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中工網理論頻道學者專欄-正文
陳愛華:重溫馬克思生態倫理思想
陳愛華
http://www.workercn.cn2018-06-12來源:中國社會科學報
分享到:更多

  

  馬克思寫作《1844年經濟學哲學手稿》(以下簡稱《手稿》)距今已有一個半多世紀。在馬克思誕辰200周年之際重溫馬克思這部《手稿》,體悟其中蘊涵的生態倫理思想及其當代價值具有特別重要的意義。習近平總書記在紀念馬克思誕辰200周年大會上的講話中指出:“學習馬克思,就要學習和實踐馬克思主義關於人與自然關係的思想。”馬克思認為,“人靠自然界生活”,自然不僅給人類提供了生活資料來源,如肥沃的土地、漁產豐富的江河湖海等,而且給人類提供了生產資料來源。馬克思在《手稿》中所闡發的處理好人與自然關係的生態倫理思想,不僅對於當今生態倫理的構建具有重要的理論意義,而且對於全面貫徹實施綠色發展理念,積極推進社會主義生態文明建設和美麗中國建設具有重大的現實意義。

  首先,重溫馬克思《手稿》中蘊涵的生態倫理思想,處理好人與自然的關係,須關注馬克思所揭示的人與自然的內在聯繫。從本體意義上,馬克思指出,“自然界,就它本身不是人的身體而言,是人的無機的身體”。這就是說,人產生於自然,自然與人息息相關。在生存論意義上,馬克思進一步強調,“自然界是人為了不致死亡而必須與之不斷交往的人的身體”,這說明了人對於自然環境和自然物質的依賴性。從認識論意義上,馬克思將人與動物進行比較,進一步闡明了人與自然的內在聯繫。他認為“儘管人(和動物一樣)靠無機界生活,而人比動物越有普遍性,人賴以生活的無機界的範圍就越廣闊”。因為人不僅與動物一樣有生存的需要,要依靠自然界;人還有精神需求,無論是作為自然科學對象的自然,還是作為藝術對象的自然,都是人的意識的一部分,是人的精神的無機界,是人必須事先進行加工以便享用和消化的精神食糧。由此,我們就更能深刻領悟習近平總書記指出的“人與自然是生命共同體”的思想。

  其次,重溫馬克思《手稿》中蘊涵的生態倫理思想,處理好人與自然的關係,須關注馬克思所說的使人的勞動(生產)成為產生生命的生活。黑格爾在《自然哲學》一書中主張,需要和才能使人能夠不斷地發現各種控制和利用自然的方法,用其來戰勝自然,以此來保護和保持自己。然而,實際上,自然就其普遍性來講是不能以這種方式被控制的,它也不會屈從於人的目的。馬克思在批判地汲取了黑格爾這一生態倫理思想的基礎上,從動物與自然的關係和人與自然的關係的比較中,闡述了人的勞動(生產)是產生生命的生活的觀點。其一,動物和它的生命活動是直接同一的,而人則使自己的生命活動本身變成自己的意志和意識的對象。儘管動物也生產,如蜜蜂、海狸、螞蟻等也為自己營造巢穴或住所,但是動物只生產它自己或它的幼仔所直接需要的東西,因而“動物的生產是片面的,而人的生產是全面的”。其二,動物只是在直接的肉體需要的支配下進行生產,而人不受肉體需要的支配也能進行生產。在馬克思看來,只有不受這種需要的支配時才能進行“真正的生產”。其三,由於“動物的產品直接同它的肉體相聯繫,而人則自由地對待自己的產品”,因而動物只生產自身,而人則再生產整個自然界。其四,動物只是按照它所屬的那個種的尺度和需要來建造,而“人卻懂得按照任何一個種的尺度來進行生產,並且懂得怎樣處處都把內在的尺度運用到對象上去”。這裡,馬克思強調人不同於動物,既“懂得按照任何一個種的尺度來進行生產”,又“懂得把內在的尺度運用到對象上去”,因而人的生產達到了“任何一個種的尺度”與人類“內在的尺度”的辯證統一。就其本質而言,這要求我們遵循自然規律、社會發展規律與人的需要及其滿足的辯證統一。

  反觀當代困擾人類的生態窘境,都與資本邏輯的運作下只注重經濟增長的“內在尺度”密切相關。這種生產及其增長方式忽視了自然的“任何一個種的尺度”,對自然資源竭澤而漁,進行掠奪性開採。對此,美國生態主義者福斯特指出,“任何允許‘盈虧底線專制’主導我們與整個自然關係的企圖都將導致災難性的後果”,因為這遠離了馬克思所期望的“全面的”“真正的”生產,只是一種片面性的生產。這種片面性的生產如同恩格斯在《自然辯證法》“導言”中所說,儘管通過這種生產曾經在物種關係方面把人從其餘的動物中提升出來,但是遠沒有在社會關係方面把人從其餘的動物中提升出來。事實表明,這種片面性的生產沒有同時遵循自然的“任何一個種的尺度”及其自然規律,不僅傷害了大自然,而且最終也傷及了人類自身。如何治理環境汙染,使人類擺脫當代的生態窘境,使人的勞動(生產)成為產生生命的生活?習近平總書記在黨的十九大報告中指出,在人與自然這一生命共同體中,“人類必須尊重自然、順應自然、保護自然。人類只有遵循自然規律才能有效防止在開發利用自然上走彎路”,才能使人的生產達到馬克思所期望的自然的“任何一個種的尺度”與“內在的尺度”的辯證統一。

  最後,重溫馬克思《手稿》中蘊涵的生態倫理思想,處理好人與自然的關係,須關注馬克思所說的“按照美的規律來建造”。在處理好人與自然關係的頂層設計層面,“按照美的規律來建造”,須實現自然主義和人道主義的辯證統一,“堅持人與自然和諧共生”。馬克思認為,社會是人同自然界的完成了的本質的統一,是自然界的真正複活,是人實現了的自然主義和自然界的實現了的人道主義。在馬克思看來,“作為完成了的自然主義,等於人道主義,而作為完成了的人道主義,等於自然主義,它是人和自然界之間、人和人之間的矛盾的真正解決,是存在和本質、對象化和自我確證、自由和必然、個體和類之間的鬥爭的真正解決。它是曆史之謎的解答,而且知道自己就是這種解答”。

  在理論層面,“按照美的規律來建造”,須注重哲學與自然科學的結合。在馬克思所處的時代,“哲學對自然科學始終是疏遠的,正像自然科學對哲學也始終是疏遠的一樣”。將兩者結合起來,似乎是離奇的幻想——存在著結合的意志,但缺少結合的能力。然而,人無遠慮,必有近憂。全球性的環境汙染之所以出現,主要在於資本邏輯的運作以急功近利的短視思維發展科學技術和應用科技成果,將科學技術作為致富手段。為了克服這種短視思維,須注重以哲學辯證的理論思維與自然科學的結合,如此才能在時空關係方面,處理好代際關係、資源與發展的關係、長期發展與短期發展的關係等,做到統籌兼顧、協調和諧與可持續發展。

  在實踐層面,“按照美的規律來建造”,須處理好工業生產與人及自然的關係。馬克思看到,在他所處的時代,自然科學通過工業日益在實踐上進入人的生活,並為人的解放做準備。工業是自然界同人之間,因而也是自然科學同人之間的現實的曆史關係。自然科學將成為人的科學的基礎,因為通過工業——儘管以異化的形式——形成的自然界,是真正的、人類學的自然界。由此,馬克思認為,“工業的曆史和工業的已經產生的對象性的存在,是一本開啟了的關於人的本質力量的書”。現代工業生產已經對人—自然—社會系統產生廣泛、全面的深刻影響,充分體現了“人的本質力量”。但工業生產在給人類帶來巨大物質性成就的同時,也導致了環境汙染、對自然失去敬畏等一系列負面效應。為了控制並且減少其負效應,尤其是對於生態環境的負效應,在發展工業生產的同時,必須“統籌山水林田湖草系統治理,實行最嚴格的生態環境保護制度,形成綠色發展方式和生活方式,堅定走生產發展、生活富裕、生態良好的文明發展道路,建設美麗中國,為人民創造良好生產生活環境,為全球生態安全作出貢獻”。

  (本文系國家社科基金重大招標項目“應用邏輯與邏輯應用研究”(14ZDB014)、國家社科基金項目“現代科技倫理的應然邏輯研究”(12BZX078)階段性成果)

  (作者單位:東南大學科技倫理研究所)

零容忍黨員幹部追求低級趣味

  趣味屬於人的心理和精神上的選擇,黨員幹部遠離低級趣味,關鍵是要管住自己,不但築好“防火牆”,還要備好……  

掃碼關注



工人日報
客戶端
蘋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