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中工網理論頻道社會關注-正文
在承續傳統中創造個人美好生活
王月清
http://www.workercn.cn2018-07-09來源:光明日報
分享到:更多

  美好生活的需要,是人民群眾代代相續的夢想和奮鬥,是客觀條件和主觀努力相存相依的曆史過程和實踐過程。

  美好生活的需要,是人民群眾代代相續的夢想和奮鬥,是客觀條件和主觀努力相存相依的曆史過程和實踐過程。在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新時代,作為美好生活需要的主體實踐者,中華民族的每一分子、每一個體,都應有對美好生活的理解和願景,應有個人怎樣過上美好生活的新路徑、新作為。

  傳統思想視角下的個人美好生活

  個人美好生活的需要與群體需要、時代背景、社會條件等緊密相連,個人美好生活的需要也是一個民族整體的思維方式、價值觀念和生活方式的具體體現。

  在中國傳統的“仁者愛人”理念的視角下,民眾富庶、豐衣足食,一直是中國人民美好生活的基本圖景,而精神追求、價值擔當則是中國人民美好生活的重要內核。所謂“倉廩實而知禮節,衣食足而知榮辱”,人民有恒產,方能有恒心,首先做到“不饑不寒”,才可申之以“孝悌之義”。一定的物質條件是保障人民美好生活的基礎。而在物質需求之外,我們的先人也看到了物質條件的有限性和個人慾望的無限性,因此在個人美好生活的預設上,尤其注重人的精神生活的重要性。主張人倫教化的施行、道德義務的擔承、精神生活的充實是人的類本性的體現,也是個體美好生活的本質要求。“人之有道也,飽食暖衣,逸居而無教,則近於禽獸”“充實之謂美”“仰不愧於天,俯不怍於人”“回也不改其樂”等種種對美好生活的判斷,千百年來已內化於百姓日用,使精神生活的自足、價值優先的擔當、公序良俗的遵從,成為美好生活、美好人生的內核。

  在中國傳統的“天人合一”理念的視角下,尊重規律,尊重人性,順應自然,崇尚自由是中國人民美好生活的基本要素。我們的先人,一直以來,本著主客交融、天人合一的思維方式,安頓順應天道、敬畏自然的個體人生,無論是“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日常,還是“外師造化、中得心源”的創造,自然而然、素樸歸真,青山綠水、翠竹黃花永遠是美好生活的光景。除此之外,尊重規律、尊重自然態度也生髮了平等包容的社會觀念,在以道觀之、道法自然的視野下,荒誕的、偽飾的、不合理的一切被排除在美好生活之外,合理的、有序的、平等的、包容的、多樣的價值追求則徜徉在美好生活之中。

  在中國傳統的“當下即是”理念視角下,直面現實、超越庸常,任運自在,日日好日,是中國人民美好生活的基本情懷。顛沛造次、艱難困頓造就了中華民族的心理廣大、玉汝於成,也培育了個體人生美好生活的智慧。在中國智慧的觀照下,無論是傳統儒、道思想,還是中國化的佛學理論,都強調對我們所在生活世界完美性的追求,也即美好的生活不在彼岸,美好的人生不在他力,而在自性,而在當下。“當下即是”是一種心理素質,是一種生活態度,也是一種能動力量。基於這種心態和動力,生活的困難會迎面化解,生活的美好會通過精進奮鬥迎面而來。一束野花會散發大地的芳香,一片葉子會展露自然的生機,粗茶淡飯足可見人倫的溫度,販夫走卒足可見市井的冷暖,窗明几淨足可見“人間好時節”,安康自在足可見“日日是好日”,從我做起足可見“滿街都是聖人”。

  總之,中國傳統理念下的個人的美好生活,是豐衣足食、彝倫攸敘、道法自然、當下即是的美好生活,也是注重個人的主體性、自覺性、能動性和創造性的美好生活。

  以中華優秀傳統文化滋養個人美好生活創造

  美好生活是願景,更是踐行。這種願景是中國傳統思想中所追求的理想境界和完美秩序,而要達成這種願景則需要實踐。所以說個人美好生活的實現是獲得,更是精進、創造和奮鬥。

  自強不息創造個人美好生活。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培植了中華民族自強不息、厚德載物的精神。這種精神落實到個人美好生活的追求中,激發的是每一位個體創造美好生活的積極性、主動性和持續性。“人能弘道,非道弘人”“為仁由己”,美好生活不是施捨,不是等待,美好生活不能止於藍圖,止於“桃花源”“終北國”的想象。正如習近平總書記指出的,要把藍圖變為現實,“必須不馳於空想,不騖於虛聲”。美好生活是一種實踐追求。“幸福都是奮鬥出來的”,新時代偉大的事業,呼喚千千萬萬普通人的偉大創造和奉獻,也呼喚千千萬萬普通人一步一個腳印,踏踏實實地幹好工作。

  完善人格創造個人美好生活。中華民族素來崇尚耕讀傳家、詩書繼世、德業並進、內聖外王,崇尚內在德性和外在事功的完美結合,落實到個人美好生活的追求中,健全心智、完善人格、提升素養就顯得尤為重要。美好生活是一種價值追求。身處中華民族幾千年發展史上即將整體消除絕對貧困的新時代,我們的追求不應限於物質上的脫貧,不僅僅是“兩不愁三保障”,我們呼喚每一位個體溫良恭讓的美好、宅心仁厚的美好、敦倫盡分的美好。

  和諧共用創造個人美好生活。中華民族“仁者愛人”“推己及人”“民胞物與”的情懷,在新時期中國共產黨人“不斷促進人的全面發展、全體人民共同富裕”的行動理念中得以升華。美好生活本質上是人的全面發展,美好生活本質上是全體人民的和諧共用。新時代個人美好生活的追求中,“己欲立而立人,己欲達而達人”“自利利他”的傳統理念應有其時代重光。美好生活是一種境界追求。中華民族的整體思維、關聯思維影響下的每一位個體,從來都不是絕緣於自然、社會和他人的孤島,“獨樂樂”從來都不是終極的幸福和美好,“渾然與物同體”,心中思人,念及蒼生,才是個體人生的美好境界。新時代只有以自身的盡己推人的努力,為和諧中國、法治中國、美麗中國、健康中國、平安中國建設作出貢獻的人才是美好生活的主人。

  習近平總書記指出,人民對美好生活的嚮往,就是我們的奮鬥目標。而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尤為關切人生問題,其中對理想境界的界定和踐行,為新時代民眾的美好生活願景提供了充沛的精神滋養。雖然所處時代不同、社會環境有別,但對美好生活的嚮往是古今如一的,新時代的新課題也是對古代先賢思想和實踐關切的一種延續,這些都為我們討論當下社會什麼是個人美好生活,以及如何實現美好生活提供了既具中國特色又有普遍意義的理論借鑒,為我們在承續傳統中開創新時代的美好生活提供了有益支撐。

  (作者:王月清,系南京大學哲學系教授)

零容忍黨員幹部追求低級趣味

  趣味屬於人的心理和精神上的選擇,黨員幹部遠離低級趣味,關鍵是要管住自己,不但築好“防火牆”,還要備好……  

掃碼關注



工人日報
客戶端
蘋果版
安卓版