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中工網理論頻道實踐與思考-正文
全國政協常委鄭躍文:建設製造強國必須培育工匠精神
班娟娟
http://www.workercn.cn2018-03-19來源:經濟參考報
分享到:更多

  

  “我國正在由製造大國向製造強國轉變,在加快製造業轉型升級的過程中,離不開兩大驅動力,一是科技創新,二是工匠精神。”全國政協常委、全國工商聯副主席、中國民營經濟國際合作商會會長、中非民間商會監事長、贛商聯合總會會長、科瑞集團董事局主席鄭躍文在接受《經濟參考報》記者專訪時表示。

  今年的政府工作報告提出,發展壯大新動能。運用新技術、新業態、新模式,大力改造提升傳統產業。加快製造強國建設。全面開展質量提升行動,推進與國際先進水平對標達標,弘揚工匠精神,來一場中國製造的品質革命。

  對此,鄭躍文表示,作為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兩大重頭戲,發展壯大新動能和加快製造強國建設之間息息相關。“比如,工業大數據、工業互聯網日益成為製造業轉型升級的重要抓手。包括人工智慧在內的新動能同樣包含在製造強國建設的體系中。科技創新對於製造業的意義不僅僅在於幫助企業降低生產成本、提高產品質量、增加使用用途,更重要的是,通過產業鏈的換血再造,重塑製造業增長的源動力。”鄭躍文說。

  如果說科技創新是製造強國建設的“硬體”,那麼工匠精神就是製造強國建設的“軟體”。在鄭躍文看來,任何科技創新並不能取代勞動力。在實現製造大國向製造強國轉變的過程中,離不開一大批具有工匠精神的技術工人。“工匠精神是製造業的靈魂。”

  據統計,目前全球壽命超過200年的企業,日本有3146家,德國有837家,荷蘭有222家,法國有196家。

  “百年企業的存在很大程度上在於工匠精神的傳承。”鄭躍文舉例說,“德國製造”聲名顯赫,百年工業品牌紮堆出現,其成功的密鑰就是工匠精神。德國是職業技術教育發達國家,其“雙元制”職教模式聞名世界,技術工人的薪水甚至超過白領。而瑞士的鐘錶匠一輩子都在做同一件事情、同一道工序,鐘錶匠們僅擰各種螺絲就要學習幾個月。瑞士也有著完善的學徒工制度,從收入上說,大學畢業生與學徒工相比,在初入職場的10年內,並無優勢。

  鄭躍文指出,近年來我國高技術製造業發展迅速。在推進戰略性新興產業發展等一攬子政策措施的作用下,高技術製造業活力不斷釋放。不過,總體上看,我國製造業大而不強的局面還未得到根本變化。“我國製造業整體水平依然不高,優質品牌依舊匱乏,低端仿製、假冒偽劣產品依然存在。”

  出現上述問題的原因是多方面的。鄭躍文分析稱,從企業行為上看,依然存在因追求眼前利益,投機取巧、急功近利,忽視長遠發展的問題。從文化上看,我國工業化起步晚,受農耕文化影響,“差不多”觀念比較普遍。

  不過,在鄭躍文看來,技術工人的匱乏是最為關鍵的因素。從勞動力資源上看,從業人員總體素質不高,技能勞動者總量嚴重不足、結構問題突出。人才市場同時存在低端過剩和技工特別是高級技工不足的問題。

  “而技術工人的匱乏,一方面是由於社會上重學曆、輕技能的觀念依然根深蒂固,產業技術能人教育培養投入總體不足,培養渠道和培訓能力建設滯後。另一方面則是因為技術工人經濟、社會待遇不高。”鄭躍文說,雖然目前我國已經出台了提高技術工人待遇、壯大技術工人隊伍的相關政策,但總的來看,政策體系仍不夠健全和完善。

  因此,鄭躍文認為,我國在加快經濟轉型升級、建設製造強國的過程中,必須大力打造工匠精神,為培養製造技工專才,創造良好的環境。

  首先是進一步建立和完善製造業各行業技術工人等級標準體系,技術工人等級評定規範體系,並加強政府的管理和引導。同時適應互聯網時代新一輪技術革命的需求,對新業態、新工種、新工藝等及時建立技工等級制度。

  在技術工人培育上,鄭躍文建議,進一步構建職業技術教育培訓體系,既要重視企業師徒式的傳承,又要重視社會體系化的職業教育培訓。探索開展高校教育、職業技術教育與培養技工專才相結合試點工作。明確國家、企業和社會力量三方面在培養技工專才上的權利和義務。

  提高技工專才待遇在鄭躍文看來異常重要。“一些製造業發達的國家,高技能工人待遇往往不亞於公司管理層。要讓技術工人成為讓人們羨慕的職業以及受社會尊重的人才,就需要優化職業技工待遇和薪酬機制。應該讓他們享受更多工資稅收優惠和國家津貼、單位獎勵等。還可以建立全國性的技工專才榮譽制度。開展全國性行業技能比賽,舉辦全國性高等級技工表彰活動。”他說。

零容忍黨員幹部追求低級趣味

  趣味屬於人的心理和精神上的選擇,黨員幹部遠離低級趣味,關鍵是要管住自己,不但築好“防火牆”,還要備好……  

掃碼關注



工人日報
客戶端
蘋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