明確提出案子有瑕疵,稱“本案證明李錦蓮作案的直接證據就只有他自己的有罪供述”“公安機關在辦案方式、方法和相關程序上,存在爭議和不當之處”“不排除刑訊逼供”的情況下,江西省高院依舊維持了原判。這讓李錦蓮幾乎崩潰,並拒絕簽收裁定書。

  李錦蓮服刑之初,和獄友說自己是冤枉的,大部分人嘲笑他,並不相信。夜裡想起妻子母親,他痛哭到無法入睡。

  出獄後這幾天,李錦蓮每天還是睡不到一小時,家人比過去更頻繁地出現在夢裡。6月2日回老家那天,他在妻子和母親的墓碑前祭奠,不停用頭磕向墓碑,幾近出血。

  近日視頻通話時,他看到小兒子李平消瘦,敏感地想,兒子胃病嚴重,是因為幼時雙親不在,無人照顧。如今李平在外地工作,想第一時間回家探親,李錦蓮很高興,卻又堅決不允許他請假,讓他不要再為自己耽誤任何事情。

  “在監獄裡,(主要)想自由,出來後想得更多了。”李錦蓮曾經是要強的人,“總要活得不遜於別人”。他一個人挑200多斤的擔子,地裡畝產比別人家低都坐不住。可過去20年裡,女兒李春蘭忙於申訴,沒有固定工作,也未能成家,還欠下了幾十萬元外債。在外地成家的大兒子則至今未敢將自家情況向媳婦家坦白。大兒子結婚時因為窮,只擺了一桌簡餐,家裡連“囍”字都沒貼。

  朱中道多年前就說,李錦蓮在監獄裡服刑,女兒則在外“服刑”,還讓李錦蓮勸女兒先把婚結了。這些話李錦蓮都記得,知道自己把女兒“耽誤”了,可探監時還是讓女兒“多跑跑”,這是他洗冤唯一的指望。

  李春蘭說,20年來,她為父申訴的總次數“至少200多次”。無論是北京還是南昌,許多單位的回複都是讓她“把材料放下”或者“去別處”。

1 2 共2頁

編輯:昕亞
 
 

相關閱讀

 
 

高清圖庫

 

首發策劃

  • 又到一年高考季

    說起“00後”的話題,似乎總是自帶流量,而如今,這批曾經的“千禧寶寶”又和高考聯繫到了一起。

  • 聚焦第31個世界無煙日

    5月31日是第31個世界無煙日,今年世界無煙日的主題是“煙草和心臟病”。

  • 母親節大聲說出愛

    人一生中最坦誠的時候往往是兒時或者是老年,年輕時的我們藏了太多話,尤其是對家裡人,對我們的母親。

熱門排行

 

熱點推薦

 

優勢欄目

    • 優勢欄目

      青海湖迎來鳥類繁殖季監測到水鳥39種4.6萬隻

    • 優勢欄目

      保潔員撿30萬元現金 失主豎起大拇指

    • 優勢欄目

      淚奔!五抗聯老兵70年“世紀重逢” 年齡總和近500歲

 
關於我們 | 廣告服務 | 聯繫我們 | 本站地圖 | 投稿郵箱 | 著作權聲明 | 違法和不良資訊舉報電話:010-84151598 | 網路敲詐和有償刪帖舉報電話:010-84151598
Copyright © 2008-2018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掃碼關注



工人日報
客戶端
蘋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