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顧重慶公交車墜江86小時救援全過程

  10月28日

  10時許,重慶市萬州區一輛公交車行駛至長江二橋時,與一輛小轎車相撞後墜江。經公安機關初步核實,失聯人員15人。

  下午5時許,@平安萬州 發布通報:經初步事故現場調查,系公交客車在行駛中突然越過中心實線,撞擊對向正常行駛的小轎車後衝上路沿,撞斷護欄,墜入江中。

  事故發生後,國家應急管理部、公安部、交通運輸部派員趕赴現場,全力指導協助地方做好人員搜救等處置工作。重慶市委、市政府主要領導高度重視,立即作出指示,親自指揮,現場成立應急救援指揮部並全面開展救援。萬州區委、區政府緊急組織公安、海事、消防、武警、長航等相關救援力量全力救援。

  截止23時30分,救援人員打撈出2具遇難者遺體。

  10月29日

  共有70多艘船隻圍繞公交車墜江水域全面開展搜救。

  10月30日

  上午6時許,潛水員開始下水作業。

  上午10時,第二批潛水員入水。

  截至下午3時,三批下潛救援人員救撈出第7名遇難者遺體,並還發現2名遇難者遺體。

  事故發生當天,萬州公安局交巡警支隊通報稱,小轎車駕駛員鄺某娟被警方控制。30日,記者致電鄺某娟丈夫熊某,熊某告訴記者,目前警方已經解除對鄺某娟的控制,妻子已經平安回家,一切都好。

————————閱讀全文————————

  10月31日

  交通運輸部專業潛水員輪番下水,連夜作戰。

  0時50分,第五批下水的潛水員魯玉鑫在失事公交車內找到了黑匣子(行車數據記錄儀),打撈出水並交給當地公安部門。

  11時31分,第七批潛水員下水,完成墜江公交車車尾弔帶的安裝。

  14時46分,第八批潛水員下水,完成墜江公交車車頭弔帶的安裝。

   21時31分,開始對重慶萬州墜江公交車進行起吊工作。

  23時30分左右,成功將墜江公交車整體打撈出水。

【全文】

司乘爭執互毆 致重慶公交墜江

  重慶萬州公交車墜江事故的調查處置部門發布消息稱,事故原因已經查明,系乘客與駕駛員發生爭執互毆引發。

  經調查,一名女乘客因錯過下車地點與駕駛員發生爭吵,兩人互毆導致車輛失控向左偏離越過中心實線,與對向正常行駛的紅色小轎車相撞後,衝上路沿、撞斷護欄墜入江中。兩人的行為嚴重危害公共安全已觸犯《刑法》,涉嫌犯罪。

  重慶萬州公交車墜江事故的調查處置部門發布消息稱,事故原因已經查明,系乘客與駕駛員發生爭執互毆引發。經調查,一名女乘客因錯過下車地點與駕駛員發生爭吵,兩人互毆導致車輛失控向左偏離越過中心實線,與對向正常行駛的紅色小轎車相撞後,衝上路沿、撞斷護欄墜入江中。兩人的行為嚴重危害公共安全已觸犯《刑法》,涉嫌犯罪。

  據事故調查處置部門消息稱,公安機關先後調取監控錄影2300餘小時、行車記錄儀錄影220餘個片段,排查事發前後過往車輛160餘車次,調查走訪現場目擊證人、現場周邊車輛駕乘人員、涉事車輛先期下車乘客、公交公司相關人員及涉事人員關係人132人。10月31日淩晨0時50分,潛水人員將車載行車記錄儀及SD卡打撈出水後,公安機關多次類比試驗,對SD卡數據成功恢複,提取到事發前車輛內部監控視頻。

  公安機關對22路公交車行進路線的36個站點進行全面排查,通過走訪事發前兩站下車的4名乘客,均證實當時車內有一名中等身材、著淺藍色牛仔衣的女乘客,因錯過下車地點與駕駛員發生爭吵。經進一步調查,該女乘客系劉某(48歲,萬州區人)。綜合前期調查走訪情況,與提取到的車輛內部視頻監控相互印證,還原事發當時情況。

————————閱讀全文————————

  乘客坐過站與司機發生爭執

  10月28日淩晨5時1分,公交公司早班車駕駛員冉某(男,42歲,萬州區人)離家上班,5時50分駕駛22路公交車在起始站萬達廣場發車,沿22路公交車路線正常行駛。事發時系冉某第3趟發車。

  9時35分,乘客劉某在龍都廣場四季花城站上車,其目的地為壹號家居館站。由於道路維修改道,22路公交車不再行經壹號家居館站。當車行至南濱公園站時,駕駛員冉某提醒到壹號家居館的乘客在此站下車,劉某未下車。當車繼續行駛途中,劉某發現車輛已過自己的目的地站,要求下車,但該處無公交車站,駕駛員冉某未停車。

  10時3分32秒,劉某從座位起身走到正在駕駛的冉某右後側,靠在冉某旁邊的扶手立柱上指責冉某,冉某多次轉頭與劉某解釋、爭吵,雙方爭執逐步升級,並相互有攻擊性語言。10時8分49秒,當車行駛至萬州長江二橋距南橋頭348米處時,劉某右手持手機擊向冉某頭部右側,10時8分50秒,冉某右手放開方向盤還擊,側身揮拳擊中劉某頸部。

  隨後,劉某再次用手機擊打冉某肩部,冉某用右手隔擋並抓住劉某右上臂。10時8分51秒,冉某收回右手並用右手往左側急打方向(車輛時速為51公裡),導致車輛失控向左偏離越過中心實線,與對向正常行駛的紅色小轎車(車輛時速為58公裡)相撞後,衝上路沿、撞斷護欄墜入江中。

【全文】

鄭州晚報:人人都該把好規則文明的“方向盤”

  如果不出意外,76歲的鄉村退休教師周大觀,此刻應該在幸福路上悠閑地散步,這是他的愛好。他的家就在長江二橋北頭,由南向北的22路公交過橋後,他會在二橋北橋頭站下車,然後順著幸福路走不了多遠就到家了。

  “父親是22路的常客,誰會想到這麼巧,偏偏就給撞上了。”11月2日,公交墜江事件的第5天,43歲的萬州區汶羅小學的體育老師周小波仍然沒能從喪父的巨大陰影中走出來,他的眼神裡布滿血絲,“那天我去接他多好!”

  10月28日早晨6點多,周小波要去看體育比賽,給父親周大觀隨口說了聲。周大觀聽後要求搭車順道去西山公園看菊展,他走得匆忙,來不及吃一口早餐。給父親送到公園門口後,周小波對父親說:“看完後早點回家。”周大觀回答:“你自己好好工作就行了。我看完菊展,坐22路公交回去,你不用管我。”

  令周小波想不到的是,這竟然是自己與父親的最後一次對話。

  “我正在開會,突然接到姐姐的電話說爸爸的電話打不通了。”起初他認為很正常,還勸姐姐別著急,在家裡耐心等。很快,他聽到了一個萬分震驚的消息,公交墜江了。直到那一刻,他也沒把父親的失聯和這個消息聯繫在一起。

  周小波在當地小有名氣,除了體育教師,還有另外一個身份——萬州藍天救援隊副隊長。“生命第一!”他立即請假,趕往長江二橋救援前線。路上他忍不住一連給父親周大觀打了20多個電話,但一直無法接通,他心裡越來越不安。

  果然,他的父親沒有躲過此劫。下午2點多,周小波和隊友們在出事水域用聲呐設備對沉沒的公交進行探測、定位,姐姐又來電話了。沒過多大會兒,警察也打電話來說通過刷老年公交卡的記錄,確認他的父親就在出事的那輛車上。

  周大觀的眼前頓時一黑,悲痛欲絕的他差點暈倒地上。曾參與過九寨溝地震救援等多場救援的他,永遠也想不到,有一天,自己的父親會成為救援的對象。在這起墜江事故中,周小波成了最特殊的人,既是遇難者家屬,也是現場救援者。

————————閱讀全文————————

  10月31日深夜11點28分,墜江的22路公交被打撈出水。救援人員脫帽、默哀,救援水域停靠的船隻也都拉響了汽笛致哀。周小波身在其中,看到遇難者遺體被陸續打撈上岸,他再也忍不住心中的悲痛,淚水奪眶而出。

  今年初,他剛剛失去了母親。短短的八九個月後,他再度失去了父親。

  “一車人啊,大家心情都很沉重。作為救援人員,我必須控制自己的情緒,還要把救援做好。”周小波說,父親對他參與藍天救援隊一直非常支援,“他是一個好人,他在,總覺得有個肩膀可以依靠,現在他走了,心裡空蕩蕩的。”

  父親走後,他去了殯儀館好幾次,還是不敢相信。對他而言,最遺憾的事情是再也沒機會盡孝了。家裡的燈徹夜亮著,他說:“燈亮著,好等父親回家。”

  據萬州汽車運輸(集團)萬州公交分公司從事故車輛上採集的數據顯示,9點52分至9點59分,短短的7分鐘內,共有8名乘客上車刷卡,其中3張卡為老人卡,其餘卡均為普通卡。最後兩名乘客上車刷卡的時間為9點59分。

  在官方公布的15名墜江司乘中,最慘烈的莫過於一家四口均在公交上遇難。11月1日上午,鄭州晚報記者在江南一小區內走訪時,鄰居們議論紛紛,痛惜不已。一名鄰居說,出事的女子董冰(化名)25歲,當天帶著母親及倆孩子坐22路去江北的萬達廣場遊玩,“一家四口都遇難了,最小的孩子才1歲多。”那一天,電梯裡和小區門口的監控,留下了兩個孩子向前行走的歡快身影。

【全文】

中工網:誰來守護行駛中的公共安全?

  “乘客一旦攻擊公交車司機,應負何種法律責任?”“重慶萬州公交車墜江事件發生後,不少公眾提出應給公交車司機駕駛位設物理隔離裝置,或者隨車設置‘安全員’崗位,如何看?”……11月3日,在“有問”平台舉辦的一場主題為“誰來守護行駛中的公共安全”的論壇上,來自城市交通問題、公共管理學等領域的專家學者以及律師等就此展開探討並給出相關建議。

  “乘客一旦攻擊公交車司機,應負何種法律責任?目前已有案例中,其付出的違法成本是否太低?”對於這個問題,西南政法大學民商法學院副院長、博士生導師、張力教授認為,《中華人民共和國治安管理處罰法》第2條規定“擾亂公共秩序,妨害公共安全,侵犯人身權利、財產權利,妨害社會管理,具有社會危害性,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的規定構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責任;尚不夠刑事處罰的,由公安機關依照本法給予治安管理處罰”,我國《刑法》第115條也規定了“以危險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公交車作為人們普遍選擇的出行工具,在特定時間內成為人們集合的公共場所,因此公交車司機和乘客都負有維護公交車內公共秩序和安全的法律責任。“乘客攻擊公交車司機可能對司機和其他乘客的生命、財產造成重大損失,因此必須受到法律的嚴厲懲處。”

  張力教授指出,如果構成《刑法》第115條“以危險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的,則根據不同的危害程度處十年以上有期監禁、無期監禁或者死刑;不構成“以危險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的,由公安機關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治安管理處罰法》給予治安管理處罰。同時,如果乘客攻擊公交車司機造成城內其他乘客人身或財產損害的,根據《中國人民共和國侵權責任法》的規定,其還必須對其他乘客的人身或財產損害承擔損害賠償責任。

————————閱讀全文————————

  浙江省社會科學院社會學研究所副研究員王平認為,從現有刑事審判案例中,乘客對公交車司機實施人身傷害或搶奪方向盤等暴力手段造成公交車發生交通事故的,通常是以《刑法》中“以危險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定罪量刑。在未造成人員死亡等嚴重後果等事故中,判決結果通常處以3年以下有期監禁和緩刑。“這些案例的法律適用準確、量刑適當,對社會公眾也起到了宣傳教育和警示作用。所以個人認為並不存在量刑過低的問題。”

  “事實上公交車乘客所實施的危害行駛安全的行為,與危害飛機飛行安全的行為,在法律上二者的本質與責任歸結的基礎是完全一致的,但我們很難想象有飛機乘客敢於實施毆打飛機駕駛員的行為,因為這個是顯而易見的犯罪行為。”廣東省社會科學院法學研究所學者、廣東廣信君達律師事務所律師陳一天指出,公交車是公眾最常使用的公共交通工具之一,其運載乘客的數量遠遠超過飛機、火車、高鐵、地鐵等公共交通方式,難以對公交車的乘客適用飛機、高鐵、地鐵等所均需具備的安全檢查,因此也就難免使公眾對其安全性要求的認知有所忽視。

  對此,中國社會科學院社會發展戰略研究院副研究員、國家治理研究智庫研究員朱濤認為,“公交車司機的行為,他的責任還是跟他造成的後果很有關係的。從目前了解的情況來看,我感覺總體上的話對於這種幹擾公交司機,正常駕駛行為的這個幹擾人的處理還是不夠,就是說是不夠到位的,幹擾人的這個處理目前的違法成本確實比較低。”

【全文】

長江日報:公交墜江為何護欄沒攔住?

  最近,“重慶萬州公交車墜江”事件持續發酵,人們在悲痛和憤怒之餘,也引發了橋樑業界對這一事件的思考。事件發生後,有民眾和網友質疑橋樑護欄的防護性能。對此,記者採訪多位業內專家,進行了解讀。

  據悉,萬州長江二橋於2003年建成通車,為雙向4車道,限速60公裡/小時,屬於城市橋樑。

  中鐵大橋科學研究院院長、總經理田啟賢說,城市橋樑上,兩邊的行人路與車行道交界處都設有路緣石,這道防線最主要的功能就是攔截車輛,防止車輛衝撞到行人或撞擊橋樑。而橋樑最外側的護欄主要是起到保護行人的功能,抵抗衝撞能力較弱。

  因此,在路緣石處應該設置非常強的防撞牆或防撞護欄,萬州長江二橋的路緣石上僅安裝了一排鋼管式金屬防護欄,整個高度較矮,其高度和強度、剛度都不符合規範要求。

  拿武漢的橋為例,武漢長江大橋的行人路與機動車道之間設置了路緣石和防撞護牆,長江二橋也設置了一道較高的路緣石護欄,而武漢鸚鵡洲長江大橋防護能力更強,橋樑中央設有鋼護欄,兩側行人路與機動車道之間還有護欄和擋牆。可以看到,很多橋樑都設置了中央分隔帶,這能對從對向駛來的車輛起到一定緩衝作用。

  今年起施行的《公路交通安全設施設計規範》(JTG D81-2017)作為公路工程行業標準,對橋樑護欄和欄杆做出了明確規定:各等級公路橋樑必須設置路側護欄;高速公路、作為次要幹線的一級公路橋樑必須設置中央分隔帶護欄,作為主要集散的一級公路橋樑應設置中央分隔帶護欄。同時,設計速度小於或等於60公裡/小時的公路橋樑設置行人路時,可通過路緣石將行人路和車行道進行分離,而大於60公裡/小時的,應通過橋樑護欄將行人路與車行道進行隔離。而萬州長江二橋設計時速即為60公裡/小時。

————————閱讀全文————————

  根據萬州長江二橋當年執行的《城市橋樑設計準則》(CJJ11-93)規定,行人路路緣石高度設計應採用0.4米,而其路緣石高度是否達到0.4米,尚待考證。

  西南交通大學橋樑工程系張方博士認為,早期的規範沒有充分考慮到車輛突發情況下的側向行駛或者衝撞對橋樑及行車安全的影響。在橋樑承載力允許的前提下,對早期設計的橋樑可採取增設防撞護欄等措施以減少該類情況的發生。同時,新橋設計應按照最新規範並充分考慮偶然事件的影響。

  一位不願具名的業內專家也表示,城市橋樑和道路交通安全設施設計規範在不斷更新,城市橋樑管理單位也應更新相應橋樑的安全防護措施,以達到新的規範要求。

  田啟賢表示,長期以來,我國的橋樑設計者和管理者更多考慮橋樑主體結構安全,考慮橋會不會垮的問題,而忽視了路緣石、護欄等附屬結構如何保證車輛和行人的安全,在這方面還有很大的提升空間,有很多細緻的工作要做。

  田啟賢介紹,他所在的橋科院是專門從事橋樑健康監測的科研機構,目前主要關注橋樑主體結構安全,下一步,他們對武漢乃至國內其他城市橋樑進行健康監測時,將會關注和檢查護欄等附屬設施的強度、剛度及高度是否滿足需求,如果標準低了,將採取一定措施。據悉,今年武漢有60座橋樑接入了健康安全監測系統,5年內將覆蓋全市所有的694座城市橋樑。

【全文】

新華網:15條生命瞬間消逝 怎樣讓悲劇不再重演?

  重慶市萬州公交車墜江事故原因2日公布。調查認定,一乘客與駕駛員發生爭執互毆引發悲劇。

  慘痛的悲劇印證了那句話——衝動是魔鬼!事情起因不過是乘客坐過了站這麼一件小事兒。如果乘客和司機有一人能管控好自己的情緒,15條鮮活生命就不會瞬間消逝,他們背後的幸福家庭就不會因此破碎!

  守護公共安全的紅線在哪裡?維持社會秩序的底線在哪裡?提高公德素養的起點在哪裡?每一個人都不是看客,都應當從中反思。

  乘客為一己方便,或因無理要求得不到滿足,而與公交車司機發生爭執甚至動手,類似事件屢見不鮮。生活中與之類似的因肆意放大個人慾求,無視他人利益,甚至罔顧公共安全而釀成的悲劇亦不鮮見。沉痛的教訓發出生命的追問:為什麼這樣的行為屢禁不止?我們該如何避免悲劇重演?

  有人提議給公交車駕駛區安裝防護欄;有人建議對公交車司機加強教育,提醒他們時刻以安全駕駛為第一使命;還有人提出,對以危險行為危害公共安全者,要給予更嚴厲的法律制裁……

————————閱讀全文————————

  是的,這些都需要,但是還不夠!社會公共安全水平與社會公德素養密不可分。謹持法律之戒、秩序之戒、公德之戒,於己加強修養、慎微慎獨,對人寬厚包容、尊重禮讓,靜坐常思己過、三省吾身,遇事克制衝動、理性平和,個個如此,人人如斯,慟心悲劇方能不再重演!

【全文】

北京青年報:無論如何也不能放縱滋事者

  為保障駕駛員有獨立空間,南京公交公司日前表示,將儘快為沒有駕駛室隔離門的公交車進行加裝,同時也呼籲社會公眾自覺遵守公交車行車的規矩。此外,為避免因司乘矛盾引發開鬥氣車現象,公交集團專門為公交司機設置了“委屈獎”,獎金從最初的10元、50元增加到了現在的200元。每年都有為數不少的司機領獎。

  自從重慶萬州發生公交車墜江事故以來,乘客在公交車上滋事,搶奪方向盤、毆打司機的現象引發了廣泛關注。從確保行車安全、維護全車乘客權益角度出發,為司機設置“委屈獎”,並要求司機“打不還手、罵不還口”不無道理。但要知道,要想有效維護公共安全、交通安全和行車安全,必須依法懲處滋事乘客,以便形成威懾,減少類似現象。

  梳理類似報道可知,乘客與公交司機發生爭執,或者毆打司機、搶奪方向盤,主要緣於乘客錯過站點。但如果是普通人錯過站點,通常會極不好意思,悄悄到下一站點下車後再返回去,基本上不會埋怨司機,或者要求司機“立即下車”。從這方面來說,錯過站點後,能夠提出無理要求的人,絕大多數沒有規則意識,不懂得尊重規則和他人權利,其相關訴求根本不應得到滿足。

  遺憾的是,現實中,嚴格追究滋事者法律責任的案例極為少見。很多搶奪方向盤、拉扯司機者,無非被批評教育了事,即便因搶奪方向盤造成交通事故的,滋事乘客所受懲戒也並不嚴厲。如據報道,瀋陽高新技術產業開發區法院近日接連宣判三起拉拽公交司機案,三名被告人均因下車問題與司機發生爭執,進而擊打、猛拽司機,導致車輛失控、司機或乘客受傷。雖然三名被告人均構成以危險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但均被判處緩刑。

————————閱讀全文————————

  一方面是設置“委屈獎”安撫司機,另一方面卻過於放縱滋事乘客,根本不是長久之計。要知道,給司機頒發“委屈獎”,只能起到一時的安撫作用,卻無法免除其精神恐懼和心理壓力。長此以往,還有可能導致司機心理受到創傷,遭遇偶爾刺激後釀成更大事故。同時,以“打不還手、罵不還口”換來的“委屈獎”,並不會對滋事者產生任何壓力。反而會形成“破窗效應”,讓人產生一種公交司機可以隨意辱罵、毆打的錯覺。

  因而,從行車安全形度出發,設置“委屈獎”並要求司機做到“打不還手、罵不還口”以避免衝突升級有一定可行性。但勢必嚴肅懲戒無端撒潑和滋事的乘客,讓其成為人人喊打的過街老鼠。

  對此,相關部門必須做到執法必嚴,讓這種危害公共安全的滋事乘客為其不文明、不道德的無賴行為承擔責任。同時鼓勵、獎勵人們對這種看似小惡實則可能釀成大禍的行為實施正當防衛和反擊。這樣方能形成威懾,讓那些自以為是的無知無畏者有所顧忌,讓規則成為不可突破的底線,進而有效維護社會良性運轉,讓人人成為受益者而非成為無辜遭殃者。

【全文】

檢察日報:堅守規則,消解公交暴力

  重慶萬州發生的公交車墜江事故近日成為社會各界關注的熱點。在為付出如此大代價無限痛惜和深刻反思的同時,一些地方已開始探索理順司乘關係、保障公交安全駕駛的新舉措。11月3日《南京晨報》報道,南京公交集團相關負責人表示,將儘快為沒有駕駛室隔離門的公交車進行加裝,同時也呼籲社會公眾自覺遵守公交車行車的規矩。相關負責人還提到,“打不還手,罵不還口是我們的一貫要求,畢竟保證一車人的安全是首要的任務。”為此,公交集團專門為公交司機設置了委屈獎。

  萬州事件是一次規則讓位於情緒、結果令萬眾哀歎的悲劇。在反思言論中,“規則”二字不斷地被人們提起。是啊,如果乘客能遵守公交停靠規則,如果司機能夠遵守安全駕駛規則,如果車上乘客能夠主動維護起應有的公共秩序,如果三個如果中有一個能夠成真,就不會有今天遇難者家屬的痛不欲生。可是,生命只有一次,生命沒有如果。

  在規則意識尚未被普遍樹立,在理性和規則未能在爭議發生之時普遍起效,在自我私利更容易戰勝他人公益的時候,公交部門考慮強制隔離,對於避免司乘短兵相接、保護司機和全體乘客安全而言,不失為一個有意義的舉措。也要看到,隔離門能夠擋住不理智的乘客,隔離門也會讓突然不適的司機陷入難以求助的窘境;隔離門能夠保護司機的專註和安全,隔離門也會讓突陷困境的乘客難獲援手。危險面前,隔離可能是好東西,有時也會變成壞東西;隔離是無奈之下的權宜之計,並非和諧良序社會應有的常態。“打不還手,罵不還口”,該規定背後還讓我們看到一些服務業遭遇的不公待遇,他們沒有受到應有的尊重和保護。

————————閱讀全文————————

  面對不理性的乘客、蠻橫無理的要求、戾氣十足的舉動,一味的隔離和退讓,不是辦法;單方的忍耐和妥協,亦非良策,其中的法理情必須講清弄透。為此,法律必鬚髮力,法律工作者必須在執法司法普法中努力推進這一工作,讓規則站在每一個握緊方向盤的司機背後,站在每一個遵紀守法的乘客身邊,高懸於每一個有意為非作歹的個人頭上,讓文明有序的公交秩序得到維護,讓危害公共安全的違法犯罪行為受到遏制,讓正義和生命得到捍衛。

  10月31日北京警方通報了一起乘客毆打公交司機被刑事拘留的案件。昨天媒體報道,遼寧瀋陽一法院近日宣判了3起拉拽正在行駛中的公交司機案件,均以以危險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判處3人有期監禁。多起類似案件近日曝光並受到關注,集中反映出公交案件並非偶發、公交秩序需要嚴厲規制、執法司法普法正在同步跟進。

  擾亂公交秩序惡行受到嚴懲讓人暢快,但好不過回到遵守規則的起初。希望慘案能讓社會重塑對公交規則的信念和堅守,加強自律,尊重司機,讓每一位搭乘公交的乘客遠離危險,安全到站。

【全文】

澎湃新聞:公德要彰,規範司機應對也是當務之急

  官方及時通報了對重慶公交車墜江事故調查的結果,和很多人想的相似,它不是一次車輛本身失控導致的悲劇,而是人為造成的。但是具體原因還是讓人吃驚並憤怒:一個48歲的女乘客因為坐過站,不斷騷擾和毆打司機,司機用右手抵擋、還擊,並最終導致車輛急轉彎失控衝破護欄墜江。

  換句話說,十幾條人命,就是因為這位乘客的不理智而消失的。坐過站讓人沮喪,尤其是在重慶,可能意味著一番波折,但是這畢竟是小事,而且從根本上來說,坐過站也是個人疏忽造成的。為這樣的小事而喪失理智,做出瘋狂的行動,實在匪夷所思。

  無獨有偶,10月29日,北京一女子乘公交車時坐過站,要求臨時下車遭拒後用整箱牛奶砸司機,導致公交車發生剮蹭。女子被刑拘。

  如果我們在網上搜索一番,會發現“乘客搶奪方向盤”的新聞,已經發生很多次了。有時是公交車,有時是大巴,衝突的原因,大多都是類似坐過站這樣的小事。這些乘客大部分是中老年人,他們對自己的“損失”不滿,進而遷怒於司機。他們並非沒有意識到搶奪方向盤是危險行為,恰恰相反,他們正是知道這樣做的危險性,知道這是對司機的“報複”,對世界的“報複”,他們才會這樣做。

  這個現實很讓人沮喪。但是,我們無法對乘客進行篩選,在上車之前,每個人都是好乘客。這種突如其來的對公共交通的破壞,是我們必須面臨的風險。有的車輛上有安全員,在類似情況出現時可以保護司機,但是我們也不能因為重慶這起悲劇,就呼籲每輛車上配一個安全員。女乘客毆打司機的時候,如果能有別的乘客站出來阻止或許也能起到作用,但我們也無法硬性要求乘客。

————————閱讀全文————————

  看起來不太公正,但是唯一有效的提升安全的辦法,就是提高司機的反應水平。這次官方通報中非常正確地指出了司機的責任·,“冉某作為公交車駕駛人員,在駕駛公交車進行中,與乘客劉某發生爭吵,遭遇劉某攻擊後,應當認識到還擊及抓扯行為會嚴重危害車輛行駛安全,但未採取有效措施確保行車安全,將右手放開方向盤還擊劉某,後又用右手格擋劉某的攻擊,並與劉某抓扯,其行為嚴重違反公交駕駛入職規定。“

  香港公交車有規定,乘客不能和司機交談,如果你乘車時詢問司機,他不會搭理你,別的乘客會厭棄甚至可能警告你,這就是文明。其實,內地城市的公交車管理,也有類似的規定,我就在坐公交車時聽到過“不許與司機閑聊”的廣播。但是,現實中,和司機聊天的非常多,甚至看到熟人上車後和司機一直聊天。在高速的大巴上,和司機聊天的也很常見。這就讓司機違背了特殊的職業要求,也鼓勵了更多向司機尋釁的人。

  文明的養成需要很長時間,公民素質的提高也非一朝一夕所能完成。但是這樣慘重的代價誰都不願看到,或許只能從規範司機行為入手,才能更快更好地提高乘車文明。

【全文】

央視網:好好開車,是司機最原始的責任

  一場無謂的紛爭,造成了十幾人陪葬的悲痛結果。最終的調查通報表示,涉事司機與乘客的這一互毆行為,均觸犯《刑法》第一百一十五條之規定,涉嫌犯罪。

  吵著要讓司機違規停車的是那位乘客,也是她先動的手。也許有人會對最後雙方均為犯罪的判罰結果有所不解,挨打還手,在現實生活中似乎是很平常的事。然而當雙方的身份不僅僅是走在路上的兩個人,而是司機和乘客的關係時,這一切就有了本質上的改變。

  作為司機,當你坐在駕駛座上,手握方向盤時,就應有清晰的認識:此時你握著的,不僅僅是自己的性命,更是與你同車的人、和路上與你擦肩而過的無數人的安全。平白無故挨了打,怒從膽邊生,生氣在所難免。但作為一輛正行在途中的駕駛員,不靠邊、不停車,直接將一隻手放開方向盤去還手,那時那刻,你把全車人的生命安全,放在了什麼位置上?

  從之前曝光的視頻中可見,墜落之前,公交近乎九十度左轉,似直奔江心而去,且並未有刹車痕迹。因乘客坐過站而化身“車鬧”,與司機爭吵、打罵司機的新聞之前也屢有發生,但之前此類事故中,行車軌跡多因雙方拉扯而呈S形,且通常司機都會第一反應先踩刹車,“緊急制動”、“撞停”於路邊無人樹木或雜物前。

  如今,責任雙方均已葬身江底。我們無法推測,在將方向盤向左急打的瞬間,司機心裡想的究竟是什麼。是慌亂中失了鎮定?還是對施暴乘客的報複?但避免自身和路人傷亡,是任何合格駕駛員都應有的應急判斷。

————————閱讀全文————————

  此時此刻,悲劇已經無可挽回。除了在日後加強對駕駛員、特別是公交駕駛員的安全教育和培訓,在公交車上補增安全圍欄等設施,以及將“不與駕駛員交談”等基本規則加大宣傳以便能夠深入每個乘客的內心,等等措施以外,我們還能做些什麼?

  或許,是普法和嚴懲。乘客與司機交談撕扯,不是簡單的“鬧事”或者玩笑,而是危害公共安全,是犯罪。司機與乘客糾纏回擊,並且沒有採取停車等緊急措施,不是簡單的“頭腦一熱”,而是以危險方式危害公共安全,是重罪。重罪自當重罰。

  好好開車,是每一名駕駛員最原始的責任。對自己負責,對同行者負責,對路人負責,當在每個人學車的最初,就牢牢印在腦海裡,永遠不得忘記。經曆了如此重大的事故之後,必須吸取血的教訓,在執法與文化上雙管齊下,嚴抓嚴管,方能杜絕悲劇再次重演。

【全文】

關於我們 | 廣告服務 | 聯繫我們 | 本站地圖 | 投稿郵箱 | 著作權聲明 | 違法和不良資訊舉報電話:010-84151598 | 網路敲詐和有償刪帖舉報電話:010-84151598
Copyright © 2008-2018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