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中工網理論頻道談股論經-正文
推動服務業高質量發展 需解決幾個關鍵問題
來有為
http://www.workercn.cn2018-07-12來源:經濟日報
分享到:更多

  

  隨著我國服務業發展不斷提速,服務業總體保持平穩較快發展態勢,在國民經濟中所佔份額持續上升,對國民經濟增長的貢獻率進一步提高,切實發揮了國民經濟的“穩定器”和“助推器”作用。但也要看到,服務業發展進程中還存在一些痛點難點問題有待解決。黨的十九大報告提出了“支援傳統產業優化升級,加快發展現代服務業,瞄準國際標準提高水平”“放寬服務業准入限制,完善市場監管體制”“大幅度放寬市場准入,擴大服務業對外開放”等要求。對此,需解決好目前存在的問題,積極探索應對之策,更好推動我國服務業實現高質量發展。

  總體發展質量提升

  但與服務業強國尚有差距 五方面問題有待解決

  近年來,我國大力推進簡政放權、放管結合、優化服務,切實清理各種不合理收費項目,降低企業的制度性交易成本,推動綜合市場監管,通過一系列自由貿易協定和試點開放安排進一步提高服務業對外開放水平,取得了良好成效。服務業在我國GDP中所佔比重到2015年第一次超過50%,2017年達到了51.6%。2017年,服務業對國民經濟增長的貢獻率高達58.8%。同時,我國服務出口快速增長,服務出口結構持續優化,服務貿易國際地位有所提升。還要注意的是,我國服務業湧現出了一批新產業、新業態和新模式,成為我國經濟發展的新動能和新增長點。總體來看,我國服務業的發展質量明顯提升。

  但也要看到,我國服務業的質量和水平與發達國家相比還有較大差距。要更好推動服務業實現高質量發展,就要瞄準行業發展的痛點難點切實發力。其中,尤其需要重視以下五個方面的問題。

  一是服務業行業管理體制有待完善。服務業企業對制度環境非常敏感,營造公平競爭的市場環境、強化事中事後監管,是更好發展服務業的迫切要求。同時也要看到,服務業分工複雜、專業性強,對監管機構的能力和監管人員的素質也都提出了較高要求。目前,我國服務業監管體系建設嚴重滯後,將資質要求等同於監管、以考試培訓替代監管等誤區在不同程度上依然存在,監管能力不足、監管手段落後等方面的問題尤為突出。此外,在電子商務、物流、專業服務、文化等具有跨界性、綜合性、混業性的服務業領域,只要業務涉及到的範圍,就要接受相關部門的監管,因此存在企業要同時接受多個部門監管的情況,容易造成政出多門甚至監管政策相互抵觸的情況。

  二是服務業對外開放需進一步擴大。進一步擴大服務業對外開放,以開放促改革、促發展、促創新,在更大範圍、更廣領域、更高層次上參與服務業國際合作與競爭,對提升我國服務業發展質量和國際競爭力有重要意義。應該看到,目前,在服務業所達成的優惠貿易安排以及制定的貿易政策的友好度上,我國遠低於發達國家的平均水平,也低於發展中國家的平均水平。在商業存在方面,我國對外資服務業企業採取了准入資格、進入形式、股權比例和業務範圍等方面的限制性措施,導致我國服務業的真實開放水平依然較低。

  三是服務業行業標準和行業規範建設亟需加強。我國服務業行業標準及規範建設相對滯後,一些服務業的國家或行業標準制定工作尚處於起步階段。現行標準體系中,存在著部分服務行業國內外標準不能對接、國家標準和地方標準相互矛盾、不同行業之間的標準難以銜接等諸多問題。

  四是壟斷性行業改革有待深化。改革開放以來,我國電力、民航、鐵路、石油、天然氣等自然壟斷行業的面貌發生了巨大變化,服務質量明顯改善。但也要看到,目前,我國壟斷性行業還有一些新矛盾和新問題需要通過深化經濟體制改革加以解決。比如,在服務業的一些領域因為存在事實上的進入壁壘,市場化水平和開放度仍然較低。由於壟斷性行業具有特殊的產業性質,我國壟斷性行業改革也具有長期性和複雜性。

  五是中高端服務業人才供給不足。人力資本是服務業發展的關鍵要素,發展服務業需要大量專業人才。當前,制約我國服務業發展質量提升的重要因素就是中高端服務業人才供給不足,服務業高層次人才缺口較大。此外,服務業人才供給結構性失衡現象也日益凸顯。

  積極探索應對之策

  完善管理體制 擴大開放領域 規範行業標準 加強人才建設

  一是要完善服務業行業管理體制。建議深入推進投資管理制度創新,用好負面清單的管理制度,進一步簡政放權,大幅放寬市場准入,減少行政審批項目,使各類市場主體可依法依規平等進入負面清單之外的領域。對外資全面實行准入前國民待遇加負面清單的管理制度,建立健全與負面清單管理制度相適應的外商投資安全審查制度。與此同時,要完善事中、事後監管的規則,加強監管人才隊伍建設,加強監管體系建設,推動監管方式由按行業歸屬監管向功能性監管轉變、由交叉監管和分散多頭監管向綜合協同監管轉變,維護公平競爭的市場秩序。對電子商務等行業,要將各項監管職能有機銜接、深度整合,開展常態化市場監管。完善互聯網環境下的市場管理機制,規範網路經營行為,保障網路消費安全。繼續推進全國統一市場建設,消除各地方對外地服務業企業的歧視性規定和行為。對企業總部已經辦理的證照,各地方不再重新審批和辦理。

  二是積極探索服務業對外開放的新領域和新舉措。我國服務業進一步開放的空間巨大,建議根據我國服務業發展水平和國際競爭力的不同,制定有針對性的差異化開放政策,積極探索服務業對外開放的新領域和新舉措,重點推進金融、教育、文化、醫療等服務業領域有序開放,放開育幼養老、建築設計、會計審計、商貿物流、電子商務等服務業領域外資准入限制,平衡好保護和開放的關係,切實提高開放水平。

  積極吸引跨國公司在我國設立外資地區總部和採購中心、結算中心、管理中心等功能性機構,鼓勵符合條件的外資企業地區總部升級為亞太區或全球營運總部。引導跨國公司通過股權重組和疊加功能等方式,將外資單一功能生產型企業轉型為區域總部或功能性機構。使外資企業同等適用研發費用加計扣除等優惠政策,考慮允許外資企業參與承擔國家科技計劃項目。

  加快與“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相鄰國家和重點市場商簽自由貿易協定、投資協定以及各種形式的優惠貿易安排,推動服務業在更高水平上的雙向開放。積极參与多邊、區域服務貿易談判和全球服務貿易規則制定,推動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協定早日達成,推進亞太自貿區建設,逐步構築起立足周邊、輻射“一帶一路”、面向全球的高標準自由貿易區網路,增強我國服務業全球布局和資源配置能力。

  對接高標準的國際經貿規則,加大營商環境改革力度,提高自由貿易試驗區、服務貿易創新發展試點等的建設質量,鼓勵先行先試,並有效複製推廣成熟經驗。著力推動引資、引技、引智有機結合,提高我國服務業的發展質量。

  三是切實加強服務業行業標準和行業規範建設。深化標準化工作改革,深入開展國家級服務業標準化試點,充分發揮政府部門、行業協會、行業內領軍企業的作用,分類推進服務業重點領域標準研製工作,逐步建立與國際接軌的服務業標準體系。開展面向新興服務業態的服務模式、服務技術與服務市場等標準化探索研究。促進內外資企業公平參與標準化工作。以促進服務業提升質量、打造品牌為著力點,實施服務業標準化行動。圍繞服務業質量監測,針對重點服務業態,加強服務質量監測標準的研製,統一服務業質量監測的基本流程、方法。

  四是繼續推進和深化壟斷性行業改革。以市場化和培育有效競爭為目標導向,繼續推進和深化壟斷性行業改革,將自然壟斷環節與可引入競爭的環節分開,逐步放開可引入競爭的環節,面向社會資本擴大市場准入,消除進入壁壘,打破各種形式的行政壟斷,增強壟斷性行業的競爭活力進而降低服務價格、提高服務質量。與此同時,要繼續加強監管體系建設,對重要公用事業、普遍服務等開展有效的經濟規制。

  五是加強服務業人才的培養和引進。支援國內高校、職業學校加強服務業相關學科專業建設和服務業人才培養基地建設,構建強有力的人才支援體系。完善政府購買培訓機制,鼓勵職業院校、培訓機構提供普惠性服務業職業技能培訓。引導高校和企業開展深度合作,創新應用型、複合型服務業人才培養模式。積極穩妥推進教育對外開放,引進國外優質教育資源,培育高水平中外合作辦學項目。堅持招才引智與招商引資並舉,探索執業資格國際互認,推動境內外專業人才和專業服務便利流動。

  (本文來源:經濟日報 作者: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研究員 來有為)

零容忍黨員幹部追求低級趣味

  趣味屬於人的心理和精神上的選擇,黨員幹部遠離低級趣味,關鍵是要管住自己,不但築好“防火牆”,還要備好……  

掃碼關注



工人日報
客戶端
蘋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