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中工網理論頻道社會關注-正文
關愛服務農村留守老人須提高針對性
李芳
http://www.workercn.cn2017-06-29來源:光明日報
分享到:更多

  

  改革開放以來,隨著工業化、城鎮化的快速推進,在我國農村已形成了一個約5000萬人的留守老人群體。在實現“兩個一百年”奮鬥目標的進程中,這一群體將持續存在並很可能擴大。黨的十八屆五中全會、國家“十三五”規劃綱要等均提出建立健全農村留守老人關愛服務體系的戰略任務。然而農村留守老人內部差異明顯,關愛服務需求多樣,應當認清農村留守老人的現狀和特徵,提高關愛服務的針對性與有效性。

農村留守老人總體特徵

  本報告數據來源於國家衛計委2016年流出地監測調查數據中的農村老年人數據。調查在浙江、江蘇、廣東、河北、遼寧、吉林、黑龍江、安徽、河南、四川10個省份展開,獲得11043名農村老年人樣本。其中完全留守老人(子女/媳婿全部離開本區縣外出工作1個月及以上)占19.79%;半留守老人(至少一個子女/媳婿留在本區縣)占35.02%;非留守老人(子女/媳婿全部留在本地)占45.18%。根據數據可見:

  留守老人比例超過非留守老人,成為農村老人主要群體。留守老人主要分布在西部和中部,東部和東北地區相對較少。從平均數據看,留守老人比非留守老人的年齡更小,受教育年限更短。有配偶的老人更可能完全留守,無配偶的老人更可能半留守和非留守。

  留守老人家庭經濟狀況與非留守老人相比普遍較差。調查顯示,流動子女、外地子女一般會為父母提供更多經濟供養,但是,居住距離的增大阻礙了照料資源的供給,抑制了代際情感聯繫。99.21%的留守老人家庭擁有產權屬於自己的房屋。89.47%的留守老人擁有承包地,但家庭平均總收支盈餘、有經濟結餘的比例都要低於非留守老人家庭。

  在養老意願方面,99.62%的留守老人打算居“家”(自己家或者子女家)養老,只有極少數打算依靠養老機構。對“養老資源最主要支援者”的期望,留守老人選擇“自我配偶”“子女親屬”“政府社會”的比例分別為15.38%、82.00%、2.62%,反映出當前留守老人主要依靠家庭養老和自我養老,社會養老的功能還比較弱。

  醫療康複、精神關愛、生活照料、協助教養孫輩是當前留守老人最突出的關愛服務需求。41.79%的留守老人存在不同程度的孤獨感;3.4%的留守老人生活不能自理;68.82%的留守老人至少患有一種慢性病,高血壓、骨關節病和心血管疾病最常見,自費醫藥費負擔重,子女支援力弱;46.23%的留守老人承擔了教養孫輩的責任,對孫輩的生活照料、學習指導等狀況堪憂。對留守老人的關愛、服務應當抓住這些重點環節,切實開展。

解決對策:三根支柱+兩大場域+一道防線

  三根支柱:保障關愛服務資源供給充足

  家庭養老不可或缺。強化家庭養老主體責任應當秉承社會化外移、網路化互助、多元化支援三種改革方向。社會化外移是指養老資源的供給責任和部分養老服務的提供責任可適度分離,建立完善農村社會化養老服務體系。網路化互助是指家庭、家族關係網路中的養老互助,特別是“老助老”“老靠老”模式。多元化支援是指從道義、法律、政策等多方面給予家庭養老大力支援,尤其是建立和完善支援家庭養老的政策體系,支援成年子女與老年父母近距離生活。

  自我養老不可替代。樹立自我養老的觀念,變“依賴養老”為“自立養老”。老人應在健康允許的條件下堅持從事有收入的勞動,增加經濟收入,充實老年生活,減少孤獨感,獲得價值感。與配偶、子女、親屬、鄰裡等建立良好的關係,積極獲取非正式社會支援。促進留守老人擁有的宅基地、承包地經營權等經濟資產轉化為直接的養老資源,探索資產養老的有效方式。加強農村老年宜居環境建設,統籌考慮適老化設施配套建設,做好家庭無障礙和適老化改造。

  穩步增強社會養老支援力。積極穩妥地推進城鄉居民基本養老保險、基本醫療保險的並軌工作。積極探索建立農村長期護理保險制度,積極推進家庭醫生簽約服務工作,把農村留守老人作為重點人群優先實施。促進醫療保險、養老保險等基本公共服務“隨人移動”。比如,積極穩妥地推進基本醫保全國聯網和異地就醫直接結算工作;有步驟地推進建立全國統籌的養老保險制度,允許養老金“錢跟人走”。這些制度完善將促進留守父母隨子女流遷,外出子女階段性返鄉照顧失能半失能父母,分擔和減少他們在流動過程中的代價。建設具有民族特色、時代特徵的孝親敬老文化,提高和壯大全社會的“孝親”文化力量。

  兩個場域:合理配置、有效整合關愛服務資源  

  尊重絕大多數留守老人居家養老的意願,把社區和家庭作為關愛服務資源的重要平台。增強社區對各類養老資源的承載和整合作用。促進家庭和社區兩大場域內養老資源的互通共用、功能耦合。

  合理配置、有效整合家庭與社區中的關愛服務資源。通過政府和市場促進潛在需求轉化為有效需求,並與有效供給達成理想匹配狀態。通過購買服務、公建民營、民辦公助等方式,培育和打造一批品牌化、連鎖化、規模化的老年服務運營商,促進其整合“資金—服務—資訊—科技”各類要素,建立連接“機構—服務中心—家庭”的養老綜合體,為留守老人提供“一條龍”整合服務。在政府和村集體的支援下,充分利用閑置的農家大院、廢棄的行政村辦公用房和學校用房等,探索建立“集體建院、集中居住、自我保障、互助服務”的農村互助養老方式。

    一道防線:構建老年社會救助網

  對農村留守老人進行全面摸底排查,建立翔實完備、動態更新的資訊管理系統。採用經濟困難和生活自理困難的“雙困”標準,有效辨識社會救助對象。建立社會救助管理資訊系統,開通資訊溝通、交換、核對的平台和渠道,方便當地群眾監督。

  政府、社會、市場、家庭和個人都是老年社會救助的責任主體。其中,政府是最大的責任主體,應通過社會政策激發社會力量參與老年社會救助,實現物質救助與服務救助、醫療救助與生活救助、定期定量救助與應急救助相結合。

  (作者:李芳 單位:浙江工業大學;本文系國家社會科學基金項目[14BRK008]階段性成果)

零容忍黨員幹部追求低級趣味

  趣味屬於人的心理和精神上的選擇,黨員幹部遠離低級趣味,關鍵是要管住自己,不但築好“防火牆”,還要備好……  

掃碼關注



工人日報
客戶端
蘋果版
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