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時政國際工會維權財經人物網評就業理論視頻軍事圖庫民生體育汽車文化企業書畫教育娛樂社區旅行公益綠色

中工理論

專家學者

艾思奇對當代中國哲學社會科學的貢獻

—— 寫在祖父艾思奇誕辰110周年之際

李洌
2020-08-28 10:32:28  來源:學習時報

  (一)

  今年是我的祖父艾思奇誕辰110周年。年初,習近平總書記在雲南考察工作期間專程來到騰衝和順古鎮的艾思奇紀念館,看展品,聽介紹,詳細了解艾思奇為黨的理論宣傳和馬克思主義哲學中國化大眾化作出的積極貢獻。總書記深情地指出,我們現在就需要像艾思奇那樣能夠把馬克思主義本土化講好的人才。我們要傳播好馬克思主義,不能照本宣科、尋章摘句,要大眾化、通俗化。這就是艾思奇同志給我們的啟示。作為艾思奇的後人,聽了總書記這樣的評價,我心裡很激動,切實感到曆史沒有忘記他,我們黨沒有忘記他。總書記在我祖父誕辰周年到訪艾思奇紀念館,就是對他為黨為祖國為人民做出貢獻的最大肯定、最大褒揚。

  我由此想到,習近平總書記2016年5月17日在哲學社會科學工作座談會講話中,列舉了對建立當代哲學社會科學做出開拓性努力的名家大師,在郭沫若、李達兩位先生之後,就提到了艾思奇。我祖父是1966年3月去世的,終年56歲,從學術生命上說,算是英年早逝。2016年是他去世50周年。剛好這個時候得到總書記的肯定,我想祖父地下有知,也一定會欣慰有加。

  (二)

  艾思奇到底對當代中國哲學社會科學做出了哪些突出貢獻呢?我父親李昕東曾經給我講過,艾思奇很像中國的普羅米修斯,為暮靄沉沉的舊中國盜來了馬克思主義哲學的“天火”。為他帶來最大榮譽的,無疑是他25歲時就出版的《大眾哲學》(最初以《哲學講話》書名出版)。1937年4月還出版了膾炙人口的《哲學與生活》。《大眾哲學》一書,深刻闡明了革命與哲學的辯證關係,開啟了馬克思主義哲學通俗化大眾化的先河。1935年李公樸在這本書的編者序中寫道:“這本書是用最通俗的筆法,日常談話的體裁,溶化專門的理論,使大眾的讀者不必費很大的氣力就能夠接受。這種寫法,在目前出版界中還是僅有的貢獻。”李公樸認為,艾思奇寫這本書在理論體繫上是很用了心力的,對新哲學許多問題的解釋,比一切其他著作更明確,有許多深化的地方。他說:“這一本通俗的哲學著作,我敢說可以普遍地做我們全國大眾讀者的南針,拿它去認識世界和改造世界。”的確,正是有艾思奇這樣一批像普羅米修斯一樣的名家大師的努力,馬克思主義哲學才迅速成為當時一代進步青年的思想武器。

  艾思奇是馬克思主義哲學的主要傳播者和中國哲學大眾化的拓荒者之一。延安時期,毛澤東同志致力於馬克思主義中國化,與艾思奇結下了不了的“哲學情結”。他們尚未謀面之前,就已經有了共鳴。毛澤東同志在閱讀《哲學與生活》時,曾在百忙之中摘錄了多達十幾頁的觀點。毛澤東同志的哲學論著,亦不乏與《大眾哲學》觀點的相通之處,兩人在概括認識發展總規律上是一致的。毛澤東同志也特別注意用曆史和現實中的事例來闡明抽象的哲學原理,在《實踐論》中解釋事物的變化發展時就借用了《大眾哲學》中提到的雞蛋孵化成小雞的淺顯例子。1937年年底,艾思奇到達延安,直接在黨中央和毛澤東同志領導下從事革命鬥爭和哲學研究。毛澤東同志1963年指出,要“學習馬克思主義的認識論,使之群眾化,為廣大幹部和人民群眾所掌握,讓哲學從哲學家的課堂上和書本裡解放出來。”艾思奇在這方面無疑是一位先驅者。

  新中國成立後,黨中央決定為大學出版一套中國自己的教科書,艾思奇承擔了主編《辯證唯物主義曆史唯物主義》的重任。這是新中國第一部馬克思主義哲學教科書。在這之前,人們主要學習前蘇聯為主的西方哲學經典。所以毛澤東同志得知後高興地說:我們終於有了自己的哲學教科書。這部教科書集中反映了毛澤東哲學思想體系,是馬克思主義哲學中國化的重要曆史成果。

  (三)

  主持延安新哲學會,是艾思奇在延安時期的學術標誌事件之一。

  新哲學會的成立,是與當時毛澤東同志對理論和哲學的濃厚興趣分不開的。中央紅軍長徵到達陝北後,環境逐漸穩定下來,毛澤東同志就以異乎尋常的熱情和精力讀書和倡導讀書。除馬列原著外,他重點閱讀研究哲學和軍事。隨著從國統區來的文化人逐漸增多,毛澤東同志在發奮攻讀哲學書籍時,如果條件允許他還經常主動和作者交流自己的閱讀體會。這期間就包括研讀《哲學與生活》與艾思奇的交流。在延安,毛澤東同志親自倡導和帶動掀起了空前規模的學習馬克思主義哲學的高潮。1938年和1939年,他曾先後組織過三種形式的哲學討論小組,分別叫新哲學會、哲學研究會、哲學小組,大體上每周左右討論一次。

  新哲學會是1938年6月在毛澤東、張聞天、陳雲分別牽頭的三個哲學小組基礎上,由艾思奇、何思敬主持共18人發起成立起來的。1940年6月召開第一屆年會時,新哲學會已經發展到50多人。艾思奇作為新哲學會的主要負責人之一,組織起草了通告《新哲學會緣起》,發布在《解放》周刊上,介紹了新哲學會成立的目的、性質和任務。“緣起”指出,若使理論對實踐更有指導意義,研究者不僅要結合抗戰的實際經驗和教訓,而且要發揚本民族傳統中最優秀的思想,吸納國內外最好的理論成果。

  參加新哲學會活動的有黨政軍高級幹部、理論文化教育工作者等。該會翻譯了許多馬克思主義哲學著作,編輯了一些哲學教材,並經常舉行哲學報告會、座談會、討論會。艾思奇在這期間的一個重要成果,就是1939年5月主持編輯出版了約37萬字的《哲學選輯》,把當時在延安所能見到的中外新哲學著作的精華內容薈萃一起,便於人們集中學習了解馬克思主義哲學的基本觀點。

  研究毛澤東同志的軍事思想和哲學思想是新哲學會的核心內容,可以說,新哲學會是馬克思主義哲學中國化的首個試驗場。它不只是一個馬克思主義哲學的研究組織,而且對全國的文化理論界來講,又起著抗日統一戰線的作用。受新哲學會影響,在延安的許多黨政軍機關、學校都成立了哲學研究小組,對廣大幹部學習和應用馬克思主義哲學、不斷提高理論素養起到了很大作用。同樣,延安以外的解放區和國民黨統治區的進步知識分子也掀起了學習馬克思主義哲學的熱潮。延安新哲學會和不少國統區地方的學術團體建立了聯繫,互相交換學習資料和研究成果,推動馬克思主義哲學中國化進一步廣泛深入地傳播。在毛澤東同志的倡導下,延安成為研究和普及馬克思主義哲學的思想基地,使各解放區廣大黨員、幹部乃至軍隊廣大指戰員的精神面貌煥然一新。

1 2 共2頁

編輯:遲語洋

書評書訊

工運前沿

專家學者

新聞日曆
關於我們 | 著作權聲明 | 違法和不良資訊舉報電話:010-84151598 | 網路敲詐和有償刪帖舉報電話:010-84151598
Copyright © 2008-2020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掃碼關注




中工網抖音


工人日報
客戶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