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中工網理論頻道工運理論動態-正文
【觀察思考】職工隊伍收入分配的10個新變化
燕曉飛
http://www.workercn.cn2018-07-03來源:中工網—《工人日報》
分享到:更多

  從國家統計局發布的2017年城鎮單位就業人員年平均工資的主要數據中,可以看到我國職工隊伍收入分配的一些新變化,如城鎮非私營單位職工的年平均工資增速加快,城鎮私營單位職工的年平均工資增速連續7年呈下降態勢,等等。伴隨著一系列收入分配製度改革措施的落實,我國職工收入水平,尤其是相關產業一線職工的收入有望繼續增加。

  從國家統計局發布的2017年城鎮單位就業人員年平均工資的主要數據中,可以看到我國職工隊伍收入分配的一些新變化,如城鎮非私營單位職工的年平均工資增速加快,城鎮私營單位職工的年平均工資增速連續7年呈下降態勢,等等。伴隨著一系列收入分配製度改革措施的落實,我國職工收入水平,尤其是相關產業一線職工的收入有望繼續增加。

  國家統計局近日發布了2017年城鎮單位就業人員年平均工資的主要數據,從中可以看到我國職工隊伍收入分配的一些新變化。

  第一,城鎮非私營單位職工的年平均工資增速加快,扭轉了自2011年以來增長率波動向下的趨勢。2017年,全國城鎮非私營單位就業人員年平均工資為74318元,同比名義增長10.0%,扣除物價因素,實際增長8.2%,增速高於同期經濟增長率。2011年,全國城鎮非私營單位就業人員年平均工資名義增長率為14.4%,此後一直呈波動下降趨勢,到2016年為8.9%,2017年這種下降的趨勢得到了抑制。進一步分析,在這10.0%的平均工資增長率中,企業的貢獻率達到55.1%,比上一年提高了1.5個百分點,表明企業職工工資增幅的提高是拉動城鎮非私營單位職工年平均工資增長的主要動力。

  第二,城鎮私營單位職工的年平均工資增速連續7年呈下降態勢。2017年,全國城鎮私營單位就業人員年平均工資為45761元,與2016年的42833元相比,同比名義增長6.8%,增速比2016年回落1.35個百分點。扣除物價因素,實際增長5.0%,這是近10年來增速首次低於同期經濟增長率,也低於同期城鎮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長率。究其原因,一是私營企業多數是勞動密集型中小企業,勞動生產率低於非私營企業;二是私營企業普遍缺乏健全的工資正常增長機制;三是私營企業工會的工資協商能力較弱。

  第三,城鎮非私營單位和私營單位職工之間的年均收入差距繼續擴大,2017年,二者差額已逾2.8萬元。2008年,城鎮非私營單位和私營單位職工之間的年平均工資差距為11827元,2017年增加到28857元,二者之間的收入差額年均增長率達到10.4%。導致這種差距不斷擴大的原因主要有兩點,一是兩者的工資水平初始差距過大,儘管近10年來,私營單位職工年平均工資占非私營單位職工年平均工資的59.07%增加到61.57%,但工資絕對值差距仍較大;二是近3年私營單位職工年平均工資增長率明顯低於非私營單位職工年平均工資增長率。

  第四,國民經濟各行業收入排名發生的變化,顯示出深化改革帶來的新動能在加快成長並推動產業結構升級。2017年,資訊傳輸、軟體和資訊技術服務業職工的年平均工資達到133150元,連續兩年超過多年來一直排名首位的金融業。從行業年均收入的名義增長率看,資訊傳輸、軟體和資訊技術服務業為8.7%,金融業為4.6%,這種變化凸顯了收入分配改革重點向高新技術和實體經濟轉移的導向,反映出以互聯網和相關服務為代表的現代新興服務業增速明顯快於傳統服務業的變動趨勢。另外,2017年,國民經濟各行業收入增速最高的行業為採礦業,年平均工資增長率為14.8%。這表明採礦業在去產能的改革中效果明顯,年均收入增長率的快速增長反映出該行業勞動生產率的提高。

  第五,國民經濟各行業間的年均收入差距仍在繼續擴大。我國國民經濟各行業間的收入差距主要表現為壟斷行業、高新技術行業收入較高,競爭性行業收入較低。以非私營單位職工年平均工資為例,2017年,收入最高的資訊傳輸、軟體和資訊技術服務業、金融業、科學研究和技術服務業3個行業的收入水平分別為全國平均水平的1.79倍、1.65倍和1.45倍;收入最低的農、林、牧、漁業、住宿和餐飲業、居民服務、修理和其他服務業3個行業分別為全國平均水平的49%、62%和68%。

  第六,企業職工的年平均工資低於事業、機關和其他單位職工,生產一線職工收入處於企業內部最低端。國家統計局提供的對一套表聯網直報平台16個行業門類的約98.3萬家規模以上企業法人單位調查數據顯示,首先,2017年,規模以上企業職工的年平均工資為61578元,低於全國城鎮非私營單位職工74318元的年均收入水平。其次,企業內部從事生產製造工作和生產服務工作崗位的一線職工的年平均工資分別為50703元和49502元,僅為社會平均水平的68.2%和66.6%,崗位平均工資最高與最低之比為2.67。

  第七,國有企業一線職工崗位收入水平在10種企業類型中排在首位。從生產製造及有關人員崗位看,國有企業職工年均收入排在最高,為70887元,與管理層的收入差距為2.25倍,收入差距低於平均水平。10種企業類型中收入差距最大的外商投資企業為4.37倍。分析其中原因,一是國有企業收入分配製度比較合理完善,二是工會發揮了積極有效的作用。

  第八,製造業職工年均收入增長加快。隨著我國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深入推進,製造業企業的經濟效益大幅提高,為職工工資增長提供了有力支撐。2017年,製造業利潤增長18.2%,比上年加快5.9個百分點。受此影響,非私營單位製造業職工年平均工資名義增長率為8.4%,增速比上年提高0.9個百分點,扣除物價因素,實際增長6.7%。

  第九,外出農民工的收入增長率連續兩年低於兩位數增長。2010年以來,外出農民工的年平均工資一直保持兩位數增長,近兩年其收入增長率出現下滑,2016年和2017年名義增長率分別為6.3%和6.5%,扣除物價因素,實際增長分別為4.1%和4.7%,低於同期的經濟增長率和城鎮單位職工工資增長率。

  第十,產業工人隊伍的職工年均收入仍處於中等偏下水平。我國產業工人隊伍收入狀況的特點是總體收入水平較低,由於製造業、建築業職工目前占產業工人總數的76%以上,2017年,這兩個行業職工的年均收入水平在整個國民經濟19個行業中分別排在第14位和第15位,其收入分別為平均水平的86.7%和74.8%,直接拉低了產業工人隊伍的總體收入水平。

  從上述的變化,可以得出以下判斷。首先,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持續推進使我國經濟增長的新舊動能轉換加快,相關行業如煤炭、鋼鐵等行業降本增效的效果明顯,企業效益大幅度提高,職工的工資增長率超過全國平均水平,成為拉動城鎮非私營單位職工收入增長的主要動力。其次,供給側結構性改革促使勞動密集型產業的轉型升級效果已經開始顯現,據海關總署提供的數據,今年前4個月,我國出口貿易中傳統7大類勞動密集型產品與去年同期相比下降2.4%。這意味著,以勞動密集型為主的城鎮私營單位在國民經濟產業鏈中的位置開始上移,這種變化有助於改變城鎮私營單位職工收入偏低的狀況。此外,伴隨今年政府工作報告中提出的對中小企業減稅措施的實施以及《關於提高技術工人待遇的意見》等收入分配製度改革措施的具體落實,我國職工收入水平,尤其是相關產業一線職工的收入有望繼續增加。

零容忍黨員幹部追求低級趣味

  趣味屬於人的心理和精神上的選擇,黨員幹部遠離低級趣味,關鍵是要管住自己,不但築好“防火牆”,還要備好……  

掃碼關注



工人日報
客戶端
蘋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