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約護士"出門"來

  日前,國家衛健委正式發布通知及方案,確定在北京市、上海市、廣東省等6省市進行"互聯網+護理服務"試點。這意味著此前已在民間悄然興起的"網約護士"正式獲得官方認可。

  "網約護士"借互聯網之力實施上門服務,減少了患者往返醫院的不便和排隊候診的時間,是醫療服務的延伸和創新。然而,任何新事物的出現都免不了存在各種各樣的問題,更何況護理服務具有極強的專業性,"網約護士"起步難度不小。

  如何確保平台資質、如何審核"網約護士"的職業資格、如何加強安全管控等具體問題,都有待一一解決,亟須更為完善的政策細則及更強力的監管為"網約護士"護航。

————————閱讀全文————————

  這項試點的推行有助於"網約護士"走向正軌,造福患者。

【全文】

"網約護士"如何依法上崗?

  手機下單,即可預約護士上門打針、輸液、換藥。移動互聯網的發展,讓"網約護士"走進人們的生活。日前,國家衛健委正式發布《關於開展"互聯網+護理服務"試點工作的通知》及《"互聯網+護理服務"試點工作方案》(以下簡稱"《方案》"),確定在北京市、天津市、上海市、江蘇省、浙江省、廣東省6省市進行"互聯網+護理服務"試點,試點時間為2019年2月至12月。這意味著"網約護士"正式獲得官方認可。實際上,在此之前,很多"網約護士"App就已然興起,而且反映出不少問題。

  有媒體報道,不少"網約護士"App存在服務價格、服務標準不統一,用藥質量難以保證等等問題,而一些App並沒有取得醫療機構執業許可證,很多護士在平台上註冊賬號私自接單……記者在調查中發現,這些問題能否得到解決關係到"網約護士"這一新興業態的生存與可持續發展。

  記者搜集了一些用戶對"網約護士"App的使用評價。作出好評的用戶表示,"護士可以上門看病,很方便""挂號方便,一鍵預約挂號省去了排隊時間""很方便家裡行動不便的老人""護士敬業悉心,還會教人養生的知識"……綜合"好評"可以看出,很多人認為"網約護士"App的一大優勢是方便、省時省事,這與《方案》中"為出院患者或罹患疾病且行動不便的特殊人群提供的護理服務"的制定理念不謀而合。

————————閱讀全文————————

  但是,"網約護士"App收到的差評,也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一些問題。用戶"唐顏"評論某"網約護士"App"售後特別差,護士亂收費"。她評價道:"護士打電話說除了在平台上付的費用,還要另外收錢。

【全文】

網約護士來了 你約不約

   國家衛生健康委辦公廳日前發布《互聯網+護理服務試點工作方案》。自2018年以來,"網約護士"已在互聯網背景下出現,引發社會和業內廣泛關注。"網約護士"其實質是"互聯網+護理服務",即依託互聯網等資訊技術,通過"線上申請、線下服務"的方式,由護士上門為群眾提供護理服務,滿足部分患者的健康需求。點擊手機下單,護士就能上門服務,這樣的"網約護士",你約不約?

  近日,《互聯網+護理服務試點工作方案》確定北京市、天津市、上海市、江蘇省、浙江省、廣東省作為"互聯網+護理服務"試點省市,其他省市結合實際情況選取試點城市或地區開展試點工作,試點時間為1年左右。

  《通知》明確,試點地區衛生健康行政部門可結合實際確定取得《醫療機構執業許可證》並已具備家庭病床、巡診等服務方式的實體醫療機構,依託互聯網資訊技術平台,派出本機構註冊護士提供"互聯網+護理服務",將護理服務從機構內延伸至社區、家庭。

————————閱讀全文————————

  而"互聯網+護理服務"重點對高齡或失能老年人、康複期患者和終末期患者等行動不便的人群,提供慢病管理、康複護理、專項護理、健康教育、安寧療護等方面的護理服務。   

【全文】

互聯網+護理服務試點方案發布 網約護士類App引關注

  用戶只需在手機上一鍵下單,專業護士就可隨即上門護理。2017年以來,提供護士上門輸液、打針、靜脈采血等服務,包含金牌護士、醫護到家在內10多個手機App陸續上線,引來社會廣泛關注。

  爭議也隨之而來:網約護士是否合法?安全與否?發生醫療安全事故誰來擔責?在經曆了諸多爭論之後,網約護士如今終於在制度層面有了明確身份——"互聯網+護理服務"。

  近日,國家衛健委印發《"互聯網+護理服務"試點工作方案》(以下簡稱《試點方案》)。《試點方案》重點針對高齡或失能老年人、康複期患者和終末期患者等行動不便的人群,提供慢病管理、康複護理、專項護理、健康教育、安寧療護等方面的護理服務。

————————閱讀全文————————

  近年來,隨著各類網約護士App登錄手機各大應用商店,網約護士成為熱門,開始走進百姓家中。《法制日報》記者開啟"醫護到家App"發現,"靜脈輸液"成為網約護士最為熱門的選項,雖然一次服務費用就高達189元,但還是有超過4萬人購買,火爆程度可見一斑。

【全文】

"網約護士"試點一個月 安全、價格等問題待改善

  在手機上下單,就能把護士約到家裡打針換藥。興起已有三四年的"網約護士"模式並不新鮮,但由於政策和監管界限的模糊,社會上對此觀點不一。伴隨著居家護理需求的增多,尤其是老年人對上門護理的需求,2月12日,國家衛健委公布了《互聯網+護理服務試點工作方案》,明確了對"網約護士"的態度:"鼓勵創新、包容審慎",並在北京、天津、上海等地開展1年左右的首批試點。

    北京青年報記者近日從市衛健委獲悉,北京已經制定了互聯網+護理的實施方案,並啟動了試點工作,可以開展包括換藥、靜脈注射等在內的25項護理服務,將有人臉識別、"一鍵報警"等各類智能化手段保障安全。但與此同時,開始進入正軌的"網約護士"也面臨著一系列難題:護士備案積極性不高、醫療廢物處理方式不完善、價格體系不成熟、對患者的評估只能依靠護士經驗,存在較多風險。

————————閱讀全文————————

   小婷是一名三甲醫院的護士,工作已經有8年。通過一款網約護士的APP平台,患者王琳找到了小婷為她定期上門打針。2018年,王琳被確診為肺癌晚期。由於病情需要,她得定期查血、打升白針。但癌細胞很快就骨轉移,疼痛讓她沒法下床。老公工作很忙,爸爸從外地過來照顧她,種種困難讓她只能考慮居家護理。

【全文】

網約護士不得上門輸液

  今年2月,國家衛健委發布了"互聯網+護理服務"試點工作方案,北京、上海等6省市被列為試點城市。一個多月過去了,北京的"互聯網+護理服務"進展如何呢?記者探訪發現,對於這一新生行業,政府管理部門明確了禁踩的"紅線",並研究細化一些具體的服務管理舉措,如派出的註冊護士應該至少具備5年以上臨床護理工作經驗和護師以上技術職稱,北京市網約護士上門不得提供輸液服務等。

  記者在採訪中了解到,目前一些規模較大的網約護士平台紛紛對現有備案護士進行梳理核查,減少了大量不符合要求的護理服務人員。以本市規模較大的網約護士平台"金牌護士"為例,原來在北京護士註冊量突破1萬人,目前只剩不到2500人。其中,按國家和北京對從業護士的要求,僅平台審核就刷掉了近45%,包括一些1年到2年年資的護士。

————————閱讀全文————————

  一位網約護士平台負責人表示,對於網約護士的准入標準,不應該單純用年資來顯示,應該更細化一些。她舉例說,在醫院ICU工作1年到2年的護士,與在基層門診幹了多年的護士相比,也許前者年限不長,但護理經驗和能力可能遠超後者。

【全文】

用制度為"網約護士"護航

  日前,國家衛健委發布通知,確定北京市、天津市、上海市、江蘇省、浙江省、廣東省作為"互聯網+護理服務"試點省份,並發布《"互聯網+護理服務"試點工作方案》。其實,最近一兩年,社會力量主導的"網約護士"早就來了,有的又稱"共用護士",有需求者通過手機下單,就能享受護士上門輸液、打針、換藥、導尿、吸痰、拆線、保胎、霧化治療、產後護理等醫療服務。

  而這一次官方推出"網約護士"試點方案,不僅是在鼓勵、引導"互聯網+護理服務"規範發展,而且是在保障"網約護士"的醫療質量和安全,維護廣大群眾的健康權益和生命安全。

————————閱讀全文————————

  "網約護士"的現實需求確實較大。據國家統計局統計,截至2017年底,我國60歲及以上人口數為2.4億人,佔總人口的17.3%。我國患有慢性病的老年人有1.5億人,占老年人總數的65%,失能、半失能的老年人4000萬人左右。

【全文】

"網約護士"進行時:有疑惑和擔憂,在觀察中前進

  日前,國家衛生健康委發布了《"互聯網+護理服務"試點工作方案》,確定在北京、天津、上海、江蘇、浙江、廣東6省市開始試點。用戶足不出戶、護士上門護理的"網約護士"或稱"滴滴打針"的模式受到許多人關注,目前市面上也已經出了近十款功能類似的軟體平台。

  "網約護士"平台目前的服務情況究竟如何?主要的用戶群體有哪些?擁有正規資質的醫療機構對護士上門服務是否支援?社會資本進入的商業平台能否承擔起相應的醫療責任和安全保障?

————————閱讀全文————————

  近日,本報記者實地體驗了從用戶下單到護士上門護理服務完成的全過程,從用戶、護士和平台工作人員等角度進行了多方了解。目前,各方對於"網約護士"的試點推廣看法不一,既期待滿足社會不同群體的剛需,但也希望進一步規範市場和收費機制,做好護士安全、醫療質量等保障,並進行醫保、分級診療的深入探索。

【全文】

關於我們 | 廣告服務 | 聯繫我們 | 本站地圖 | 投稿郵箱 | 著作權聲明 | 違法和不良資訊舉報電話:010-84151598 | 網路敲詐和有償刪帖舉報電話:010-84151598
Copyright © 2008-2018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