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工網首頁時政評論國際軍事社會財經企業工會維權就業論壇博客理論人物網視圖畫體育汽車文化書畫教育讀書娛樂旅遊綠色建設社區打工
 

中工民生

人間

北大學霸畢業生廣州養雞 稱養雞是一場修行

2018-07-12 15:27:03 廣州日報

  北大畢業生廣州養雞記

  養雞養成哲學家 不賺錢只為保育中華原種土雞 不讓它們被洋雞和仿土雞代替

  老沈

  老沈和他養的雞

  老沈說:“養雞是一種修行。”

  老沈其實並不老,只是他做什麼事都“快”不起來的性格,大家都喜歡這樣稱呼他。八年前,老沈開始迷上了養雞,養著養著就養出了些道理來。他講“雞與土地的關係”“雞與人的關係”“人與土地的關係”“人與人的關係”,講著講著,眼睛就濕潤了,有一次,他連續跟小夥伴講了七個小時。

  老沈養的雞

  老沈之前的生活與雞並無半點交集:北京大學經濟學專業畢業,在廣州創辦了華南地區最大的水泥添加劑供應企業,本已是財務自由身。但“養雞不賺錢,還賠了一堆白頭髮,掉了無數坑”。他為什麼養雞?一直是個謎。老沈說,他現在的心愿是保護好中華原種土雞,雖然有很多機構在做這件事,但他希望能發揮自己最大的力量。

  文、圖/ 廣州日報全媒體記者 杜安娜

  養了八年雞,老沈曬得越發黑了,戴上一頂草帽,已經有了農民的模樣。不過,只要他站在那裡露齒一笑,慢條斯理地講起品雞的“章法”,幽默地“附帶”一些宇宙哲學,又像是剛從講台上走下來的教員。

  第一次養雞“入了坑”

  老沈決定養雞,不能不說沒有一絲衝動的成分。2007年,他的孩子出生了,老沈想給孩子一些“高品質的食物”。當時市面上一家養土豬企業的成功,給了他很大的啟發,“既然養豬已經有了第一人,我來養雞試試?”念頭一閃,老沈就這樣決定了。

  雖然決定做得很快,但“還是經過了一個漫長的探索”,2011年,老沈開始付諸行動。因為完全不懂行,老沈決定先去找行家取經。他找到一家農業院校,“想了解行業的基本情況”。經人介紹,老沈很快找到了一家養雞企業,想跟這家企業合作。那時候,他“滿滿的自負,覺得養雞很簡單”,加上之前有過多年的銷售經驗,也是一名成功的創業者,“覺得市場也不是問題”。

  “沒想到坑太大了”,幾年養雞下來,老沈覺得當初的自己實在太“狂妄”:“育種本身都是只花錢不賺錢的事,而且從核心群到祖代、父母代都是不掙錢的,直到商品代才能賣錢”。

  老沈不僅沒提前“學習”好雞的養殖環節,對本來自信的銷售環節,他也犯了外行的“錯誤”。當時,他跑到一些酒樓去推銷,這些酒樓也答應嘗試他的雞。不過,問題又來了:這些酒樓只是拿來試用,所需的數量不多,雞都是一批批出欄,多餘的雞沒有銷售渠道,就全部積壓了。合作註定“失敗”,老沈交了一筆不小的“學費”。

  仍沒找到合適的路

  “我對農業的認知太膚淺。”老沈開始反省自己,“這是一個長周期、高風險的行業。”直到現在,跟老沈合作的這家企業也還沒實現盈利,“我們都在繼續探索高品質雞的標準,都是滿懷想著把這件事做好,都是心中有情懷的”,不過仍沒找到一條合適的路。

  家人們開始來輪番勸他放棄養雞,回到正常的生活軌道上來。不過,老沈很“固執”,“我就是不回,為此家裡人都要跟我決裂了”。然而,老沈的堅持並沒有感動老天爺,2013年的那場禽流感又把他拉向更大的“坑”。“那次非常慘,雞賣不出去,大量的養雞小企業都倒閉了”,老沈的企業也在做最後的掙紮,“一方面雞進不了市場,另一方面,整個銷售團隊要養活”。

  誰都認為老沈這時候該“收手”了,老沈想的卻是,等到禽流感過後,市場會快速升溫的。於是,他決定逆勢擴充銷售團隊。當時,老沈帶著隊伍一家家跑菜市場,找賣雞的檔口合作。本來已經在廣州的菜市場全面鋪開,不過禽流感後,菜市場全部改賣冰鮮雞,老沈好不容易培養的一支銷售團隊不得不解散。

  經過幾番折騰,老沈前後已投入了三四百萬元,卻沒見到成效。身邊也有人笑話他傻,“隨便做的什麼都比養雞強”。

  “就是不想放棄。”老沈想起自己十多年前剛來廣州時,住在城中村出租屋的同伴說的一句話,“世界上最可怕的事情是:當你老了生命要終結的時候,發現自己最想做的事情沒有去做”。

  2014年,經過了一個“寒冬”後,養雞行業迎來了一個春天。“雞供不應求,價格上漲,經過‘寒冬’存活下來的養雞企業,迎來了一個新的發展機遇”,老沈決定調整布局,他開始改變之前養雞和賣雞的方式。

  老沈挨家挨戶到養殖戶家中,和他們一起養雞。“用心就能把事做好。天才亮,我就已開始給雞備食。等它吃完,再領著雞上山活動筋骨,與大地親近。”賣雞,他只保留了主要在熟人之間,或者通過網路銷售。

  養雞養出哲學

  “後來,我從人和雞的關係上去思考問題。”老沈的話很玄乎,他說要弄清楚自己為什麼要養雞,得從源頭上系統地來說,“最早期,人和雞的關係是一體化,養雞不是為了吃肉,而是為了生蛋,只有家裡遇到大喜事,或者至親到來,才會去吃一隻不怎麼生蛋的老母雞。那個時候,雞和天、地、人是連接在一起的;到了工業化養殖時代,雞和天地人開始出現割裂;再後來,養雞人和吃雞人是分離的。養的人不吃,吃的人不養,這就是食品安全問題層出不窮的根源。”

  老沈說,時代發展到今天,有些城裡人會託付農村的親戚幫忙養幾隻雞,“這些城裡人和農村的親戚一起成了新的生產者,城裡人也參與到了養雞的生產中來。那麼,吃雞人和養雞人又開始聯繫起來”。

  老沈眉梢一揚:“這樣是不是又回到最初的雞和天地人一體的狀態?”

  但是,大多數城裡人找不到農村親戚幫他家養雞。最先找老沈買雞的是他的親友和老同學們,“他們覺得老沈不會為了幾隻雞騙錢”。老沈終於想明白了:“我只是城裡這群人的‘農村二舅’‘農村表哥’,我只是替城裡這群人養雞的。”

  老沈覺得,“應該盡量將城市的街坊引導到鄉村,引導到農戶家中,他們可以建立聯繫,有時間可以在農戶家找一間乾淨的房住上一晚,這些養雞的農戶家的孩子也可以來到城裡,像走親戚串門一樣,這樣就達到養雞人和吃雞人的合二為一。”

  老沈說,或許自己是想通過養雞來實現自己的社會理想。

  新的夢想:

  保護中華原種土雞

  21年前,老沈是帶著理想和追求來到廣州的。那時,他辭去了襄陽老家安穩又體面的工作,租在冼村只放得下一個床墊的民宅,“從這裡開始努力奮鬥”。在廣州做了幾年的銷售工作。2004年老沈在IT行業遇到一次發展機會,有機會成為一家國際知名IT企業的市場銷售負責人,當時還有一個創業的機會擺在他眼前——做環保型建材的創業機會。其實,這正好符合當年國家建築業大發展的時代機遇。一開始,老沈還瞧不上這個創業項目,“後來反向一想,聰明人都往IT行業裡擠,競爭太激烈。水泥添加劑行業顯得不那麼光鮮,但相對冷門,也許我可以有所為”。2005年,老沈第一次正式創業。結果證明,這一次他成功了,“一開始也很痛苦,後來慢慢做到廣東第一、華南第一,現在也是全國知名”。不過,現在老沈謙虛地分析,“成功主要是因為當時的市場形勢好”。

  現在老沈的生活早已遠離了他的水泥添加劑行業,他也有了新的夢想:更好地保護中華原種土雞。說起原種土雞的種類和發展,老沈如數家珍,“那些40~90天就出欄的仿土雞,已經失去了原種土雞的味道”。

  老沈看來,除了國家研究機構保留的原種雞之外,也應在鄉野中找到一些原種雞進行保護。“我們現在有一些偏遠地區,因為交通不便,保存了不少原種雞,但隨著交通的發展,越來越多的‘天然保護屏障’被拆除了”。

  “味道實際上形成了家庭的味蕾記憶,中國人不擅長表達愛,我們常常通過食物來傳承,比如外婆和媽媽做的雞湯就不一樣。”說著說著,老沈的記憶回到小時候,“如果都被沒有味道的洋雞和仿土雞代替了,那麼就失去了一個愛的傳承和紐帶。”

  老沈說:“希望每一個吃雞的街坊,都能吃出幸福的微笑。”

編輯:穀永光
 
 

相關閱讀

 
 

高清圖庫

 

首發策劃

  • 聚焦2018年暑運

    7月1日零時起,全國鐵路實施新的列車運行圖暨暑期圖,鐵路暑運工作拉開帷幕。

  • 感恩父親節 大聲說出心裡的話

    小時候,爸爸的愛是沉默的,他少言寡語,用寬厚胸膛為我遮風擋雨;爸爸的愛也是寬厚的......

  • 又到一年高考季

    說起“00後”的話題,似乎總是自帶流量,而如今,這批曾經的“千禧寶寶”又和高考聯繫到了一起。

熱門排行

 

熱點推薦

  • 暑期學習新技能

    暑假期間,各地孩子們利用假期參加多種形式的課外活動,在實踐中學習新技能。

  • 長江水路上的水果商

    巫山縣曲尺鄉地處長江邊,水路順暢,船運更適於沿江兩岸的收運,自然便成了水果商收購脆李的選擇。

  • 貴州梵淨山列入世界遺產名錄

    7月2日,經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世界遺產委員會同意,中國貴州梵淨山獲准列入《世界遺產名錄》。

 

優勢欄目

    • 優勢欄目

      揭秘“看不見”的城市大動脈

    • 優勢欄目

      青海發布草原植被恢複費收費標準

    • 優勢欄目

      1500餘張火車票助力藏族學子回家

 
關於我們 | 廣告服務 | 聯繫我們 | 本站地圖 | 投稿郵箱 | 著作權聲明 | 違法和不良資訊舉報電話:010-84151598 | 網路敲詐和有償刪帖舉報電話:010-84151598
Copyright © 2008-2018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掃碼關注



工人日報
客戶端
蘋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