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時政國際工會維權財經人物評論就業理論視頻軍事圖庫民生體育汽車文化企業書畫教育娛樂社區旅行公益綠色

中工理論

專家學者

構建中國化馬克思主義哲學的拓荒者

——李達哲學思想研究

汪信硯
2020-10-12 09:25:04  來源:光明日報

  李達(1890—1966),名庭芳,字永錫,號鶴鳴,1890年出生於湖南零陵縣一個佃農家庭,1920年從日本留學歸國,隨即與陳獨秀等人組建中國共產黨上海發起組,創辦和主編中國共產黨上海發起組秘密機關刊物《共產黨》,籌備和組織中國共產黨第一次全國代表大會,並在中共一大上當選為中央局宣傳主任,不久後創辦人民出版社和上海平民女學。1922—1923年,應毛澤東同志之邀任湖南自修大學學長,並擔任湖南自修大學校刊《新時代》主編。1923年11月湖南自修大學被軍閥趙恒惕強令關閉後,先後在湖南公立法政專門學校、湖南大學法科任教。1926—1927年初,先後任國民革命軍中央軍事政治學校代理政治總教官、國民革命軍總司令部政治部編審委員會主席及武漢圖書館館長。1927—1941年,先後在武昌中山大學、上海法政學院、上海暨南大學、北平大學、中國大學、朝陽大學、廣西大學、廣東中山大學等高校任教。1941年7月在廣東中山大學被教育部電令解聘後,失業困居家鄉零陵五年多時間,於1946年在家鄉創辦輔仁小學並親任校長。1947—1949年,在湖南大學任教。新中國成立後,先後任中央政法幹部學校副校長、湖南大學校長和武漢大學校長,並擔任中國哲學學會會長、中國科學院學部委員及哲學社會科學部常委、中國科學院武漢分院籌委會主任及院長等職。

  李達是中國馬克思主義發展史乃至整個中國近現代思想史上少有的一位百科全書式的學術大師,在哲學、經濟學、政治學、史學、法學、社會學、教育學等眾多領域都取得了開創性的成就,是構建中國哲學社會科學體系的最早探索者和奠基性人物,他的《現代社會學》《社會學大綱》《經濟學大綱》《社會進化史》《貨幣學概論》《法理學大綱》《〈實踐論〉解說》《〈矛盾論〉解說》《唯物辯證法大綱》等著作,都是中國馬克思主義發展史上的名篇。作為傑出的馬克思主義哲學家,李達為馬克思主義哲學中國化作出了卓越貢獻,對毛澤東哲學思想的形成和發展產生了重要影響,是構建中國化馬克思主義哲學的拓荒者。

  1、對馬克思主義哲學的系統傳播

  在中國早期馬克思主義者中,李達對馬克思主義的理解最為深刻,對馬克思主義的傳播也最為系統。正如著名史學家侯外廬先生所說,“就達到的水平和系統性而言,無一人出李達之右”。

  從五四運動至20世紀30年代中期是馬克思主義哲學在中國較為廣泛傳播的時期。在這一時期裡,李達對馬克思主義哲學的傳播大體上經曆了三個階段:

  一是建黨前後對於馬克思主義哲學作為“批判的武器”的運用。俄國十月革命後,尚在日本留學的李達很快就由一名愛國青年轉變為馬克思主義者。1919—1923年,李達在向國內傳播馬克思主義的過程中,運用馬克思主義哲學對當時國內外影響廣泛的各種假馬克思主義和反馬克思主義思潮包括以張東蓀和梁啟超為代表的假社會主義、以黃淩霜等人為代表的無政府主義、第二國際的修正主義、第四國際的極“左”思潮等作了系統的批判。在這些思想論戰中,李達始終堅持以馬克思主義哲學為理論武器,注重從世界觀的高度揭露這些思潮的根本錯誤,因而他的這種批判顯得極為深刻。例如,為了回擊無政府主義對馬克思主義的猖狂進攻,李達先後撰寫和發表了《什麼叫社會主義?》《社會革命的商榷》《無政府主義之解剖》等一系列文章,深刻地揭露了各派無政府主義的共同的世界觀基礎即個人主義。李達在運用馬克思主義哲學批判上述思潮的過程中,系統、準確和深刻地闡明了馬克思主義無產階級革命和無產階級專政的理論,為中國共產黨的建立奠定了重要的思想理論基礎。

  二是20世紀20年代對唯物史觀的系統闡釋。從五四運動至1927年的大革命失敗,屬於馬克思主義哲學在中國的啟蒙傳播階段。在這一階段,馬克思主義哲學在中國的傳播主要是唯物史觀的傳播。早在留學日本期間,李達就曾翻譯了馬克思《資本論》日文譯者高畠素之的《社會問題總覽》和荷蘭社會民主黨左派領袖赫爾曼·郭泰的《唯物史觀解說》,並於1921年4月、5月先後由中華書局出版,開啟了對馬克思主義唯物史觀的系統傳播。1926年,李達出版了專著《現代社會學》,對唯物史觀作了當時最為系統的闡釋。該書深刻地分析了物質生產在人類社會形成和發展中的基礎性地位,明確指出物質生產是“理解全部社會史的鑰匙”,清晰地闡明了社會存在決定社會意識以及生產力和生產關係、經濟基礎和上層建築的辯證關係等唯物史觀的基本原理,代表著馬克思主義哲學在中國啟蒙傳播階段中國馬克思主義者對唯物史觀的理解的最高水平。該書出版後,轟動了當時的思想界,至1933年即印行14版之多,在革命者中廣為流傳。著名史學家呂振羽曾說,“李達老師是我國有系統地傳播唯物史觀的第一人”,他的“這部著作在當時影響之大,凡是親身經曆過那些歲月的老同志一定都不會忘卻的”。正因如此,該書也引起了國民黨反動派的驚恐。1927年,李達遭到國民黨當局的通緝,其罪名便是“著名共首,曾充大學教授,著有《現代社會學》,宣傳赤化甚力”。

  三是20世紀20年代末至30年代中期對整個馬克思主義哲學的系統傳播。1927年大革命失敗後,通過總結大革命理論準備不足的經驗教訓,同時也受到20年代中期蘇聯哲學界辯證論者在與機械論者的論戰中取得絕對勝利的影響,中國馬克思主義者開始高度關注馬克思主義哲學中的唯物辯證法,逐漸開展了一場氣勢磅礴的宣傳唯物辯證法的思想運動,並由此使馬克思主義哲學在中國的傳播由啟蒙傳播階段轉入系統傳播階段。李達就是這場唯物辯證法運動的主將。1929年至1932年,他先後翻譯出版了日本杉山榮的《社會科學概論》、德國塔爾海瑪的《現代世界觀》、日本河上肇的《馬克思主義之哲學的基礎》、蘇聯盧波爾的《理論與實踐的社會科學根本問題》、蘇聯西洛可夫等的《辯證法唯物論教程》。這些著作都包含著唯物辯證法方面的豐富內容。其中,《辯證法唯物論教程》更是對唯物辯證法作了系統闡述。這部著作對毛澤東哲學思想的形成產生了深刻影響。毛澤東同志在1936年11月至1937年4月閱讀了該書,並寫下了1.2萬多字的批註。當時在毛澤東同志身邊工作的郭化若回憶說:“這些旁批,後來就逐漸發展成為他的光輝著作《實踐論》。”通過唯物辯證法運動,至30年代中期,中國人對馬克思主義哲學已經有了一個較系統、全面的了解,已經能夠從辯證唯物主義與曆史唯物主義的有機結合上較完整地理解和把握馬克思主義哲學。在此基礎上,李達撰寫了《社會學大綱》,於1935年由北平大學法商學院作為講義首次印行,後於1937年正式出版。《社會學大綱》是中國人自己撰著的首次系統、完整地闡述馬克思主義哲學理論的著作,它標誌著馬克思主義哲學在中國系統傳播階段的基本結束。毛澤東同志收到李達寄來的這部著作後,曾認真地反覆閱讀了十遍,作了詳細的眉批,並把它推薦給延安哲學研究會和抗日軍政大學。毛澤東同志不僅稱讚該書是“中國人自己寫的第一本馬列主義哲學教科書”,而且稱讚李達是“真正的人”。

  2、對唯物史觀中國化的理論建構

  李達傳播和研究馬克思主義哲學的根本目的,是用馬克思主義哲學改造中國、探尋和回答“中國向何處去”的時代之問。這突出地體現在李達對唯物史觀中國化的理論建構上。

  1926年出版的《現代社會學》,是李達對唯物史觀中國化的理論建構的代表性著作,被人們譽為“唯物史觀中國化的標誌性成果”。該書是“中國人自己寫的最早的一部聯繫中國革命實際系統論述唯物史觀的專著”,從內容到形式都具有鮮明的中國特色:

  首先,《現代社會學》構建了一個獨特的唯物史觀表述體系。該書依次論述了社會之本質、社會之構造、社會之起源、社會之發達、家族、氏族、國家、社會意識、社會之變革、社會之進化、社會階級、社會問題、社會思想、社會運動、帝國主義、世界革命以及社會之將來等問題,深刻地分析和批判了各種資產階級社會學說,系統地闡釋了唯物史觀是如何“發現社會組織之核心,探求社會進化之方向,明示社會改造之方針”的。

  其次,《現代社會學》對唯物史觀作了準確、深刻的闡釋。以往中國馬克思主義者對唯物史觀的理解不僅是零碎的,而且還存在著這樣那樣的片面性,特別是往往把唯物史觀歸結為兩大要旨,即生產力決定生產關係和經濟基礎決定上層建築,在一定程度上忽視了生產關係對生產力、上層建築對經濟基礎的反作用。李達在該書中對唯物史觀的理解則堅持了曆史唯物論與曆史辯證法的統一,既強調生產力和經濟生活對人類社會的最終決定作用,也重視生產關係對生產力、上層建築對經濟基礎的反作用,並提出了“階級意識”和“社會思想”這兩個極具特色的概念,分析和論述了無產階級的社會思想在社會變革中的重要作用。

  最後,《現代社會學》注重運用唯物史觀考察中國社會實際。該書對唯物史觀的闡釋,最後落腳到帝國主義時代的世界革命與中國革命問題,對中國社會的性質和中國革命的任務、動力、對象、領導者和前途等問題作了深入思考和探索。李達明確指出,中國社會的性質是“半殖民地”和“半封建”,現階段中國革命的對象是帝國主義和封建階級,革命的領導者是無產階級和共產黨,革命的前途是經過國家資本主義過渡到社會主義。通過把唯物史觀與中國實際相結合,該書從理論上對中國革命所亟待明確的一系列重大問題作出了正確解答。

  《現代社會學》還包含著李達進一步推進唯物史觀中國化的理論綱領。李達在該書中指出,唯物史觀與曆史學、經濟學、政治學、法學等諸學科之間有著密切聯繫,唯物史觀“欲探求社會進化之原理”,必須藉助於這些學科。正是基於這種聯繫和推進唯物史觀中國化的需要,李達把唯物史觀運用於這些學科的研究,開拓了唯物史觀中國化的多學科理論向度。

  一是唯物史觀中國化的經濟學向度。李達不僅翻譯了大量國外馬克思主義經濟學論著,而且撰寫了中國第一部馬克思主義經濟學教科書《經濟學大綱》、中國第一部系統闡述馬克思主義貨幣理論的專著《貨幣學概論》等重要經濟學著作,對馬克思主義經濟學理論進行了深入探索,特別是明確提出了“廣義經濟學”的主張。所謂廣義經濟學,就是用“曆史唯物論指導經濟學去研究各種社會經濟構造的各種曆史的特殊發展法則”,從而建立既把握經濟進化的一般法則又反映中國經濟的特殊發展法則、能夠指導中國經濟改造的“普遍與特殊之統一的理論”。李達的“廣義經濟學”主張,既是馬克思主義經濟學中國化的重大成果,也是他所開拓的唯物史觀中國化的經濟學向度的集中體現。

  二是唯物史觀中國化的曆史學向度。李達是最早在中國傳播馬克思主義史學理論的代表人物之一,是20世紀20至30年代中國近現代社會性質和中國社會史問題論戰中馬克思主義派的傑出代表,而他對唯物史觀的傳播、研究和闡釋,直接促成了中國馬克思主義史學觀的形成。為了理解近現代中國社會性質和探尋中國革命道路,李達撰寫了《中國產業革命概觀》《中國現代經濟史之序幕》《中國現代經濟史概觀》等論著,運用唯物史觀對鴉片戰爭以來的中國近現代經濟史進行了深入考察,在中國思想界最先把中國近現代社會性質確切地概括為“半殖民地的半封建的社會”,並得出了帝國主義和封建勢力是中國產業發展的兩大障礙,也是中國革命的兩大對象的正確結論。李達還將唯物史觀運用於整個中國史的研究,最早提出了按經濟形態劃分中國歷史發展階段的主張,對現代中國史學的發展產生了重大影響。他還撰寫了中國第一部以馬克思主義觀點為指導而寫作的世界通史《社會進化史》,系統地論證了馬克思主義關於五種社會形態學說的普遍適用性。

  三是唯物史觀中國化的政治學向度。李達把唯物史觀運用於政治學研究,緊密結合中國實際分別探討了馬克思主義的社會主義理論、階級和階級鬥爭理論、民族理論、建黨理論、國家理論等,為馬克思主義政治學理論中國化作出了突出貢獻。例如,在社會主義理論方面,早在建黨前後的思想論戰中,他就曾依據唯物史觀論證了科學社會主義的根本原則完全適合於中國;新中國成立後,他致力於社會主義革命和建設一般規律與中國社會主義建設的特殊規律的研究,成為後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探索的理論前奏。在階級和階級鬥爭理論方面,他運用唯物史觀對中國社會的階級結構作了深入剖析。在民族理論方面,他出版了中國第一部闡述馬克思主義民族理論的專著《民族問題》,其關於民族團結和建立廣泛的國際聯合戰線的思想為後來抗日民族統一戰線的建立奠定了重要理論基礎。

  四是唯物史觀中國化的法學向度。20世紀40年代中後期,李達撰寫了中國第一部馬克思主義法學著作《法理學大綱》,以唯物辯證法和唯物史觀為思想方法,對曆史上各種有代表性的法學流派和觀點進行了系統的分析批判,對各種法學理論問題進行了深入考察,並對國民黨玩弄“制憲”把戲欺騙人民的伎倆作了巧妙的揭露,是馬克思主義法學中國化的最早實踐。新中國成立後,李達又先後出版了《談憲法》《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講話》等法學著作,對推動我國的憲法研究起了重要作用。

  五是唯物史觀中國化的社會學向度。李達不僅在社會學的名目下闡釋唯物史觀,而且還將唯物史觀運用於考察一些純粹社會學論題,在社會學領域取得了重大的理論建樹。例如,他從眾多方面對婦女解放問題進行了探討和論述,成為中國婦女解放運動的先驅。因此,僅從狹義的社會學意義上看,他也為馬克思主義社會學理論的中國化作出了重要貢獻。

  20世紀50年代後期,李達逐章發表了《曆史唯物主義講座》,結合中國社會主義建設的實際闡述了曆史唯物主義的基本原理,並專章探討了世界無產階級社會主義革命論、中國共產黨的中國革命論、由民主主義革命到社會主義革命、從社會主義到共產主義等問題,實現了新的曆史條件下唯物史觀中國化的理論建構。

1 2 共2頁

編輯:遲語洋

書評書訊

工運前沿

專家學者

新聞日曆
關於我們 | 著作權聲明 | 違法和不良資訊舉報電話:010-84151598 | 網路敲詐和有償刪帖舉報電話:010-84151598
Copyright © 2008-2020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掃碼關注




中工網抖音


工人日報
客戶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