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時政國際工會維權財經人物評論就業理論視頻軍事圖庫民生體育汽車文化企業書畫教育娛樂社區旅行公益綠色

中工理論

專家學者

艾思奇對當代中國哲學社會科學的貢獻

—— 寫在祖父艾思奇誕辰110周年之際

李洌
2020-08-28 10:32:28  來源:學習時報

  (四)

  艾思奇在普及自然科學特別是自然辯證法方面的貢獻,是一般人不大了解的。

  艾思奇兩次東渡日本留學,第二次留日考入了日本福岡高等工業學校採礦系。他的本意是學習地質科學,發揮雲南的資源優勢,以推動實業救國為目標。這期間,他廣泛汲取自然科學、社會科學的各種知識,甚至在同學聚會的喧鬧場合仍然手不釋卷,其刻苦精神為同學們所歎服。

  艾思奇認為,自然辯證法是馬克思主義不可缺少的組成部分,搞哲學的人一定要懂得自然科學。他最早的職業是在上海泉漳中學任物理化學教師。做教師之餘,艾思奇常為江蘇省委的地下黨報《日日新聞》寫政治評論,還為“反帝大同盟”起草過宣言。他在上海時期發起組織“自然科學研究會”,不僅是個人愛好,也是黨組織領導的工作,參加的有章漢夫、于光遠等20多人。他們堅持舉辦學習和研究自然科學的活動,寫了許多科普文章。艾思奇發表了《談死光》《談潛水艇》《火箭》《斑馬》《太陽黑點與人心》等一系列科學小品。其中,介紹愛因斯坦相對論的內容最受歡迎。他還借自然科學文章抨擊時弊,也令讀者耳目一新。這期間,國際著名微生物科學家高士其腦部受到感染而患重病回國,艾思奇熱情幫助他走上了科普創作的道路,他們成為一生的摯友。在延安時期,他又和徐特立、于光遠、周建南等人組織了“自然科學研究會”,也講授愛因斯坦的狹義相對論。新中國成立後,艾思奇參與組建了“自然辯證法研究會”,大力倡導自然科學。艾思奇與發現北京猿人的人類學教授裴文中成為好友,他們和溫濟澤一起到勞動人民文化宮給工人們普及自然科學知識,介紹社會發展史和自然辯證法,大力推動自然科學在中國的普及。小麥專家李振聲曾提出,他自己在科學領域的成就,受到華羅庚和艾思奇的啟發。艾思奇作為自然科學方面的專家,做到了教學相長和理論與實踐的統一。

  恩格斯曾經指出:“隨著自然科學領域中每一個劃時代的發現,唯物主義也必然要改變自己的形式。”艾思奇非常重視恩格斯的這一重要思想,反覆強調哲學是科學發展的總結,“一定時代的新哲學,是以這一時代的科學成果和科學發展為基礎的”,只有善於吸收現代科學的最新成果,才能建立和發展適應時代需要的進步的新哲學。為此,他特別重視自然科學最新成果的研究。1933年,他翻譯了日本著名核物理學家菊池正士的《最近物理學展望》《宇宙線》兩篇文章,向國內讀者介紹現代物理學的最新進展,同時也為從哲學上總結自然科學最新成果做理論上的準備。1952年,艾思奇受馬寅初校長聘請,在北京大學擔任了5年的客座教授,重建了北大的馬克思主義哲學專業。他還“三進清華園”,為清華大學師生講課,首次提出了“基本粒子無限可分”的論斷,一時引起轟動。1958年,艾思奇提出,在科學技術日益進步的時代,應當使自然辯證法成為一個獨立的研究領域。在他的建議下,中共中央黨校在全國率先開辦了自然辯證法學習班。在他的指導下,中共中央黨校編寫了全國第一部自然辯證法著作《自然辯證法提綱》。他希望通過這部著作發展恩格斯的自然辯證法思想,解決好哲學與自然科學新發展的關係問題。1965年,艾思奇在《紅旗》雜誌發表《唯物辯證法是探索自然界秘密的理論武器》一文,對日本理論物理學家、諾貝爾獎獲得者阪田昌一的新基本粒子的思想給予高度評價,指出“由原子理論到基本粒子理論的發展曆史,一次又一次更有力地證明了這個唯物辯證法的真理”。這篇反映哲學時代化的論文,是他逝世之前發表的最後一篇文章。阪田昌一也提出了“毛粒子”的觀點,稱讚了毛澤東同志的辯證法思想。

  (五)

  艾思奇一生從事教育事業,不僅對馬克思主義在中國的傳播貢獻良多,而且對社會科學、自然科學和文學藝術的傳播同樣注入了心血和熱情。新中國成立後,全國範圍內邀請艾思奇講課的需求量很大,當時中央人民廣播電台就聘請他通過電台系統講授曆史唯物論和社會發展史。這樣做,也開創了中國電化教育的先河。 艾思奇對語言的學習有著天賦的能力。在日求學期間,他以超常的閱讀速度和記憶力,吸收了廣博的科學知識。為精確理解各國經典著作作者的本意,他在短時間內至少自學了日語、德語、英語和俄語,跨度之大難以想象。由於各國語言特點不同,經典著作的翻譯版本文字也有所不同,他自創了多種字典連環對照的方法,準確印證了名家的思想脈絡。看到祖父努力學習的熱情和掌握語言的天賦能力,令我們這些後輩感到汗顏。他早年利用工作之餘,翻譯了海涅詩集《德國——一個冬天的童話》。我從祖父的語言類學習筆記中看到,他到中晚年學習語言的勁頭仍然不減當年,而且還更加勤奮。他上班前至少學習半小時外語。祖母王丹一跟我講過,祖父一有功夫就紮進外文書店,購買自己喜歡的外文書籍和黑膠唱片進行收藏。他對各類馬克思主義哲學書籍都要儘可能閱讀原文。學習俄文時他格外精心,曾經收集了整箱的《史達林講演集》黑膠唱片。

  最讓我印象深刻的是,艾思奇與學生之間啟髮式的教學關係。2010年,我去拜訪大書法家歐陽中石老人。一見面,老人就和我說:艾思奇是我的老師。我開始還不太理解祖父怎麼會是歐陽中石的老師,後來問了祖母王丹一我才知道,對中石老人來講,艾思奇確實是真正意義上的老師。上個世紀50年代初,歐陽中石先生考取了輔仁大學哲學系。一年後他又考進北京大學哲學系,主修中國邏輯史。當時,艾思奇正是北大哲學系的客座教授。

  有一次上課之餘,中石先生與艾思奇攀談,艾思奇知道中石先生和齊白石先生熟識,就問中石先生知道齊白石先生畫蝦的事情嗎?中石先生說知道,艾思奇說那我問你個問題:為什麼他畫的蝦是透明的。中石先生說齊先生畫的是淡墨的,淡墨就透明,還畫了許多蝦的須,還有蝦的腿,另外在蝦頭上的淡墨裡面加了一點重墨。艾思奇繼續問,就這樣嗎?中石先生說就這樣,艾思奇說那你再看看去。中石先生帶著艾思奇的問題,又來到了齊白石家看他畫蝦。齊先生在蝦頭部分先畫一灘墨不很深,還往外洇一點,然後齊先生停下筆,又用一個小筆添很濃的墨,等上一會在這個黑墨裡頭再畫了一道,很細很濃,經過這一道下去以後,這個蝦就活了,就真成了透明的了。中石先生回來給艾思奇說,艾思奇說這回你看對了,他就是在濃墨中又有一筆焦墨。當時還很年輕的中石先生非常感歎,一個哲學家在觀察一幅國畫作品的時候,有如此深刻的理解,太了不起了。

  艾思奇的觀察能力和認知能力確實不同於常人。作為一個哲學家,他能夠從畫作中感受到齊白石先生的洞察力。他能夠從蝦頭上的那很濃的墨,總結出“透明”與“混濁”的區別,說明他對齊白石先生畫作觀察之深入。他從哲學的角度闡明了齊白石先生之所以成為藝術大師的必然性。艾思奇通過齊白石先生畫的蝦,深刻地講明了一點,那就是:一位深有文化底蘊的藝術家,他既要有整體認識,又要有具體的、局部的、深刻的認識,才有可能創造出常人所達不到的藝術高度。

  今年也是我祖母王丹一誕辰100周年。她1937年11月去延安,比我祖父小整整10歲,他們1944年7月在延安結婚。之後,我祖母主要在中組部和中央黨校工作。艾思奇去世後,她受鄧穎超、李培之、郭明秋等同志囑託整理艾思奇的遺稿。離休之後,她仍然以共產黨員標準嚴格要求自己,生活非常簡樸,並十分關心黨和國家事業以及黨校工作的發展。她依託中央黨校和中國社科院,組織全國專家和開國老乾部召開多次艾思奇紀念研討會,出版了幾十本論文集。她主持出版了《艾思奇文集》兩卷本、560萬字的《艾思奇全書》八卷本等一系列著作。1978年,她將艾思奇故居贈送給國家成立了艾思奇紀念館。她和我講過,艾思奇的一生充滿了傳奇性。我看到有些評論說,祖母王丹一把艾思奇的工作和貢獻又延長了50年。

  艾思奇是現代中國傑出的馬克思主義哲學家,他在現代中國馬克思主義發展史和現代中國哲學發展史上都有很重要的曆史地位。我了解到的這些內容,只是只鱗片甲、吉光片羽,儘管如此也可以印證艾思奇內涵豐富的一生。他在我心中,是那麼的立體,那麼的鮮活。今天,在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堅強領導下,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新時代,中華民族偉大複興展現出前所未有的光明前景。在這樣的時代,艾思奇的哲學、自然科學、文學遺產值得我們後輩認真學習、繼承和發揚,在堅持和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事業中繼續發揮重要作用。

1 2 共2頁

編輯:遲語洋

書評書訊

工運前沿

專家學者

新聞日曆
關於我們 | 著作權聲明 | 違法和不良資訊舉報電話:010-84151598 | 網路敲詐和有償刪帖舉報電話:010-84151598
Copyright © 2008-2020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掃碼關注




中工網抖音


工人日報
客戶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