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時政國際工會維權財經人物網評就業理論視頻軍事圖庫民生體育汽車文化企業書畫教育娛樂社區旅行公益綠色

中工理論

工運前沿

勞動者跳槽時競業限制適格主體範圍認定

許曉倩 諸佳英
2020-07-30 13:55:08  來源:人民法院報

  【案情】

  揣某宇在浙江某互聯網公司從事數據運維工作,月平均工資為4000元。雙方簽訂了《競業限制協議》,約定:揣某宇……從浙江某互聯網公司離職後12個月內,不得自行從事競爭業務或協助其他單位或個人開展競爭業務,受雇於浙江某互聯網公司的競爭對手,或為浙江某互聯網公司的競爭對手提供任何勞動或服務……如揣某宇違反協議約定的競業限制義務,浙江某互聯網公司有權要求揣某宇立即停止違約行為並一次性支付100萬元違約金。

  2017年6月23日,揣某宇、李某等六人集體辭職並在當天一同與某科技公司簽訂勞動合同,該科技公司與浙江某互聯網公司具有同業競爭關係。2017年7月、8月,浙江某互聯網公司向揣某宇支付競業限制補償金。2017年12月7日,浙江某互聯網公司以違反競業限制協議為由申請仲裁,要求揣某宇繼續履行競業限制協議、支付違約金100萬元。仲裁委出具不予受理通知書,浙江某互聯網公司遂訴至法院。

  【分歧】

  本案的爭議焦點在於:揣某宇是否屬於 “其他負有保密義務的人員”,該舉證責任應該由誰承擔,對此存在兩種觀點:

  一種觀點認為,勞動者對用人單位負有忠誠義務,雖然揣某宇不屬於高級管理人員、高級技術人員(以下簡稱“兩高”人員),但揣某宇與用人單位就競業限制達成合意,且其從事的也是與公司主營業務相關的技術工作,集體離職併入職同業競爭公司後,崗位並未發生變化,故應該推定揣某宇屬於其他負有保密義務的人員,而揣某宇提出其不屬於該範圍,應該提供證據證明,否則承擔舉證不能的法律後果。揣某宇未提供證據證明其不負有保密義務,其入職同業競爭公司的行為違反競業限制協議約定,應承擔違約責任。

  另一種觀點認為,對勞動者的競業限制應以商業秘密、智慧財產權的保護為前提,用人單位與全體勞動者簽訂競業限制協議的行為違背了競業限制的立法初衷,嚴重侵犯了勞動者的自主擇業權。為防止用人單位濫用其優勢地位,法院應對勞動者是否負有保密義務進行審查。雖然互聯網企業勞動者的競業限制違約行為日趨隱蔽,造成用人單位舉證困難,但這並非舉證責任轉移的理由。用人單位主張揣某宇承擔競業限制違約金的,根據“誰主張、誰舉證”的基本法理,用人單位應舉證證明揣某宇屬於“其他負有保密義務的人員”,此為要求勞動者承擔違約責任的前提要件。但在本案中,用人單位未提供證據證明揣某宇接觸了何種核心技術、商業秘密,故對其訴訟請求,應不予支援。

  【評析】

  在資訊科技和互聯網高速發展的時代,資訊市場競爭不斷加劇,互聯網企業越來越重視對商業秘密和智慧財產權的保護,積極與勞動者簽訂競業限制條款或協議;而另一方面,勞動者跳槽甚至團隊集體跳槽日益高發,由此引發的競業限制糾紛案件在司法實踐中逐漸增多。

  對於上述案件的處理,筆者同意第二種意見,理由如下:

  1.勞動者跳槽時競業限制適格主體的範圍分析。競業限制的側重點在於保護用人單位有關商業秘密所蘊含的競爭利益,通過限制勞動者擇業自由以降低其利用用人單位的商業秘密進行競爭的可能性,並對勞動者因此所遭受的損失予以經濟補償,從而實現勞動者和用人單位之間的利益平衡。雖然競業限制是勞動者忠實義務的延伸,但這並不意味著所有勞動者都負有競業限制義務。競業限制的初衷是保護用人單位的商業秘密及智慧財產權。如果將用人單位的所有勞動者都納入到這一條款中,就違反了競業限制制度的設立初衷,直接侵犯了絕大多數勞動者的勞動自由權。當前競業限制條款或協議在企業實際操作中有泛化趨勢,已經成為所有員工與企業簽訂勞動合同的必籤條款或必簽協議。企業濫用競業限制約定雖然保護了用人單位的權益,卻嚴重侵犯了勞動者的自主擇業權,導致保護勞動者自主擇業權與保護用人單位權益嚴重失衡。根據勞動合同法第二十四條規定,競業限制的人員僅限於“兩高”人員和其他負有保密義務的人員,所以對於不必要予以競業限制的勞動者,諸如科技公司的行政、後勤、售後等人員,即使訂立了該條款,也應當認定有關競業限制的約定無效,以維護勞動者的擇業自由和生存權。

  2.勞動者跳槽時競業限制適格主體的舉證責任分配。舉證責任的分配是根據法律規定,將待證事實的證明責任分配給當事人。本案中,浙江某互聯網公司要求揣某宇承擔競業限制違約責任,最基本的請求權基礎規範為勞動合同法第二十三、第二十四條的規定,故浙江某互聯網公司需要承擔證明責任的基礎要件事實之一為:揣某宇是否屬於競業限制的適格主體。從雙方對揣某宇的崗位描述及薪資水平可以看出,揣某宇並不屬於“兩高”人員,所以浙江某互聯網公司需舉證證明揣某宇為“其他負有保密義務的人員”,這一待證事實包含兩個方面:一是本單位具有特定技術或經營秘密;二是揣某宇存在接觸商業秘密的可能。本案中,雙方認可揣某宇在浙江某互聯網公司的工作崗位為數據運維。根據雙方描述可以看出該崗位並非屬於技術開發的敏感部門,雖然浙江某互聯網公司陳述該崗位為人臉識別項目的重要一環,揣某宇在工作中能夠接觸到人臉識別的核心技術及公司商業秘密等,但無論一審還是二審,浙江某互聯網公司均未提供充分證據證明揣某宇接觸了何種核心技術、商業秘密,故應當承擔舉證不能的法律後果,揣某宇不屬於競業限制的適格主體,雙方簽訂的競業限制協議無效。

  (作者單位:江蘇省無錫市中級人民法院)

編輯:遲語洋

書評書訊

工運前沿

專家學者

  • 雙迴圈新格局

    要從過去強調對外開放,轉向對外開放與對內開放共同促進、共同發展,既要以對外開放倒逼對內開放,更要以對內開放促進和提升對外開放的水平和層次。

  • 讓員工調劑在制度化和規範化下發展

    要解決疫情中出現的新問題,從長遠看,仍需完善勞動立法,尤其是將階段性對策轉化為立法和長效機制。

  • 抗疫與複蘇須惠及所有人

    近年來,美國採取了與多邊主義背道而馳的單邊主義姿態,因為美國認為國際組織對其保障自身利益以及在全球範圍內擴張勢力是一個障礙。

新聞日曆
關於我們 | 廣告服務 | 著作權聲明 | 違法和不良資訊舉報電話:010-84151598 | 網路敲詐和有償刪帖舉報電話:010-84151598
Copyright © 2008-2020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掃碼關注




中工網抖音


工人日報
客戶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